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经济学共为您搜索到27篇文章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若干重要问题的再思考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若干重要问题的再思考

    西方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区别,主要不是前者主要研究人与物的关系、后者主要研究人与人的关系,实际上两者都要研究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而且都侧重研究生产关系;两者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资产阶级的在一定发展阶段含有一定科学成分的政治经济学,后者是无产阶级的科学的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必须坚持和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典理论框架,不能“回归亚当•斯密《国富论》的经典理论框架”,否则就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 赵磊:如果马克思错了(之三:边际效用)

    赵磊:如果马克思错了(之三:边际效用)

    “边际效用”的解释有很多漏洞,而且漏洞巨大:漏洞一:效用比较到底是定性标准,还是定量标准?漏洞二:不同物品的效用,在数量上如何比较?漏洞三:“效用”的内涵,咋就不能“一以贯之”?漏洞四:逻辑上的“同义反复”,有意思吗?

  • 赵磊:如果马克思错了(之二:效用)

    赵磊:如果马克思错了(之二:效用)

    按照效用价值论的逻辑,既然一颗钻石的效用未必比一把夜壶的效用大,那么钻石的价值(价格)就没有理由高于夜壶。但是,为什么钻石的价值(价格)却远远高于我们根本就离不开的很多日常生活用品呢?问题不在于钻石的效用有多大,而是在于获得钻石的“代价”远远高于得到夜壶的“代价”——也就是“劳动耗费”有多少!由此可见,“价值跟着效用走”的逻辑,是多么的不靠谱。因为价值并没有跟着“效用”走,而是跟着“代价”走。虽然,有“价值”的东东首先要有“效用”。但是,价值与效用并不是一回事。

  • 中国经济改革是在什么经济学指导下取得巨大成就的

    中国经济改革是在什么经济学指导下取得巨大成就的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没有过时,因为其中所包含科学的商品经济基本原理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理论,依然是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科学理论,而关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基本原理同样也没有过时。中国经济改革是参考借鉴而不是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因为参考借鉴不等于指导,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中遇到的许多问题在西方经济学中找不到答案,以西方经济学为指导可能使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误入歧途。实践证明,中国经济改革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下取得巨大成就的,而且全面深化改革更需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指导。

  • 贾根良:我国应该加强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

    贾根良:我国应该加强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教学与研究

    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非马克思主义的西方经济理论内部,不仅发生了非马克思主义的非正统经济学与西方正统经济学之间的尖锐对立,而且也出现了与西方国家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融合”发展的局面,“西方经济学”的概念已不能反映和容纳这种巨大变化的新情况。由于我国大学中讲授的“西方经济学”是清一色的西方正统经济学,本文将西方非马克思主义的非正统经济学命名为“西方政治经济学”。“西方政治经济学”对市场经济的运行机制和规律的研究比“西方经济学”提供了更现实和更深刻的描述和分析,其理论研究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也具有直接的和重要的借鉴价值,因此,我国经济理论界应该大力加强对“西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并对高等学校财经类专业西方经济理论的本科课程设置进行改革。

  • 关于现代西方经济学阶级性与所谓科学性的再思考

    关于现代西方经济学阶级性与所谓科学性的再思考

    经济学到底有没有阶级性,西方经济学到底是不是科学,这些问题本来是一种常识性问题,然而,由于西方主流意识形态包括所谓现代西方经济学的入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结果把本来很清楚的问题搅糊了。事实表明,现代西方经济学属于资产阶级的经济学。这种经济学由于其阶级的局限,决定了它对世界、对社会的认识,包括它对人的经济活动和社会经济发展规律的认识,与其真实本质与客观趋势格格不入,甚至完全向反。中国近几十年经济建设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的结果,与现代西方经济学毫不相干,那种欲以此来说明它的所谓普适性与科学性的意图是错误的。

  • 洪永淼的“中国经济学之路”是一条怎样的路?

    洪永淼的“中国经济学之路”是一条怎样的路?

    现代经济学由于它固有的阶级属性和一系列以庸俗的假设条件为前提的立论基础,使它的理论不可能被全人类共同接受。特别是还由于这一理论经历过“华盛顿共识”的武装,达到了庸俗经济学的极点,成了西方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欺骗世界人民的手段,使它越来越不得人心。洪永淼教授的“中国经济学将会如何演变?”或“中国经济学之路”向中国学者力推现代经济学,要中国经济学“快速转型”,“与现代经济学接轨”的主张是错误的,极其有害的。它既严重脱离我国的基本国情,也根本背离我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与发展目标,更是完全违背我国一批真正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的志向与意愿,只能把中国经济学引入歧途。

  • 西方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吗?

    西方经济学中国化是中国经济学的发展方向吗?

    在洪永淼教授看来,所谓的“国际语言”,所谓的“国际同行普遍认可的研究范式和研究方法”其实就是西方资产经济学范式和方法,所以,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就是西方资产经济学的中国化,就是用西方资产经济学的范式和方法来认识和反映中国经济实践,用西方资产经济学的语言来讲中国故事。洪永淼教授用代表国际垄断资本利益的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来讲述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故事,究竟能够讲出什么故事呢?讲出来的故事,一定是和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齐心协力建设社会主义不和谐的中国被颜色革命和被殖民化的故事!

  • 卫兴华:再谈学好用好《资本论》的生产力理论

    卫兴华:再谈学好用好《资本论》的生产力理论

    《资本论》讲的生产力理论跟西方讲的生产力理论是有差异的,是超越了西方经济学的。西方经济学原来讲生产力的三要素就是资本、劳动、土地,而马克思讲的是劳动者、劳动对象、劳动资料。资产阶级经济学只着眼于资本主义制度,他们讲生产力是讲资本主义生产力的发展,他们首先重视的是资本,把资本主义当作最完善的社会的终极制度,而马克思讲生产力的简单要素是着眼于整个社会历史的发展,包括从原始社会到以后的社会都离不开这三个简单的要素。

  • 我国金融领域的五大问题及其根源

    我国金融领域的五大问题及其根源

    我国金融方面存在五大问题,包括依据外汇被动发钞;推进资本项开放改革;低人民币汇率;政府给市场提供净资金过少和向西方出卖银行股份问题,它们给我国带来了巨大经济损失和金融经济风险。其根源是主流金融界对西方经济学说的迷信以及美国精英通过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基于新自由主义理论假说的华盛顿共识。美国基本没有执行华盛顿共识政策和“货币大师”弗里德曼提出的所有14项货币政策建议,它们纯粹是美国误导他国,控制他国思想的意识形态工具。我们应学习美国成功的实际做法,而不是意识形态,它们本身就是为美国利益服务的。

  • 推动我国高校西方经济理论教学的多元化

    推动我国高校西方经济理论教学的多元化

    在我国大学的本科教育中,上述西方政治经济学的教学实际上是不存在的。我国在大规模地系统引进西方经济理论时,紧盯西方主流经济学。福山式的“历史终结论”对我国的影响,更造成了西方主流经济学是唯一现代经济学的印象。

  • “西方”经济学如何制约了中国经济学人的贡献

    “西方”经济学如何制约了中国经济学人的贡献

    当前经济学队伍中存在两大明显失衡:性别结构失衡和地域结构失衡。其中,性别结构失衡主要体现为女性经济学所作出的贡献或取得的学术地位与其人数和投入远不相称,地域结构失衡则主要体现为具有世界性学术影响的经济学家几乎都出现在欧美地区,几乎所有的国际奖项都为西方社会尤其是美国人所占有。更为明显的事实是,当前世界顶级经济学家几乎都是欧美人士,而华人尤其是中国经济学人似乎都不“入流”,不仅西方经济学者很少关注和引用中国经济学人的研究成果和思维,而且中国经济学者只要有可能也更倾向于引用欧美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和思维。也即,对现代主流经济学做出贡献的人员构成,不仅体呈现出明显的男女性别失调,而且也呈现出地域或文化上的集中。

  •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中国改革的现实指导意义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中国改革的现实指导意义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整个马克思主义三大组成部分中占有不可替代的核心地位。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战胜困难和挑战,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必须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上、特别是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的道路上实现新的飞跃。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各级党委和政府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的深刻的思想内涵和战略意义。

  •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经学发展创新需要厘清的问题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经学发展创新需要厘清的问题

    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对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发展提出了迫切的时代要求;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断丰富和发展,又为中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提供了坚强的理论支持和指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中国逐渐被边缘化,是与这一时代主旋律不相适应的。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首先必须要纠正目前已经成为主流的将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视为根本指导思想的错误性倾向,在此基础上坚持和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其重点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应该怎样改?

    中国高校经济学专业的课程设置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加以批评,主要是西方经济学的内容占的比例太高,而且这种课程在意识形态上,公开与马克思主义唱对台戏,甚至贬低、讥讽和诬蔑马克思主义。在经济学整体教学体系中,必须始终贯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等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在这个问题上,不允许有任何含糊,不允许有任何敷衍,不允许有任何走样。

  • 博士生的悲哀:就这样,西方经济学宰制了我们

    博士生的悲哀:就这样,西方经济学宰制了我们

    在一个“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国家,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居然被某种势力不动声色地搞成了一门“水课”而已。“水课”者,可有可无也,可上可不上也,上了也是白上也。总而言之,“有”等于“没有”也——马克思主义在高校的地位可想而知。于是,才会有政治经济学专业的研究生不知道劳动价值论为何物,才会有政治经济学专业的教授公开嘲笑:“马克思是谁?我不认识他”。此种局面若不改变,18大以来强调“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接班人”的教育目标,岂不是又会被某种势力悬置成为一个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