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共为您搜索到22篇文章
  • 林彪的两封信与毛泽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林彪的两封信与毛泽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这封信在毛泽东思想发展史上的地位非常重要。1950年5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成立毛泽东选集出版委员会,由中央统一编辑《毛泽东选集》,毛泽东亲自主持其事,这封信再次入选。不过,为不引起党内同志对林彪的误解,毛泽东将信的题目改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且明显可以看出是批评林彪的地方也作了删改,公开发表时通篇文章没有出现林彪的名字。

  • 毛主席旷世之作《沁园春·雪》背后的刀光剑影

    毛主席旷世之作《沁园春·雪》背后的刀光剑影

    《沁园春·雪》 不仅征服了整个国统区无数的文化名流、知识分子,也粉碎了国民党长期以来对朱、毛及其领导下的中国工农红军的妖魔化宣传。试问:一个共产共妻、杀人放火的“匪首”能写出如此大气磅礴、风流倜傥的绝妙好词?!谣传不攻自破!这首《沁园春·雪》的威力是何其大?!又是多少个军能比得了的?!而毛泽东的这首词呢,更是让一个人如坐针毡。他,就是蒋介石。

  • 毛泽东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缘何而发?

    毛泽东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缘何而发?

    毛泽东之所以提出这样一个尖锐问题,主要是担心革命阵营内部出现分裂。此前,各民主党派领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虽已公开响应中共关于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五一口号”,并应中共邀请已经或正在准备进入解放区。但是,面对国民党蒋介石的求和呼声,少数人在此关键时刻又出现了动摇,甚至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 谭伟东:赋诗三首纪念毛泽东诞辰126周年

    谭伟东:赋诗三首纪念毛泽东诞辰126周年

    横空升腾,毛泽东,阅尽华夏春风。启蒙东山橘子洲,《湘江评论》天下惊。二十八画,拜师红楼,红船舵手正。秋收暴动,井冈赤澄,古田遵义延陵。横扫千军登圣,经济龙腾,逆势战苍穹。千古弊政重经营,根治社病无重。重教清风,民主官熊,民治紫禁城。宜将剩勇,继续革命除病。

  • 毛泽东这首词,像一支响箭射向国际反华势力

    毛泽东这首词,像一支响箭射向国际反华势力

    毛泽东寥寥几笔就将国际反华势力的丑态描绘得栩栩如生,其轻蔑、厌恶、嘲讽之情意溢于言表。“碰壁”二字则充分向外界展示了中国人的自信,这些跳梁小丑的举动不仅是逆历史潮流,而且必然败亡。

  •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中的风云雨雪

    汪建新:毛泽东诗词中的风云雨雪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咏雪的热情一如既往。“雪花飞向钓鱼台”“洞庭波涌连天雪”,是对钱塘潮水以及洞庭湖波涛浪花的一种形象比喻。《卜算子·咏梅》不是咏雪之作,但“飞雪迎春到”一句便道出了雪作为春天使者的风姿与神韵。“雪压冬云白絮飞”,用漫天飞雪反映当时国际斗争异常尖锐。“梅花欢喜漫天雪”,这“雪”是严酷的环境,是严峻的挑战,是激烈的鏖战,对以梅花自比的毛泽东来说,不啻于激发昂扬斗志的兴奋剂,无异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此后,毛泽东诗词中的雪意象气势有所减弱,如“一篇读罢头飞雪”“鬓雪飞来成废料”,指的都是白头发,虽有“飞”的动感,无非表明衰老过程之快,“悲”有余,“壮”不足。但就总体而言,他笔下的雪灵韵十足,意境高远,令人回味无穷。

  • 申尊敬:从高原到高峰怎么走

    申尊敬:从高原到高峰怎么走

    共产党为人民打江山,保江山,谋发展,离不开枪杆子和笔杆子。新时期的文化艺术界精英们,社会责任和历史使命就是为人民筑精品,为创造文艺高峰作出自己的贡献,这也是每一个文学艺术家的神圣使命。为这个伟大使命奋斗,其乐无穷,我们应该乐在其中,这无疑是人生一大快事。

  • 毛主席与陆游《卜算子·咏梅》之比较及其启示

    毛主席与陆游《卜算子·咏梅》之比较及其启示

    在当今历史时代,决心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的共产党员都应该学习毛主席这首词中的“咏梅”精神,无论国际国内斗争如何尖锐激烈,一定要努力做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它在丛中笑。”

  • 毛泽东诗词中的阴晴圆缺

    毛泽东诗词中的阴晴圆缺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毛泽东信仰坚定,信念执着,满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凌云志”。《孙子兵法·军形篇》有曰:“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李白《宣州谢脁楼饯别校书叔云》诗云:“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毛泽东性格刚毅,愈挫愈勇,洋溢着“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英雄气概,胸怀着“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慷慨悲歌,充满着“犹记当时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的牺牲精神,引领中国革命攻坚克难,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

  •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张文木:毛泽东诗词中的战略思想

    毛泽东越是在孤独的时候斗志越是昂扬:“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虎豹”指的是美国,“熊罴”指的是苏联。毛泽东就是不信邪,因为他知道,历史规律不在对手那里。帝国主义要称霸,称霸必然要透支自己并自我毁灭。天要冷了,这是规律,美国和苏联在争霸中已被耗得筋疲力竭。梅花即人民当然高兴,“梅花欢喜漫天雪”,苍蝇是过不了冬的。

  • 《送瘟神》诗中的毛泽东为民情怀

    《送瘟神》诗中的毛泽东为民情怀

    1956年,毛泽东接见了广东省从事血防工作的陈心陶教授,听取了他对防治血吸虫病的意见。1957年7月7日,毛泽东在同上海各界人士的座谈会上,又特意向有关专家询问了防治血吸虫病的情况。1958年,毛泽东在安徽视察工作时,专门到省博物馆察看防治血吸虫病的规划图,查询进展情况,促其实现。1958年6月30日,《人民日报》报道了江西省余江县首先消灭了血吸虫病的喜讯。消息传来,全国人民欢呼:中国人民有了毛主席、共产党的领导,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什么都可以战胜!

  • 何平:毛泽东诗词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艺术再现

    何平:毛泽东诗词是中国革命和建设的艺术再现

    毛泽东诗词给我们总的印象是纵横捭阖,气势恢宏。《沁园春.雪》诗中,“千里冰封,万里雪飘,长城内外,大河上下”,寥寥数语,就把幅员辽阔的大好河山尽收眼底。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成吉思汗几个人物,就把错综复杂的中国历史娓娓道来。毛泽东不少诗句中带有“我”字。如“春来我不先开口”,“我返自崖君去矣”,“算人间知己吾和汝”。这里“我”是指他本人。但在很多诗句中,如“而今我谓昆仑”,“唯我彭大将军”,我失骄杨君失柳”。“我”不光是作者本人,“我”既是个体,也是群体。而在“而今迈步从头越”,“红军不怕远征难”,“不到长城非好汉”,“六亿神州尽舜尧”这些诗句中,“小我”已融入到革命洪流的“大我”之中。《念奴娇.昆仑》中,毛泽东倚天抽剑,要把昆仑劈成三截。原先是“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留中国”。后来改为一截还东国。这样英、美、日都涉及了。“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毛泽东不仅关注中国人民的命运,也关注全人类的前途。

  • 这个诗人的诗魂,正是新中国的诗魂

    这个诗人的诗魂,正是新中国的诗魂

    毛泽东诗词征服了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以致他的敌人也为之折腰。其风靡程度一度超过了中国历史上的任何诗人诗作。如果说当年这种风靡确有很多非诗因素的话,那么,进入新世纪以来直到今天,毛泽东离开我们43年了,可他的诗词还依然频频出现在舞台、荧屏、教科书和文学、音乐、书画作品乃至酒店、客厅、会议室、农家乐、宾馆大堂和上至领袖人物下至普通群众的亿万人们的口碑中。经过少则半个多世纪多则近百年的时光淘洗,毛泽东诗词中的上乘之作(我个人认为约25首左右)已然完成了一个经典化的过程(如《沁园春·长沙》面世已94年、《忆秦娥·娄山关》《七律·长征》已84年、《沁园春·雪》已83年等),作为晶莹璀璨的浪花汇入了瑰丽壮阔的中华文化长河之中。

  • 党的文艺事业要抒写和歌颂党和人民

    党的文艺事业要抒写和歌颂党和人民

    毛泽东诗词作为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的史诗,其塑造的总的艺术形象就是党和人民的形象,包括人格、实践和文化形象三个主要方面。毛泽东诗词善于运用多种形式从不同角度塑造党和人民的形象;倾向于塑造充满光明、饱含理想的形象;善用象征、隐喻等手法以达到意味深长的塑造效果。毛泽东诗词对党和人民形象的塑造产生了巨大的历史反响,也给新时代党的文艺事业发展提供了重要启示:党的文艺事业应当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旗帜鲜明地抒写与歌颂党和人民;党的文艺工作者应当深入人民生活,讲好中国及中国共产党的故事,还应当坚持文化自信,自觉传承中华文化传统的血脉,创作出既有民族风格又符合世界进步潮流的优秀作品。

  • 张文木:吴,东南之谓,主谈。不谈曰“吞”

    张文木:吴,东南之谓,主谈。不谈曰“吞”

    评,言贵平;议,言及义。言平义深,当为语言的最高境界。

  • 张全景:千古高风毛泽东——《诗书画毛泽东》序

    张全景:千古高风毛泽东——《诗书画毛泽东》序

    我们纪念毛主席,是为了继承毛主席的遗志;我们纪念毛主席,是为了更好地学习毛泽东思想;我们纪念毛主席,是为了凝聚我们的战斗力;我们纪念毛主席,是为了捍卫千百万烈士用鲜血换来的红色江山。毋庸讳言,时至今日,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仍在散布流言蜚语、造谣诽谤、恶毒攻击污蔑毛主席,企图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历史就是历史,事实就是事实,他们的邪恶用心是不会得逞的。正如丁芒先生在一首散曲中所写的:“任他们妄评休咎,大浪扫平笑泥鳅”,毛泽东思想将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