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式民主共为您搜索到36篇文章
  • 西式民主与腐败

    西式民主与腐败

    腐败的根源不是什么专制制度,腐败的根源是私有制和私有观念。只要存在着私有制,无论是民主体制还是集权体制,都挡不住腐败的滋生。中国存在的腐败同样来源于私有制与私有观念。因为今天世界上是资本主义占优势的局面,纵然在社会主义公有制条件下,私有观念仍然有存在的土壤。当然,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是绝对不能容忍腐败存在的。因此,在今天的世界上,中国对于腐败现象容忍度最低,反腐力度最大,也最坚决。这是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都无法与之相比的。

  • 孟晚舟被戴上了脚镣手铐,你还信西方“文明”吗?

    孟晚舟被戴上了脚镣手铐,你还信西方“文明”吗?

    所谓的“西方文明”根本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欺骗人的谎言,这已经是被历史不断的证明了的,如果真的是文明的话,他们怎能灭绝一方土地上的民族?如果真的是文明的话,又怎么会悍然的以屠杀和凌辱对待其他的国家和民族?如果真的是文明的话,又怎么会把别的民族和土地作为自己的殖民地,而把这片土地上的财富和人民的劳动果实掠夺去来满足自己的奢侈生活?西方之所以如此的对待孟晚舟,只是为了表明他们那种把无赖进行到底的决心和色厉内荏的“勇气”而已,只可惜,他们的这种表现,的确是吓唬住了一帮子的爬行之徒,就在全国民众愤怒声讨加美无耻行径的时候,一些中国的公知却在卖力的为美国开脱,甚至有的人更是赤裸裸的要中国忍气吞声,这种耻辱,比孟晚舟被戴上的脚镣手铐更甚!

  • 西式民主的退潮与“神话”的破灭

    西式民主的退潮与“神话”的破灭

    冷战结束以来,西式民主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脱离了追求政治自由与权利的原始意义,进而演变成为少数西方大国对其他国家实现政治经济文化“改造”等目的的工具和手段。一战期间,美国时任总统威尔逊更是对外宣称,“民主可以而且应该超越一国内部进而被应用在国际政治领域”。在这一政治逻辑下,凡是与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意见不同的国家,都被无端地指斥为“非民主”“独裁”政体并受到制裁、武力威胁甚至军事打击。

  • 台湾的西式民主

    台湾的西式民主

    所谓党外运动,主要是台湾本岛的一些非国民党人士,包括一些教师、律师、医生等知识分子阶层,用西方民主观念来反对国民党的独裁统治。蒋经国看到这样的局面,顺势而为,解除了戒严,开放了党禁,即允许民间自由组党。台湾的民主进步党也就是这个背景下建立起来的。在台湾的这种党外运动,参与的这些知识分子阶层,并没有为了全台湾底层人民群众谋取利益的观念,他们在口头上是以所谓争取台湾本岛人民权益的说法来进行的这种运动。这种不是以阶级划分而是以地域划分的观点,一开始的方向就有问题。所以,他们不可能真正地动员群众,而他们自己的力量又很有限,所以,这就决定他们必然会投靠国外的资本势力,也就是美国和日本的资本势力。

  • 这才是西方真实模样:一场山火会难倒整个美国

    这才是西方真实模样:一场山火会难倒整个美国

    由于整个社会环境都被“利己主义”所充斥,在西方社会很少人会愿意谈及所谓的“奉献”和“团结”,在一些严重“个人主义”的环境里,你和他们谈奉献,很有可能被视为“傻子”。于是,灾难来临的时候,西方人往往是能跑就跑,跑得来不来得及,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这次美国加州大火肆虐,也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万千民众集体出逃,来得及的出逃成功,来不及的葬身火海,救火的事情全交给消防员了。然后火越烧越大,被迫逃亡的人越来越多,火势也越来越难控制。所以总结起来大概是这样的:最初火势不大的时候,第一批人跑了,后来火势中等的时候,第二批人跑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消防队终于赶来了。对此,笔者不愿意去多说些什么,只想对祖国的同胞说:不要以为你的安居乐业是理所当然,你现在所享受的盛世太平,是因为有人负重前行!

  • 误读·误判·误导—评许章润的自由主义改革开放观

    误读·误判·误导—评许章润的自由主义改革开放观

    要科学评价40年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首先,必须紧扣历史发展的客观进程,不能从主观愿望出发,更不能从脱离中国实际的错误的愿望出发,不能用头脑中固有的形形色色的虚假理念衡量客观的历史进程。其次,要科学认识近代以来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这个进程是中国人民救亡图存的奋斗史,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实践史,而不是西方“宪政民主”理念的实现史。唯此,才能正确把握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内在联系。

  • 精英民主还是大众民主

    精英民主还是大众民主

    虽然不能以绝对的人口构成比例来确定各界代表的人数,但要强调广大工农群众作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主体成分,应该是合乎我们宪法要求的。当然,代表候选人的确定,除了本人的社会身份和所在的群体关系之外,也要具备一定的参政议政的素养。但对这方面的要求不宜过高。

  • 经济全球化困境下的西式民主及未来民主多样化走向

    经济全球化困境下的西式民主及未来民主多样化走向

    现如今,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利益受损的人们推动了民粹主义在全球范围内肆意蔓延,在制造出特朗普、法拉奇、杜特尔特等一大批政治代言人的同时,一幕幕轮番上演的街头示威游行让相关国家变成了世界瞩目的政治大秀场。这些民主乱象的根源,很大程度上都可以溯源至全球化进程。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未来调整,民主政治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将变得更加开放、更加多样。不管是输出也好、传播也罢,西式民主的扩张必将有所回落,“邯郸学步”式的民主化终将成为鸡肋之举。

  • 权钱交易、权贵统治:西方推崇的选举民主真相透视

    权钱交易、权贵统治:西方推崇的选举民主真相透视

    从表面上看,西方国家领导人的权力是选民经选举授予的。但实际上,选举只是统治精英利用选民投票形式,赋予自己行使领导和管理国家(当然包括选民)权力合法性的便捷途径。而选民收获的只是短暂的当家作主的心理体验,却要付出让渡亲身参与决定和管理国家事务权利的代价。

  • 魏南枝 黄平:西方“民主赤字”背后的制度性缺陷

    魏南枝 黄平:西方“民主赤字”背后的制度性缺陷

    西方“民主赤字”更深层的背景在于,大资本集团的长期合谋与垄断导致的公共伦理精神缺失。由于大资本力量不受节制的急剧扩张,不仅国家能力受到侵蚀,政治回应度和政治回应能力也趋于不平等和萎缩;而且人民“亲自提出意见”的民主权利被两党或多党选举机制所消解,各种社会力量对资本力量进行限制的能力在下降。避免大资本特殊利益集团“制度化地”钻空子,避免其以“合法”的方式忽视人民迫切需要的社会经济变革,成为克服西方“民主赤字”的核心问题。

  • 程恩富:西式民主制度存在不可克服的矛盾

    程恩富:西式民主制度存在不可克服的矛盾

    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宪政观在国内外推行的经济与民生“成绩单”,不仅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马克思主义者和左翼人士的批评,而且在不同程度上受到非左翼著名学者专家的批评。可见,美国等西式民主制度的内在矛盾是深刻的、难以克服的,这种所谓民主不仅不是人类进步的方向,而且不符合世界政治民主演化的大趋势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客观需要。

  • 被遗忘的角落 乌克兰路在何方?

    被遗忘的角落 乌克兰路在何方?

    一次又一次的“民主”带来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绝望和受伤,乌克兰人民终有一天会不再相信那些外表光鲜,言辞美丽却充满虚伪与欺骗的政客,资本主义的“民主”游戏毫无疑问在乌克兰已经走到了尽头,这时他们或许会真切的怀念一个时代,一个民族精神焕发、积极向上的时代——社会主义时代。

  • 带有明显意识形态偏见的西方自由民主评价体系

    带有明显意识形态偏见的西方自由民主评价体系

    在社会科学研究中,许多标榜“科学”的研究其背后都有深刻的意识形态色彩,在当今知识界占据主流话语的自由主义民主也不例外。自由主义民主理论事实上由“个人权利”和“党争民主”两个部分组成,这一理论在西方社会科学研究“科学化”浪潮下进而成了各式政治指数的指南,或者说各种“非政府组织”的指数传播的就是自由主义民主理论,其中流行最广的是“政体四”、“自由之家”指数和“经济学人民主指数”。但是,这种基于特定理论和制度标准而设定的所谓的“客观指数”,往往与对象国的主观感受指数相去甚远。因此,基于这些指数而形成的各种研究,与其说是学术,不如说是意识形态。

  • 这些事再次证明西方“人权”、“民主”的虚伪!

    这些事再次证明西方“人权”、“民主”的虚伪!

    西方这些虚伪的“人权”、“民主”之所以不断上演,正是在一些反对西方国家内有他们的种子,这些人秉承西方价值观,不会真正理睬自己的国家兴亡,更不会顾及人民的生命,他们所追求的只有虔诚地服从西方,只要一个符合西方社会需要的所谓“民主国家”。许多事实与现象告诉人们,中国国内外一些西方代理人的动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他们盼望西方“民主”早日在中国发生,他们期盼中国也能成为西方社会阵营中的一员,即使国家分裂、战争发生、人民遭殃也无所谓。因为他们只要西方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