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媒体共为您搜索到21篇文章
  • 西媒不敢正视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背后还有多少鲜血

    西媒不敢正视的新疆反恐纪录片,背后还有多少鲜血

    虽然现在西方媒体把控了舆论,蒙蔽了很多人的双眼,但终有一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所有人都能看清:谁是英雄,谁是强盗;谁光明正大,谁蝇营狗苟;谁伟岸如山岳,谁扭曲如蛆虫。

  • 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为何可信度这么低?

    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为何可信度这么低?

    西方媒体对于中国,也想跟对付苏联那样照方抓药。而中国国内的某些人似乎也很吃这一套。但是中国共产党毕竟是有着丰富经验和敏锐眼光的党,她领导着中国人民及早识破了西方媒体与政客的阴谋诡计,而且领导中国人民与这种虚伪和无耻的媒体进行着坚决的斗争。原来,国内还有一些人对西方媒体的报道坚信不疑。但是到了今天,相信西方媒体的人越来越少,西方媒体在中国的粉丝也越来越少。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大多数中国人民对西方媒体的种种无耻已经早就不屑了。

  • 香港暴徒抢枪事件,西方媒体是这么报道的……

    香港暴徒抢枪事件,西方媒体是这么报道的……

    据《北京日报》报道,在警员开枪并制服暴徒后,有在场公众鼓掌撑警员。无论是法律还是民意上,警方都做的没问题。但西方媒体就是看不见,就报道“警察开枪了”。

  • 为什么美国大媒体只关注香港而对其他不感兴趣

    为什么美国大媒体只关注香港而对其他不感兴趣

    2019年10月25日这一天,在《纽约时报》网站以“香港抗议(Hong Kong protests)”为词条检索,可搜到最近一个月中有282条结果,而“智利抗议(Chile protests)”有20条,厄瓜多尔有43条,海地仅有16条。这种比例失调的现象在《福克斯新闻》那里则更为明显,在同一时间段内搜索香港有70个结果,智利、厄瓜多尔和海地却分别仅有4个、2个和3个。

  •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赵月枝:为什么今天我们对西方新闻客观性失望?

    1980年代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占主导地位以来,随着美国垄断资本对媒体控制的强化和政府放松对媒体的管制权,以及美国对外政策中出现了更明显的霸权倾向,美国主流媒体在报道中大有连最基本的表面客观性也不顾的新发展。在市场垄断加剧的条件下,在媒体受众市场日益碎片化的背景下,在反恐的语境下,赤裸裸的倾向性新闻俨然已成了美国媒体服务于政府,并在新闻市场中争取观众的法宝。

  •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西方媒体和权力关系斗争中鲜为人知的一面

    《权力的声音》一书在论及“文化帝国主义”时,介绍了一个和比尔德堡团体性质相似的神秘组织:源于英帝国的“罗兹会社”。实际上,这个会社最先是由被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称为启蒙之师的美国历史学家卡洛尔·奎格利在1949年著书披露的。奎格利在他的《盎格鲁-美利坚权势集团》一书中说,成立于1891年的罗兹会社是一个对20世纪的世界历史有着巨大影响而又鲜为人知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成立的目的正是“通过宣传来统治世界”。

  •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

    边芹:伸进文明心脏的手

    在当今被垄断的世界文化艺术市场,“杰作”早就不再由创作者本人和鉴赏者决定,这两个昔日艺术作品价值的真正决定者,被偷偷夺去了权力,尤其当有语言和文化内涵的作品不再由本文明的鉴赏者评判,而由毫无资质的“国际”机构定夺,这场史无前例的夺权战之杀人不见血,让看到的人倒吸凉气。从此一个流氓可以一夜之间被捧为艺术大师,一个小人可以翻手成为斗士,一个民间说书人可以一个跟头窜到精神领袖的宝座上,会有成千上万追逐荣誉的人贱卖良心走进候补者的队列,“看不见的手”就这么用画廊、书店、电影院将手伸进他文明的心脏。

  • 西方媒体再度围攻委内瑞拉,就问一句你们凭啥?

    西方媒体再度围攻委内瑞拉,就问一句你们凭啥?

    以西方媒体经常大肆渲染的所谓“食物暴动”为例,其始作俑者是美国以及委内瑞拉当地的精英与中产阶级——美国希望以经济制裁和封锁来打压玻利瓦尔革命及其成果,而当地精英阶级则希望通过制造暴力、恐慌事件来丑化政府,以谋取自身的政治权力。底层民众则成为“食物暴动”的真正受害者,他们的工作与生活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生命安全也被威胁。

  • 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你在社交网络看到的、随手转发的政治丑闻,有可能是被定向投放的虚假新闻。”近日,美国某大型社交网络被爆出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向特朗普的顾问团队透露用户隐私,导致用户被定向投放隐形广告。这些虚假、夸张的多媒体手段,被认为成功操纵了选民的投票意向,客观上导致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最终战胜希拉里。这一事件引发了学界思考:“后真相”时代到来了吗?爱憎大于理性,情绪大于真相,真相是否还重要?哲学社会科学界该如何思考这一问题,又能提供怎样的破解之道?

  • 娱乐致死!西方媒体为何关注这名中国艺人?

    娱乐致死!西方媒体为何关注这名中国艺人?

    千万别盲目追潮流,要搞清楚你所追的潮流的真正精髓,免得被人耻笑。

  • 看清西方新闻观的本质

    看清西方新闻观的本质

    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公开承认新闻舆论的意识形态属性,把新闻事业视为党的事业的一部分,强调用新闻舆论争取民心、鼓舞士气、凝聚力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资本主义的新闻观极力否认新闻舆论的意识形态属性,竭力标榜“客观报道”“政治中立”等新闻理念。事实却是真正掌握独立媒体的是西方社会最有权势、被称为“1%”的那个群体。西方媒体作为利益集团的工具,怎么可能中立呢?

  • 舆论战依然是西强我弱

    舆论战依然是西强我弱

    西方媒体业的发达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一家西方通讯社,在境外的某一个国家内,就能派驻百多名记者,当然,这都是在他们眼里比较重要的国家。而且单是经济领域中的记者,还会划分出金融领域的、贸易领域的、制造领域的。除了正式的记者之外,他们还会聘用当地人做一些辅助性工作,如摄像、司机等。他们的通讯社,除了文字记者外,照样有摄像、摄影等影像记录方面的记者。连卫星转播的设备也都会有,不亚于一个大型的电视台。西方的报纸也会有类似的装备。所以,这倒会让我们想到,我们的媒体,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 浅析西方媒体关于中拉关系报道的议题设置

    浅析西方媒体关于中拉关系报道的议题设置

    面对中国的崛起,中国对外交往的扩大,西方媒体通过对报道角度、新闻焦点、新闻取景框架、事实以及信源的选择,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公众看问题的立场和观点,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中国威胁论”的论调。新闻并非是现实社会的“镜子式”反映,而往往是描绘世界的框架。在国际传播实践中,西方媒体通过上述几种手法设置议题,无疑会使媒介现实与真实现实之间发生更大的偏移,这种偏移如同给公众戴上有色眼镜,使他们不能理性、客观地认识中国的发展。

  • 为跨国公司服务是西方媒体战争的战略

    为跨国公司服务是西方媒体战争的战略

    资本主义的大众媒体,也就是说右派的大众媒体在推动暴力、恐惧、仇恨、浅薄、无知、缺乏一致性、只顾眼前、个人主义、消费主义和混乱,因为这些符合统治世界的跨国公司的利益。推动暴力、恐惧和仇恨,我们看到从童年就实施暴力的视频大多数讲的是迫害和消灭其他人;社交网络这个广泛的领域被挑动仇恨的辱骂或谎言占据,不少次是雇佣人员的作品;大部分娱乐节目充斥暴力犯罪和屠杀。

  • 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报道:一种种族化的话语建构

    西方媒体对中国在非洲的报道:一种种族化的话语建构

    西方主流或明或暗地把中国定性为“非洲的新殖民者”。这就是说,一向看好资本“全球化”的西方主流媒体和精英这时却不承认中国资本和中国人员走出去是全球化的一部分,他们把“中国在非洲”排除在“全球化”之外,打入另册,贴上“新殖民主义”的标签,对其进行隔离处理。

  • 从对俄遭恐袭态度看西媒的虚伪和无耻

    从对俄遭恐袭态度看西媒的虚伪和无耻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不一样了,他们以西方国家划线,在他们看来,针对西方的袭击才算是恐怖袭击,针对非西方国家的恐怖袭击通常被他们不看成是罪恶的,而是自由战士或在思想或种族中挣扎的反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