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362篇文章
  • 恐怖美国:裸体电击、大洪水与人类文明大屠杀

    恐怖美国:裸体电击、大洪水与人类文明大屠杀

    他们制造了灾难资本主义,用它掏空了世界,也摧毁了西方。如今美国霸权摇摇欲坠,西方饱尝各色社会和经济危机的恶果,不过就是他们追求“大洪水”的求仁得仁而已。丧钟早已敲响,缄默和逃避洗脱不了美国和弗里德曼们的罪孽,迎接他们的将是灭亡和历史的耻辱柱。若人类还有文明,便不能容许他们存在!

  • 佩洛西为加泰罗尼亚独立派树立了个“香港好榜样”

    佩洛西为加泰罗尼亚独立派树立了个“香港好榜样”

    西方一些国家一直没有停止对中国西藏、新疆、内蒙古、台湾、香港的“独立”分裂阴谋。习近平主席近日强调,任何人企图在中国任何地区搞分裂,结果只能是粉身碎骨;任何支持分裂中国的外部势力只能被中国人民视为痴心妄想!倒是佩洛西等西方国家政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行为让人忍俊不禁,佩洛西有句话倒是没有说错,“香港示威者激励了全世界”。美国佬为了一己利益打开了潘多拉匣子,给西方国家的民族分离主义势力树立了榜样,现在报应来了。

  •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李锐是一个混进党内的反党分子。其堕落在于世界观长期未能得到改造。他是一个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当中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是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当中的极其粗鄙的资产阶级民主个人主义者。这种人不单对党和人民,而且对所有阶级和政治集团都是潜在的祸害,因为他除了个人私利外,不会忠诚于任何东西。西方敌对势力垂青他、收买他、利用他、抬高他,足见其品位之低与无人可用的末路光景。李锐现象的教训是极为深刻的。我们必须发扬斗争精神,必须重提改造世界观的口号,必须严肃党的政治纪律。

  •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魏南枝:当代国际形势下中国面临的双重压力与挑战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进步、跨国公司的扩张推动着全球价值与生产链向复杂化方向发展,塑造着全球化的宏观进程。而部分西方发达国家出现的劳资失衡加剧、产业空心化和经济金融化困境,导致“反全球化”的社会思潮与政治力量抬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本理论构架、以美国为领导的“中心—边缘”世界体系的现行全球治理体系逐渐“失向”“失序”和“失范”,全球治理处于历史的转折点上。中国在推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应当明确国家调控市场的方式是多元的,警惕和防止全面私有化让人类社会走向另一种“通往(被资本)奴役之路”。中国道路取得成功的关键之一在于中国共产党这一主导性政治力量所具有的相对于资本权力的政治自主性。中国道路的核心诉求不应当局限于物质层面的赶超,而应当从道路论出发来“明确方向”,真正做到“以人民为中心”。

  • 胡新民:“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告示牌的真相来了

    胡新民:“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告示牌的真相来了

    2019年9月16日,俄罗斯国家电视台首次播放新中国成立彩色纪录片《中国的重生》。其中有一集讲述了新中国成立前夕上海独特的风貌和历史事件,以及70年前苏联摄影师拍摄这座城市的独特镜头。其中有一个镜头特别引人注目:一块用中英文写着“犬与华人不准入内”的牌子被愤怒的中国人拽下。

  • 环保小将背后的“鬼”

    环保小将背后的“鬼”

    桑伯格的背后,其实和美国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背后是一大堆基金会和NGO组织,包括臭名昭著的Antifa,她的母亲接受过世界自然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的资助,和气候行动委员会关系匪浅,气候行动委员会是洛克菲勒基金会赞助成立的。这说明西方统治阶级,也不是铁板一块,也存在着博弈。

  • 从对加泰罗尼亚分裂分子判刑看西方一些国家的双标

    从对加泰罗尼亚分裂分子判刑看西方一些国家的双标

    西方一些国家自己不喜欢国家分裂,一旦有分裂倾向和分裂势力一向是坚决打压毫不手软。但西方一些国家对西方国家之外的国家和地区很喜欢鼓励怂恿制造分裂,尤其以人权高于主权的流氓说法,实施祸害别国的双标行为。制止分裂行为的真理在于国家实力,在于大国利器的射程之内。

  • 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宋鸿兵:面对西方国家洗脑,我们怎样自保?

    经济学家尤其是西方经济学家从纯粹市场经济理论推导出一堆错误的结论,而中国的经济学家却没有认真反思这个问题。从历史和现实中,我们可以发现这套理论内部的逻辑结构是有严重问题的,这是短期理性和长期非理性之间的必然矛盾所导致的。短期来看非常理性的行为,有可能从长期来看是在把你一步一步推向失败。

  • 人民日报海外版:彭定康,别再给香港“埋雷”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彭定康,别再给香港“埋雷”了

    事实是,西方一些政客和彭定康一样,在意的根本不是香港的“民主人权”,而是一己之私。对他们而言,香港越乱越好,水越浑才越好摸鱼。他们的如意算盘就是搞乱、控制香港,进而牵制、遏制中国。今天的中国国力强盛,全国人民上下齐心。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香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西方政客那一套策动“颜色革命”的伎俩,对香港不管用。彭定康们搬起的石头,最终只会砸在自己的脚上。

  • YouTube是如何打脸“言论自由”的?

    YouTube是如何打脸“言论自由”的?

    在这种垄断局面下,如果YouTube优先支持反华信息源提供的内容,不难想象,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西方社会对中国的偏见和歧视被不断放大。这直接导致了“中国媒体发布的都是假新闻”、“声援中国政府的人都是完完全全的‘政府宣传工具’”、“中国是邪恶的”等论调在这类“中国故事”中甚嚣尘上,加深了西方民众对中国的误解。

  • 李建宏:浅谈认识西方的几个视角缺陷

    李建宏:浅谈认识西方的几个视角缺陷

    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中国学者身临西方其境,进行扎扎实实的实地考证与现场调查,长期深入地全面考察西方社会的各个方面。对于西方国家中下层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的利益和情感诉求,更是少有了解。可以说,中国学者对西方社会的研究基本上还停留在闭门造车、纸上谈兵的入门阶段,因此很容易被西方金玉其外的外表所蒙蔽,而不知其败絮其中的本质特性。俗话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书本上的西方只不过是经过美化的虚假的西方,而现实中的西方才是实实在在的真实存在的西方,也才是社会科学工作者真正需要研究的对象。

  • 陈先义|真正的文艺批评一走几十年:你该回来了吧

    陈先义|真正的文艺批评一走几十年:你该回来了吧

    有些人已经不再把写小说中国人民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作为标准了,而是美国人西方人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能不能拿西方的大奖作为标准。仅仅这些还不够,有的作品,在思想倾向性已经有了严重问题,却同样听不见任何批评的声音。而这一切问题的核心,是放弃了文艺必须坚持正确的批评导向的方针原则,放弃了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给我们提出文艺为工农兵的根本方向。没有批评,文艺就没有未来,没有争论,就没有对优劣的鉴别,没有批评,文艺就谈不上发展。这是古今文艺的一条基本规律。文艺方针是大是大非问题,这是不能离开批评的。对于那些触及我们价值观的核心的观念和现象,不仅批评,而且要坚决斗争。这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分野,关乎事业兴废和存亡。许多年来,我们很多人把正常的文艺批评弄的噤若寒蝉。于是,害怕批评,不愿批评,不敢批评已经成了文艺界一种普遍现象。也是制约文艺健康发展的关键。

  •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对西方政党制度的双重超越及意义

    中国新型政党制度对西方政党制度的双重超越及意义

    西方国家往往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归入“一党制”“党国体制”“威权体制”等范畴,这是对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一种误解。这种误解与西方学者关于政党制度的理论基础直接相关,也与西方国家罔顾中国新型政党制度的实践效能紧密相关。中国新型政党制度体现了理论科学性与实践有效性的统一,在实践中显示出强大的制度优势,突破了西方政党制度仅仅基于结构关系上的分类框架,突破了西方国家基于“竞选—民主”原则上的政党制度评判标准,也突破了西方政党制度所主张的异体监督原则,实现了对西方政党制度的理论超越和实践超越,具有世界政党发展史上的类型学意义。

  •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谢文波: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古明浩:凌虐马歇尔与麦克阿瑟的血淋西方

    大学兄弟会是西洋人才有的玩艺,入会者往往要接受一些考验忠顺的戏弄,闹出人命时有所闻,某君的司法程序尚未终结,就传来宾夕法尼亚大学Beta Theta Pi兄弟会一位18岁新成员蒂莫西•皮亚萨于迎新的“铁手套”仪式中被八名成员活活整死的惨剧。类似兄弟会团体对新进者近乎凌虐的折腾,广泛存在于西方社会,其本质乃一野蛮入行式,意在以凶恶屈服对方,让其明了忠诚胜于良知,以利于日后的对外抱团,而愈是接近国家机器的组织其玩法越是残酷。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