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尔·阿明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萨米尔·阿明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观点的比较

    萨米尔·阿明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观点的比较

    阿明认为,中国不能完全按照世界银行的建议行事。世界银行认为它的建议对中国是有利的,但实际上这些建议对国际资本有利,符合国际资本的利益。中国应当与国际组织建立平等对话的基础,另外,中国应当更好地利用国内的市场,把中国建设成为一个比较独立自主的、同时又是比较强大的国家,以避免重蹈苏联的覆辙。他还指出,集体帝国主义不会放任中国崛起,这使得中国将会遭受更为严峻的外部挑战,甚至很可能会面临战争。

  • 萨米尔·阿明:只有社会主义道路能摆脱依附与危机

    萨米尔·阿明:只有社会主义道路能摆脱依附与危机

    萨米尔·阿明教授是当代著名国际政治经济学家,也是著名的左翼社会活动家。在这篇访谈文章中,阿明教授就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与当代世界的政治经济结构问题进行了探讨,并分析了当代的双重危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危机和马克思主义者/群众运动的危机。阿明教授特意提到,在中心—边缘的世界体系结构下,中国应当放弃“能够走上发达资本主义道路”的幻想,构建自身的主权工程,并注重毛泽东时代农业与农村道路的经验。

  • 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之死

    一位马克思主义者之死

    无论处境有多糟糕——到处都是恶劣和丑陋——我们的斗争都还被打败,我们的未来也都还未定。阿明会说,只要我们抵抗,我们就是自由的。

  • 萨米尔·阿明: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没有万隆的世界

    萨米尔·阿明:我们已经进入一个没有万隆的世界

    一个没有万隆的世界,每个人就被迫接受西方帝国主义集团制定的排外规则,即毫无节制的开放政策,不仅局限于贸易,还包括资本投资以外的各种金融流动。而对全世系统界自然资源的规划几乎都是仅仅服务于西方世界的强权与社会。

  • 悼阿明:北京大学李少军教授诗一首

    悼阿明:北京大学李少军教授诗一首

    继承马列能创新,中心边缘是非清。一生奋斗为平等,事业未竟催人进。

  • 登贝莱:谁是萨米尔·阿明?

    登贝莱:谁是萨米尔·阿明?

    萨米尔·阿明是最早以自洽而有说服力的方式,驳斥常规的,关于为什么南方之后的命题的南方经济学家之一。在他看来,资本主义是一个由所谓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所谓的南方的“欠发达”国家组成的系统。这个立场,在他的博士论文中已经有所表达,它还在南方和北方国家吸引了大量的关注,并激起了相关的讨论。他后来的著作,只是肯定了这些见解,而阿明的这些看法,后来也得到了其他经济学家的著作,特别是拉美学派的著作,和伊曼纽尔·沃伦斯坦的著作和“世界体系”的印证和强化。

  • 李健:萨米尔·阿明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李健:萨米尔·阿明与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与阿明在国际学术界热烈地宣传马克思主义和中国经验相反,在中国,特别是在苏东剧变之际,质疑马克思主义、质疑中国道路的声音开始喧嚣起来。正是在这种论调最为亢奋的1992年,北京大学成立了全国第一家马克思主义学院,又一次高高举起了马克思主义的旗帜。阿明是国际马克思主义研究的一面旗帜。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科学社会主义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研究所、政治经济学研究所、国外马克思主义研究所都有课程介绍萨米尔·阿明的思想和著作。

  • 刘健芝:我所认识的萨米尔·阿明

    刘健芝:我所认识的萨米尔·阿明

    当今世界日益不公,人民以健康、幸福甚至生命为代价创造的社会财富被私有化,要生存除了抵抗别无他法,只有抵抗才能获得自由与主权。但是我们无处安放绝望,必须付诸行动。在阿明的字典中,“绝望”一词并不存在。他仍是共产主义斗士,为抵抗野蛮、为以真正民主为标识的社会进步、为一个社会主义者的社会变革理想、以及为了人类而战斗。

  • 共产党宣言,一百七十年后

    共产党宣言,一百七十年后

    我一直分享着这样一个我相信,从《宣言》到恩格斯所亲历的第二国际的第一个时期,也为马克思本人所持的观点。我提出的分析,与资本主义漫长的成熟——十个世纪——和世界不同区域对此成熟做出的贡献(中国、伊斯兰的东方、意大利城市、以及最终大西洋的欧洲),其短暂的鼎盛时期(二十一世纪),以及最终,它长期的衰落(表现为两次长期的系统危机,第一次发生在1890年到1945年,第二次则是从1975年至今)有关。这些分析的抱负在于,深化在马克思那里还只是直觉的那些看法。

  • 我所认识的萨米尔·阿明

    我所认识的萨米尔·阿明

    当今世界日益不公,人民以健康、幸福甚至生命为代价创造的社会财富被私有化,要生存除了抵抗别无他法,只有抵抗才能获得自由与主权。但是我们无处安放绝望,必须付诸行动。在阿明的字典中,“绝望”一词并不存在。他仍是共产主义斗士,为抵抗野蛮、为以真正民主为标识的社会进步、为一个社会主义者的社会变革理想、以及为了人类而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