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共为您搜索到218篇文章
  • 环保小将背后的“鬼”

    环保小将背后的“鬼”

    桑伯格的背后,其实和美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背后是一大堆基金会和NGO组织,包括臭名昭著的Antifa,她的母亲接受过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的资助,和气候行动委员会关系匪浅,气候行动委员会是洛克菲勒基金会赞助成立的。这说明西方统治阶级,也不是铁板一块,也存在着博弈。

  •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1987年,戈尔巴乔夫所著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在苏联和美国同时出版。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倡导“革命性的思维方式”,倡导以所谓全人类的价值代替“阶级观点”。戈尔巴乔夫一方面鼓吹“文明社会价值”和“核时代的文明”,一方面单方面主动对西方让步,这为他在西方赢得了奖赏,也从根本上颠覆了苏联舆论对外部世界的看法。戈尔巴乔夫“良好愿望”最后没能换来西方真正的回应,但他那些国际关系“新思维”的主张却有效解除了苏共思想武装,使西方轻而易举地打赢了多年的攻心战,赢得了冷战。

  •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李光满:拯救香港需拆屋扫尘,刮骨疗伤!

    现在香港的年轻人其实很可悲,他们既不了解大陆,也不真正了解香港,更不了解美国和英国所面临的巨大困境,他们以为天井里的香港就是整个世界,他们不知道香港正在急剧的衰退,他们还有什么资格鄙视内地?他们不知道世界的未来在中国,香港如果不抓住内地就将失去未来,这是香港年轻人的悲哀,也是香港人的悲哀,如果到今天他们仍然以做英国的殖民地、做英国人的奴仆为荣,那么只能是二十一世界世界上最大的笑话。如果说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们有什么政治野心,那么绝大多数香港人应该保持清醒,美国能够救香港?英国能够救香港?黎智英、陈方安生、李柱铭、黄之峰能够救香港?

  • 为什么说重提“发扬斗争精神”意义深远?

    为什么说重提“发扬斗争精神”意义深远?

    当前我们一定要在在思想上深刻认识发扬斗争精神的极端重要性,一定要对斗争理论、斗争哲学进行深入全面系统研究,在舆论上对斗争精神进行深入全面宣传,做到思想上敢于斗争,实践中善于斗争,工作中能够斗争,让斗争成为我们各项工作取得成效、取得胜利的法宝,让我们党、国家和民族继续在斗争中经受风雨、迎接挑战、走向胜利。

  • 从程恩富教授被造谣看舆论场的道德及法律意识缺失

    从程恩富教授被造谣看舆论场的道德及法律意识缺失

    以谣言泼污抹黑学者近年发生多起。观点不和以谣言抹黑对手体现了为人不齿的文人劣根性和人伦危机。法治社会及法制规则告诫每一个公民或组织,任何公民和组织的行为应在法律边界内所为,逾越法律边界将有法律后果。除了法律底线,文化人是不是该讲点道德人伦?是不是该具备并恪守基本的学术伦理、学术操守?

  •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虽然前端有香港暴徒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为,后端有美国“全政府式”全球舆论施压,但美国“媒体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却禁不住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民的审视。归根结底,美国“全政府式”“全媒体式”的对港舆论施压,无论有什么样的翻新花样、欺骗信息、偏执舆论、表演角色,都改变不了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基本事实,任何国家、政府、媒体、组织和个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都是徒劳的。同时,面对香港问题的一些全球舆情,也提示我们要尽快提升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力、传播力与掌控力,为净化全球舆论环境,抵制美国式的“媒体霸权主义”,贡献应有的大国力量。

  •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重视新闻舆论工作、重视意识形态建设一向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你不占领,敌对势力就会占领。香港我们虽然实现了驻军,掌握住了枪杆子,但是却丢掉了笔杆子,这也是香港今日之乱的原因之一。我觉得目前必须清算反动媒体,同时国家队必须要光明正大地入场,夺回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

  •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作为美国社交媒体的巨头,推特一直在某种势力的操纵下不遗余力地发布反华推文,甚至默许反华势力利用自动化机器人通过反复、海量推送来扩大影响。而在反华帖子大量占据推特平台、给用户造成宣传冲击的同时,那些揭露香港暴徒恶行、爱国撑警的账号却被以“官方宣传假新闻”的罪名封禁,如果没有对意识形态的强烈重视,如果没有某种势力的指使,很难相信推特会自主做出这种事。这些反华反共的帖子使用各种主题标签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进行赤裸裸的攻击,而这些爱国账号却恶意封禁,你要说这是“官方主导”“假新闻”这样的道德问题,我看这根本就是立场问题。

  • 望长城内外:要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

    望长城内外:要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

    在落实“一国两制”方针,粉碎香港反对派及外部势力反中乱港的图谋,维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的斗争中,宣传舆论工作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与作用,有关部门应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大力加强宣传舆论工作,尽快改变在港宣传舆论工作的被动局面。

  •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1987年1月,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指示,苏联停止干扰BBC对苏广播,不久相继停止干扰美国之音自由广播电台等多家西方电台的对苏广播。从此,苏联民众可以随时听到这些外国电台的声音。这些电台大肆传播西方对苏联改革的态度和观点,站在西方的立场上评论苏联的政治局势。这对当时正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苏联人民来说,其蛊惑性和腐蚀性不言自明。对此,美国国际广播委员会认为:“苏联停止干扰西方广播,可能比戈尔巴乔夫决定从东欧撤军50万的允诺更重要。对美国来说,它为促进苏联社会的和平演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 理性批评“歪嘴和尚”可以,但别殃及无辜群体

    理性批评“歪嘴和尚”可以,但别殃及无辜群体

    有关部门应该积极回应广大网民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对“歪嘴和尚”念歪的经及时纠正过来。而广大网民应该找准批评对象,不应该任意扩大打击面,尤其是要防止一小撮人有意带歪节奏,让一场正常的舆论监督演变成为一场针对发展中国家留学生的排外浪潮,演变成为对留学政策的全面否定,演变成为专门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为国外敌对势力挑拨离间我们国家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进而破坏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提供借口。国内一小撮人这些年来没少玩这种招数,对此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是因为工人不对资本家才解雇工人”,“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是荒唐的谬论”等等一些西方资本的主流价值观,便随着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的热映不露痕迹的植入了观众的脑海之中。自我代入蜘蛛侠和钢铁侠,与共产党人和敢于反抗的工人阶级等“邪恶势力”作斗争,也就变成了西方社会舆论中顺理成章的事。鼓吹“历史的终结”,反对社会进步,尤其反对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这些就是《狮子王》与《蜘蛛侠》等好莱坞大片宣传的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我们在引进好莱坞电影时,也应该注意其宣扬的这些反共理论对中国社会的不良影响。

  •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在《每季评论》看来,基督教民族与中国的商业往来迟早会出现危机,而危机现已到来,“我们唯一的祈求是明智地利用这个危机”。为此,它提出用陆军进行远征是不可想像的,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才是适用的部队。对中国的第一次沉重打击应该选择在广州,然后海军沿海岸北上,直驶达白河口。这种威慑将迫使中国朝廷求和,从而订立由中国皇帝批准的条约。

  • 胡新民:当年,我们曾这样处理涉外交通事故

    胡新民:当年,我们曾这样处理涉外交通事故

    1973年11月25日上午,美国驻北京联络处政治部负责人普拉特开车带着他的家人去长城,他的车撞上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孩。他正以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行驶着,从相反方向驶来的这位不幸的女孩转向要横穿这条路,女孩被撞身亡。经北京交管部门处理 ,认定普拉特超速行驶,普拉特向死者家属赔偿了13000美元,当时算是一笔不少的钱。同年12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召见美联络处副主任詹金斯,要求普拉特回国,普拉特就这样回到了美国。

  • 为留学生配“学伴” 你怎么看?

    为留学生配“学伴” 你怎么看?

    外国留学生固然是宝,但是,中国的学生同样是宝,我们固然应该将最好的东西留给“客人”,但是,这不应该建立在剥夺“家人”利益的基础之上。因为真正的尊重和友谊最起码的前提条件是——平等,如果连平等都不存在了,只能无形中在“客人”和“家人”之间建立起一条无形的鸿沟,得不偿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