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伪史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美国篡改“二战”历史之言行的正面作用

    美国篡改“二战”历史之言行的正面作用

    要把这么多年来已被各种“历史著作”演义得很顺溜的西方“古代文明史”故事全盘推翻,将西方历史的讲述拨乱反正,这在有些心地纯良的人们看来,的确是太匪夷所思了,有些难以接受。这次美国等西方势力明目张胆篡改“二战”欧洲战场历史的行为,应该能使很多人恍然大悟:原来,篡改、虚构历史的行为,在西方国家统治势力那儿只是家常便饭,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权力各利益,它们不择手段。

  • “耶和华”在1660年之前不存在

    “耶和华”在1660年之前不存在

    《辟邪论》所载说明,“耶和华”此时还未诞生,耶和华还不是天主,耶和华即是天主的说法还不存在。因此,耶和华成为天主必为1660年之后出现的。可以据此作出结论:凡是出现“耶和华是天主”的文献必为1660年之后。《圣经旧约》绝大多数必成书于1660年之后,《圣经新约》的一部分必成书于1660年之后。也就是说,《圣经旧约》大部分成书于《新约》之后,即《新约》早于《旧约》、《旧约》晚于《新约》。或者说,今版《圣经》成书于1660年之后。也可据此轻易推理出,现代基督教诞生于1660年之后的清代中国。

  • 二十四史是检验西方伪史的试金石,以食货志为例

    二十四史是检验西方伪史的试金石,以食货志为例

    西方伪史能在国内顺利传播,原因有三,一是因对西方物质与技术崇拜转而对西方文化的盲目崇拜;二是因中国经史教育不足而对传统史学知之甚少;三是中国历史研究、教育、传播的庸俗化,某些人热衷于以宫廷斗争、争风吃醋之类的花边事儿恶搞历史,使社会大众失去了基本的鉴别力。其实,只要浏览过《二十四史》,以一颗平常心来阅读西方史,就会对古希腊史产生深度怀疑。

  • 诸玄识董并生:巴黎圣母院是19世纪“仿古”建筑

    诸玄识董并生:巴黎圣母院是19世纪“仿古”建筑

    法国浪漫主义作家维克多•雨果(VictorHugo)在其哥特小说《巴黎圣母院》中对圣母院作了充满诗意的描绘。这本小说于1831 年书出版后,引起很大回响,许多人都希望修建残旧不堪的圣母院,引起当时政府对圣母院建筑惨状的关注。修建计划于1844年开始,在历史学家兼建筑师比奥莱•勒•迪克(Viollet-le-Duc)主持下,1845年,拉素斯(Jean- Baptiste-Antoine Lassus,1807-1857)和维优雷•勒•杜克(Viollet-le-Duc)负责全面工程,经过23年的建设,形成了今日我们所见到的巴黎圣母院。

  • 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

    西方伪史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

    古希腊和希腊化时期是辨伪的重点,其次是其远古、上古的来源,古埃及、古巴比伦历史。前者是西方打造其文明早熟且悠久,文治武功优胜,人种优等,价值观优秀,民主和法制传统悠长、优势等“神话”的缔造者,也是对其他国家、民族进行心理震慑到膜拜、归化,进行文化输出的最主要部分。这些“西方伪史”,从某种意义上,已经“污染”了中国的史学传统;推动了西方当前的价值观向中国全盘输出,其糟粕部分如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拜金主义,资本为王,物质至上,毒品泛滥,享乐主义,娱乐至死等对中国的传统伦理、传统道德、传统文化进行了颠覆,是目前各种社会乱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