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贸易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自由贸易的本质批判及当代价值

    马克思对资本主义自由贸易的本质批判及当代价值

    自由贸易和与自由贸易相对的保护关税议题,不仅是马克思开始关注经济问题的一个关键线索,而且也是其对资本主义展开多重批判的一个重要始点。在他看来,资本家口中所标榜的“自由贸易”,完全是在资本主义制度范围内兜圈子,本质上只不过是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对生产体系进行调节的一种权宜手段,也是资本主义强国牺牲他国利益而聚敛财富的一种单边自由。他深刻认识到自由贸易历史作用的二重性,但仅仅在“加速社会革命”意义上才赞成资本主义自由贸易。马克思这种宝贵思想,虽然距今170载但仍具有穿越时空的重大价值,有助于我们认清西方“自由贸易”的历史真相与话语陷阱,是一套深刻解释全球化新变局和科学驾驭全球化新未来的理论利器。

  • 贾根良: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

    贾根良: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

    当今发达国家在向发展中国家推销贸易、投资和金融自由化的同时,却针对这些国家实施不同形式和不同程度的保护主义。所以,在国际经济领域,也不能陷入对自由贸易的迷信。

  •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驳斥美对中国的指责,坚持积极稳妥对外开放

    美国现政府发动和升级对华贸易战的根本目的是要遏制中国,对中国的种种指责站不住脚,最主要的错误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所以必然失道寡助、众叛亲离、以失败告终;扩大深化开放必须自主平等、积极稳妥、互利共赢,特别要注意防止形成对国外的依赖和在重要方面受制于人。

  •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中保护本国产业的军事理由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中保护本国产业的军事理由

    西方主流经济学从来就不主张毫无限制的自由贸易。西方国家更不会真正实行毫无节制的自由贸易。在他们认为必要时,他们会搬出主流经济学早就为他们锻造好的理论,以军事上和国家安全上的理由来保护本国产业,破坏贸易上的自由。2018年以来,美国带头发起的对中国电信企业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禁止和围剿,就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威胁了西方国家甚至日本的安全为借口。我们应当记住西方主流经济学对保护本国产业军事理由的论述,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不再幻想与西方国家实行真正的自由贸易,对本国产业实行必要的保护。

  • 六岁儿子应该参加工作--自由贸易是否总是答案?

    六岁儿子应该参加工作--自由贸易是否总是答案?

    如果是真心希望帮助发展中国家通过贸易获得发展,富国需要像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那样接受非对称的保护主义,它们应该承认发展中国家比它们需要更多的保护。世界贸易体系应该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努力,允许它们更自由地使用幼稚产业保护的工具——比如关税保护、补贴及外资管制。目前,该体系允许保护和补贴存在于发达国家所需要的领域。但是,它应该是相反的——更应该允许保护和补贴存在于发展中国家更为需要的领域。

  • 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

    不要陷入迷信“自由贸易”的误区

    中国应该放弃自由贸易、依靠外国直接投资和金融自由化的“以开放促改革”的思想路线,在对外经济关系上,针对发达国家在贸易、投资和金融方面实施国家保护,这是中国民族国家建构和抓住新工业革命历史机遇的前提条件。2013年,在中国是否加入TPP问题上,自由贸易和贸易保护的主张又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交锋,自由贸易的主张仍占据着上风,这说明,教条主义仍支配着中国经济学界。发达国家在向发展中国家推销自由贸易、自由投资和金融自由化的同时,却针对这些国家实施保护主义。中国应破除对自由贸易神话的痴迷,在对外经济政策的制定中,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把贸易保护看做是与自由贸易具有同等地位甚至比之更重要的政策手段。

  • 西报:TTIP是跨国公司对世界民主和公共财产的攻击

    西报:TTIP是跨国公司对世界民主和公共财产的攻击

    TTIP这些条约将经济利益置于生命、健康、社会和劳工的权利以及环境之上,它的目标看来很清楚:为跨国公司积累利润消除障碍。这个世界经济“政府”正在加强对民主的控制,其指导思想是掠夺我们的公共财产和剥夺我们的权利。

  • 致命的自负与致命的失败

    致命的自负与致命的失败

    “百年和平”的起始伴随着自由市场制和自由贸易体制的成形,以自由市场开始,以经济帝国主义结束。19世纪末20世纪初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狂潮是以自由贸易之名而实行的,目的是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让自由贸易得以继续。但是自由市场是个乌托邦,它从未实现过,也不可能实现。它的每一步推进都伴随着国家的管制,也遇到社会的抵抗,自由市场越发展,对抗就越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