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共为您搜索到29篇文章
  • 《芳华》的“嫁接术”

    《芳华》的“嫁接术”

    正是因为刘峰、何小萍战后的命运具有一定真实性,所以《芳华》也就获得了一些观众,包括一些参战老兵的认同。但这些观众没有意识到的是,冯小刚、严歌苓递过来的是一杯加了三聚氰胺的牛奶,那就是冯小刚、严歌苓用一种故意把水搅浑的手法,把刘峰、何小萍后期命运的不幸,写成了前期命运的自然延伸——似乎历史没有发生转折,只有顺延。似乎刘峰、何小萍的不幸,正是新中国前三十年秉持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和建立的“体制”造成的,而不是八十年代之后,这一价值观被解构乃至抛弃、“体制”在不断地被“壮士断腕”、“杀开一条血路”之后日渐扭曲变形造成的。

  • 娱乐圈里的资本势力

    娱乐圈里的资本势力

    这种高片酬、高投资的现象,严格说来,是资本从这个领域里获得巨额利润的一种现象。明星们拿的钱再多,也比不上娱乐资本拿到的更多的利润。这个领域中的资本势力几乎可以说已经极度疯狂了。这已经不仅仅只是对孩子的负面影响的问题,更是造成贫富差距,两极分化的一个重要的领域。不仅如此,这个领域里所制造出来的产品,是属于意识形态领域的,而投靠资本势力的某些人的立场与观点,跟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道路有很多格格不入的因素。

  • 虚无前三十年历史,《芳华》背后的意识形态

    虚无前三十年历史,《芳华》背后的意识形态

    社会主义倡导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团结精神,而电影《芳华》所表达的是对集体主义和团结精神的怀疑和否定;前三十年倡导并涌现出一批道德模范和英雄人物,而《芳华》则对这些道德典范和英雄主义加以贬低和否定;新中国不惧任何形式的邪恶势力,敢于与一切反动势力做殊死斗争,而《芳华》却一味强调战争的残酷性而漠视正义战争。由此可见,电影《芳华》所宣扬的政治思想意识形态正好与社会主义政治生态相悖逆,显然是对新中国的否定!

  • 建国初期是如何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作家作品的?

    建国初期是如何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作家作品的?

    建国初期有价值的作品,不仅要反映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也要有杰出的艺术表现形式。如《谁是最可爱的人》既反映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这一时代要求,更具有生动形象的艺术描写。而像徐志摩这类民国知名文人,无论是思想上还是艺术上都几乎没有可取之处,写了大量攻击革命与社会主义的文章,此外觉得他连民族语言都没有掌握好,他的诗歌普遍带有浓重的翻译腔,像是英语诗直译的。

  • 金鸡奖前评委于中宁谈《芳华》:真!善!美!

    金鸡奖前评委于中宁谈《芳华》:真!善!美!

    所有关于芳华的争论,都集中在真实性这一最低的最起码的标准上。无论是当过兵的,在兵团的,插队的,工厂的,都认为作品不真实。他们认为身边的人大多数仍然都是善良的人,阴暗的人是极少数。这是他们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作品没有反映这个现实。此外,《芳华》中两个主人公的善,是逆来顺受的善,是懦弱的善,在恶的环境中,他们没有企图摆脱困扰,也没有相互的支撑。这种善,不是美的善,不是真正的善。

  • 从《芳华》到《风筝》

    从《芳华》到《风筝》

    《芳华》和《风筝》是一丘之貉,都在用文艺的形式在制造谎言,妄图颠覆美好的东西。以前毛主席讲“利用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如今“利用电影反党、是一大发明”、还有“利用电视剧反党、是一大发明”。《芳华》是在胡说建国后的历史,《风筝》则更进一步、胡说建国前和建国后的历史了。文艺界乱象,可见一斑。

  • 于中宁谈《芳华》:美的缺失

    于中宁谈《芳华》:美的缺失

    评论《芳华》我强调的重点是影片创作者们的经历使他们在创作时产生的扭曲,也就是他们缺乏诚心,怀有某种目的,而美国人说他们简直就是煽情和滥情,也就是宋丹丹所说的“过分”。这是对一件艺术作品的最严厉的批评,潜台词是,它根本不够艺术美的格。中国需要自己的朗读者,需要深刻的对自己民族心理与民族性的解读,尽管这可能需要几代人之后才能出现。中国现在的艺术家正在为未来的朗读者铺路。章子怡说艺术家要有诚心,宋丹丹说艺术要有分寸。仅就艺术和美的角度说,宋丹丹和章子怡铺的是正路,而严歌苓和冯小刚缺的正是诚心与分寸。

  • 《芳华》归于个人,债务属于集体?

    《芳华》归于个人,债务属于集体?

    在严歌苓和冯小刚对于“芳华”的感伤怀旧里,缺失了“集体”的位置,并将个体的情感和命运放到集体的对立面,并在“亏欠”中探讨人与集体、人与人的关系;而在茹志鹃和王安忆对于文工团的书写里,集体与个人是唇齿相依的,文工团是有人情味的,每个个体都把具有包容力的集体视作自己的“家”。因此可以说,在现代中国的历史道路上集体与个人的关系是不应忘却和背叛的。

  • 《芳华》背后的公众思维

    《芳华》背后的公众思维

    《芳华》的作者真的相信一个团体会无差别的作恶吗?她自己的经历给予了她这样的经验吗?显然不是。她之所以一定要这样去写,不仅仅来源于她的艺术思维,还来源于她的宗教思维,她的信仰,而基础就是她的情绪。文艺作品也许不应该为自己的社会后果负责,但是社会也确实需要有一种东西来避免这种后果,这个东西就是大众理性。一个社会是否具有大众理性,是一个社会成熟的标志。

  • 《芳华》,你背离了中国军人的价值观

    《芳华》,你背离了中国军人的价值观

    用“革命的,人民的,科学的”历史观反观《芳华》,其反映历史的狭隘性、主观性、浮浅性就很明显了,因为它背离了军人群体的主流价值观,背离了军人群体勇于牺牲个人而保卫国家安宁的集体英雄主义精神,割裂了“改革前与改革后”政治上的内在统一性。用个人命运,个人情绪来诠释一个历史事件,一个时代,一个伟大的军人群体的这种唯心主义历史观是注定不能成功的。

  • 原广州军区干部张唯青讲话:为何《芳华》没有打动我的心?

    原广州军区干部张唯青讲话:为何《芳华》没有打动我的心?

    这一种近似野蛮的疯狂举动,不要说不可能发生在那个风气正人心齐,官兵团结如一人的部队里面,就是在金钱至上,世风日下,个性扩张的时代,都不易看到它的发生。

  • 被《芳华》压缩的时空中还有什么?

    被《芳华》压缩的时空中还有什么?

    与电影中对人物的善意与对那个时代复杂性的理解相比,我们见证严歌苓用笔的冷,俗,甚至恶意:小说《芳华》的叙述者信奉超越一切时代的永恒的本质主义的人性之恶,而不相信人性之丰富、之可以随环境变更、内外力交错被不断重塑与变化。于是,几代人为之自我磨砺与共同进步的理想在她笔下成为“说假话、搬是非”;在战场上舍生忘死、为救战友奋不顾身的战士在她笔下被写成:看到旁边的人倒下去,为自己庆幸:好在不是我。

  • 冯小刚和严歌苓是两个割裂的“芳华”

    冯小刚和严歌苓是两个割裂的“芳华”

    严歌苓的芳华,尤其阴险的是,她活生生地嘲弄、解构、消毁了一个“雷锋形象”。自私小人是人性,雷锋精神是不正常的……我一位朋友的韩国妻子说,看了《芳华》一点也不感动,而是对两位好人的悲惨遭遇感到很“生气”

  • 《芳华》的背后,才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

    《芳华》的背后,才是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问题

    文化阵地就是意识形态的阵地,就是争夺人心的阵地,是我们党最重要的阵地。我们自己不占领,长期空置,敌人自然就来占领了,严歌苓与冯小刚之流就来占领了。所以,冯小刚就因为这部电影明明是为了掏老兵们的钱袋子,但却成了老兵们拥戴的领军人物,成了老兵们捍卫的领袖。我们只有恢复和加强革命英雄主义教育,宣传我军伟大的历史,宣传广大官兵辉煌的战斗历程,才能鼓舞现役的官兵,鼓舞官大人民群众,树立为国奉献、用于牺牲的民族精神,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 《芳华》的一团乱麻

    《芳华》的一团乱麻

    对于《芳华》,赞美与批判意义都不大。如果社会不能形成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历史经历的共识,如果艺术工作者只是展现自己对各种流俗观念的附庸,对于这部电影的赞美与批判无非是其他所有领域的争吵转移了阵地,借着这部电影的话头,把所有说过的话再说一遍;把曾经吵过的架再吵一边。曾经吵翻天的言论,没有结论的依然没有结论。否定前三十年的,没什么改变。否定后三十年的,也没什么新意。这个一团乱麻的电影,在一团乱麻的舆论中,热闹一阵后,终究会被忘记。

  • 《芳华》叫座,因为理想时代芳华不再

    《芳华》叫座,因为理想时代芳华不再

    “活雷锋”已过时,“钱串子”才是王道。在这个对集体的感情逐渐消逝,对美好的赞扬已成笑谈的时代,冯小刚的《芳华》用富有个性的笔法重新书写那段红色记忆。那段遗失的美好,或许如芳华易逝,却值得我们怀念和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