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民主共为您搜索到34篇文章
  •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韩依殊:情况越危急,容许的言论自由度越低

    政府出现失误不是必然的,言论自由出现失误是必然的。政府的失误政府能更正,言论自由的失误言论自由不能更正——政府发现失误,发一道正确的命令就能更正过来。言论自由产生了失误,不管再发多少正确的言论都更正不过来,因为政府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有挽回的余地,言论自由没有行为能力,出了失误没有挽回的余地。危机时刻用言论自由制约政府,实际效果是破坏信心信任和权威,破坏统一指挥,制造矛盾混乱甚至四分五裂。

  • 假新闻泛滥与西方民主的整体性危机

    假新闻泛滥与西方民主的整体性危机

    在西方所谓的民主政治中,假新闻一直与西方民主危机如影随形。承载着不满、愤懑与特殊目的的假新闻是西方民主政治中的“不和女神厄里斯”,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但也是解释西方民主缺陷的一把钥匙。长期以来,由于传播技术的限制,假新闻仅仅是小打小闹,不成气候。随着新媒体特别是社交媒体的迅速发展与普及,假新闻呈现出组织化、智能化与武器化的特征。通过社交媒体平台,假新闻把网状空间差异分布的网民动员聚合成舆论一致的“杠杆”,撬动了西方民主的“神话”。假新闻从经济、政治、社会、价值观等领域全方位地侵蚀西方民主,使之陷入整体性危机。

  • 胡懋仁:一人一票与执行力

    胡懋仁:一人一票与执行力

    今天的西方资产阶级,把他们现在的富有归结为民主制,这基本上就是一个弥天大谎。他们的对外扩张,对外军事侵略,对外的掠夺,这其中的关键政策,没有一项是通过民主投票来决定的。这都是各国大资产阶级寡头和巨富财团们早就决定下来的。而议会的表决只是走一个形式而已。即使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参战与宣战也与什么民主投票无关,同样是大资产阶级与财团们背后决定的结果。

  • 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政体移植让拉美结出苦果

    综观移植西方国家制度模式的拉丁美洲诸国,可以看到被西方国家称为“普世”的民主政体、民主模式等也并没有获得西方国家极力鼓吹的效果。政局动荡、政府深陷腐败丑闻、公民抗议频繁、社会治安堪忧等现象屡见不鲜。而中美洲国家动乱、移民大军北上等活生生的事例,无不昭示着忽略自身实际情况,机械移植、生搬硬套国家制度模式而造成的消极后果。

  • 丘吉尔:我们的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丘吉尔:我们的民主只是一种“最不坏”的制度

    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之后,在非洲大力推行西方式民主,结果那里有不少国家根本就没有民族国家的概念,还是以部族作为当地社会的基本构架。这样的所谓民主选举只会挑起部族之间的矛盾和冲突,进而引发内战的发生。西方还把这种所谓最不坏的制度上升到普世价值的高度。其实,不要说在广大的发展中国家,就是在发达国家,这样的制度真的是最不坏的制度吗?有人说,这种制度就是让人相互推诿,没人愿意承担责任。一有问题,就是相互指责。这种所谓民主制度的前提是,政府先天就是有问题的,官员先天就是恶的。从这个观点出发,当然要进行必要的制约。有制约不是坏事,但是如果只有制约,没有责任,没有担当,没有政府对民众服务的自觉和热情,那么这样的制约就会造成大规模的低效率。

  • 黄树东: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黄树东: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在所有的软实力中,意识形态是最强大的软实力,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孙子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意识形态竞争更是如此。看看苏联、东欧,看看中东,看看为什么美国历来非常重视意识形态竞争,千方百计把自己打造成意识形态的价值标准,我们会认识得更加深刻。

  • 西方民主体制的三重衰败与“历史终结论”的终结

    西方民主体制的三重衰败与“历史终结论”的终结

    在当今经济全球化不断推进,信息化、网络化迅猛发展的时代,在全球性与地方性并行、统一性与多样性并存的过程中,既有的西方民主体制似乎越来越难以容身于多元化和差异化的全球空间,越来越无法满足来自国内外的各种社会政治诉求。西方民主体制的衰败是一种深刻的制度性衰败和长期性的现象。如果西方民主体制不作出顺应时代趋势的结构性变革,不及时创新国家治理体系和提升国家治理能力,其政治衰败就将一直持续下去。

  • “剑桥分析”风波暴露了西方民主的漏洞

    “剑桥分析”风波暴露了西方民主的漏洞

    一个日益复杂的高科技游戏。 伦敦一家西餐厅里,几位西装革履的英国人谈兴正浓。 这家西餐厅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这几个人的穿着及言谈举止,也是标准的英国绅士风。如果不是一个偷拍摄像头,把他们的谈话内容记录下来,那他们的这一次聚会不会被任何人所注意。 实际上,他们谈论的是一次改变历史的大事。而他们的谈话被曝光,引发一场轩然大波,很可能再次改变历史。 暗访 如果光听这几个主说

  • 西方民主话语在中国的传播误区

    西方民主话语在中国的传播误区

    “民主”被标榜为西方“普世价值”的核心要素之一,西方民主被建构为价值追求的自由民主和制度安排的选举民主这一双重话语体系。在话语传播中,西方民主似乎掌握了话语霸权,对中国民主进行西化、分化、弱化、丑化,妄图使中国陷入“民主普世化”、“民主选举化”、“民主美国化”、“民主泛化”等传播误区中。为了争夺民主的话语权,必须拷问这些传播误区,在批判所谓西方民主的普世价值和进行舆论引导的基础上,建构中国民主的话语体系。

  • 面向加泰罗尼亚背对科索沃,看西方民主有多虚伪!

    面向加泰罗尼亚背对科索沃,看西方民主有多虚伪!

    西方的民主,普世价值已彻底成为西方政治集团谋利的遮羞布。因为,如果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真的实现独立,英国的苏格兰、法国的科西嘉、意大利的伦巴第等等不少欧洲国家很可能发生连锁效应。而这是西方绝不愿意看到的,更不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显然,当自己摊上事时,什么民主、自由、人权统统都见鬼去了,西方只要符合自己利益的结果。从南斯拉夫看西班牙,从科索沃看加泰罗尼亚,西方民主是多么的虚伪!

  • 加泰罗尼亚独立背后的惊人真相!

    加泰罗尼亚独立背后的惊人真相!

    当前世界经济衰退的结症在哪里?就是美国追求金融高利润导致的,简单来说就是生产建设的人少了,掠夺抢劫的人多了,世界经济当然停滞不前。即便如此,美国目前正在强势进入金融殖民的收割模式,自上月以来,美联储就明确了资产债务缩表以及逐渐加息地进程,一场蔓延全球的金融风暴在所难免。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中国早就为在应对美国的金融攻势做准备。然而不幸的是,金融战的号角已经在欧盟吹响了,各大门户网站甚至主流媒体都在抨击西方的假民主,都没看到问题的本质,西式民主本来一文不值,何必小题大做。这不是装聋作哑就是故意掩盖美国发动金融战的企图。

  • 社会主义国家更有可能实现真民主

    社会主义国家更有可能实现真民主

    西方民主的理论演变史,实际就是一部逐步背离“民主”本意的过程:它从最初的集体主义取向,演变为个人主义取向;从政治与经济相结合,转变为纯粹的政治议题;从人民为重心的人民民主理论,转向以精英为重心的自由民主理论。资本主义国家,私有制无法解决贫富分化,无法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只能将政治民主与经济平等相互割裂,看似表面公平,实则很容易沦为寡头民主。只有社会主义制度下,只有实行公有制经济,才可能实现经济平等,进而实现人民当家作主。

  • 猫和老鼠的游戏-

    猫和老鼠的游戏-"最伟大的加拿大人"谈西方民主

    道格拉斯还曾经借用一个名叫《鼠国》(Mouseland)的寓言生动形象地揭露了西方选举制度的荒诞性与欺骗性。在一个叫鼠国的地方生活着很多小老鼠,它们每四年举行一次议会选举。奇怪的是,这些小老鼠们通过投票选出的竟然是由一只只肥硕的大黑猫组成的政府。他明白无误地指出,单纯依靠选举并不能维护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的利益。

  • 撕开皇帝的新装,揭穿那个本就不存在的西方神话

    撕开皇帝的新装,揭穿那个本就不存在的西方神话

    很多留美的中国人都堕落成了落后、封闭、庸俗却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外国小市民”。他们长期生活在极为封闭的华人小圈子里,抱着对西方社会不公漠不关心的客居心态,与西方主流社会几近隔绝,根本无心深入发掘西方社会阴暗面以将深层真相传回国内。他们显然反复权衡过各种选项的风险与收益:以自己的个人遭遇现身说法警示世人不但有失颜面,也无法收获任何经济利益。只有将西方吹捧得天花乱坠才能借机抬高自己的身价,在喧嚷嘈杂的名利场上分得一杯羹。

  • 西方民主究竟犯了什么错

    西方民主究竟犯了什么错

    一个基本的道理是:社保是经济发展成果的分配问题,本质上是个经济问题,其水平、内容和资金来源都要由经济自身决定的。所以,用票选民主决定社保水平、内容和资金来源,是西方国家的天大笑话。把民主搞成纯政治概念,无疑是对民主的阉割和亵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