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为您搜索到227篇文章
  • 美国隐忧!7500亿军费,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美国隐忧!7500亿军费,美国正在走苏联老路!

    那为什么波音不设计一款全新的平台,而不是在几十年前的架构上不断改进,以免造成上述困境?答案是,不论是竞争对手还是市场,都不会给波音这个时间。更进一步,这背后反映的是美国工业的整体衰落。或许正是上面的种种,美国不得不在军事上维持自己的强力开支,以保障这最后的“阵地”不失落。

  • 驳《殷敏洪:抗战时期苏联对中国的侵略扩张》

    驳《殷敏洪:抗战时期苏联对中国的侵略扩张》

    “减少”不等于不援助,断绝可就是彻底终止对华援助。是“减少”还是终止,苏联还要看中国这里的抗战状况,对日本“留一手”。但是,蒋介石基于他变态般的反共心态,处心积虑地制造兄弟阋墙的惨剧,削弱联合抗日阵线对苏联此后对华援助决心就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苏日中立条约》之后苏联是否会断绝对华援助,切不可仅仅看到“条约”本身的作用,还要仔细考量皖南事变的破坏作用,苏联是否愿意容忍这样的反共行为!崔可夫已经向蒋介石提出了警告!那么,《苏日中立条约》订立之后苏联断绝了对华援助了么?没有!苏联仍旧承诺对华援助政策不变。

  • 〔俄〕阿·萨宗诺夫:是谁、怎样摧毁了苏联?

    〔俄〕阿·萨宗诺夫:是谁、怎样摧毁了苏联?

    2010年,原苏联总统府顾问萨宗诺夫编撰的《是谁、是怎样摧毁了苏联?——依据档案文献还原苏联解体过程》一书出版。著者依据大量稀见的档案文献披露了苏联解体过程的线索和全貌。从苏联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诞生以后,西方就针对其展开了政治、经济、军事、外交和意识形态等方面的攻击行动。而苏联最终解体,问题却主要出在苏联国内。苏联解体始于俄罗斯、乌克兰等加盟共和国的分裂主义,向中央夺取更大的自主权;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等人在摧毁苏联的过程中起了非常消极的作用;苏联国内知识界和政界的精英与西方配合,国内外各种政治势力联手,最终将苏联摧毁。

  • 前苏联在抗战中给予中国帮助的回顾

    前苏联在抗战中给予中国帮助的回顾

    我们的飞行员和军事顾问的英勇工作的记忆将永远是中国和俄罗斯历史上闪亮的一页。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争期间,苏联和中华民国建立起了战略伙伴关系。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帝国主义日本的失败告终。苏联加入远东战争,大大加速了对日战争的结束。 如果事件转折不同,战争可能无限期拖延。 苏联对中国统一事业的支持,帮助中国人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将国家置于盟国的共同阵地,决定了中国在国际关系体系中的成功。

  • 近四十年的争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孰优孰劣

    近四十年的争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孰优孰劣

    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实施,对社会主义制度的认识,也是需要在实践中摸索前进的。原来,我们以为苏联模式是社会主义制度唯一的模式。后来在实践中,我们看到了苏联模式的缺陷,知道不能够完全照搬苏联模式。但是我们自己所走的道路也不是平坦的。我们同样也摸索了很多年。直到今天,我们摸索出了一条相对正确的道路,但在有的方面,仍然需要不断改进。我们的摸索过程并没有完结。本来,社会主义道路就是一条前人没有走过的道路,我们今天走我们自己有特色的道路,不可能不继续摸索,不可能一马平川。

  • 鹿野:如何判断文艺作品的左与右?

    鹿野:如何判断文艺作品的左与右?

    从十月革命到苏联解体是科幻文艺的黄金时代,但如果把美国与苏联这两大科幻强国之间主流科幻作品的区别仅仅看成是“美国拯救世界”还是“苏联拯救世界”无疑过于肤浅,两者更深层次的差别是苏联科幻的主体是歌颂公有制批判私有制,认为共产主义必然能实现,好莱坞科幻的主体则是在歌颂私有制批判公有制,认为共产主义绝不可能实现。而今天中国的绝大多数科幻和好莱坞的区别只不过是把“美国拯救世界”换成了“中国拯救世界”,对于未来共产主义是否能实现这个根本性的问题上并没有给出自己的答案。

  • 鹿野:鲜为人知的苏联红色科幻及其与西方的区别

    鹿野:鲜为人知的苏联红色科幻及其与西方的区别

    《流浪地球》和《疯狂的外星人》当中有很多值得肯定的因素,尤其是《流浪地球》更是融入了一些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色彩,这些都可以说是一个好的开始,虽然它们也因此受到了一些亲西方公知的指责,但是这恰恰是胜过好莱坞的地方。不过总体来看,当代中国科幻对灾难的源头和对未来的设想更接近西方科幻的模式,缺乏对未来共产主义实现的想象力恐怕也是难以否认的事实。因此,我们在造就“中国式的科幻”、“社会主义的科幻”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摆脱眼中只盯着西方特别是好莱坞的情况,积极从苏联红色科幻当中吸取营养,恐怕是实现这一目标绕不过去的功课。

  • 末代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为何未能挽救苏联?

    末代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为何未能挽救苏联?

    以卢基扬诺夫为代表的在苏共20大以后成长起来的“60年代人”,虽然一方面对苏联和社会主义有一定的感情,但是另一方面又深受赫鲁晓夫集团的毒害,对什么是社会主义并不是很清楚,更没有足够的决心去捍卫社会主义制度,因此在一系列重要行动中首鼠两端,举棋不定,最终无可避免的遭受失败。

  • 新中国的70年和前苏联的70年

    新中国的70年和前苏联的70年

    俄罗斯政府义无反顾地实施休克疗法,除了想急于建功立业外,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博得“友邦”欢心,从西方发达国家得到一些好处。但原来答应提供援助的国家,此刻却袖手旁观,口惠而实不至。休克疗法的失败使俄罗斯GDP几乎减少了一半,GDP总量只有美国的1/10。而物价成千上万倍飚升,让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从国家到人民都苦不堪言。苏联和俄罗斯就是这样被整残了。

  • 普京执政面临挑战!俄罗斯人为何越来越怀念苏联?

    普京执政面临挑战!俄罗斯人为何越来越怀念苏联?

    俄罗斯专家认为,老一代人之所以会越来越怀念苏联,一个最大原因就是前面提到的俄罗斯今年开始推行的延迟退休。由于俄罗斯的平均寿命并不高,而男性要推迟到65岁退休才能领退休金,这样很多俄罗斯人难以接受。另外一个原因是,俄罗斯年轻人怀念苏联与整个苏联时代被“浪漫化”有关。如今俄罗斯媒体对苏联的宣传都是强大和作为发达国家美好的一面,而今天的俄罗斯不被西方接受,遭遇众多制裁,民众的收入和生活水平这几年呈下降趋势。

  • 驳沈志华的歪论:二战真的是苏联一手造成的吗?

    驳沈志华的歪论:二战真的是苏联一手造成的吗?

    从苏联力促与西方英、法的合作遏制纳粹德国,到苏、德之间开启密约谈判,经由很多的曲折。与一个极端反共的德国合作,也写满了苏联的无奈与求存的奋争,这其中的因果要明白的说清。但是,沈志华就是不说!从他对二战起源话语不多的说法看,二战中最大的祸首英国及其帮凶法国绥靖德国是没错的,是根本不需要提及的;作为二战中显得十分可怜、可悲,实际上极端可憎、可鄙的波兰,沈志华绝不提它极端的反苏反共、与德国瓜分捷克,只强调它被苏联和德国瓜分,听上去是最无辜的;剩下的就只有凸显这个苏联最邪恶了。这就是沈志华对二战源起歪论中的核心要点。他这寥寥数语,加上这么一个暗示。这样的暗示比寻常的、膜拜西方大国的“跪族”们要隐晦得多、巧妙得多,“润物无声”腐蚀普通人对历史的认知的威力也大得多!谈史说古在带引人心上作用大的很!

  • 从叶利钦看“两面人”的政治危害

    从叶利钦看“两面人”的政治危害

    叶利钦是一个没有思想信念和明确的政治纲领的政客,他随着形势的变化和根据是否对自己有利的原则选择盟友,在参加议会活动时,靠拢了所谓“民主派”。而“民主派”根据叶利钦对“改革”持激进态度这一点,也把他当作自己人。于是他成为当时由“民主派”组成的反对派组织“跨地区议员团”和“民主纲领派”的领导人之一。

  • 驳徐焰谣文:1941年苏联因体制弊病差点垮台?

    驳徐焰谣文:1941年苏联因体制弊病差点垮台?

    不管从德国“闪击战”顺利程度,苏联、法国军民抵抗德军的程度和最终结果的区别等方面看,都显示了苏联社会主义体制对以法国为代表的西欧资本主义体制的优点。这种优点连资产阶级学者也承认。但是,没见徐先生就“法国的士气不振”和最后法国投降等问题,撰文指出法国的体制有弊病,受到人民的反对之类的。却只见徐先生攻击苏联军民在战争初期不作为,苏联在战争初期的被动和困难是苏联体制弊病的表现之类的。

  • 三年困难时期的苏联逼债与中国挨饿

    三年困难时期的苏联逼债与中国挨饿

    那时,苏联的态度咄咄逼人,逼债逼的很厉害。这种情形,周恩来的经济秘书顾明在几十年后依然记忆犹新。他说:“有一次,苏联的一个外贸部副部长在人民大会堂和总理谈判,要我们还钱。总理说,我们现在暂时有困难。谈完后,总理送他出来,他看见门口有一块三百多公斤重的大石英石,就对总理说,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东西,这个就很好。总理顶他说,你要你就拿走。”

  •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如此“宪政民主”

    苏联解体后叶利钦如此“宪政民主”

    最后叶利钦于10月4日宣布进人紧急状态,并下达了攻打白宫的命令。部署在白宫附近的坦克开始进行炮击,顿时大楼冒起黑烟和燃起熊熊大火。白宫陷落了,哈斯布拉托夫和鲁茨科依以及其它白宫守卫者被押解到著名的列福尔托沃监狱。在这场血腥的镇压中,据官方的电视台报道,共有一百四十七人死亡,实际死亡人数要多得多。有人证明白宫里有四百一十五具尸体。也有人估计,死亡人数大致为四百人。而根据著名作家邦达列夫在他的小说《百慕大三角》中抄录的红普列斯尼亚体育场的“大字报”,牺牲者人数多达二千四百七十三人。叶利钦在《总统札记》里也承认“有许多许多人被打死”。

  • 评徐焰《苏修逼债真相》一文

    评徐焰《苏修逼债真相》一文

    那时,苏联的态度咄咄逼人,逼债逼的很厉害。这种情形,周恩来的经济秘书顾明在几十年后依然记忆犹新。他说:“有一次,苏联的一个外贸部副部长在人民大会堂和总理谈判,要我们还钱。总理说,我们现在暂时有困难。谈完后,总理送他出来,他看见门口有一块三百多公斤重的大石英石,就对总理说,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东西,这个就很好。总理顶他说,你要你就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