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为您搜索到284篇文章
  •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对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沉重的负担,以及对世界各国发动的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使数以千万计的人们在全球范围内同金融资本展开殊死的斗争。这样看来,1991年反革命的胜利者们并不具备最后的发言权。国际无产阶级从苏联解体和修正主义的背叛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受苏联人民英雄主义传统和列宁与斯大林时期所取得的划时代的成就的鼓舞,国际无产阶级将向社会解放的道路前进,永远不会忘记苏联“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

  •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从“夜间人”到“自家人”,从“自家人”到“夜里人”,正是这种人进进出出、滋生繁衍,苏联大厦终于轰然倒塌。哪怕他们在友善的西方主子看来,不过是一些机会主义的污垢。必须强调,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明确的忏悔之意,他们作为一个红色政权名副其实的既得利益者,良知的水准还不如一些当年写出一卷卷书大骂过斯大林等苏共领导人的作家。面对前苏联的千里荒冢,索尔仁尼琴沉痛地说,“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可是把它搞垮了”;季诺维也夫则说,“我写了30本分析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书,30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

  • 苏联元帅:戈氏早就背叛了苏联,后悔军队未能制止

    苏联元帅:戈氏早就背叛了苏联,后悔军队未能制止

    在最高苏维埃有一个所谓的跨地区民主议员团,由尤·阿法纳西耶夫、加夫里尔·波波夫等人领导。他们经常为美国人推车拉磨,而戈尔巴乔夫在当总书记之前就出卖了苏联。他曾拜会撒切尔首相,前往加拿大与苏联驻加大使亚历山大·雅科夫列夫会面。后者是一个毫不遮掩的反苏分子。后来戈尔巴乔夫总是单独地“策反”每个人,但人多时从不谈。苏联农业部部长瓦·卡·梅夏茨告诉我,戈尔巴乔夫一次召见他,不停地讲,在加拿大生活有多好,而我们在社会主义制度里受苦……

  •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当所谓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开始行动之后,格拉乔夫打电话给我,向我报告说,叶利钦要求他派兵保护“白宫”。我告诉他:“请吧,从图拉派106空降兵师一个营到白宫附近。”这个师的师长是列别德,虽然他那时候已经是伞兵部队副司令,是格拉乔夫的副手。空降兵营到了。但是那里都喝醉了。给军人灌酒了。列别德走向叶利钦,报告说,他是来“执行保护”的。总体说来,实际上是叶利钦把他们俩(格拉乔夫、列别德)都策反了。唉,随他们去吧!不想再多提……

  • 吴恩远:“斯大林模式”与“苏联模式”的界定评价

    吴恩远:“斯大林模式”与“苏联模式”的界定评价

    “斯大林模式”与“苏联模式”是使用比较混淆的概念。“斯大林模式”尽管反映有斯大林执政的个人特点,但在本质上与“苏联模式”是一致的。社会实践是评价社会发展最为重要的标准,在现实国情下对国家生存与发展所起的作用是对“斯大林模式”或 “苏联模式”评判的重要参考。

  • 孙晓:“谁是我们的朋友”是个尖锐问题

    孙晓:“谁是我们的朋友”是个尖锐问题

    近些年,那些活跃在中国大陆的互联网上的公知们一面吹捧他们向往的民国时代,为他们的云祖国们当传声筒,一面对改革开放以前的新中国进行大肆摸黑,同时把苏联和后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当作他们攻击抹黑的目标,在西方制裁俄罗斯之时他们摇旗呐喊,企图离间中俄关系,为他们的云祖国推动霸权主义和单极世界扫清道路。可以看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直到今天依旧是一个尖锐的问题。毛泽东主席在八十年前发表的这篇文章,让我们看到了一代伟人的远见卓识。它在今天还原了真实的俄罗斯,也把如今口实而不惠的美国还有为他们助威的公知们的嘴脸都照得干干净净。

  •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苏联剧变中的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为苏联剧变扫清了思想障碍,新自由主义的推行从根本上摧毁了苏联的经济基础,使分裂后的苏联各国经济迅速崩溃。历史虚无主义和新自由主义这两种思潮在苏联剧变中前后相继,相互弥补。中国必须警惕这两种思潮的泛起。

  • 完全平等和真正双赢的双边条约与协定

    完全平等和真正双赢的双边条约与协定

    70年前,在毛泽东主席与周恩来总理的努力下,中苏两国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三个协定,是完全平等的双边条约与协定,也是真正实现双赢的双边条约与协定。毛主席、周总理在与苏联方面的谈判过程中所表现出的坚决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坚定意志和高超的斗争艺术,永远是中国共产党人学习的光辉典范。

  • 跟苏联解体的灾难比起来,梅政府辞职不算什么事

    跟苏联解体的灾难比起来,梅政府辞职不算什么事

    在1991年的时候,真的有很多俄罗斯人认为,只要走资本主义道路,他们就会在年底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可以喝着可乐吃着甜甜圈,不用努力工作,不用艰苦奋斗,就能活得很好;而上层官僚要迫不及待地拆掉这个国家和公有制,把国有资产瓜分掉;那些拿着美元津贴的俄国文学家、新闻工作者,不遗余力地描绘资本主义地美好,抹黑苏联。人们真的以为,只要没有苏联,大家就会过的更好。当红旗降下,列宁雕像被拆除,那些当年一无所知的年轻人,还在为“自由”而欢呼,他们不知道,过后20多年,等待他们的是短缺的食物,严寒的冬季,飞涨的物价,大面积的失业,女人卖淫,男人酗酒堕落。

  •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如果说在前进中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感到,危险主要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扩展,这一思潮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中国的继续发展必须打破政府对资本和商品流通的有效控制,把企业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要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据我研究,凡是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国家,一旦采纳新自由主义模式,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最多只能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现在俄罗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想中国的领导要比俄罗斯人高明,不会成为新自由主义词汇的俘虏,不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

  • 紫虬:惊心动魄的上层建筑坍塌

    紫虬:惊心动魄的上层建筑坍塌

    苏联解体说明,当今社资关系,无论科学社会主义在哪个阶段,无论它多么弱小,无论它蹒跚学步多么踉踉跄跄,它的每一步成长,在外部,都是和现代资本主义的核心——新自由主义扼喉之战的结果;在内部,都是和脱离最广大人民群众、主客观分离的各种错误进行斗争的结果。中国共产党人,对于人类的这段曲折历史,凭借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两大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成果,正在沉着应对。

  • 美国暗算他国领袖,中国政界精英须警惕!

    美国暗算他国领袖,中国政界精英须警惕!

    未来,美国对华战略,有极大的可能采取与1980年代面对苏联勃列日涅夫时代全球攻势时相似的策略,加大力度,全方位对中国国内政治精英,经济领袖,科技专家进行收买控制暗算。最常见的手段就是以干预政界精英的政治生命实行胁迫,甚至不惜实施肉体暗杀。最近几年,中国多名身在国内外的顶级科学家非正常死亡,自杀等现象,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 苏联解体前后青年价值观教育的实践反思与历史启示

    苏联解体前后青年价值观教育的实践反思与历史启示

    苏联解体前后的十余年间,其青年价值观教育的大致状况是我国加强和改进青年价值观教育包括整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建设的重要参照。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苏联青年价值观教育急转直下、走向颓败的深刻教训在于,不重视意识形态领域的领导权、主导权、话语权建设,任由虚无主义和“去政治化”等错误思潮泛滥;以抽象人性论动摇价值观教育的哲学基础;指导思想层面的多元无序导致主流价值观的失语;未能认清教育的根本问题且教育目标和政策体系缺乏一贯性。新时代进一步加强和改进青年价值观教育,必须切实加强意识形态建设,营造价值观教育的良好社会生态,旗帜鲜明地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在青年价值观教育中的核心地位,坚定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和立德树人根本任务,明确积极培育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一基础性任务,保持价值观教育目标和任务的连续性、一致性,引导青年树立正确的文化观。

  • 长河红阳:沈志华治学,是不是太荒唐?

    长河红阳:沈志华治学,是不是太荒唐?

    在沈志华看来,“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事件并不存在侵害中国主权的问题,因为“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的主张是苏联鉴于中方要求援助而提出的,目标是针对中苏的共同敌人美国的,其根据恰恰是中苏军事同盟的存在。实际上,苏联版本的“联合舰队”、“长波电台”,是苏联自己的算盘,根本不是中国想要的结果。这样的合作项目,哪怕中国急需,那也宁可不办!中国要的不是这个!这才是中国的立场!照苏联的要求办那是要损害主权的!

  • 普京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历史上最大罪犯!

    普京评价戈尔巴乔夫:他是历史上最大罪犯!

    苏联内部其实早已形成了既得利益集团,他们借助苏联职务,在解体前就开始大肆捞取利益,把苏联的一些国家资产占为己有。苏联一旦解体,很多加盟共和国领导人及苏共、俄共领导人都纷纷脱党,不难发现,谁脱党最激烈,谁就可能占有大部分利益的人,他们为了保存利益,当然盼望苏联解体。随后,俄罗斯实施的“休克疗法”,以及新卢布货币实施,那些未脱党的苏共成员,特别是普通党员,沦为了受歧视的人群,甚至很多人都因为无法工作,而没有收入,导致生活艰难。

  • 鹿野:普京日前对苏联和列宁的批评不靠谱

    鹿野:普京日前对苏联和列宁的批评不靠谱

    在列宁和斯大林时代,苏联虽然实行联邦制,但是并不强调民族身份的差异性,相反一直注重打破民族界限,推进干部自由调动。但是后来随着历史虚无主义越来越泛滥,资产阶级的“文化多元论”再度沉渣泛起,苏联中央的权威不断下降,民族地区也越来越成为独立王国而不接受干部的跨区域调动了。这虽然为苏联解体埋下了隐患,但是显然不能归咎于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