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为您搜索到247篇文章
  •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今天美国战略思维似乎又回到当年凯南的遏制思路,这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无异于二次灾难。令凯南事后后悔不迭的“遏制政策”,将美国逼送上在全球范围围堵苏联的不归路,结果是在打倒苏联并在欧洲推倒雅尔塔体制后,欧盟大获其利,而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倒欧洲世界霸权的国家,则先后崩溃和衰落。今天的美国战略家们对此应该做些反思。

  • 美国和西方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美国和西方是怎样搞垮苏联的?

    苏联亡党亡国是内因外因合力的结果。内因是主要的,外因是第二位的。虽然它是第二位的,但不可低估它的破坏力,在特定时期能发挥关键作用。内因的关键因素是苏共从救国为民的党蜕变为抛国弃民的党;外因的关键因素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从以硬实力为主的“遏制战略”转向以“超越遏制”战略的软实力为主的“和平演变”战略发挥了效应。“和平演变”是苏联解体的助推力和催化剂。

  • 程恩富 丁军:苏联剧变主要原因的系统分析

    程恩富 丁军:苏联剧变主要原因的系统分析

    我们认为,用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取代宗教信仰,是一个漫长的理论传播和思想教育过程,而且还需要一定的经济政治条件和国际环境。苏共及其政府未看到这一过程的长期性和艰巨性,急于用各种手段消除群众的宗教信仰,对宗教组织和神职人员实行过于严厉的政策,确实是苏共、苏联政府在宗教政策上的一个失误。但问题在于,传统社会主义较为严厉的宗教政策会不会必然导致苏联剧变和解体呢?假如苏联没有较严厉的宗教政策这一失误,戈尔巴乔夫领导集团就不会攻击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推行完全自由放任的宗教政策,并促使苏联剧变和解体了?西方敌对势力就不会利用宗教来进行颠覆苏联的思想和信仰渗透了?正确的答案是不说自明的。

  • 苏联援建中国人民海军述论(1949-1960)

    苏联援建中国人民海军述论(1949-1960)

    20 世纪 50 年代中国人民海军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苏联的援助。斯大林曾允诺帮助中国建设海军,虽然受朝鲜战争的影响,苏联对华海军援助较少,但对中国人民海军的创建及保卫中国海疆安全起了较为重要的作用。通过“六四协定”和“二四协定”,苏联向中国提供了大量海军装备及技术援助,加上 1955 年苏军撤离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时移交的海军装备,使中国人民海军的武器装备和技术水平在短时间内得到了较大幅度的提升。50 年代,苏联还派遣了海军专家顾问援华,对中国人民海军的发展壮大发挥了较为重要的作用,但中国人民海军的建设始终坚持自主发展与接受苏联援助相结合的方针,为此后人民海军的独立发展奠定了基础。

  • 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

    苏联解体的秘密,藏在5盒鲱鱼罐头里

    这位特工调查之下才发现,这些伪装成鲱鱼罐头的鱼子酱罐头,是苏联官员们贪污的法宝。当时,苏联有专门针对官员的特供商店,里面有各种顶级的鱼子酱、好烟、好酒,琳琅满目,而且价格还便宜。这些官员吃腻了顶级鱼子酱,想要卖鱼子酱赚钱,他们就私下搞了个工厂,把特供商店的鱼子酱装进罐头,外面贴上“鲱鱼罐头”的商标,按廉价罐头的价格交关税。等罐头出口到了国外后,他们再把“鱼子酱”的标签换回来,赚其中的差价赚钱。而与此同时,苏联的老百姓们却总是拿着钱,对着超市空空的货架感叹,想吃而不得。这波操作是教科书一般的中饱私囊。

  • 好端端的苏联怎么突然就解体了?

    好端端的苏联怎么突然就解体了?

    在苏联的宣传里,西方资本主义是一团糟,他们党代会的报告称之为“资本主义的总危机”。可是没过几年,总危机不存在了,西方成了一片美好和阳光灿烂。苏联人自己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西方是这么宣传的,戈尔巴乔夫领导下的苏联宣传媒体也是这么宣传的。老百姓的脑子被弄乱了。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国家出了大问题。而与此同时,苏联党内外各种历史虚无主义的鼓噪更是弄乱了苏联共产党的党员们,以及广大普通群众的思想。人们对于自己的社会主义开始产生了疑问,虽然也有少数人对这种历史性虚无主义的做法表示了不满和抗议,可是他们这样的声音实在是太微弱了,而且遭到了苏共高层领导的压制和打击。

  • 新中国成立初期打破封锁的过程和启示

    新中国成立初期打破封锁的过程和启示

    新中国成立后,经历了美国、苏联两个大国的敌对和封锁,其中有一段时间美苏的封锁还是叠加的。但是中国凭借着独立自主,艰苦奋斗,不断增强国家实力,一次又一次打破了封锁,在实现了与大国关系正常化的同时,也促进了自身政治地位和综合国力的全面提升。

  • 苏联最后的克格勃掌门,为何没阻止苏联解体?

    苏联最后的克格勃掌门,为何没阻止苏联解体?

    克留奇科夫是一个很有苏联情结的人,甚至有人说他是斯拉夫人情结很重的人。普京此时让这个曾犯有“叛国罪”的人出现在他的就职典礼,无外乎向世人表达普京的一个目标,那就是俄罗斯要新崛起,一些苏联的东西还要保留。再一个目的,就是向世界表达,他尊重每一个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人。克留奇科夫即使在“8.19事件”派人行动,也不可能挽回苏联解体的命运,因为苏联军队没有作为,还有部分军队已经忠于叶利钦,克格勃人员即使行动,也不可能成功,因此,克留奇科夫在苏联“8.19事件”中,既无奈也是很清醒看到未来的人。克留奇科夫于2007年病逝,但俄罗斯人并没有忘记他。

  • 鹿野:苏联是怎样被“恐美崇美”心态摧毁的?

    鹿野:苏联是怎样被“恐美崇美”心态摧毁的?

    苏联后期因为过度崇美恐美干出的蠢事还有一大堆。在苏联解体以后,美国方面出版了《里根政府是怎样搞垮苏联的》等一系列书籍,声称是美国出售假技术,提出星球大战等一系列决策导致了苏联的解体。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不是苏联本身已经被“恐美崇美”的心态笼罩,不信邪,不怕鬼,不听美国忽悠,那么相关政策还能起到作用吗?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恐美崇美”可以休矣!

  • 张文木:抗美援朝的两大战略意义

    张文木:抗美援朝的两大战略意义

    概括说来,中国抗美援朝既教训了美国的骄横,也挫伤了苏联的霸权。朝鲜战场的胜利不仅仅是打出了新中国的国际地位。同时也使苏联看到中国军事力量的不可战胜,从而放弃了在中国东北的铁路和港口利益,使中国东北从苏联控制中脱离并转入中国手中。蒙古出海路线由苏联转到中国,也让苏联通过“外蒙古”对中国造成的安全压力大为缓解,这从根本上改变了中蒙关系的未来走向。

  • 美国有个计划针对俄罗斯

    美国有个计划针对俄罗斯

    这不仅是因为对苏联解体的伤痛记忆犹新,还因为冷战结束这么长时间以来,美国对俄也始终没有放弃过遏制瓦解的敌意与努力。继严禁官员拥有境外银行存款后,今年5月1日,普京总统签署法令,限定官员于6个月内处理掉所继承的国外金融资产,即处理掉所继承的国外账户(存款)、停止在外国金融机构存放现金及财物、剥离外国金融工具、停止用其他方式继续持有或使用此类工具。这招就是防止官员们授人以柄,被逼就范成为专挖俄罗斯墙角的美西方利益在俄境内的潜在代理人群。

  • 苏联的解体没有给资本主义带来黄金时代

    苏联的解体没有给资本主义带来黄金时代

    西方资本主义所面临的困境,与是不是搞垮苏联并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西方资本主义走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已经遭到了经济上的较大的危机环境。生产不振,源于生产过剩。资本主义所面临的资本市场与商品市场都处在相对萧条的状态。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远远不足,动机乏力,似乎还没有自能源危机以来的经济窘境走出来。或许,美国也想借着搞垮苏联让西方尽快走出这种困境。但最终的结果并没有让美国和西方得到满意的结果。即使是后来发生的海湾战争,也没有给美国与西方的经济注射上一针强心剂。

  • 一个苏联人关于苏联的回忆:在苏联的生活好吗?

    一个苏联人关于苏联的回忆:在苏联的生活好吗?

    叶利钦是通过政变像打保龄球一样推翻了弱势的戈尔巴乔夫的人,他的叛国罪行的最终结果,就是别洛韦日协议的签订以及随后带来的灾难,它们仓促之间就将伟大的联盟撕成碎片。叶戈尔·盖达尔的“震荡疗法”——完全停止一切价格管控而不采取任何社会保护措施,彻底打破了我对苏联/俄罗斯的一切在变好的预期,因为这些改革导致大多数人变得贫穷。资产阶级通过聪明的技巧掠夺了大部分资产。在我的眼中,这就是欺诈和盗窃。请记住,在苏联,土地及其资源不属于任何私人实体,而是属于国家的财产——即每个人。这一切都被聪明的投机者聪明地“私有化”,恰好他们以前就是管理这些资源的人。

  •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吴恩远:俄罗斯人对斯大林评价反转的启示

    多年来我们一直追踪俄罗斯评价斯大林等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态度的变化,可以说,刻意歪曲历史,全面否定一个重要的历史人物,搞历史虚无主义,最终就是把思想搞乱了,偌大一个党、一个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我们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

  • 美国瓦解前苏联对我国的现实分析与启示

    美国瓦解前苏联对我国的现实分析与启示

    既然现在我们所面临的安全形势,是被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作为主要战略对手,而不是次要的对手,而且这种趋势已经越来越突显了。面对这样的一种严峻形势,特别是在面对特朗普这样的鹰派主导的政府,我们必须从最坏的可能性,而不是最好的可能性,从现实主义的态度,而不是从理想主义的态度和原则出发,来审视和考虑我们的安全战略、国防战略和国家统一战略。

  • 这场纪念,永不过时

    这场纪念,永不过时

    回头看,一百年来,我们学过西方,学过苏联,但不要忘了,我们走过这百年风雨,干的始终是中国自己的事情,我们应该从已有的成功实践中找到正确评价自己的方法,而不是在一套习以为常的“域外标准”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如果一切套用“域外标准”,中国就无法解释自己的成功,倒是会变得“精神分裂”。如果说百年前,“五四”是一场新思想、新文化的启蒙运动,那么百年后,我们何尝不面临另一场重塑自信的启蒙?百年前,落后的我们只能“向西看”,提不起自信;百年后,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发展起来的中国向何处去?答案就在这过往的百年历史中,也在你我这代青年的一言一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