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共为您搜索到224篇文章
  • 从英国脱欧的儿戏看中国为什么不能要西方民主自由

    从英国脱欧的儿戏看中国为什么不能要西方民主自由

    英国脱欧与否的反复有点儿戏,披着民主价值观很有白莲花的范儿,占据道德价值高地,看上去很美很骨感,实际效果只有穿鞋的人自己知道是否合脚。民主自由儿戏虽政治正确光鲜靓丽高大上,但也会导致民主自由有形式无质量、无效率。中国从不否定轻视民主自由,但中国自信,要中国自己的民主自由。

  • 一部震撼西雅图的纪录片:《正在死去的西雅图》

    一部震撼西雅图的纪录片:《正在死去的西雅图》

    虽然英文社区也终于开始有人愿意站出来直面惨淡的人生了。但是比较悲伤的是,毫无卵用,充满了无力感。拼选票?你拼的过这些政府养的拿着民主代金券的票蛆?想都不要想。民主党的江山代代传。拼拳头?一帮体面人在街头革命根本干不过这帮生活在街道上的2B,想抗议,默杀你就好了。找公检法,公检法都向着这些人。

  •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语言本身并没有阶级性,但话语是具有阶级性和政治倾向性的。像英国的《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和英国的《经济学人》、美国的《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虽然使用的都是英语,但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而在今天中国的英语教学当中,主要的材料显然不是出自《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而是以反共和推崇资本主义著称的《经济学人》、《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如果让学生把大部分精力耗在不加批判的学习这些西方主流媒体文章上,恐怕很难不受到这些文章中广泛存在的西方话语霸权思维影响。

  • 吕景胜:法学研究如何实现“四个自信”

    吕景胜:法学研究如何实现“四个自信”

    法学研究要实现四个自信就应注重本土化,发现本土问题、总结本土经验、寻找本土路径,构建中国法学研究话语权、法学学术范式及理论,借鉴吸收西方法学的合理之处不代表全盘西化、全盘接受,要根植于实践,拥抱广阔而伟大的中国变革实践,感知时代潮流与脉搏,要与时俱进、创新发展,衡量法学研究成果质量的标准是实践,多一点多学科和国际视角,不要局限于本学科,多一点跨学科和国际视角看问题。

  • 西方“自由民主”或成国家治理失败甚至解体动因

    西方“自由民主”或成国家治理失败甚至解体动因

    政治的本质是利益的分配,在利益分配失衡的条件下,各种利益矛盾会转化为族群矛盾、种族矛盾和宗教矛盾。“自由民主”危机呼唤新的社会主义时代。因为面对各种矛盾,不反思“自由民主”,不深究我们今天现实的历史起点,不批判资本唯利是图的本性,不复归民主的平等和多数特征,人类就很难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 西媒:美国千禧一代转向“社会主义”

    西媒:美国千禧一代转向“社会主义”

    左翼运动积累的经验表明,光提出问题无法改变世界,必须将争议尽快落实到行动和战略,将目标转化为有效政策。而这正是千禧社会主义面对的最大问题,因为一方面它离不开网络的创造力和自发性,另一方面,正如我们在“占领华尔街”运功中看到的那样,如果不能有效地连接到正式的民主制度,一切最后终将灰飞烟灭。不融入民主机制就不会有改革,但像奥巴马那样遵循民主机制,又最终以失败告终。

  • 一场大水,尽显资本主义的冷漠和社会主义的温情

    一场大水,尽显资本主义的冷漠和社会主义的温情

    在资本主义的西方,纵有天大的难处,也要一个人独自面对。这样的生活,早已经把我那颗曾经异常脆弱敏感的玻璃心,打磨得象加拿大漫长的寒冬一般冰冷刚硬。在这般凄凉的心境之下,如此温馨的回忆突然袭来,带着故乡那熟悉的气息,仿佛冬日里一团熊熊烈焰般烘烤着我那愈益冰冷的内心世界。

  • 西班牙媒体:西方资本主义正走向失败

    西班牙媒体:西方资本主义正走向失败

    垄断资本主义的浪费和过剩已经成为人类发展的主要障碍。世界一旦能够摆脱这些链条,新的技术手段将允许更具建设性的规划和行动建立起一条新的道路,它将通往实质平等和生态可持续性的世界。纵观历史,人类一直在努力驯服自然环境,但只有生活在平等和共同体中,人类的完全自由才有可能实现。没有生态可持续性、没有建立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未来的发展是不可能实现的。

  •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鹿野:欧美资本势力对文艺的审查才是最严厉的

    只要了解一点电影史的人都知道,西方资本势力统治下的好莱坞早在三四十年代开始就推出了两种“反共文艺”,一种是旗帜鲜明的歌颂美国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强调要战胜一切敢于威胁这种体制和价值观的所谓“共产主义邪恶势力”,另一种则是先骂一通“美国社会的黑暗”,然后再强调“如果实现了共产主义统治会更黑暗,所以我们也只能忍受”。前者被称为“主流反共文艺”,后者被称为“黑色反共文艺”。这两种文艺作品艺术风格是相反的,但是其实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是完全一致的,都认为美国式资本主义体制和价值观是不可战胜的“历史终结”。

  • 为何西方人幸福感高?中国留学生:这才是真相!

    为何西方人幸福感高?中国留学生:这才是真相!

    在长期和西方人的交往中,笔者和身边的同胞发现,与亚洲中东部,尤其是中国人对待生活的“高标准”、“更精致”的要求不同的是,西方民众对生活的要求并没有那么苛刻。说得简单一点,我们可以这样形容:你给西方人一匹粗糙的绸缎,他们会觉得自己很幸运,然后就幸福地笑了;但中国人一般不会这么容易被安抚,中国人会想着要精致的丝绸,要更好的。

  • 厘清西方历史修正主义与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异同

    厘清西方历史修正主义与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异同

    考察当代西方历史修正主义和当前历史虚无主义的异同可以发现,两者都符合后现代主义史学的两项重要特征:激烈的反传统姿态和只解构不建构。不仅如此,它们还在此基础上增添了一项关键要素——以特定的政治动机为导向,这让它们愈发偏离了历史研究的正常轨道,成为后现代主义史学的畸变形态。

  • 柴尚金:当今西方代议制民主的困境

    柴尚金:当今西方代议制民主的困境

    近年来,西方社会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一再爆发,且一次比一次强烈。在危机面前,西方民主政府的应对捉襟见肘,举步维艰。严重的债务危机、财政紧缩导致政府关门,而愈演愈烈的社会运动和街头政治也使得政府难以招架。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在《民主已死?》文章中指出,民主让我们过于自负。尽管民主的价值是正确的,但民主制度无法兑现这些价值。《经济学人》于2014年3月发表了《民主出了什么问题?》,承认“西方民主在全球的发展陷入了停滞,甚至可能开始出现了逆转”。西方国家学者指出,人的生存和发展是实现民主的基础,民主如果不能促进和平、稳定和发展,那就是骗人的幌子。

  • 《资本论》的真谛及对其曲解

    《资本论》的真谛及对其曲解

    《资本论》理论的深刻性世所公认,然而目前在世界学术界却处于边缘地位,而肤浅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却处于主流地位,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的咄咄怪事。产生这种奇怪现象的社会基础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市场拜物教”,而其学理原因则是形而上学世界观。《资本论》的立体性理论被纳入到平面化的思想框架中而受到曲解、误读与反对。只有站在完整反映客观现实的新唯物主义哲学立场,才能领悟到《资本论》的真谛,认识到西方经济学理论的肤浅性,而《资本论》则是立足于社会物质的双重结构,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从本质到现象的全景式解释的深层理论。

  • 文明的差异

    文明的差异

    西方文明之所以曾经那么霸道,而现在又显得那么失落,完全是资产阶级为了利用文明来谋取自身的利益所导致的。而且这种谋取利益又是以损害和占有他人的利益来进行的,所以尤其卑劣。西方资产阶级还打着文明的旗号,标榜西方文明如何优越,而其他文明又如何不堪,通过践踏其他文明来抬高西方文明,更是为人所不齿。对于西方资产阶级利用文明这样的霸道态度,必须要进行回击和批判。

  • 西方“契约论”的本质

    西方“契约论”的本质

    从战略上看,中国“天下为公”的政治理念远比西方的“契约论”先进。而从战术上看,西方的法律、制衡制度等方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东西可以为我所用。而很多好的制度还没有采用,是因为有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私利而抵制。比如,财产公开制度。所以反腐才是长治久安的关键因素。而中国的堕落,不是因为女人的堕落,而是从精英的堕落开始的。社会风气不正,就是从党风不正开始的。关键的问题,在于政权掌握在谁手里。中国的中央集权政府的最高目标,是要超越利益集团,为最广大的人民服务。这就是中国最大的机遇和挑战。

  •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曲婉婷的“英雄母亲”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很富有,但他们的富有是怎么来的?是通过殖民掠夺、战争红利得来的,在拥有技术优势的情况下,他们把全世界当作屠宰场、垃圾场、商品倾销市场和原料产地,这才有了他们的第一桶金,这才有了他们的积累优势。富人思维,就是掠夺者思维,而掠夺,来自于一切的不对称,从武力、智力、财力.....到权力。富人思维,就是把除了自己之外的人,都当作可以牺牲、可以掠夺的肥羊!当年有很多“张明杰”,在国企改制、股权改制的过程中,轻松把公有的资产套出来,成立新的私营企业,利用政策、权力、信息差,大肆抄底、侵吞社会优质资产,甩掉国企工人这些“历史的包袱”,一跃成为“改革的先行者”。从厂长、主任、书记,变成董事长、企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