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自由共为您搜索到60篇文章
  • 今天,Facebook重新定义“言论自由”

    今天,Facebook重新定义“言论自由”

    1900年,在戊戌变法失败后,梁启超曾写下了一篇《少年中国说》,鼓励中国青年不要放弃,要勇于进取,因为只有青年人心中始终充满希望,国家才有希望。如今也有人说,毛主席那一代人,解决了中国挨打的问题;邓小平那一代人,解决了中国人挨饿的问题;现在,是需要我们这一代人解决中国人挨骂的问题了。我想,我们这一代中国的年轻人,一定不会让前辈们失望。

  •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从推特默许机器人造反华舆论看美国言论自由底色

    作为美国社交媒体的巨头,推特一直在某种势力的操纵下不遗余力地发布反华推文,甚至默许反华势力利用自动化机器人通过反复、海量推送来扩大影响。而在反华帖子大量占据推特平台、给用户造成宣传冲击的同时,那些揭露香港暴徒恶行、爱国撑警的账号却被以“官方宣传假新闻”的罪名封禁,如果没有对意识形态的强烈重视,如果没有某种势力的指使,很难相信推特会自主做出这种事。这些反华反共的帖子使用各种主题标签对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进行赤裸裸的攻击,而这些爱国账号却恶意封禁,你要说这是“官方主导”“假新闻”这样的道德问题,我看这根本就是立场问题。

  • 鹿野: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

    鹿野:西方的“言论自由”是反共反华的自由

    试问,这种只能发表和西方资本势力一致的观点的“言论自由”能算是真正的自由吗?反观中国,假如也像美国一样,只许发表和中国共产党一致的观点,不得发表任何拥护西方资本主义体制和主流价值观的观点,一旦触犯就严加惩处,那么中国的公知和某些文艺界人士恐怕早就炸锅了吧?

  • 徐实博士:如何理解当代社会的言论自由?

    徐实博士:如何理解当代社会的言论自由?

    从传播渠道来看,西方国家的“当代言论自由”处于什么状况呢?毫不夸张地说,传统媒体向民众展示的信息,都是私人资本想让民众看到的信息。其传播方式、传播内容要完全符合后台老板、即私人资本利益集团的喜好。比如,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发生的骚乱,被媒体定性为“暴民闹事”;乌克兰基辅发生的骚乱,那就成了“公民追求民主”的行为。俄罗斯出兵叙利亚,那叫做“扰乱中东局势”;而美军整日在海外穷兵黩武,就成了“维护世界和平”。说得直白些,传播渠道本质上是制造话语权的工具。

  • 美国政治只是金钱游戏:言论自由、平等与财政选举

    美国政治只是金钱游戏:言论自由、平等与财政选举

    文章从自由与平等的关系的角度分析了美国的选举财政制度。在回顾了美国选举财政法一百多年的历史,特别是1970年以来现代选举财政制度的演变过程之后,文章着重分析了自由和平等价值对民主制度的重要性和意义,以及这两种价值在选举财政法中的体现及其矛盾。文章不赞成为了自由而完全牺牲平等,主张以兼顾两者的方式来看待和解决选举财政法中出现的争议问题。

  • 吕景胜:也谈英雄烈士保护法与言论自由

    吕景胜:也谈英雄烈士保护法与言论自由

    任何文明法制国家从来就不存在绝对的言论自由,美国对言论自由有十八种限制。公民或组织的言论自由应该在宪法、法律范围内行使,任何公民或组织没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动摇毁灭英雄烈士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和手段,法律就是要规制大搞历史虚无主义的所谓“言论自由”。英雄烈士保护法是实现国家管理控制职能,保障社会稳定,国家安全的重要工具手段,任何个人或组织必须服从。应区别对待正常的学术研究和借学术研究之名行诋毁抹黑英雄烈士之实。

  • 理解“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恐惧

    理解“后真相时代”的社交媒体恐惧

    对于某些西方民主建制派来说,强调当下民众对“真相”的守护固然重要,但是最好不要健忘以往自己篡改“真相”的丑行,否则只会暴露道德表象下赤裸的相对主义。我由此想起整整十年前一个不应被忘记的时刻,2008年的4月19日,柏林、伦敦、巴黎、洛杉矶等世界主要城市的华人举办集会,向全世界发出“支持北京奥运,反对西方媒体片面报道”的声音。“做人不要CNN”,在一片红旗招展的背景中,我依稀记得那响亮的口号。如今,面对“后真相”时代的种种恐慌,人们最终要问:“什么是真相,谁的真相?”

  • 鹿野:从鲁迅后期著作的名字看民国的“言论自由”

    鹿野:从鲁迅后期著作的名字看民国的“言论自由”

    鲁迅在后期的创作当中不光是内容不断变换,笔名也不断的更改。真正用“鲁迅”这个笔名发表的文字并不多。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也是因为需要躲避国民党当局的审查。单是1934年,国民党“中央党部”就禁止了“新文艺作品149种”。民国时期的言论是不是很自由呢?

  • 谈谈美国人告诉我们的一些道理

    谈谈美国人告诉我们的一些道理

    这些年来奥巴马和希拉里这两个伪君子把美国真实的一面掩盖起来了,企图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说法忽悠世界各国人民心甘情愿接受美国的统治和搜刮。而我们国内的公知们心领神会,一方面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一方面想依赖美国和西方的支持在中国实行改旗易帜,他们掩盖美国的真实的做法,甚至往美国的长满癞疮的脸上不停的涂脂抹粉,以至于让美国佬常常大出洋相。

  • 言论自由实为种族主义保护伞,波士顿华人积极参与反制白人至上大游行

    言论自由实为种族主义保护伞,波士顿华人积极参与反制白人至上大游行

    在这个多事之秋,白人至上把号角吹向了全国各地,他们的口号诸如:“You will not replace us/Jews will not replace us”(你们(移民)休想取代我们白人/犹太人休想取代我们),“Blood and soil”(“一寸山河一寸血”!该口号历史可以上溯到德国纳粹种族清洗时代),“One people, one nation, end immigration!” (“一个种族,一个国家,停止移民!”深度反移民排外),句句都射向排外这个宗旨。

  • 因为不许人说话,苏联才倒的台?

    因为不许人说话,苏联才倒的台?

    他们所要的所谓言论自由,不是一般的、抽象的言论自由,而是攻击党、攻击社会主义制度、攻击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自由。而这几项攻击,都是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既然我们都在讲依法治国,能不遵从宪法吗?

  • 蔡语婧比杨舒平高出何止一百倍,评某些奇谈怪论

    蔡语婧比杨舒平高出何止一百倍,评某些奇谈怪论

    如果所谓的言论自由真的是美国人坚持的价值观的话,那么蔡语婧所在的波士顿大学算是维护了这一价值观,因为蔡语婧在毕业典礼演讲上说出了“美国并不代表着完美的自由,在这里她也会因为捍卫自己的信念得到怀疑和厌恶。也会有无法融入的不适感。”

  • 马大的所谓“兼听”和美国防部的“反宣传中心”

    马大的所谓“兼听”和美国防部的“反宣传中心”

    一方面借谄媚之徒的口标榜在美国什么话都能够讲,一方面事实上在美国很多话不能随便讲,甚至还要由国防部出面对付别人的言论。这两种情况就真实地同时存在于美国。

  • 杨舒平演讲里中国不如美国言论自由是真的吗

    杨舒平演讲里中国不如美国言论自由是真的吗

    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人们都充分享受了歌颂美国体制和所谓普世价值,攻击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美国式言论自由。只不过杨小姐认为中国在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应该彻底把爱国网友反感公知的言论取缔了,只允许高喊美国体制万岁万万岁,普世价值万岁万万岁的公知们说话不允许其他人说话,才算是彻底实现了“言论自由”。

  • 为深明大义的那些鲁扬的乡亲和家人点赞

    为深明大义的那些鲁扬的乡亲和家人点赞

    不知道鲁扬的家人和乡亲平时上不上网,即使是上网了,能不能看清楚其中的奥秘,但是不管他们有没有看清楚,他们以直觉和朴素的感情对鲁扬的行为说不了。这让我再一次对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的大多数山东人表示深深的敬意!平心而论,仅仅从鲁扬举牌子声援邓相超这一点,即使是像我这种跟他观点完全对立的人也会尊重他的表达观点的自由,相信司法机关也不会因此找他的麻烦,这就是不用鲁扬去“捍卫”而一直存在的东西,至于鲁扬与他的那些观点相同的人同声讨邓相超的民众发生的语言冲突甚至导致肢体冲突是另外一回事,跟言论自由不自由没有关系。而且这跟鲁扬的乡亲和家人同鲁扬的观点不一致是一码事,鲁扬不会说他的乡亲和家人在剥夺他的言论自由吧。

  • 赵磊:“随地大小便”岂是“言论自由”?——评公知们洗地邓相超

    赵磊:“随地大小便”岂是“言论自由”?——评公知们洗地邓相超

    有人为邓相超鸣冤叫屈,为邓被解聘愤愤不平,为邓的下场痛不欲生,说处理邓就是“压制言论自由”,就是“专制不民主”。在我看来,把邓相超的下流言论当做“言论自由”抱不平,纯属就是无理取闹。道理很简单:言论自由与讲规矩并不矛盾。 我举个例子:每个人都有大小便的自由。但是,大小便的自由与大小便必须讲规矩,二者矛盾吗?一点也不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