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论共为您搜索到211篇文章
  •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反动媒体控制下的香港,蟑螂怎能不泛滥?

    重视新闻舆论工作、重视意识形态建设一向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是革命、建设、改革事业不断取得胜利的重要法宝。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你不占领,敌对势力就会占领。香港我们虽然实现了驻军,掌握住了枪杆子,但是却丢掉了笔杆子,这也是香港今日之乱的原因之一。我觉得目前必须清算反动媒体,同时国家队必须要光明正大地入场,夺回舆论和意识形态的阵地。

  •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作为美国社交媒体的巨头,推特一直在某种势力的操纵下不遗余力地发布反华推文,甚至默许反华势力利用自动化机器人通过反复、海量推送来扩大影响。而在反华帖子大量占据推特平台、给用户造成宣传冲击的同时,那些揭露香港暴徒恶行、爱国撑警的账号却被以“官方宣传假新闻”的罪名封禁,如果没有对意识形态的强烈重视,如果没有某种势力的指使,很难相信推特会自主做出这种事。这些反华反共的帖子使用各种主题标签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进行赤裸裸的攻击,而这些爱国账号却恶意封禁,你要说这是“官方主导”“假新闻”这样的道德问题,我看这根本就是立场问题。

  • 望长城内外:要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

    望长城内外:要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

    在落实“一国两制”方针,粉碎香港反对派及外部势力反中乱港的图谋,维护香港的稳定与繁荣的斗争中,宣传舆论工作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与作用,有关部门应积极占领香港的宣传舆论阵地,大力加强宣传舆论工作,尽快改变在港宣传舆论工作的被动局面。

  •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1987年1月,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指示,苏联停止干扰BBC对苏广播,不久相继停止干扰美国之音自由广播电台等多家西方电台的对苏广播。从此,苏联民众可以随时听到这些外国电台的声音。这些电台大肆传播西方对苏联改革的态度和观点,站在西方的立场上评论苏联的政治局势。这对当时正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苏联人民来说,其蛊惑性和腐蚀性不言自明。对此,美国国际广播委员会认为:“苏联停止干扰西方广播,可能比戈尔巴乔夫决定从东欧撤军50万的允诺更重要。对美国来说,它为促进苏联社会的和平演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 理性批评“歪嘴和尚”可以,但别殃及无辜群体

    理性批评“歪嘴和尚”可以,但别殃及无辜群体

    有关部门应该积极回应广大网民的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对“歪嘴和尚”念歪的经及时纠正过来。而广大网民应该找准批评对象,不应该任意扩大打击面,尤其是要防止一小撮人有意带歪节奏,让一场正常的舆论监督演变成为一场针对发展中国家留学生的排外浪潮,演变成为对留学政策的全面否定,演变成为专门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为国外敌对势力挑拨离间我们国家与一些发展中国家的关系进而破坏我们的“一带一路”战略提供借口。国内一小撮人这些年来没少玩这种招数,对此我们应该保持高度警惕!

  •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鹿野:《狮子王》与《蜘蛛侠》宣扬了什么?

    “是资本家养活了工人”,“是因为工人不对资本家才解雇工人”,“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是荒唐的谬论”等等一些西方资本的主流价值观,便随着电影《蜘蛛侠:英雄远征》的热映不露痕迹的植入了观众的脑海之中。自我代入蜘蛛侠和钢铁侠,与共产党人和敢于反抗的工人阶级等“邪恶势力”作斗争,也就变成了西方社会舆论中顺理成章的事。鼓吹“历史的终结”,反对社会进步,尤其反对劳动人民当家作主,这些就是《狮子王》与《蜘蛛侠》等好莱坞大片宣传的西方资本主义价值观。我们在引进好莱坞电影时,也应该注意其宣扬的这些反共理论对中国社会的不良影响。

  •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张顺洪:《每季评论》与鸦片战争前英国对华舆论

    在《每季评论》看来,基督教民族与中国的商业往来迟早会出现危机,而危机现已到来,“我们唯一的祈求是明智地利用这个危机”。为此,它提出用陆军进行远征是不可想像的,海军与海军陆战队才是适用的部队。对中国的第一次沉重打击应该选择在广州,然后海军沿海岸北上,直驶达白河口。这种威慑将迫使中国朝廷求和,从而订立由中国皇帝批准的条约。

  • 胡新民:当年,我们曾这样处理涉外交通事故

    胡新民:当年,我们曾这样处理涉外交通事故

    1973年11月25日上午,美国驻北京联络处政治部负责人普拉特开车带着他的家人去长城,他的车撞上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女孩。他正以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行驶着,从相反方向驶来的这位不幸的女孩转向要横穿这条路,女孩被撞身亡。经北京交管部门处理 ,认定普拉特超速行驶,普拉特向死者家属赔偿了13000美元,当时算是一笔不少的钱。同年12月29日,中国外交部召见美联络处副主任詹金斯,要求普拉特回国,普拉特就这样回到了美国。

  • 为留学生配“学伴” 你怎么看?

    为留学生配“学伴” 你怎么看?

    外国留学生固然是宝,但是,中国的学生同样是宝,我们固然应该将最好的东西留给“客人”,但是,这不应该建立在剥夺“家人”利益的基础之上。因为真正的尊重和友谊最起码的前提条件是——平等,如果连平等都不存在了,只能无形中在“客人”和“家人”之间建立起一条无形的鸿沟,得不偿失啊。

  •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熊蕾:为美国全球战略服务的新闻舆论

    我和一些朋友感觉,在涉及中美关系的重大问题上,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居安思危,而是居危思危的时候了,就是因为在一系列的问题上,我们总会有媒体和专家学者表现出一种以美国的价值观为价值标准的倾向。这是为美国的全球战略服务的美国舆论的成功,却是我们媒体的耻辱。抗日战争时,4亿人口的中国曾产生了400万汉奸。但是当年的汉奸想必远没有今天这样的舆论声势,没有这样大言不惭,冠冕堂皇。我们倒是应当庆幸美国今天的倒行逆施,帮我们擦亮了很多人的眼睛,使他们对美国的舆论产生了怀疑。但是,能否最终挫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阴谋,则要看我们自己的决心、毅力、智慧和行动。

  •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工程为什么这么招黑?一则是一些反对者是理想的环保主义者,他们不懂河流和水利工程,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二则三峡工程在国外已经从技术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留心观察,国内外黑三峡的声音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但偏偏在舆论上涉及三峡的质疑与争议不断。这几天新一轮质疑三峡工程的声音就肇始于国外的社交媒体。还是用现实说话吧,三峡工程迄今没有出过任何大的问题。当然,围绕三峡工程的争议一段时间里并不会消失,我们只是忍不住替三峡工程叫屈,它似乎成了一个背锅侠,挨着不挨着的不好事情都往它头上套。有点冤,但也让它更可敬。

  • 台湾和香港的某些人还有救吗?

    台湾和香港的某些人还有救吗?

    反智横行,民粹起哄,故步自封,愚昧招摇,这是今日港台社会的另一面,而西方的衰退和各种乱象,似乎也逐渐在这两个地方上演,虽不能说是“等同”,但至少有了混乱与衰败的“迹象”。一个社会要坏,那往往是从思想开始的。所以,不管是台湾,还是香港,问题都出在了两个地方:教育渗透和舆论渗透。因此,如果要想拯救香港和台湾,绝对不能单纯地以“大陆的经济扶持”为主要途径,最主要的还是立足于教育风气的“端正”以及舆论场合的“睿智”,因为教育坏了,根基也就坏了,舆论坏了,路线也就坏了。当然,最终要想拯救走向迷途的台湾和香港,那就必须实现祖国真正的“和平统一”,有时候软的不行,硬的就得上,我们应对横行的小丑和外部敌对势力做出应有的处置,中国人只有抱团才有希望,只有团结才有未来。

  •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张志坤:“伊朗危机”还要持续到几时

    所谓的“伊朗危机”将没有尽头,也将没有止境,只要伊朗伊斯兰反美政权存在一天,美国就一天也不会放弃搞垮伊朗的努力。伊朗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战胜一切危机,正如伊朗总统所说,“抵抗是我们唯一的选择”。经常见诸于外交和舆论媒体的所谓通过谈判来解决,不过是无聊的扯淡而已。

  • 是谁创造了“罗玉凤”?是谁抛弃了“罗玉凤”?

    是谁创造了“罗玉凤”?是谁抛弃了“罗玉凤”?

    资本啊,市场啊,都是嫌贫爱富、捧高踩低、见利如鬣狗、无利则退潮的。只要有利可图,他们会不顾一切营销一个人、一件事,哪怕这个人这件事恶臭不堪、庸俗无耻、危害公共安全和道德、法律、秩序,他们都不管。他们只想把这个人这件事的利益最大化,榨干所有的价值,一点点风险,是值得冒的。当年的微博大V们都是怎么起来的?你觉得罗玉凤、作业本、五岳散人、薛蛮子、罗永浩.....这些人真的有什么真才实学、真知灼见吗?创造了什么了不起的内容了吗?他们创造了一个全网污言秽语、谩骂攻击、拉帮结派、药丸党多如狗、带路党遍地走的微博时代。

  • 为什么有的学生经不得批评和惩罚

    为什么有的学生经不得批评和惩罚

    西方舆论给西方国家贴上“民主”、“人道”的标签,而给我们国家贴上“专制”、“压迫”的标签,试图占领道德和舆论高地。有些舆论给我们的传统教育贴上“控制”、“压迫”、“暴力语言”之类的标签,给一些西方教育理念贴上“爱”、“自由”、“人性”之类的标签,从而推广他们想要的观念,并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有必要仔细思考一下什么是爱的语言,什么又是暴力的语言等等。

  • 人工智能技术对网络舆论引导的影响不容忽视

    人工智能技术对网络舆论引导的影响不容忽视

    “推荐算法”在后台运作的属性无形中赋予了算法制定者隐形而又强大的新闻选择权,其中较为完善的精细化用户画像存在被商业、政治甚至敌对势力操纵或影响的巨大隐患。如果算法取代人工编辑成为新闻的“把关人”,那么由谁来为算法“把关”,将是一个现实存在的监管隐患。技术并非绝对中立,算法同样可以被赋予新闻伦理和价值观。“推荐算法”强调的是用户偏好而不是新闻价值,但从历史实践看,不加约束和引导的舆论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低俗甚至违背伦理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