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解体共为您搜索到82篇文章
  • 戈尔巴乔夫是怎样在西方的扶植下登上权力顶峰的?

    戈尔巴乔夫是怎样在西方的扶植下登上权力顶峰的?

    在20世纪60年代中期出版的《间谍艺术》一书中,艾伦·杜勒斯承认:“西方情报机构密切关注着这些人物的出现,而且,对各个级别的共产党员,从最高层到基层,认真建立档案卷宗,详细记录他们的活动和讲话,个人和社会生活的有关情况。”但中央情报局未必搜集党组织和党委书记们的情报,也许,在苏联社会发挥特殊作用的党组织例外。比如,苏共中央委员会机关的党组织,或苏联克格勃。区委和市委一级,如果不是莫斯科、列宁格勒和其他大城市,中央情报局未必感兴趣。但几乎可以肯定地说,所有共和国、边疆区和州的首府均在美国特工机构关注的视野之内。在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的姓名出现在中央情报局人物资料卡片的时间,不会晚于1968年,当时他任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党委第二书记。在人物资料卡片中输入其党务活动、公开讲话、“个人和社会生活”资料的时间,也不会晚于这一时段。

  •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英国共产党(马列主义)主席论苏东剧变

    资本主义生产过剩的危机,对工人阶级和被压迫民族的沉重的负担,以及对世界各国发动的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使数以千万计的人们在全球范围内同金融资本展开殊死的斗争。这样看来,1991年反革命的胜利者们并不具备最后的发言权。国际无产阶级从苏联解体和修正主义的背叛中学到了许多东西,受苏联人民英雄主义传统和列宁与斯大林时期所取得的划时代的成就的鼓舞,国际无产阶级将向社会解放的道路前进,永远不会忘记苏联“将永远作为新社会的光辉先驱受人敬仰”。

  •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常与共:前苏联的夜间人、自家人与“掘墓人”

    从“夜间人”到“自家人”,从“自家人”到“夜里人”,正是这种人进进出出、滋生繁衍,苏联大厦终于轰然倒塌。哪怕他们在友善的西方主子看来,不过是一些机会主义的污垢。必须强调,他们中绝大多数人并没有明确的忏悔之意,他们作为一个红色政权名副其实的既得利益者,良知的水准还不如一些当年写出一卷卷书大骂过斯大林等苏共领导人的作家。面对前苏联的千里荒冢,索尔仁尼琴沉痛地说,“党是我们的杠杆,是我们的支柱,可是把它搞垮了”;季诺维也夫则说,“我写了30本分析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书,30本反对共产主义的书,但是假如我知道这一切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永远不会去写这些书”。

  •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第五纵队打残了苏联—最后一位苏军元帅生前的诉说

    当所谓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开始行动之后,格拉乔夫打电话给我,向我报告说,叶利钦要求他派兵保护“白宫”。我告诉他:“请吧,从图拉派106空降兵师一个营到白宫附近。”这个师的师长是列别德,虽然他那时候已经是伞兵部队副司令,是格拉乔夫的副手。空降兵营到了。但是那里都喝醉了。给军人灌酒了。列别德走向叶利钦,报告说,他是来“执行保护”的。总体说来,实际上是叶利钦把他们俩(格拉乔夫、列别德)都策反了。唉,随他们去吧!不想再多提……

  •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美国学者大卫·科兹对苏联解体的分析

    如果说在前进中有什么危险的话,我感到,危险主要来自于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扩展,这一思潮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按照新自由主义的观点,中国的继续发展必须打破政府对资本和商品流通的有效控制,把企业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我认为这是错误的,要知道,美国的自由主义模式不会给中国带来什么好处。据我研究,凡是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国家,一旦采纳新自由主义模式,实行完全的市场化和私有化,最多只能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附庸。现在俄罗斯已经走上了这条路。我想中国的领导要比俄罗斯人高明,不会成为新自由主义词汇的俘虏,不会重蹈俄罗斯的覆辙。

  •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岁末年初几个不寻常信号及2020政经大趋势前瞻

    如果没有主席所作的深谋远虑的人才布局,尤其是治国理政人才的培养和布局,那我们极有可能步苏联东欧的后尘。苏联当时有强大的军队、强大的工业生产力,就是短缺政治人才。结果苏联领导层严重脱离实际,唯心论盛行。当时在苏联,“戈尔巴乔夫现象”不是个别人的作为,而是弥漫于领导集体的一种唯心主义和教条主义思潮。他们真相信美国,相信美国宣扬的“普世价值”,最终导致苏联解体。

  • 美国在苏联解体政治进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美国在苏联解体政治进程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布热津斯基认为,通过在意识形态领域发动一系列攻势,苏联逐渐被耗尽国力。“意识形态的桎梏削弱了苏联的创造潜力,使它的制度越来越僵化、经济越来越浪费、技术上更无竞争力。只要不爆发相互毁灭的战争,在长期地竞赛中,天平必然最终向有利于美国的一半倾斜。”

  • 王升 | 福兮祸之所伏:苏联的解体和美国的迷失

    王升 | 福兮祸之所伏:苏联的解体和美国的迷失

    苏联解体,看似是美国和资本主义的胜利,但是历史的车轮还是在有条不紊地向前转动,美国当时也许是赢家,但是长远来说,苏联的解体,也给美国造成了极大的危害,最终还是要时间来逐步印证,现在已经被印证了不少,以后还会继续印证。其实,历史就是这样残酷和公正,美国可以消灭苏联,但是消灭苏联之后,自己恐怕也不能永存,苏联的复仇,以某种美国人完全感觉不到的方式降临到美国人头上。

  • 苏联的教训告诉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

    苏联的教训告诉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生命线

    苏共垮台与苏联剧变的教训告诫我们,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制度的生命线,如果丧失公平正义,社会主义国家就会变质和垮台;而要维护公平正义,执政党就必须拒腐防变,始终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带领人民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

  •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苏联解体,戈尔巴乔夫难辞其咎

    乔治·凯南在为《外交事务》撰写的文章中,谈到了苏联体系的潜在弱点以及“迅速变革”的可能性。在接下来的几十年中,苏联体系被逐渐腐蚀。但是,如果戈尔巴乔夫没有发动激进的改革,并引起了强烈反对,苏联不该如此短命。正是戈尔巴乔夫触发了苏联解体的进程。在西方,戈尔巴乔夫是一个英雄,他不仅解散了苏联,而且结束了冷战。对于俄罗斯来说,他的经济改革以及对苏共的破坏使国家陷入混乱,他对西方的屈从给民族带来了耻辱。不过,苏联的崩溃发生得很快,没有大规模的流血事件:苏联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经历长期暴力冲突而解体的大国。

  •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说明了什么?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说明了什么?

    苏联解体前夕的三组调查统计数据再次说明:只有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才能实现社会的公平正义和全社会成员的共同富裕,因此,走社会主义道路符合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广大人民群众也最希望、最赞成走社会主义道路。前苏联的惨痛教训非常值得我们中国的共产党人认真研究和借鉴吸取!

  • 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吴恩远: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将迸发更磅礴伟力

    回溯社会主义的历史可以看到,具有公平正义自由和谐原则的社会主义社会始终是人们追求的目标;而只要存在阶级剥削和压迫的资本主义社会,人类追求实现社会主义的运动就永远不会停息。汲取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教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正以雷霆之力震撼世界,给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注入新的希望。只要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存在,资本主义的危机就是不可克服的且会愈发尖锐,而作为其对立面的社会主义就永远是人们憧憬的目标,且会更加磅礴于世界。

  •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国庆70周年想起苏联解体前一位女教师的抗争

    当苏共垮台,苏联解体之后,恐怕当年不理解毛主席与赫鲁晓夫分手的人,会清醒一点了。道,是道器变通之根,器,是道器变通之基。毛主席的道器变通始终都是有根基的。毛主席与赫鲁晓夫的分歧,有意识形态的成分,但不仅仅如此,还有国家主权问题,如果不认识到这一点,那还是没有读懂毛泽东。毛主席是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我们该怎样对待我们的开国领袖,看来这还是个问题。

  •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张树华:苏联经济是怎样在戈氏改革中逐步走向深渊

    叶利钦通过电视向全国表示,“休克疗法”过后,到1992年秋天老百姓的生活就会有好转。然而事与愿违。两周后物价上涨幅度便超过了10倍,黑市的价格还要高出许多。在一次电视直播的记者招待会上,一位记者拿出一根香肠,提问主管经济的副总理盖达尔是否能说出香肠的价钱。盖达尔对着电视机镜头回答:1公斤香肠市场价是9—10卢布。当时舆论哗然。实际上,当时香肠的市场价已是90卢布/千克。

  •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苏联解体27年中戈尔巴乔夫100次再就业

    搞了那么多年政治工作,最先想到的还是重走老路,把被叶利钦攫取的权力再抢回来。所以从1993年开始,蛰伏了两年的戈尔巴乔夫就已经在准备重回政坛了。1996年的大选,是他的一个重大机遇。由于当时叶利钦使用休克疗法,让俄罗斯本就薄弱的经济底子再次陷入困境,而他的主要对手久加诺夫又是不怎么讨喜的苏共代表,民众对这两位候选人的印象都不佳。这给了戈尔巴乔夫以强大的信心,可能再次重出江湖。

  •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张树华:苏共的舆论阵地是怎样一点点坍塌的

    1987年,戈尔巴乔夫所著的《改革与新思维》一书在苏联和美国同时出版。戈尔巴乔夫在《改革与新思维》一书中倡导“革命性的思维方式”,倡导以所谓全人类的价值代替“阶级观点”。戈尔巴乔夫一方面鼓吹“文明社会价值”和“核时代的文明”,一方面单方面主动对西方让步,这为他在西方赢得了奖赏,也从根本上颠覆了苏联舆论对外部世界的看法。戈尔巴乔夫“良好愿望”最后没能换来西方真正的回应,但他那些国际关系“新思维”的主张却有效解除了苏共思想武装,使西方轻而易举地打赢了多年的攻心战,赢得了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