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277篇文章
  •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吴敬琏鼓吹极端市场化开发能源有可能祸国殃民

    西方鼓吹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新自由主义思潮有效地侵蚀了我国能源建设的理论根基,一些忽视或无视国内外地缘经济和地缘政治不平衡性、无视霸权主义遏制中国崛起战略图谋的呼声此起彼伏,进而影响国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这将给中国带来极大的灾难。

  •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诺奖得主:新自由主义可宣判死刑

    降低富人的税收、放宽劳动力和产品市场的管制、金融化和全球化——这些新自由主义实验被证实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失败。如今的增长率比二战后四分之一个世纪的增长率还要低,而且大部分增长率已经达到了收入水平的最高点。在几十年的停滞甚至收入下降之后,新自由主义必须被宣判死刑。

  •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西方国际秩序对伊斯兰世界体系的瓦解与重塑

    近代以来,在西方国家观的长期渗透和冲击下,伊斯兰世界被动地进行“自我改造”。具体地说,这种“观念改造”体现为依次递进的三大方面:西方国家先是用“一族一国”的国家观,瓦解了伊斯兰世界维系数个世纪的多民族共存的帝国体系;继而用“主权国家观”瓦解中东国家刚刚建立起来的“民族国家观”;最后,西方国家又通过形形色色的新干涉主义理论,侵蚀了中东国家形成不久的“主权至上”原则。然而,伊斯兰世界的自我改造始终赶不上西方国家战略利益变化的现实需求。伊斯兰世界对西方国际秩序观的接受使原本自洽的伊斯兰世界体系逐步瓦解,由此给其地缘版图带来难以挽回的灾难性后果。

  • 这些乱象令人想起他对美西方对俄渗透的深刻揭露

    这些乱象令人想起他对美西方对俄渗透的深刻揭露

    没有明晰的国家战略,所有的发展追求都会变成迷失方向的乱打乱撞。让公民时刻准备保卫祖国,应该在平时、战时不断进行培养,从娃娃抓起,并伴随其一生。政治意志与国家、社会、一代代公民健康力量要精诚团结,否则,就无法有效抵制“特洛伊木马”的秘密破坏和犀利进攻。不断折腾改革,提出五花八门的计划、政治阴谋、干部更迭战略,造成组织混乱,无休止的“创新”“五年战略”“数字经济与政府”“国家计划与战略阶段”,看上去都十分关键、意义重大、必不可少,但执行起来不过都是在挥霍国家的资金、资源,最终导致国家信誉扫地。这些将导致国家刚刚取得的成就毁于一旦,造成政治运动、“奋发图强”的假象,却悄无声息地严重削弱俄罗斯的战略主体性,使其陷入历史困境。

  • 警惕!有人里应外合搞乱香港

    警惕!有人里应外合搞乱香港

    无论香港反对派和“港独”分子如何折腾,如何与外部势力里应外合企图搞乱香港、影响中央政府的战略部署,最终只会落得失败的下场,因为中国有十四亿人民做坚强的后盾!无论哪个朝代,分裂国家、助纣为虐的汉奸都不会有好下场。香港反对派在此时国家关键时刻的所作所为,广大的中国人民都看的清清楚楚,会牢记在心,时机一到,那些损害国家利益、甘做汉奸的人一定会受到历史最严厉的惩罚!

  • 关于与“国际接轨”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关于与“国际接轨”的历史唯物主义分析

    现代化并非只有西方现代化一条路,一部人类社会现代化的历史蕴涵着规律一致性和道路多样性的辩证统一。中国的现代化道路最终不可避免地纳入了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的轨道,蕴涵着深刻的历史必然性,这个必然性同时也塑造了中国现代化最大的特点和优势:社会主义不仅可以让中国人民免受西方现代化的弊端和苦痛,而且可以极大地推动中国现代化的步伐。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探索的历史过程,就是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坚持自主性立场、探索一条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的过程。高扬为人类的现代化做出更大贡献的旗帜和警惕西方资本主义的侵扰,是这一自主性探索过程中蕴涵的双重政治定力。

  •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翟冬青:中国科研界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说不清

    中国科研界当前有三大顶层理论问题处于“说不清”状态:一是中国科研界普遍对科学定义说不清楚,把分科当成科学,把论文发表当科学,把权威的话当科学,这是一种荒谬的现象。二是中国科研成果的鉴定、评议,既没制度、也没方法论指导。三是科技研究进步的本国需求和本国目标不清晰,总是盲目跟着欧美跑。这三个“说不清”导致中国科研界的长期低效、无能和存在不公。

  • 鹿野:从《钢铁侠传》看西方对中国教育的毒害

    鹿野:从《钢铁侠传》看西方对中国教育的毒害

    西方资本主义的教育思想的一个核心点就是教育是一种娱乐,不是为了弥补自身的缺失和不足,而是为了展示自身的正确与高明。因此,受到这种思潮影响的某些教育工作者,往往经常弄一些不伦不类的文言文或者心灵鸡汤来自我卖弄,全然不顾自身有没有达到写出教材那种经典文章的水平。相应的,学生也在“娱乐至死”的过程当中逐渐被麻醉,最终失去了挑战西方资本势力的可能性。

  • 警惕泛用比较优势论阻碍民族经济自主开放的发展

    警惕泛用比较优势论阻碍民族经济自主开放的发展

    马克思所说的一国通过对外贸易,可以购回比自己国内生产成本低的商品而获利这种“比较利益”现象,被搬用西方发展经济学和国际贸易理论称之为可以利用的“比较优势”。似乎任何社会生产力落后的国家只要能够在发展本国经济的过程中,利用这种比较优势,就可以赶上发达国家。其实,这样的理解是十分片面和表面的,也是具有欺骗性的。

  • 何干强:泛用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的若干问题

    何干强:泛用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的若干问题

    近年来,国内学者频繁使用中等收入陷阱、比较优势、人口红利等西方发展经济学话语。其实,“中等收入陷阱”概念只是对一定范围的经济现象所做的比喻;“比较优势战略”搬用西方国际贸易理论的“比较优势”原理,把它扩展到整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战略;“人口红利”概念撇开社会生产关系,片面分析人口供求现象及其与经济利益的关系。我们只有自觉坚持唯物史观指导思想,维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话语权,才能防范资产阶级经济学非科学话语的泛用,保证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科学社会主义方向。

  • 全面的不幸福感:对西方“民主”的感受

    全面的不幸福感:对西方“民主”的感受

    人民的幸福绝非西方“民主”制度的关注焦点与奋斗目标,资本主义国家人民的生活质量和幸福感,更多地取决于个体在市场竞争中的成败得失。正如埃及学者萨米尔·阿明所指出的,西方民主被掏空了一切实质内容,而落入市场的股掌之中。普通百姓除了在市场上出卖劳动力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所有。而市场不是把劳动者看作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情感的活生生的人,而是把他们看作诸多生产要素中的一种,必须随时接受资本家的随意调遣。他们作为人类的基本生活需要和情感需求,并不在资本家的谋划范围之内。

  • 组织起来的中国,就能无敌于天下

    组织起来的中国,就能无敌于天下

    国人常叹,清朝GDP世界第一,却败给了英国,甚至败给了日本。原因何在?如前所述,除了急需富国强兵之外,就组织而言,清朝的体制属于传统的“太平模式”,不胜任于西方式的“丛林模式”。和清政府一样,国民党在中国基层的影响力十分薄弱,因此,抗战时期,国民党政府机关撤离的地区,便成为孙中山所指的“一片散沙”的政治真空地带。无数走村串户、深入田间地头的共产党人,用实际行动将人民群众发动起来了。遍及各个角落的“民众团体”,使得共产党在根据地建立起强大的动员力。铁的事实证明,毛泽东的“举国一致的抗日阵线”思想是正确的。

  •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如何“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西方经济学的经济发展观存在资产阶级经济学固有的弊病,不宜照搬。唯物史观的经济发展观在社会生产力、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的相互作用中认识经济发展,高度重视生产关系对经济发展的能动作用。唯物史观指导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宏观经济结构观,揭示了社会主义公有制对社会主义宏观经济运行的决定性作用。标本兼治地纠正宏观经济的重大结构性失衡,要求建立以人民为中心的宏观经济调控机制。

  •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颠覆西方考古学体系和历史学体系(碳十四篇)

    西方研究预设了中东中心论和单一起源论的历史哲学,西方在碳十四测年发明之前一百多年里所估算臆测的考古学绝对年代不可信,在碳十四发明之后所进行的单方面碳十四测年数据也不可信,年代数据的处理也不可信,抛却数据的测定误差和置信度不谈、不排除西方考古发掘技术混乱、不排除西方伪造数据。探讨各种物质、技术、知识的起源和传播,绝对年代是关键,必须锱铢必较,绝不能有一丝含糊,绝不能直接抄写西方年代数据了事,要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

  • 边芹:被劫走的历史解释权

    边芹:被劫走的历史解释权

    推演到这一层,才看清我们究竟落到了哪一步,被打是悲剧,但更大的悲剧是被打的解释权也被劫走。无敌无界、精神上已被彻底缴械的中国人哪里能想到自己就像棋盘上的棋子,走到哪、怎么走的解释权已经在别人手里,这是下一步走到哪、怎么走的权力也落于人手的前奏。复兴中华,富强只是躯壳,真正站立起来要靠找回对历史的解释权。

  • 田辰山:比较中西文化大格局的“五四精神”

    田辰山:比较中西文化大格局的“五四精神”

    “五四”运动100年后的今天,是花了100年走到一个转折点,今天是一个转折点。今天与100年前的“五四”运动,堪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不再是那个挨打的中国,不再是那个分裂的中国,不再是那个千疮百孔的中国,不再是那个失魂落魄的中国,不再是那个东亚病夫的中国,而是东方巨无霸的中国。中国走的怎么样,今天最重要的脚步,是精神的脚步。它是高擎“人类命运动共同体”大旗的脚步,是综合国力的脚步,更是精神与物质紧紧结合不分裂的第二次人类启蒙和新时代文明的脚步。让我们拥抱一个新世界,开创一个新世界,让全人类接通“一多不分”宇宙大生命的生生不已延续的共同命运关系,反对一切危害人类宇宙大生命体健康和生存的行为。保护全世界,就是保护中华民族自己。让“五四”革命精神闪烁永久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