自由派共为您搜索到26篇文章
  •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香港的动乱和内地自由派改旗易帜的如意算盘

    与美国里应外合,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大肆鼓噪全面私有化,鼓吹“国有企业低效”论、“国有企业腐败”论、“国有企业扼杀公平竞争”论、“国有企业缺乏创新动力”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一句话,就是要配合美国和西方国家,让中国的经济主权不掌握在中国政府的手里,最起码,削弱中国政府对中国经济主权的控制力。

  • 千钧棒:哪些人是自由派公知最恨的“猪队友”

    千钧棒:哪些人是自由派公知最恨的“猪队友”

    内地的自由派在政治上推动改旗易帜受挫以后,改变策略,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再改变社会制度,大力推进私有化,希望通过资本家与外国势力的勾结实现对中国的权力的控制。而香港某老板代表的一些香港大富豪在这次的香港动乱中的表现,也为内地民众提供了反面教材。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香港某老板等资本家的贪得无厌和无度掠夺,造成了香港的严重两极分化,与爱国商人霍英东相反,香港某老板有了钱宁可拿去给患重病的英国经济“输氧”,也不愿意拔一毛以利于香港百姓。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解决香港民众的住房问题,但是由于香港的资本势力的强力阻挠而无法实施。由于中国政府要让上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动了香港某老板之流的奶酪,他与反对派势力配合默契,想借助香港动乱向中央政府施压,以维持香港资本家的既得利益,到了反对派闹得实在不像话以后,才假装出来“劝和”,说些模棱两可的“反对暴力”的话。香港某老板就是个活教材,告诉国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如果掌握在极个别大富豪的手中,而且这些大富豪又与外国势力勾勾搭搭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和地区意味着什么。

  • 自由派永远学不会的群众路线

    自由派永远学不会的群众路线

    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根本对立的自由派永远学不会共产党的发动群众。自由派只能是在特定的时期利用民众对政府工作的一些不满情绪,通过造谣惑众、煽风点火煽动群众。一下子,辨别能力不强的人也许会上当受骗,但是随着事件真相的不断披露,人们会看清楚自由派的真实面目,内地的自由派是这样,香港的港独分子也是这样。

  • 汶川地震的惨烈和公知的猖獗

    汶川地震的惨烈和公知的猖獗

    11年过去了,大地震后的汶川已经获得新生,曾经由于自由派公知配合境外势力折腾得乱七八糟的中国社会在“十八大”以后也已经步入正轨,无论是荣某也好,朱某勤也好,回头回顾他们当年的言论,更多的感觉到属于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时候的“两岸猿声”。值得大多数人欣喜的是中国不但挺住了汶川大地震这样的特大自然灾害,也击退了国内外敌对势力联手掀起的一股股逆流。八级地震震不垮的中国人同样有信心有能力推动历史车辆滚滚向前,而冲破前进的路上的任何障碍。

  • 评李X们的政治操守与公信力的关系

    评李X们的政治操守与公信力的关系

    李X去世后,一些自由派人士还给他戴上“有良知的人”的桂冠,物以类聚,兔死狐悲可以理解。但是自从周惠揭露李X的信息在网络上传开以后,李X的画皮基本上被撕下了一半,他已经是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了。而且自由派人士至今还欺骗自己,不愿意接受这么一个事实,那就是,当年他们讲假话也有人相信,而现在,即使是他们偶然讲真话也没有人相信了。这也不能全怪李X,因为依赖歪曲历史、造谣和忽悠来推进改旗易帜本身就是自由派公知的死穴。历史的真相就是一面照妖镜,是人是鬼在照妖镜面前一站就清楚了。

  • 《战狼2》的历史性火爆:这下公知们不扯一人一票了

    《战狼2》的历史性火爆:这下公知们不扯一人一票了

    《战狼2》的火爆实际上是另一种“一人一票”,人们用手中的电影票,充分表达了爱国主义的热情,对任何敌对势力的蔑视,对中国崛起的信心。所以某些人非常害怕即便所谓的“宪政”能推动,但选举起来他们也必败无疑。于是用尽一切办法贬低、曲解,给那些还在做复辟梦的人打气输氧,这就是最近电影《战狼2》受到国内外的敌对势力疯狂大围剿的根本原因。

  • 萧武 | 中国改革:两种解释,两种前途

    萧武 | 中国改革:两种解释,两种前途

    我们经常批评自由派,其实自由派对中国一些问题的批判并非全无道理,至少提出的问题是对的。但他们的问题在于,他们的解释框架形成于1990年代,而那个时期正是所谓“改革阵痛”的时期,社会矛盾较多。但如果能够理性、客观地观察近十年来的中国就会发现,这个时期已经过去了,那套解释方式已经失去了其解释力,已经完全沦为一套条件反射式的顺口溜,从而失去了活力。这不就是刻舟求剑的寓言吗?

  • “蛋”有“缝”,公知“苍蝇”才有机会叮

    “蛋”有“缝”,公知“苍蝇”才有机会叮

    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从这句话我们可以这样理解,一是如果一个蛋没有出现裂缝,苍蝇不会飞来叮这个蛋;二是如果苍蝇飞来叮这个蛋了,起码说明这个蛋出现裂缝了,而且有异味飘出来。如果把某些公知看成“苍蝇”,我们的社会看成是“蛋”的话,那么只有在蛋出现了“裂缝”,才給某些公知可乘之机。

  • 自由派公知对特朗普的矛盾心态

    自由派公知对特朗普的矛盾心态

    从理论上分析,假如特朗普主义得以形成并且强行实施的话,我们国内的自由派人士可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分化,因为他们之前在奥巴马-希拉里轴心的支持下在中国的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既得不到高层的支持,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国人的反对,越来越孤立,从“穷则独善其身”的理念说,如果不能让中国按照他们的设计发生变化,那么让他们继续拥有大量的物质财富也是可以接受的。

  • 自由派、爱国派对立--苏联解体后二十五年文坛发生了什么?

    自由派、爱国派对立--苏联解体后二十五年文坛发生了什么?

    二十五年前苏联这个非常巨大的国家走向了解体,俄罗斯文学界也分裂出了两个阵营,民主派和爱国派。爱国派阵营又称保守派,民主派又称自由派。爱国派中有非常多著名作家,如拉斯普京、阿斯塔菲耶夫等等,当然自由派也不乏大家和巨匠。两派之间的分歧,在于对俄罗斯在世界上的角色、命运理解的不同。

  • 解读刘瑜--从天真激进自由派,走向成熟保守的资本宪政卫道士

    解读刘瑜--从天真激进自由派,走向成熟保守的资本宪政卫道士

    刘瑜从青年时代到三十几岁,究竟经过了怎样的思想转变呢?出于对政治思想的敏感,我对她的一些流露颇为好奇感兴趣。有一段话集中地、清楚地说明了她的思想转变,这段话清楚无误地表明刘瑜从一个较为天真的、倾向急进的自由主义,转向了更维护(更妥协于)以美欧为代表的晚期资本秩序的自由主义。

  • 自由派“领袖”就这水准?--评周舵“证伪共产主义”文

    自由派“领袖”就这水准?--评周舵“证伪共产主义”文

    资本主义是必然要灭亡的,现实的资本主义正在走向死亡。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中国的自由派朋友们,你们何去何从呢?是向社会主义投降,还是向野蛮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