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共为您搜索到298篇文章
  • 朱新开:红军时期的航空兵与“马克思”号之谜

    朱新开:红军时期的航空兵与“马克思”号之谜

    从刘云、冯达飞、常乾坤、徐介藩、唐铎等人的经历,可清晰地看到——我军在建军之前及至红军时期起,虽然有过挫折与牺牲,虽然历经“红米饭南瓜汤”、“小米加步枪”、“小车推出来的胜利”等艰难困苦阶段,但航空人才储备及至航空建设的脉络始终没有间断,包括“列宁”号、“马克思”号飞机,直至“建立一支强大的人民空军”得以实现。

  • 徐秉君:这才是伟大的俄罗斯和坚定自信的普京!

    徐秉君:这才是伟大的俄罗斯和坚定自信的普京!

    尽管仍受新冠疫情的威胁,但由于俄罗斯采取更加严密的防控措施,以确保阅兵顺利举行。对待疫情也像当年红场阅兵那样义无反顾地开赴前线,以高昂的战斗激情赢得最后胜利。这才是战斗民族俄罗斯,也是坚定自信的普京!正像普京总统所说:“纪念伟大的卫国战争对俄罗斯人民来说完全是神圣的”。

  • 谭学超:谈谈卫国战争的“伟大”意义和若干争论

    谭学超:谈谈卫国战争的“伟大”意义和若干争论

    苏联卫国战争之所以被冠以“伟大”,并不只是就战争的规模、死伤和损失、辉煌和划时代的胜利方面,更是在于这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全民战争,而斯大林、莫洛托夫、加里宁、伏罗希洛夫、布琼尼、沙波什尼科夫、朱可夫、华西列夫斯基、罗科索夫斯基、科涅夫等领导人和将帅,扮演了中流砥柱的角色。和广大的前线和后方的苏联军民一样,坚守在自己的战斗岗位。正是这种英雄的楷模和典范,为大部分的军人和平民树立了精神的榜样。才能凝聚全国之力,坚持斗争到底,直到取得胜利。这是不能被抹煞和篡改的铁证如山的历史事实。

  • 卢克文: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成为毁灭苏联的希望的

    卢克文:戈尔巴乔夫是怎样成为毁灭苏联的希望的

    安德罗波夫为戈尔巴乔夫操碎了心,但他跟戈尔巴乔夫并没有利益往来,他是真心觉得国家需要实干型的年轻人才,而政治局里的老人太多,国家顶层需要新鲜血液,他一直觉得,戈尔巴乔夫是国家的希望。安德罗波夫先生,戈尔巴乔夫后来确实成为了国家的希望,不过是毁灭的希望,而不是革新的希望。

  • 衰败帝国的阴险与无耻:英美无视苏联争抢二战之功

    衰败帝国的阴险与无耻:英美无视苏联争抢二战之功

    在美国为代表的国际垄断资产阶级眼里,共产主义就应该一无是处。如果苏联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历史还留在更多人们的记忆中,这个一无是处的共产主义印象就会站不住脚。所以美国是一定要把这段历史从世界人民的脑海里彻底清除。只是美国想要抹杀历史,不过是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的一厢情愿。历史要是那么容易就被抹杀了,那历史就不是历史了。俄罗斯人民不仅会牢牢记住这段历史,世界上绝大多数真正爱好和平的人们,同样也会记住这段历史。

  • 谭学超:浅谈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当代历史地位争议

    谭学超:浅谈苏联伟大卫国战争的当代历史地位争议

    对于苏联在1941–1945年卫国战争期间,特别是1944 –1945年转入欧洲解放战争的阶段,西方不仅予以轻视、漠视或无视,甚至还极力歪曲成苏联的扩张和对欧洲的奴役。在这股意识型态妖风下,作为导火线,不仅在1980年代引爆苏联波罗的海沿岸危机,也作为1990年代至今原东欧国家肆无忌惮诋毁苏军战士,并且为纳粹党卫军和德占区伪警察组织美化洗白、招魂、“英雄化”的“政治正确”基础。

  • 千钧棒:白宫和五角大楼歪曲二战历史很无耻

    千钧棒:白宫和五角大楼歪曲二战历史很无耻

    如果不是苏联消灭了大量的德军,没准美国会被德国和日本瓜分,分为“东美”和“西美”,而英国则在哈利法克斯领导下投降了德国。 今年5月9日,莫斯科着色师什尔妮娜,在脸书上发布了一张上色老照片——红军攻克柏林,结果脸书将她账号以“违反社区规定”封号3天。其它网友或媒体只要发送类似照片,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帐号限制。这就是西方式的“言论自由”,这些美国佬才是“谎言重复1000次就成为了真理”的信奉者,他们还真的是以为杀掉报晓的雄鸡,天就不会亮了。

  • 申鹏:自由的国度,容不下一面红旗?

    申鹏:自由的国度,容不下一面红旗?

    苏联虽然不在了,但莫斯科列宁墓前依旧摆满了鲜花,无名烈士碑前依旧烈火长燃,德国柏林的红军解放雕像依旧屹立,镰刀锤子的红旗,依然在东方一个古老的国家遍地飘扬,任何一个社区任何一个边远农村的党支部,都挂着它。大国沙文主义的苏联已经死了,但人们不会忘记忘记他们曾经对人类文明的守护,不会忘记他们对理想主义的追求,人们不会忘记红色代表的意义,更不会忘记镰刀锤子的象征着什么。

  • 项国兰:俄罗斯人为何信仰社会主义?

    项国兰:俄罗斯人为何信仰社会主义?

    俄国的村社意识遇到社会主义,诞生了人类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崭新世界观、价值观和人生观。以公字为核心,以奉献给国家和社会的多寡为价值衡量标准,以为人类解放和社会主义奋斗作为生活的意义。如果说,村社时期的公平、公正,社会价值是在一个村社里,那么到了列宁斯大林时代这种意识更开阔、更丰富,升华到了全苏联乃至全世界。

  • 陈先义:诺奖伴随前苏联和美国冷战时代(上)

    陈先义:诺奖伴随前苏联和美国冷战时代(上)

    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奖,与国际诺贝尔和平奖一样,本身就是西方按照他们自己的价值观制定的标准,与其说这是文学奖,倒不如更准确地说,这是按照西方标准制定的政治意识形态奖。获得这个奖的人,今天在我们看来,未必是一种什么光荣,有可能就是因对祖国的背叛而获取的西方赏赐,因此今天,人们对获得诺贝尔奖,除了那些科学技术奖项之外,对和平奖、文学奖一类,早已不屑一顾,甚至获奖者多为本国人民和价值观的叛逆者。这一点,已经和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事实所证明。多种情况下,诺贝尔和平奖及文学奖,几乎成了西方势力对社会主义阵营进行政治进攻甚至瓦解对手的政治工具。

  •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列宁不是苏联的乔治·华盛顿

    华盛顿和列宁都被视为其各自共和国的国父,并且两人都是第一任总统或国家元首。华盛顿是奴隶主,而列宁是历史上最大、最成功的奴隶起义的领导人——如果我们把农奴般的农民和经常赤脚的工厂工人视为真正的奴隶的话。华盛顿是当时13个殖民地中五六位最富有的人之一,是当地人的掠夺者和骗子。而列宁是被压迫民族的热情捍卫者,也是俄国土地掠夺者的主要征收者,并将土地交给了那些辛勤劳作的人。毫无疑问,列宁和他的同志们都是领袖。但是,他们深刻地认识到,被压迫者反抗压迫者的斗争,即阶级斗争,是历史的动力。华盛顿是一个贵族,甚至是专制的个人。

  • 陈先达: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及其实现

    陈先达:社会主义的必然性及其实现

    苏联曾是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也是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大国,但二者发展的方式和命运却是如此不同。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就,为我们从历史唯物主义高度理解历史必然性和人的主体活动的关系提供了丰富的历史佐证。

  • 朱新开:被沈志华及公知们漠视的“中国结”

    朱新开:被沈志华及公知们漠视的“中国结”

    不论是否签订中苏友好条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绝不会坐视新中国崛起,因此,新中国需要苏联的全面支持,苏联也需要新中国在远东予以配合,这是由二战决定的世界格局,不会以任何决策者的意志为转移。

  • 75%的俄罗斯人认为苏联时期是“最伟大的时期”

    75%的俄罗斯人认为苏联时期是“最伟大的时期”

    苏联和东欧反革命事件三十年来,尽管资产阶级不断进行反共、反苏的宣传,但俄罗斯人对苏联和斯大林的评价却越来越积极。

  •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对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沉重的负担,以及对世界各国发动的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使数以千万计的人们在全球范围内同金融资本展开殊死的斗争。这样看来,1991年反革命的胜利者们并不具备最后的发言权。国际无产阶级从苏联解体和修正主义的背叛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受苏联人民英雄主义传统和列宁与斯大林时期所取得的划时代的成就的鼓舞,国际无产阶级将向社会解放的道路前进,永远不会忘记苏联“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

  •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从“夜间人”到“自家人”,从“自家人”到“夜里人”,正是这种人进进出出、滋生繁衍,苏联大厦终于轰然倒塌。哪怕他们在友善的西方主子看来,不过是一些机会主义的污垢。必须强调,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明确的忏悔之意,他们作为一个红色政权名副其实的既得利益者,良知的水准还不如一些当年写出一卷卷书大骂过斯大林等苏共领导人的作家。面对前苏联的千里荒冢,索尔仁尼琴沉痛地说,“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可是把它搞垮了”;季诺维也夫则说,“我写了30本分析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书,30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