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共为您搜索到98篇文章
  • 胡懋仁:全国学人民解放军

    胡懋仁:全国学人民解放军

    我们的人民军队之所以在各项工作中都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关键就在于坚决地听党指挥。这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没有我们党的坚强领导,我们的人民军队也不会有今天这样强大的力量,也不会如此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进一步推断出,如果我们地方上的各级党的组织,各级人民政府都坚决按照人民军队所遵循的原则来办,我们是不是会具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会取得更加伟大的成就?

  • 当《土地法大纲》遇到解放战士,能发出怎样的神威

    当《土地法大纲》遇到解放战士,能发出怎样的神威

    四十年代的中国是个地地道道的农业国,而国民党兵也全是抽丁或抓来的贫苦农民,几百万的俘虏兵,之所以在加入人民军队后能够很快的脱胎换骨掉转枪口,成为埋藏蒋家王朝的勇士,旧社会的统治让他们没地或少地并因此没有任何的尊严,打倒蒋介石后能够分得土地,不用再给人扛活交租,不用再受人欺负让人踩在脚下,不能不说是一个最实在最有效的动力。

  • 美翻旧账起诉解放军黑客,警惕疫情防控四面楚歌

    美翻旧账起诉解放军黑客,警惕疫情防控四面楚歌

    再深入一步思考,要防范“四面楚歌”,必须树立正确的价值趋向。近日网上流传了李兰娟院士一段话,受到很多网友的共鸣。这段话也戳到了中国社会的痛处。“明星不能强国”,李兰娟院士建议把高薪给一线科研人员。诚然,日益强大的中国,人民日益丰富的生活需要离不开艺术的支撑,但一味地娱乐至死,金钱至上,到了这危难关头,都不可能抵挡疫情肆虐!

  • “军管武汉”传言背后,今天这4个信息很重要!

    “军管武汉”传言背后,今天这4个信息很重要!

    人民子弟兵在抗击新冠疫情中,已经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用很多武汉网友的话说,“看到解放军来了,心就定了!”。从大年除夕夜,各大军队医疗单位紧急派出援助队连夜飞往武汉,加入到救治感染病人的一线;再到这两天,武汉一些军队的运输车辆和人员全面投入到物资运送的队伍中,他们确实已经全身心投入到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陈辉:降服新型肺炎防化兵作用知多少?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兵的诞生与世界防化兵的诞生有着共同的原因:近代化学工业的发展,毒气在人类战争中的出现。然而,也有着不同的原因:日军对中国使用化学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诞生;美军对中国人民志愿军使用细菌武器,促使我军防化兵壮大。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化学战受害国。我军防化兵,向世界证明了维护人类和平的信心和实力,为化学武器最终走向坟墓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 解放军来了!他们总是神兵天降,是真正的定海神针

    解放军来了!他们总是神兵天降,是真正的定海神针

    现在,医疗资源供给不足的矛盾正在缓解,但我们务必要考虑2月5日到8日拐点不出现的可能。一旦拐点真的不能如期出现,那么接下来武汉及湖北的医疗资源必将面临新的供给压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更加需要依靠人民军队。就军队如何更好投入抗击疫情工作,需要我们有更好的预案和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 虽有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虽有危险,为了战胜疫情,让我去!武汉市民泪崩!

    看到这里,武汉人会泪崩,此时此刻,处于疫区、封城状态的一千多万武汉市民最能体会什么叫感动,谁没有家庭?谁没有父母?谁没有孩子?除夕之夜,大年初一,谁不想和家人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可全国全军的这些医疗战士,这些白衣天使,告别家庭,冒着生命危险,奔赴武汉,参加抗疫战斗,怎不叫武汉人深深感动?世上有真情,人间有大爱,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军的救援,无论多么严峻的疫情,无论多么巨大的灾难,我们都能沉着应对,取得最后的胜利。感谢您们,中国军人救援队,感谢您们,全国各地的医疗救援队,有你们在,就有大爱在,就有希望在,就有胜利在。

  • 造一艘航母,有多难?

    造一艘航母,有多难?

    昨天,“山东舰”正式入列,有人问我激动不激动,我想了想说:抱歉,这种事情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多,已经不激动了。就像海军总是插入宫古海峡,次数多了,就习惯了。这消息,远不如当年见到J20的时候开心,也不如见到055的时候开心。我们操心别的事情,比如:种花家,你嘛时候有电磁弹射平顶船啊?你嘛时候有核动力平顶船啊?你嘛时候有更新的舰载机啊?你的彩条布电磁炮,嘛时候绑到大船上啊?你嘛时候有轰20啊?嘛时候,咱们打败帝国主义,实现英特纳雄耐尔,环球同此凉热啊?不急,咱们不急,不能犯小资产阶级狂热,不能学机会主义赌博,以为可以毕其功于一役,明天就打碎堡垒。饭一口一口吃,事情一件一件做,我们把根据地建设好,把战士培养得多多的,把武器造的多多的,再走出去的时候,就是天下无敌。

  • 朱新开:他们是开国将帅中的“外国人”

    朱新开:他们是开国将帅中的“外国人”

    1955年,洪水获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成为我军唯一的外籍开国将军,并且是中越双料少将。据称,原本准备授予中将军衔,但越南方面表示,“与越南人民军授予他的军衔级别一致最好”,最终才定为少将,但行政级别为正军,这在我军历史上也堪称特例了。

  • 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历程

    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历程

    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美军官兵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 高戈里:游离政治曲解军史的若干表现及危害

    高戈里:游离政治曲解军史的若干表现及危害

    某作家的随意性结论,彻底虚无了这支起义部队辉煌的政治改造史——在他看来,九台政治整训的总结报告不算数,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不算数,毛泽东主席的评价不算数,就他某作家的结论才算数。这些年来,军史界这种以抹杀我军政治工作为突出特征的“单纯军事观点”著史倾向,对于一些影视作品将我军指战员形象作打手化、江湖化、痞化,甚至匪化描写,起到了无可推卸的史学引导作用。危害,已经强烈地显露了出来!

  • 七十九颗骑兵将星——人民解放军骑兵出身的将军

    七十九颗骑兵将星——人民解放军骑兵出身的将军

    1948年10月初,人民解放军围城部队兵临长春城下,骑兵2师奉命参加围城战斗,东北野战军总后勤部为每个官兵配发了骑兵专用马刀,骑兵挥舞着数千把明亮的马刀,整日闪现在长春城下,国民党守城部队被吓得魂飞胆破,传言共军骑兵个个都是“草上飞”,马刀锋利,削铁如泥,骑兵追步兵一个跑不掉,一刀下去就变成无头鬼。国民党守城部队大都是南方兵,没接触过骑兵,惊恐万状,军心涣散,粮草用尽,宁可饿死,也不愿出城当无头鬼。10月17日,国民党60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新7军,在粮草断绝、空投无望、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于10月19日,宣布投降,长春遂告解放。

  • 钱学森:一位可爱可敬的人民解放军科学家

    钱学森:一位可爱可敬的人民解放军科学家

    钱学森热爱毛主席,因为毛主席热爱人民,热爱祖国,这是道层面的想得通。钱学森在道层面对毛主席思想的领悟,非常人能够理解。这是他作为人民解放军科学家,深层次的可爱可敬之处。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人们还会记得人民领袖,人民科学家,这一点都不奇怪,完全想得通。至于那些抹黑人民领袖,污蔑人民科学家的人,就是另一回事了。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毛主席领导钱学森道器变通,举世无双。

  • 共和国峥嵘岁月之大上海 —— 开国那几年

    共和国峥嵘岁月之大上海 —— 开国那几年

    1949年10月24日,上海举行“解放上海大演习。这一次的演习,便是为苏联摄影队再现解放上海战役中最为艰难的时刻。当年突破长江天险的渡江第一船12名战士,在渡江战役中毫发无损,却在5月24日当天全部壮烈牺牲,牺牲在解放上海战争的四川路桥。从演习中,也可以看出这一支部队非常高的战斗素养。

  • 唐律疏议:淮海战役国民党是怎么输的

    唐律疏议:淮海战役国民党是怎么输的

    整个战役过程中可以看出,尽管参战解放军总兵力不如国民党军(解放军两大参战野战军总兵力大约60万,大致相当于国民党军5个兵团;国民党军参战有7个兵团约80万人:黄百韬、黄维、邱清泉、李弥、孙元良、李延年、刘汝明;60万对80万,这就是为什么毛泽东说淮海战役是“夹生饭”),但是每次解放军都能集中一整个野战军(大约相当于国民党军3-4个兵团)围歼国民党的一个兵团。如黄百韬兵团面临的就是几乎整个华东野战军;黄维兵团面临的就是几乎整个中原野战军。最后的邱清泉李明孙元良三个兵团面临的则是中原野战军加上华东野战军。

  • 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战场释俘情况

    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战场释俘情况

    说到美国华盛顿城的那个“朝鲜战争纪念碑”,对上面宣称的美军被中朝军队击毙的人数,曾有网友著文“杀死一个美军很容易,让一个美军阵亡很难,”分析指出了该国统治团伙为了欺骗“选民”而玩弄的概念游戏和缩减数字游戏。其实,美国的洗脑媒体机构一直是这么玩弄“选民”的,当年美国就曾在宣传中极力缩小自己的被俘人数。现在已无法确切统计我军在抗美援朝中的战场释俘的具体数字了,但从相关资料推断,其数目当在上千至数千之间。据报道显示,美国那个“朝鲜战争纪念碑”上声称美军在朝鲜战争中被俘7140人,显然,它们不可能承认被俘美军数目中还应包括我军在两年多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战场释放的美国大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