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共为您搜索到22篇文章
  • 胡新民:从《枯木逢春》看论文重要还是救人重要

    胡新民:从《枯木逢春》看论文重要还是救人重要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医疗卫生事业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特别是在防治传染病流行方面。1961年上海电影制片厂制作的《枯木逢春》,真实地反映了当年消灭血吸虫的情形。影片中反映的党的坚强领导,特别是毛泽东的高度重视,坚决依靠人民群众,坚持中西医结合等等,不但指导了后来的以“赤脚医生”为标志的农村合作医疗的蓬勃发展,而且对今天仍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其中最值得回味的就是当下提出的“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 谁在扭曲科研人道?”

  • SCI论文,科研圈的名利场

    SCI论文,科研圈的名利场

    SCI论文的话语权是被美国人牢牢控制在手中。如果,中国科研系统里评定能力的依据,是美国情报机构掌控的科研体系,那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庞大的科研经费,科研支出,最后都是帮美国人办事。当然,我们可以说,科学不分国界,好玩意全世界分享,这是我们华夏人的胸襟和气量。但是,科研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为了秀自己牛叉吗?科研是为了解决实际问题,论文不过是副产品。你解决了问题,最后出一个总结,告诉大家,你是怎么解决问题的,让同行们来分享你的成果。但是,中国的科研体系,因为引入了SCI体系,就变歪了。

  • 武汉肺炎英文论文快又多,为什么没用于疫情控制?

    武汉肺炎英文论文快又多,为什么没用于疫情控制?

    这次的武汉肺炎的科研成果是一流的,很短的时间内在很多知名杂志发表了文章,但是根据这些发表的数据信息,有很多完全可以在疫情暴发初期就用来指导这次新发传染病的控制。有些非常重要的数据,仅仅是在英文杂志上发表以后,我们才可以看到,有很多信息在国内并没有及时向公众公开,也没有及时地应用在扑灭暴发流行的整个过程中。发表高质量的文章,可敬可贺,但为什么这些数据国内看不到,如果让这些结果在这场疫情控制过程中有所应用,不是更好吗?感觉到这次的主导方向是科研和抢着发表高水平论文,而不是公共卫生的实践,以保护人民健康为首要。这也可能研究人员与现场流行病控制人员之间缺乏足够协调和沟通。有关研究人员、管理部门和专业人员的初心应该是什么?在大疫来临时的首要使命是什么?值得反思。

  • 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谁在扭曲科研人道?

    从抢救人命到抢发论文:谁在扭曲科研人道?

    一味强调科研产出可能会以“牺牲创新、牺牲勇气、牺牲多样性,最终牺牲科学进步”为代价。这种评价方式违背了学术发表的根本目的,即分享学术观点以造福人类;也违背了科研的根本目的,即通过缜密的方法和挑战性的学术参与产出具有重要意义的、原创的观点,从而推进人类理解和认知。

  • “师娘真美”论文的作者是绝无仅有的高级黑

    “师娘真美”论文的作者是绝无仅有的高级黑

    许多学生因为毕业证捏在导师手里,敢怒不敢言,只有默默忍受剥削,用自己的青春帮导师买房买车,比996还要凄惨,自嘲“在北京800块一个月你都招不到一个农民工,却可以使唤一个研究生”。试问,哪位高校学子没有听说过,甚至亲身体会过导师权力不受约束,掌握生杀大权之后给学生带来的深重苦难?

  •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鹿野:浅谈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乱象

    必须改变教育产业化、学校企业化的错误思路,让高等教育回归公益性服务的本位,让高校教师同学生的关系从“老板”和雇佣工人这种扭曲的关系重新回归服务者与被服务者的关系。依照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真正摆正了“高校及其教师是服务者,学生是被服务者”的关系,让高校从“企业”变成真正的学校,教师从“老板”变成真正的教师,绝大多数高教系统当中的问题便可以迎刃而解,更不会有研究生自焚、马屁论文上核心等恶性问题了。

  •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崇高优美”的神论文,怎能一撤了事?

    事情决不能止于隔靴搔痒式的撤稿声明,以及不痛不痒的“引咎辞职”。这背后有没有学术腐败?有没有违规违纪行为?需要给公众一个交代。目前中科院已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说会尽快成立调查组。我们在等待结果,如果不了了之,那释放的信号将会十分可怕。

  •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周恩来: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

    1966年4月7、10日,周恩来两次约见国家科委、中国科学院、地质部等有关单位的科研人员,讨论地震预报和地震划线问题。他反复强调地震预报的重要性和可能性,要求加强研究,对地震工作要狠抓,抓到底;对地震中的各种现象,任何微弱的变化都要记录下来,综合、辩证的分析,争取从邢台地震中找出地震预报的头绪。还说:搞地震工作不能只是为了写论文,要解决现实问题,这才是有价值的。

  •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程碧波:我国科研评价体制改革势在必行

    所谓建立评审防火墙制度,就是要求隐匿被评审内容的相关论文的发表期刊、期刊级别、影响因子、所获奖励等第三方因素信息,不允许这类因素作为成果评审的依据或参考。若评审者或被评审者不服,可以提请复议。复议同样要遵循内容评审原则,要屏蔽第三方因素信息。虽然完全隐匿第三方因素事实上不可能做到,但是在评审案卷上要求隐匿第三方信息,就已经排除第三方因素列为成果评审的法定依据。

  •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2万一篇C刊,十万解决职称——学术产业链的荒诞

    文化领域的改革正在经历险滩,也在调整有关各方的生存状态与格局,考验着大家的生存能力和智慧。学术期刊承担传播文化文明的责任,但也还要活下去。活着与责任,有的时候便会激发出不和谐不友好不文明不道德。严厉要求学术期刊站稳立场、勇于担当、做社会正能量的播撒者和窗口,可谓始终如一。但是如此这般的性质规定与职责明确,还要在改革的浪潮中顾及它们的可持续发展。如果出现脱节或者背离,机会主义和交换行为便不可阻挡。

  •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简单逻辑被忽略,论文引用率高被误解为论文水平高

    偏离实验或实践检验,痴迷SCI、影响因子和引用率将只会劳民伤财、误国误民、害人害己。有学者将国内痴迷SCI比作痴迷鸦片,这是恰如其分的。事实也反复提醒我们:绝不能以论文的发表作为成果的认定标准。那些仍然在奖励论文发表的单位在发放奖金前应该先请第三方对论文的结论进行独立验证。

  • 中国科技期刊怪象:指挥棒往西,优秀论文怎能往东

    中国科技期刊怪象:指挥棒往西,优秀论文怎能往东

    评职称、毕业、奖励都要看SCI、EI,国内就这么几个期刊,还有各种地方保护主义,还不如直接投国外呢。

  • 没了科学精神,也就没了底线

    没了科学精神,也就没了底线

    韩春雨喜欢套用《喜剧之王》里的台词“其实,我是一名科学家”来表达自己的坎坷成名路——正如一个“龙套”对梦想的坚持让他成为巨星,小人物的科学梦也总会有闪闪发光的一天。但事实上,韩春雨的所作所为恰恰表明,背离了科学精神的所谓“科学梦”只能玷污“科学”二字。科学梦只会属于那些真正热爱科学、尊重科学、坚守科学精神的人们。

  • 以SCI为主导的论文挂帅扼杀了科技创造力

    以SCI为主导的论文挂帅扼杀了科技创造力

    西方某些科研制度与SCI标准的移植,使我国科研队伍逐渐丧失了对西方模式的鉴别能力。我们不禁要提出:这些人才,包括最高“学术称号”人才,是我们中国人自己选出来的吗?这难道不说明:SCI及西方杂志的编辑部,远程间接操纵了我们的人才选拔,间接支配与操纵了中国大笔资金的投向。我们在科技领域搞了这么多“国际前沿”项目,是国际化了,还是被国际化了?以SCI为核心的论文挂帅,其客观结果是使我国的科学事业逐渐脱离“中国特色,自主创新”的方向。当然,不可避免地扼杀科技创造力,导致我国科技界贫于创新、贫于思想。

  • 扭曲的中国式“合作论文”

    扭曲的中国式“合作论文”

    如果对当前存在的国际合作论文的结构和形态进行解析,那么我们就很容易发现,这种学术合作的分工体系具有鲜明的“殖民”性质:中国学者提供有关中国情况的统计或实验数据,西方学者则在此基础上根据主流的写作范式作些计量分析;因此,尽管中国一些经济学人似乎也凭此在英文刊物甚至所谓顶尖刊物上发表了文章,却始终是处于打下手的角色,所发表的论文中很少有自己的创新性思维在里面。

  • 惊!集体农业竟如此不堪~

    惊!集体农业竟如此不堪~

    长期以来很多人认为社会主义时期的集体农业是低效的,无法维持,并把原因归结于缺乏激励。而最近李怀印的研究表明,集体农业并非对社员没有激励,而是采用了多种激励制度来评估社员的劳动贡献和决定社员的劳动收入。作者认为,仅仅是性格还不足以解释集体农业中的激励问题,所以进一步分析了集体农业中影响劳动激励的各种制度性因素和非制度性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