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共为您搜索到223篇文章
  • 陈先义:我们今天怎么称谓蒋介石这个人?

    陈先义:我们今天怎么称谓蒋介石这个人?

    与称蒋介石“蒋公”相反,一些惯常这样称谓蒋介石的人,提起毛泽东主席来,却常常不乏轻蔑地一口一个“老毛”“老毛”的,其立场分野鲜明的很。不过,正如鲁迅先生所说: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苍蝇毕竟是苍蝇。毛泽东主席作为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不仅为中国人民也为整个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他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全世界被压迫民族的骄傲,他必将永垂于中国和世界的历史。而蒋介石,伴随着他臭名昭著的肮脏历史,已经成为一堆历史的垃圾,一堆不耻于人类的狗屎。

  • 吕新雨:台独的历史根源:从“白团”到“台湾帮”

    吕新雨:台独的历史根源:从“白团”到“台湾帮”

    今天台湾地区的政治图景固化在“台独”或“独台”的困境或危机中,而来自台湾地区内部的“社会主义统一派”的声音开始突破重围。“社会主义统一派”致力于修正 “二二八事件”与“白色恐怖”的历史叙述,强调“二二八事件”实质是国民党腐败导致官民冲突,由此促使台湾地区一代年轻精英转向红色中国。我们需要由此出发,检讨从“白团”到“台湾帮”之“台独”的历史根源。只有打破蓝绿共享的冷战意识形态,重建反帝之民主/民族革命的台湾红色血脉,才有可能重建作为中国叙述的“台湾问题”,这是中国未完成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阶段。

  •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长河红阳:傅斯年,傅大炮,炮口对准了谁?

    傅斯年曾对教授们做出撤职查办李宗黄的承诺,所以教授们才做出劝学生复课的举动。但是,事情发展证明,傅斯年这尊大炮放了空炮!明明不敢得罪蒋介石,明明不敢奈何李宗黄,却要做不负责任的承诺,只为给蒋介石一个交代,踩踏学界同仁对他的信赖,这是个什么人呐!他的空炮,是狡诈的官场老吏对付民间常用的手法,诚信何在?!一群胸无城府的教授们被傅斯年这个奸狡的学阀、政客骗得团团转!这样一个傅斯年,是不是能配得上许纪霖先生的颂词呢?

  • 听蒋介石读“毛著”后谈读后感并训斥幕僚

    听蒋介石读“毛著”后谈读后感并训斥幕僚

    这就是毛泽东,这是蒋介石无法比拟也无法理解的毛泽东。布衣粗食,写出来的却是不朽篇章。无论是军事、政治、哲学、诗词等等,他都创造了属于一个民族的思想的辉煌。

  • 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1920年的导师与凯申

    1920年代初的上海金融市场是一个极端不稳定的屠宰场都是虚假繁荣,股灾是早晚的事,如击鼓传花一般,看到谁手里爆炸,不幸的是这颗雷在介石手里爆了。这次股灾让凯申同学一下子从富翁变成了负翁,不但老本赔的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债,不得不找上海青帮大佬和事,在上海是混不下去了,不得已而为之跑为上策。由此也可以看出,我们的凯申天然都有能力逃跑,在后来的抗日战争逃跑,一直到解放战争逃跑到那个小岛上靠着出卖国家利益来换取美帝的保护,至今仍是一块顽疾。

  •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撰文替“国联报告”洗地、邀功想表达什么?

    鲁迅先生的《友邦惊诧论》不是专门抨击“国联报告”的,但是,文章对“友邦人士”的痛斥,句句都能打中“国联报告”的蛇七寸!这才是最应该有的,对“国联报告”的评语!窃以为,杨津涛先生,某公众号的一杆历史虚无主义作者,多多把这个文章诵读之,捧读之,牢记之,写出来的文章那就是有血有温度的啦!

  • 他已闲赋多年,蒋介石为何仍要重金索取首级?

    他已闲赋多年,蒋介石为何仍要重金索取首级?

    回看《赏格》,只有毛泽东、张国焘没有实际军职,但后者是红四方面军的实际决策者,被列为第三档;前者已闲赋多年,至遵义会议才增补为政治局常委,却仍被蒋介石列入第一档,排序则仍为“朱毛”,这显然不会仅是出于惯性思维,而是仍然认定毛泽东的潜力无限。无需赘言,历史已经证明蒋介石的眼光很准确。

  • 鹿野:不应忘记蒋介石的雨花台大屠杀

    鹿野:不应忘记蒋介石的雨花台大屠杀

    蒋介石集团是一个大地主大资产阶级的反人民政权,在本质上是广大人民为敌的。在其执政的岁月里大搞白色恐怖,疯狂地在雨花台等地屠杀主张人民当家做主的共产党人与革命群众。在这种氛围之下,绝大多数出生于穷苦人家的军人不知为何而战,平民也觉得“城头变幻大王旗”与自己无关。这样,自然也就缺乏抵抗意志,从而不可能赢得反侵略战争的胜利了。

  •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国军为什么打不了运动战、游击战?

    其实,国民党向红军学习是公开的秘密,白崇禧每次和红军交战,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战场上搜集红军的政治军事教材,有一次捡到一本侦查教材,如获至宝,回去删改了几句话几个字,就原封不动做了桂军的军事教材。但是,学了也没啥卵用,红军的绝活儿,中央军学不来,各路军阀也学不来。所以,一直以来,校长总是要求对“朱毛”二人抓活的,悬赏10万大洋,因为校长还想要个党代表,要个教员。

  • 章士钊:毛主席联蒋抗美,胸怀远大气魄超群啊

    章士钊:毛主席联蒋抗美,胸怀远大气魄超群啊

    被主席称作行严老的章士钊先生说:主席和蒋先生打了半辈子的仗,从维护祖国领土完整大义出发,再次联手,胸怀远大,气魄超群啊,佩服佩服啊!接着,行严老就在主席那里起草了一封给蒋介石的信。信中有这样的句子“台澎金马,唇齿相依,遥望南天,希诸珍重”,毛主席看了很欣赏,并且和行严老商量能否把“南天”改为“南云”,章士钊当即觉得这样改,更妥当。此后这也成了一段佳话。

  • 王永秀:历史虚无主义美化不了蒋介石的抗战路线

    王永秀:历史虚无主义美化不了蒋介石的抗战路线

    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这种错误思潮,借着纪念抗日战争,在蒋介石抗战路线问题上,不承认蒋介石是片面抗战,美化了蒋介石,在实质上贬低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全面抗战在抗战中的作用。

  • 败退台湾后,蒋经国建议学习延安整风和毛泽东著作

    败退台湾后,蒋经国建议学习延安整风和毛泽东著作

    败退台湾后,蒋介石经常与蒋经国探讨如何治党。蒋经国建议,“不妨认真研究共产党延安整风的文件,特别是毛泽东的一些著作”。于是,蒋介石通过公开或秘密的手段,搞到一批中共的整风文件和毛泽东的著作。在认真研讨毛泽东的一些著作和其他一些中共的整风文献后,认识到共产党的科学方法及组织性、纪律性与精神道德是通过延安整风运动慢慢教育培养的。于是对毛泽东所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毫不掩饰地表示欣赏。

  • “果粉”的美化挽救不了蒋介石和民国

    “果粉”的美化挽救不了蒋介石和民国

    客观地看待历史,共产党对国民党是宽大的,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国民党的战犯最后能够洗心革面成为拥护中国共产党的公民,也不会有曾经作为中华民国代总统的居住在美国的李宗仁的回归中国,也不会有蒋介石本人的曾经通过章士钊和曹聚仁与大陆秘密会谈打算率部回归大陆。也不会有尽管台湾两党实际上都拒绝统一,但是大陆仍然出台一系列惠台政策。事实胜于雄辩,更胜于诡辩,某些所谓的“历史学家”和一部分前朝遗老遗少出于改旗易帜的政治目的对历史进行的歪曲是徒劳的,是真的假不了,是假的真不了!

  • 你们怀念民国的什么?

    你们怀念民国的什么?

    在农村,广大地主阶级作为当时中国社会的中坚力量,一没有责任心,二不知道历史的进程——根本不顾农民死活,继续疯狂压榨,富者田联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然而在四海鼎沸,路有冻死骨的时候,大城市的精英阶层依旧歌舞升平,官僚、军阀、企业家抢戏子歌星,高校里的民国大师玩女学生,浑然不考虑国家和社会的前途。反正到了危机爆发的时候,他们可以继续“衣冠南渡”,我走后哪管洪水滔天?

  • 蒋公,鬼子投降都找不到你啊!

    蒋公,鬼子投降都找不到你啊!

    毛泽东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抗联等等人民武装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是毫无疑问的!是不容置疑的!抗战胜利后,国民党蒋介石下山摘桃子破坏和平打内战,也是负有完全责任的!问:李爷,毛泽东领导的抗日军民是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那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算啥啊?答:中正流抵不住!

  • 红军长征蒋介石“放水”了吗?

    红军长征蒋介石“放水”了吗?

    在第五次“围剿”后期,蒋介石运用“驱其离巢”策略,逼迫红军西走。这从表面上看虽有“放水”之嫌,但实际上乃是欲擒故纵,他早已在“远处张网”。红军突围后,蒋介石又在日记中以“不可错过剿匪成功之大好机会”自勉,频繁调动和督促各部,希图用多道封锁线剿灭红军,阻其入黔。而在红军进入贵州前后,蒋介石确实开始将追剿中共与统一西南两个问题结合起来考量,以求“一石二鸟”。但他从未放松追堵,仍处心积虑欲消灭红军,并无驱其入川之意。红军巧渡金沙江后,蒋介石更是在日记中懊恼不已,视为“用兵一生莫大之耻辱”。因此,或许蒋介石的某些决策在客观上有利于红军突围,但其主观上从未有意“放水”。进而言之,尽管蒋介石后来借追剿之机统一了西南,但却不能倒果为因地反推他当初便纵共“西窜”。在他的内心中,追剿始终是首要任务,并深以未竟全功为憾,解决西南问题只是其聊以自慰的一个收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