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467篇文章
  • 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黄卫东:大奴隶主华盛顿是如何成为民主明星的?

    到资本主义社会,废除这种世袭的奴役制度,自然是一大进步。不过西方媒体从美国成立,就开始宣传,长达240多年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实际上从来没有在人类社会出现过。就像此次美国面临新冠病毒威胁了,美国老百姓第一反应是,大量购买枪支,根本不是国内公知们所宣传的自由民主国家,而是稍有风吹草动,就会让大家认识到,原来还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原来美国人大量拍摄的西部片,是真的历史。总而言之,华盛顿的民主明星形象,和美国的自由资本主义神话,都是美国精英高明的文化洗脑,给人们形成的意识形态和文化观念,是和实际毫不相干的谎言。

  • 钱昌明:面对疫情,西方为何集体倒下?

    钱昌明:面对疫情,西方为何集体倒下?

    在奉行“私”字观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政客们想的是一己、一党之“私”,终日里忙的、干的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上下扯皮、左右掣肘。百姓们崇尚个体自由,追求个人私利,忙于一人一家的生计,致使整个集体、国家很难在抗疫的集体斗争中有所作为。这就白白浪费了整整两个月可有效防止疫情传播的“窗口期”!推开了中国人(付出巨大牺牲得来)抛给他们的救生圈,这才酿成了在西方世界形成第二波疫情的“大流行”。

  •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近年来,打开金融国门、放开金融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躺着挣钱”的美好前景诱惑,也西方金融势力的逼迫算计。金融被喻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健康良性的金融系统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至关重要。畸形的金融系统会使经济系统患上“血液病”,即使是强大如英国、美国,有“汇通天下”的货币霸权作后盾,能够做到“本国通胀、世界买单”也无济于事。

  • 老之:中国,谁也不欠!

    老之:中国,谁也不欠!

    应当看到,“病毒中国论”是“中国威胁论”的新枝蔓,经过美国的鼓噪和操弄,在美国及其他国家的精英阶层是有共识的,民调显示,这在民众中间也有相当的认同。对此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有根有据地揭穿它,批驳它,并且要有长期斗争的准备。中国应有骨气,有作为,不能一味地委曲求全。中国不要去当寃大头,也不能听住他们对中国泼髒水和竭力围堵,应当理直气壮地说,中国,不欠你们的!

  •  西方世界真病了   特朗普世界警察形象坍塌

    西方世界真病了 特朗普世界警察形象坍塌

    美国历来都自充“世界警察”。美国总统历来都自充“世界领袖”。可这次特朗普的“世界警察”形象坍塌:一是领导国内防疫不利。截至北京时间3月30日7时45分,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以外,累计确诊超63万例,累计死亡超3万例。美国累计达140886例,死亡2467例。二是领导西方世界应对疫情不利。从开始的满不在乎,恶意污蔑中国,引导西方世界将中国为世界赢得的两个月时间全都浪费,以致疫情在西方大规模爆发。三是作为西方世界的 “大哥大”,疫情出现后自己“一毛不拔”,没对任何有过援助,反而抢劫西方同盟国防疫物资。

  •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仁尼琴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仁尼琴

    那个什么诺奖,无论和平奖还是文学奖,都是西方意识形态的表达,对中国算不得什么东西。把这样一个受到西方嘉勉的作家拿出来教导中国读者,恐怕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把某些作家与索尔仁尼琴相提并论,以借此提高他们的身价。其实这种恶意炒作不仅可悲,而且可耻,不管索尔仁尼琴政治上怎样,有多少问题和不足,但他的文字还有诸多可取之处。而我们的某些作家那些被炒作的文字几乎谈不上什么文学的。每一个今天的读者,相信都有自己的辨别力。

  • 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有着伟大信仰的伟大的人民并不需要基督教文化

    美国政府用军事实力直接或间接地控制了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战略要道,并用美元霸权收割地球村各村民的韭菜,反正美钞印出来哪里都可以用,所以美国即便是当下有世界第一的23万亿美元国债,也完全不在怕的。可以说美国的上帝就是霸权,美式“基督教文化”的根源在于美元,某些资本家实质应该羡慕的是美国的枪杆子和印钞机,他对美国的强大有莫名的敬畏和崇拜,但他可能对美国的强大有什么误解,说是这种强大源于基督教文明及其上衍生的政治和法律体系。这就是对历史和现实的无知了。

  • 从“神父让机”故事看西方“文化”的蛮劣

    从“神父让机”故事看西方“文化”的蛮劣

    这样一个“事迹”,出现在“老年人应该被牺牲”的鼓噪频频出现之时,真是恰到好处,既能有力地支持上述鼓噪,又能预先给那些家有老年患者的人们洗脑,让他们接受那种“牺牲老年人”的反人类的“策略”,或者至少给他们可能的反对施加压力。当然,这样的“新闻”故事也能将人们的注意力,从对“民选政府”的腐朽、无能、残忍的气愤中引开,同时说不定还可以宣扬一下那个“耶教”的“善意与爱心”,让西方“选民”们更加驯化。

  • 西方,终是自己害了自己!

    西方,终是自己害了自己!

    说实话,西方发展到今天这样严重的程度,我对他们不知该喜还是该悲。一方面,他们在历史上给我们造成的灾难至今耿耿于怀,直到今天还不断的带着傲慢与偏见对我们指指点点;另一方面,看着那里的人民在遭受苦难,却也有一种“兔死狐悲,勿伤其类”的伤感。在这种矛盾交织下的心理,只愿他们一切都好吧。

  • 桃花舍主人:西方体制的两个“优点”说明了什么?

    桃花舍主人:西方体制的两个“优点”说明了什么?

    短期看来西方的这种“长治久安”似乎是“优点”,但从人类文明发展提高的长远角度来看,这只是少数资本利益团伙的“治”和“安”,其是建立在压榨、损害本国大多数普通百姓利益以及其它国家人民利益的基础上的,这种体制本质上是野蛮落后的,是西方群类进化迟缓或不足的表现。对照中华文明,从近三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开始,就逐渐形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君为轻民为贵”、“等贵贱均贫富”等人文思想意识,这些先进的文明意识在现在的西方社会仍然不具备——此次疫情中不少西方国家的“群体免疫”企图甚至暗中的实行,即是证明之一。

  • 常与共:城市治理之“宝”不在西方

    常与共:城市治理之“宝”不在西方

    毛主席当年说“深挖洞,广积粮”,有人当年也骂娘,可现在回头看,不少城市不是多了很多难得的纳凉场所吗?大用处,还在后头呢。“深挖洞”,当然不是为了让你真的只“挖洞”,还包括强身健体、修大广场、爱国卫生、防冰救灾物资,还包括光交天下穷朋友,平时多做好人好事,不做一件失道寡助的坏人坏事,等等等等。把困难想得多一些,把回旋余地留的大一些,到必要时,就能见出家底、显出身手了。九九归一,还是要多听党的话,多读毛主席的书。

  • 疫情失控致西方先进论集体翻车,公知迎最难就业季

    疫情失控致西方先进论集体翻车,公知迎最难就业季

    我们必须告诉世界,这些“公知”并不能代表中国人民。我们真心希望西方各国早日脱离苦海。如果可以,我们愿意送中国的网络公知们过去替你们遮风挡雨,他们配得上这份荣耀,因为他们大爱无疆。

  • 储贺军:抗疫中的西方民主制与中国道路

    储贺军:抗疫中的西方民主制与中国道路

    这场疫情是对全人类的考验,所谓“出水才见两脚泥”,人类将何去何从?这场疫情也给十几年几十年来行色匆匆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一个停顿下来,思考一下未来的机会。曾几何时,西方民主制被吹得神乎其神,包医百病且药到病除,普世都得跟着西方的价值理念走,然而,一遇波澜,西方民主制就成了“银样蜡枪头”。中国要坚持走自己的路,让全人类看看,一个拥有数千年文明积淀的民族,是如何从灾难中站起来,阔步向前的。

  • 钱昌明:西方世界“抗疫”奇葩一瞥

    钱昌明:西方世界“抗疫”奇葩一瞥

    说到底,在资本主义私有制两极分化的社会里,人各为“私”,“私有神圣”;所谓的“民选”政府,不过是资本富人的走狗。既然如此,遇到疫情,自然是“大难到来各自飞”。政府不可能为穷人说话,只能出台有利于富人的政策。你是富人,就自己化钱保命去;你是穷人,对不起,只能听天由命。

  • NE0:是时候开始着手准备大规模海外撤侨了

    NE0:是时候开始着手准备大规模海外撤侨了

    我们可以用于大规模撤侨的海军舰艇,从中国东部沿海出发,如果以17-20节的经济巡航速度,到美国需要20天左右。也就是说,哪怕我们的舰队现在开始起锚,抵达美国西岸的时候,也是仅仅足够赶上可能的大规模骚乱。甚至我觉得前一阵前往夏威夷附近演练的舰队,就不应该返航而是应该直接前往美洲沿海,在加勒比海附近以跟友好国家进行演习的名义待命。

  • 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群体免疫:不惜牺牲民众的生命也要保护精英的利益

    还有人说,这种群体免疫也符合英国人所谓个人主义的习俗与理念。这个解释我看了好久也没有看明白。如果发生外敌入侵,也是靠单独个人去抵抗侵略者吗?如果出现了洪水灾害,也是靠个人来抵抗洪灾吗?如果是泥石流呢?如果是如同澳大利亚的山火呢?靠所谓个人主义能抗灾防灾吗?如果前面几种灾害都不可能靠个人的力量来抵御,那么凭什么这个新冠肺炎就能凭个人的力量来与之对抗?道理何在?根据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