芯片共为您搜索到166篇文章
  • 中国缺芯遭美国封杀,如何从寸土必争走向数据必保

    中国缺芯遭美国封杀,如何从寸土必争走向数据必保

    美国构建了全产业链攻击的庞大计划和体系能力。这种能力就承载于造就网络空间的软硬件之上,蕴含于全球涌动的大数据浪潮之中。我们必须统筹兼顾,在夯实网络空间国之基础的同时,在全产业链上统筹谋划,才能建立网络时代新条件下的一体化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 人民日报 :把“不可能”变为现实的龙芯团队

    人民日报 :把“不可能”变为现实的龙芯团队

    把他人眼中的不可能变为现实,背后是龙芯团队超出常人的付出。设计的芯片需要在服务器上“跑”一段时间,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多年来,团队在晚上10点开例会安排任务,让芯片在晚上“跑”。黄令仪是龙芯团队的一位老研究员,80多岁依旧天天在屏幕前拖着鼠标查版图。2010年,龙芯团队从课题组转型成立公司时,绝大多数技术骨干放弃事业单位编制,从计算所辞职。龙芯中科薪酬低于同行业水平,不少骨干都曾接到过百万年薪的工作邀请,但团队核心骨干基本稳定,把人生美好的青春献给了龙芯的研发征程。

  •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访谈倪光南院士:中美芯片产业差距在哪?

    发展集成电路产业,要有长期的思想准备和投入,不能指望短短几年就获得回报,真正把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起来,恐怕还要一二十年的时间,我们要有决心,也要有定力,要把行业“短板”补齐,踏踏实实坚持做下去。

  • 国家应联合、整合华为等的优势资源,实现加快赶超

    国家应联合、整合华为等的优势资源,实现加快赶超

    将华为、阿里巴巴等国内龙头企业的与通用处理器芯片和操作系统相关的业务和子公司独立出来,与国有经济以及产业链相关的其它公司,通过收购兼并、股权投资等方式组建信息产业集团。国有经济在合资公司中不保持绝对控股权,主要在国家战略和公共利益方面进行把控,在管理运营上给予民营企业充分的话语权和应有的收益权。组建合资信息产业集团是瓦解特朗普封锁制裁,扭转博弈态势的重要手段,这一标志性事件将预示着遏制中国的战略将面临着完全失败的下场。美国各界将看到,中国找到了可以快速赶超并摆脱美国信息霸权的可行途径,中国有决心、有实力、有办法在不远的将来彻底改变被欺压、被敲诈的命运,并为构建更加公平正义的世界秩序贡献自己的力量。特朗普激进的封锁遏制最终不但毫无用处,反而促成了中国进一步的的觉醒和团结,加速了中国崛起,还丧失了分享庞大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机会,付出惨痛代价,从而促使美国不得不理性处理中美竞合关系。

  • 从“搬出中国”到“滚出中国”,联想做错了什么?

    从“搬出中国”到“滚出中国”,联想做错了什么?

    1995年倪光南离开之后的8年里,联想集团的年销售额仅仅增加了不到5倍。而在1995年之前的8年中,联想集团的年销售额却增加了至少60倍!直到2006年前后,反思“柳传志神话”的声音才开始出现。阿果在《不能失去联想》一文中,为倪光南们鸣不平:“联想过于神化了柳传志们的运作,而不公正地贬低了倪光南们的奉献”。

  • 制裁华为:华美决战将走向何方

    制裁华为:华美决战将走向何方

    当今世界已经是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既然如此,华为要追求的就不是看起来鼓舞人心,但却是属于防御作战性质、以击溃对手进攻为结局的上甘岭战役,而是率先发起进攻一方最终将全军覆灭的孟良䓢战役、突出部战役、坎尼会战。全国为上,破国次之;全军为上,破军次之;全旅为上,破旅次之;全卒为上,破卒次之;全伍为上,破伍次之。这不意味着华为一定会去围歼整个美国通信芯片业、达到“全无敌”的境界,而是对于美国芯片业来说必须面临一个需要迅速做出的战略抉择:到中国去、到欧洲去,到特朗普管不着的地方去。否则,唯一可以等待的结局就是破产倒闭。

  •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逻辑必须倒过来!

    “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逻辑必须倒过来!

    西方经济学比较优势理论因其内在的缺陷和为先发国家资本服务的本质,无法科学地解释国际贸易利益在国家间的分配差异。遵循该原则而参与国际分工与贸易的发展中国家,必然受到掠夺与剥削,实践的结果会导致本国产业陷入产业的低端或低端产业的锁定。马克思的国别价值—国际价值—国际市场价值—国际生产价格逻辑的国际价值转形理论则科学地阐明了国际贸易利益分配的差别,得出国际交换的结果是价值财富从发展中国家或落后国家向发达国家转移。因此,中国要摆脱和避免在国际上受剥削地位,实现自己的经济发展目标,根本出路在于坚持独立自主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发展原则,加快实现对外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

  •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30多年前,日本是如何输掉芯片战争的?

    直到今天,仍有观点认为,韩国半导体芯片的崛起,日本半导体芯片的衰落,是产业转移的结果。这是不准确的,因为产业转移是生产线/工厂从高劳动力成本地区向低劳动力成本地区迁移,日本的半导体芯片企业并没有向韩国迁移生产线,而是直接被替代。美国人实际上联手韩国,重组了全球半导体产业供应链,将日本人从供应链上抹去,使一支在全球看起来不可或缺的产业力量消失得干干净净。纵观日美芯片战,是否掌握重组全球产业链的能力,才是贸易战中决胜的关键,市场份额的多寡不构成主要实力因素,这也是日本输掉芯片战争的关键原因之一。

  • 魏少军: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从“芯”突破?

    魏少军: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如何从“芯”突破?

    前两年,我们在人才培养上遇到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就是很多的学生毕业以后去搞投资,搞金融了,当然我自己的学生也有出去作投资的,去做官员的。我总是在讲,如果这样的话,你们干嘛要来学这么多年的集成电路呢?还是说他们对于芯片的重要性、对于芯片本身所蕴含的这种无穷的魅力了解得不够,他仅仅是把它当成一门知识来学了。当你真正深入了解芯片、集成电路它内在的东西之后,以及它对外的这种发展影响,那你就会知道,原来掌握集成电路芯片能够带来这么大的主动权。如果大家今后从事芯片技术的话,我相信从我今天的讲演当中,至少可以掌握到几个重要的点:第一个点,我觉得芯片的发展大概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直走下去,还会成长一百年;第二个点,芯片的发展不容易,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高额的投入,需要我们长期坚持。一百年不仅仅是一个数字、一个年份,而是说长期坚持才会有结果。

  •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华为再遭大危机?比芯片被人卡脖子更危险!

    在国产操作系统系统的发展过程中,除了企业,国家也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集中力量办大事。国家可以把分散的资源进行一定程度的整合,以统一的标准和外国跨国公司竞争,这样才更有可能成功建立起完全由中国企业主导的操作系统生态环境。而政府单位和国企部门的IT设施全面自主化进程,则会促进国产关键应用软件市场的蓬勃发展,为国产操作系统生态补充必需的养分。共同努力之下,不仅安卓和Windows系统本身,连Office、Adobe CC这些流行的应用软件也将看到有足够实力的国产替代品。如今,操作系统早已没有“移动、桌面”的本质区别。Windows可以用在手机上,安卓也可以跑在PC环境,国产操作系统也是如此。在移动市场立足后,国产系统即可向PC领域扩张,一举取代Windows。到达这一步可能需要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但让国产操作系统从“可用”到“好用”再到“都用”是我们必经的一个过程,需要长期“苦熬”,不能心存一丝侥幸。

  •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20年的悲壮惨烈,你永远想象不到

    华为被封杀,任正非首发声:20年的悲壮惨烈,你永远想象不到

    华为的悲壮,华为的成就,华为的荣耀,都是一代又一代的华为人前仆后继,靠着血与泪堆出来的。发达国家领先了我们200年的科技技术,我们用60年时间要赶上,不然落后就要挨打,我们除了努力和艰苦卓绝的奋斗,还能怎么办?任正非说的风淡云轻,但我仍然隐隐约约替他担心,以一个公司对抗超级大国,牺牲是超级惨烈的,希望这一场战役他能够抗住。

  • 断芯片和系统,美对华为发动核打击,开始拼刺刀了

    断芯片和系统,美对华为发动核打击,开始拼刺刀了

    现在美国对华为发动“核打击”,标志着中美贸易谈判彻底破裂,也标志着中美关系正式进入对抗状态,中国不可能在美国如此凶残地打击中国企业的情况下跟美国进行谈判,必须打赢这场新形势下新形式的上甘岭战役,在打击美国的嚣张气焰之后,再逼迫美国坐下来谈判,因此美国对华为发动的战争,注定是一场事关中美生死的战争,不仅是比拼技术,比拼实力,更是比拼意志,如果中国赢得这场战争,美国将会实质性衰退,中国将成功超越美国,实现伟大复兴,如果美国赢得这场战争,中国的复兴大业将面临夭折,美国将延续它的霸主地位,世界上将在很多年没有国家能制约美国。因此这是一场具有重大历史转折意义的战争,美国已经投入全部国家力量打击华为,摧毁华为,意在摧毁华为之后摧毁中国,让中国的复兴大业半途而废,中道夭折。无论对华为还是对中国来说,这都是一场输不起、不能输的战争。

  • 美国和华为豪赌未来,任正非这句话底气真足!

    美国和华为豪赌未来,任正非这句话底气真足!

    任正非的这份自信,与海思总裁的说法完全一致。这也就意味着,美国的压迫,可能要促使华为在芯片领域的快速进步。面对美国的制裁,任正非说美国禁止华为业务的影响将是有限的,并表达了对长期前景的信心。“预计华为的增长可能会放缓,但只是小幅的放缓,”任正非补充道,他表示年度收入增长可能略低于20%。

  • 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

    刘枫:美国搞完中兴搞华为——感慨马宾方案的搁置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全国集成电路行业固定资产总投入仅15亿元人民币,折合美元仅3亿美元。据报道,现国外建一条有一定规模的存储器生产线投资就要2亿美元。”1984年之前,韩国集成电路本来远远落后于中国。中国的集成电路和日本同步,80年之前,按照马宾的说法,中国已经建立“较完整的设备、仪器、材料、科研、生产的体系”。韩国1977年才搞集成电路,比美国晚16年,比中国和日本晚12、13年。84年之前韩国每年就向集成电路和半导体行业投资1亿美元,从84年至87年,在连年亏损的情况下,每年投资5亿乃至10多亿美元发展芯片行业,韩国四大企业集团到1988年底,以累计投资47亿美元,亏损16亿美元为代价,使得1988年韩国集成电路销售额44亿美美元,出口39.4亿美元,1990年销售额将达54.1亿美元,出口达46.8亿美元。这就是在毛时代远远落后中国的韩国集成电路产业,为什么在80年代反超中国的重要原因。在韩国、日本及中国台湾地区大搞芯片产业的同时,中国花费巨额资金引进电视、收音机等生活消费类电子产品及相关生产技术平台,仅1987年就高达35亿美元之多。如果当时中国拿出相当多比例的经费用于芯片行业,中国芯片也不至于那么惨,资产阶级自由化官员们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 魔鬼夜访巨龙先生 —— 中美芯片“核战争”

    魔鬼夜访巨龙先生 —— 中美芯片“核战争”

    “没什么!和新中国七十年来以前遭遇到的种种困难相比,眼下这些问题,真的不算啥。90年代初,那时候几乎是西方世界整体封锁,最后不也挺过来了?98年大洪水还有亚洲金融危机,08年雪灾加地震,哪一次不比现在严峻?”“如果一定要两败俱伤,中国一定会更早从创伤中恢复过来,因为中国已经为下一个时代,储备了技术和种子,而且中国有全世界最大的内部市场,还有最强悍的集中资源干大事的社会制度。而美国很多公司会消亡,因为他们多数都是过去时代的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