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193篇文章
  • 若始终在洋人地基上造房子,必跌下神坛

    若始终在洋人地基上造房子,必跌下神坛

    特别是在中兴事件后,国人对芯片卡脖子问题有了极高的意识,如果一些大公司始终在玩买IP做集成的把戏,或跟在Intel、ARM身后吃土——自己赚血汗钱,洋人躺着赚钱,而不是另起炉灶“让洋人吃土”。那么,这些公司如今的品牌光环必定会让位于那些建立中国版Wintel体系、AA体系,敢于“让洋人吃土”的企业。

  • “黄背心”运动揭示西方制度性危机

    “黄背心”运动揭示西方制度性危机

    法国难以实施改革的真正原因,不是民众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而是执政者缺少改革的真正动力。这一状况并非执政者素质和态度所决定,而是受制于法国政治体制。法兰西第五共和国1958年创立以来,至今已60年。60年来经济社会问题日益严重,但是无论是社会党还是保守党都未能有效改变被动局面。一些执政者针对某个环节做一点微小的“改革”,以求政绩和选票。长期以来,广大民众对此深恶痛绝,反复通过手中的选票表达抗议和不满。2017年的总统大选,传统的保守党和左翼社会党在一轮投票中双双落马,传统两党轮流执政格局解体。“黄背心”运动揭示的正是法国民主政治的制度性危机。

  • 在中国当了好多年喷子,出国后,变成了热血好青年

    在中国当了好多年喷子,出国后,变成了热血好青年

    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黑的被说成白的,甚至变成了“中国的问题”。可事实上,美国政府的关门,不但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还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社会混乱,例如婚姻登记处关门,驻外大使馆职能部门关门,城市垃圾堆积如山,无数人无法正常领取薪资甚至失业等等,这些问题都被“吃”掉了。

  •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姜迎春:这家出版社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冷战结束以来,在西方价值观念鼓捣下,一些国家被折腾得不成样子了,有的四分五裂,有的战火纷飞,有的整天乱哄哄的。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这些国家就是典型!如果我们用西方资本主义价值体系来剪裁我们的实践,用西方资本主义评价体系来衡量我国发展,符合西方标准就行,不符合西方标准就是落后的陈旧的,就要批判、攻击,那后果不堪设想!最后要么就是跟在人家后面亦步亦趋,要么就是只有挨骂的份。”

  • 毛泽东是如何与西方大国打交道的

    毛泽东是如何与西方大国打交道的

    富尔回国后,根据毛泽东向他分析的中国法国和美国之间的利害关系,出版了主张改善中法关系的《蛇山与龟山》一书。书名体现了富尔的匠心:来自毛泽东的一句诗词,“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当时在野的戴高乐看过这本书后,写了一封长信称,他完全赞同书中的观点。1958年年末,戴高乐当选总统。68岁的他开始正式考虑缓和与东方、特别是与中国的关系,而这也正是毛泽东所期待的。5年后,戴高乐仍然对《蛇山与龟山》一书记忆犹新。

  • 极右翼议员拉里•麦克唐纳及其建立的“深层国家”

    极右翼议员拉里•麦克唐纳及其建立的“深层国家”

    “西方目标”或许已经谢幕,但也可能是被更庞大、更隐秘的“深层国家”取代了。当今美国的现实似乎正在印证前人那些最极端的寓言,偏执者如拉里•麦克唐纳相信美国处于战争中,即便交战双方与他设想的不同。

  • 西方“肢解”战略浅论

    西方“肢解”战略浅论

    肢解中国的主要手段。肢解中国的手段五花八门,不一而足,形成了各个领域的组合拳。主要的有以下几种:一是舆论围攻。二是理论欺骗。三是内应培植。四是拉拢腐蚀。五是经济要挟。六是封锁打击。七是歪曲诬蔑。

  • 认清“修昔底德陷阱”论的实质

    认清“修昔底德陷阱”论的实质

    设置话语陷阱是一个简洁高效的手段。仅仅针对中国,美国就曾提出过“融入”“转轨”“现行体系的主要受益者”“利益攸关方”等概念。针对中美关系,则是在“中美国”概念之后又出现了截然相反的“修昔底德陷阱”。这些概念有的意在为美国当政者处理对华关系提供参考,有的则纯粹是为了给中国设置话语陷阱。

  • 西方话语霸权建构的新动向及其政治影响

    西方话语霸权建构的新动向及其政治影响

    伴随着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西方国家创新方式、变换手法,采取建构“整体”话语霸权、“指数”话语霸权、“流行”话语霸权和“权力”话语霸权等一系列做法,发动意识形态和心理塑造新攻势,客观上增加了中国面临的意识形态风险和政权安全风险。因此,必须高度关注西方话语霸权建构的新动向新影响,积极寻求消解西方话语霸权和建构中国特色话语体系的路径方法。

  • 去伪求真:简析“任志强现象”滋生的土壤及原因

    去伪求真:简析“任志强现象”滋生的土壤及原因

    改革开放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目的是通过鼓励一部分人先富然后带领大家共同富裕。但是,有少部分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和便利,通过侵吞国有集体资产、贪污受贿、制假售假等非法手段大发不义之财,他们暴富后虽然成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座上宾,有了话语权,并逐步形成了一个新生权贵富豪阶层,但他们依然对共产党不信任、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放心,对无产阶级有戒心。因此,这些新生资产阶级为了保护既得利益,必然会同西方资本主义相互勾结,通过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并改变社会制度来固化自己的不义之财,这是其剥削阶级的本性所决定的。

  • 去伪求真:任志强借城市化放炮意欲何为?

    去伪求真:任志强借城市化放炮意欲何为?

    任志强在自媒体平台上虽然哑了火,但这并不影响他在某些专门机构和组织搭建的平台上继续放炮,因为中国的资本阶层和精英群体为了达到不可告人之目的,需要任大炮轰炸开道、杀出血路。任志强的整篇讲话,虽然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把“城市化”吹得有百利而无一害,但其论据却是来自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一百多年前的陈词滥调,推崇的是二十世纪前美、英、法等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所走的“城市化——工业化——现代化”老路,其核心意思是要在中国实行土地私有化,让房地产继续绑架中国经济。

  •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李建宏:西方“普世价值”背后的民主赤字

    西方民主虽然号称“普世”,但是西方统治阶级所认可的民主原则,却仅仅适用于公共政治范畴,其他更为广阔的社会空间,特别是与广大民众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经济领域,则成为民主的禁区。资产阶级掌管着国家的经济命脉和企业的经营活动,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只能靠出卖劳动力为生。由于生产关系的高度专制性,每个社会生产单位实行的是非民主化管理,普通劳动者缺乏劳动就业和经济收入等方面的稳定保障,曾经是工人权益后盾的工会组织作用式微,工人的民主权利受到很大限制,这对大众民主的政治参与范围和参与程度都是消解因素,大量的民主赤字也因此而生。

  • 鹿野:美国的“超级英雄”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奴才

    鹿野:美国的“超级英雄”不过是统治阶级的奴才

    过去西方文化,固然没有中国《西游记》里“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那种强烈的反抗意识,但是,也不乏罗宾汉式的英雄人物。可是,在好莱坞的“超级英雄”这种蝇营狗苟模式的统治之下,西方的文艺界越来越缺少那种真正意义上的英雄人物形象。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悲剧,也反映资本主义“政治正确”对于文艺的操控,远超过之前历朝历代。

  • “饿死三千万”是西方反华势力泼向中共的一盆污水

    “饿死三千万”是西方反华势力泼向中共的一盆污水

    西方反华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和国内的自由化分子不厌其烦地拿我国六十年代暂时困难人口非正常减少问题来说事,就是目前污流浊浪中泛起的很不可小视一股。他们把这作为毛泽东的一大“罪过”,看作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软肋”,是社会主义制度“没有优越性”的绝好“例证”。在六十年代我国人口问题上做文章,就成了他们的撒手锏,作为泼向中国共产党的一盆污水。

  • 张某迎用西方视角和诡辩术质疑中国模式是徒劳的

    张某迎用西方视角和诡辩术质疑中国模式是徒劳的

    不妨仿照张某迎的文章结尾的语言风格和模式来一段话——真正缺胳膊的是美国和西方,正因为美国和西方充当反面教员,不但中国人民看清楚美帝的实质,连全世界很多国家也看清楚了,奥巴马是忽悠世界各国锯掉一只胳膊,而特朗普则是通过耍流氓迫使世界各国锯掉一只胳膊,但是美国的愿望能够实现吗?我相信上至特朗普,下至张某迎这种角色都底气不足,否则就不会如此气急败坏地不断上蹿下跳了。

  •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贾根良:戳穿美国自由市场经济的神话

    马祖卡托的著作雄辩地说明,美国是一个在创新领域中政府干预最多的国家,正是国家而非私人风险资本才是技术创新的真正开拓者,美国政府并非只是一个局限于纠正市场失灵的“有限政府”。在对西方经济学的市场失灵理论进行批判性分析的基础上,马祖卡托从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传统出发,针对产业政策或国家在经济发展中如何发挥作用的问题,提出了一种新的研究纲领:首先,国家可以在生产和创新中发挥企业家、风险承担者和市场创造者的“企业家型国家”的重要作用。其次,国家可以像投资人那样,通过下注于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挑选赢家。最后,通过新的制度改革解决技术创新中“风险社会化而收益私人化”的机制失调问题,探索一种替代新自由主义的社会积累体制。美国“企业家型国家”的真相再次证明了我们在多年前就已经提出的经济政策制定的格言:“按美国所做的去做而非按美国所说的去做”,但在我国,“企业家型国家”只有建立在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国家致富新原则之上,才能取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