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共为您搜索到78篇文章
  •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如果说在前进中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感到,危险主要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扩展,这一思潮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中国的继续发展必须打破政府对资本和商品流通的有效控制,把企业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要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据我研究,凡是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国家,一旦采纳新自由主义模式,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最多只能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现在俄罗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想中国的领导要比俄罗斯人高明,不会成为新自由主义词汇的俘虏,不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

  •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如果没有主席所作的深谋远虑的人才布局,尤其是治国理政人才的培养和布局,那我们极有可能步苏联东欧的后尘。苏联当时有强大的军队、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就是短缺政治人才。结果苏联领导层严重脱离实际,唯心论盛行。当时在苏联,“戈尔巴乔夫现象”不是个别人的作为,而是弥漫于领导集体的一种唯心主义和教条主义思潮。他们真相信美国,相信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最终导致苏联解体。

  • 美国在苏联解体政治进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美国在苏联解体政治进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布热津斯基认为,通过在意识形态领域发动一系列攻势,苏联逐渐被耗尽国力。“意识形态的桎梏削弱了苏联的创造潜力,使它的制度越来越僵化、经济越来越浪费、技术上更无竞争力。只要不爆发相互毁灭的战争,在长期地竞赛中,天平必然最终向有利于美国的一半倾斜。”

  • 王升 | 福兮祸之所伏:苏联的解体和美国的迷失

    王升 | 福兮祸之所伏:苏联的解体和美国的迷失

    苏联解体,看似是美国和资本主义的胜利,但是历史的车轮还是在有条不紊地向前转动,美国当时也许是赢家,但是长远来说,苏联的解体,也给美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最终还是要时间来逐步印证,现在已经被印证了不少,以后还会继续印证。其实,历史就是这样残酷和公正,美国可以消灭苏联,但是消灭苏联之后,自己恐怕也不能永存,苏联的复仇,以某种美国人完全感觉不到的方式降临到美国人头上。

  • 苏联的教训告诉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

    苏联的教训告诉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

    苏共垮台与苏联剧变的教训告诫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生命线,如果丧失公平正义,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变质和垮台;而要维护公平正义,执政党就必须拒腐防变,始终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带领人民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乔治·凯南在为《外交事务》撰写的文章中,谈到了苏联体系的潜在弱点以及“迅速变革”的可能性。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苏联体系被逐渐腐蚀。但是,如果戈尔巴乔夫没有发动激进的改革,并引起了强烈反对,苏联不该如此短命。正是戈尔巴乔夫触发了苏联解体的进程。在西方,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英雄,他不仅解散了苏联,而且结束了冷战。对于俄罗斯来说,他的经济改革以及对苏共的破坏使国家陷入混乱,他对西方的屈从给民族带来了耻辱。不过,苏联的崩溃发生得很快,没有大规模的流血事件:苏联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经历长期暴力冲突而解体的大国。

  •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说明了什么?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说明了什么?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再次说明: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全社会成员的共同富裕,因此,走社会主义道路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广大人民群众也最希望、最赞成走社会主义道路。前苏联的惨痛教训非常值得我们中国的共产党人认真研究和借鉴吸取!

  • 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回溯社会主义的历史可以看到,具有公平正义自由和谐原则的社会主义社会始终是人们追求的目标;而只要存在阶级剥削和压迫的资本主义社会,人类追求实现社会主义的运动就永远不会停息。汲取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教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以雷霆之力震撼世界,给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注入新的希望。只要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存在,资本主义的危机就是不可克服的且会愈发尖锐,而作为其对立面的社会主义就永远是人们憧憬的目标,且会更加磅礴于世界。

  •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当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之后,恐怕当年不理解毛主席与赫鲁晓夫分手的人,会清醒一点了。道,是道器变通之根,器,是道器变通之基。毛主席的道器变通始终都是有根基的。毛主席与赫鲁晓夫的分歧,有意识形态的成分,但不仅仅如此,还有国家主权问题,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那还是没有读懂毛泽东。毛主席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我们该怎样对待我们的开国领袖,看来这还是个问题。

  •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叶利钦通过电视向全国表示,“休克疗法”过后,到1992年秋天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有好转。然而事与愿违。两周后物价上涨幅度便超过了10倍,黑市的价格还要高出许多。在一次电视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拿出一根香肠,提问主管经济的副总理盖达尔是否能说出香肠的价钱。盖达尔对着电视机镜头回答:1公斤香肠市场价是9—10卢布。当时舆论哗然。实际上,当时香肠的市场价已是90卢布/千克。

  •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搞了那么多年政治工作,最先想到的还是重走老路,把被叶利钦攫取的权力再抢回来。所以从1993年开始,蛰伏了两年的戈尔巴乔夫就已经在准备重回政坛了。1996年的大选,是他的一个重大机遇。由于当时叶利钦使用休克疗法,让俄罗斯本就薄弱的经济底子再次陷入困境,而他的主要对手久加诺夫又是不怎么讨喜的苏共代表,民众对这两位候选人的印象都不佳。这给了戈尔巴乔夫以强大的信心,可能再次重出江湖。

  •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1987年,戈尔巴乔夫所著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在苏联和美国同时出版。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倡导“革命性的思维方式”,倡导以所谓全人类的价值代替“阶级观点”。戈尔巴乔夫一方面鼓吹“文明社会价值”和“核时代的文明”,一方面单方面主动对西方让步,这为他在西方赢得了奖赏,也从根本上颠覆了苏联舆论对外部世界的看法。戈尔巴乔夫“良好愿望”最后没能换来西方真正的回应,但他那些国际关系“新思维”的主张却有效解除了苏共思想武装,使西方轻而易举地打赢了多年的攻心战,赢得了冷战。

  • 张 捷: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作家的思想状况及其反思

    张 捷: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作家的思想状况及其反思

    苏联解体后,整个俄罗斯文学界情绪比较低沉,作家思想情绪比较复杂。曾对“改革”满怀希望的自由派作家普遍对新的现实感到失望,有不同程度的失落感。传统派则对苏联解体感到痛惜,许多人对新的当权者持严厉的批判态度。过去的持不同政见作家有一种遭到抛弃的感觉,其中有的人进行了反思,改变了对苏维埃制度和斯大林的看法。多数作家希望自己的国家能很快摆脱困境,但是对此又显得信心不足。

  •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赵强:推倒苏联大厦的舆论操盘手

    1987年1月,根据戈尔巴乔夫的指示,苏联停止干扰BBC对苏广播,不久相继停止干扰美国之音自由广播电台等多家西方电台的对苏广播。从此,苏联民众可以随时听到这些外国电台的声音。这些电台大肆传播西方对苏联改革的态度和观点,站在西方的立场上评论苏联的政治局势。这对当时正处于改革十字路口的苏联人民来说,其蛊惑性和腐蚀性不言自明。对此,美国国际广播委员会认为:“苏联停止干扰西方广播,可能比戈尔巴乔夫决定从东欧撤军50万的允诺更重要。对美国来说,它为促进苏联社会的和平演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 吴恩远:俄罗斯如何反击历史虚无主义

    吴恩远:俄罗斯如何反击历史虚无主义

    苏联解体以来,在俄罗斯历史领域一直存在一股歪曲国家历史的现象。俄罗斯政府也一直采取一系列举措力图拨乱反正、增强国家共同价值观、确立“新的历史观念”,力图改变历史研究领域的这种乱象,积极评价前苏联历史。

  •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苏联解体:苏共高层瓜分国家利益讨好美国?

    不光是对苏联人民,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而言,东欧剧变同样未必是一件好事情。当然,最起码对中国而言,苏联解体意味着来自北方的地缘威胁几乎可以说是永久性地消失了,中国还从苏联地区以极低廉的价格得到了大批技术、设备、科研人员以及各类资源。但是必须看到的是,东欧剧变也意味着人类探索有别于资本主义的新的生活模式的进程遭遇了重大的挫折,这是事关所有人的一件事情。而对世界格局而言,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世界政治军事格局和地缘政治均势的两极体制至此被完全打破了,美国成为全世界唯一的霸主。同时,这也意味着资本扩张的制衡因素不存在了,之后的一系列大事件——包括现在的全球经济危机,可以说都是发端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