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共为您搜索到57篇文章
  • 试论社会主义公共传播(“中国话语”之三)

    试论社会主义公共传播(“中国话语”之三)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公共传播应当被界定为实现社会主义民主的一系列社会过程,也就是促进整个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决策过程中,普通人参与社会和文化价值建构的平等,以及最大程度的参与。因此,对社会主义公共传播中“公共”的理解,核心在于,报道以民众为主体的社会实践,在这个过程中,媒体需要提供开放式和参与性的论坛,激发不同社会群体以主体的身份参与有关中国社会未来的政治性辩论和文化建设,并在此基础上引导人民群众确立社会主义价值观和文化自觉。

  • 建政、浩劫和党媒等的名实之辩

    建政、浩劫和党媒等的名实之辩

    本文借若干“元话语”,尝试提示符号与政治的问题,从不起眼的寻常符号,一步步落脚到话语、权力、意识形态等问题上。从意识形态到文化政治的研究虽然千头万绪,纷纭复杂,但追根溯源都离不开一套符号及其有机运行。特别是若干“元符号”或“元话语”,更是日入日深地形成“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权力话语谱系,如同古代中国的“仁义礼智信”,五四时期的“德先生”“赛先生”。

  • 西式民主话语体系的陷阱

    西式民主话语体系的陷阱

    近年来一些西方国家内部出现了越来越多与其宣扬的民主相悖的现象,如信息监控、种族矛盾、政治极化、外交承诺的随意性等等,加上西式民主输出在发展中国家制造的陷阱、动荡和混乱,凡此种种,从直观上加深了人们对西式民主学说及其对外输出弊病的认识。

  • 索飒:话语霸权和信息时代

    索飒:话语霸权和信息时代

    当看到人们随便从路边的小摊上买一份《参考消息》,然后一边吃着汉堡包一边在地铁里读报时,我们有时会暗自感慨,时代真是变了。版式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当年象征着级别、权力的读物今天已经成了平民百姓手中的消遣。信息、传媒、网络是今天的时髦词;随着意识形态化的语言日益被技术化的语言所替代,一种中性的国际文化正在形成吗?信息的民主化时代已经到来了吗?

  • 警惕东方主义话语对他者历史的虚无

    警惕东方主义话语对他者历史的虚无

    东方主义话语方法论实为“西方中心论”,它使西方在对待自己和他者的叙述时采用双重标准的逻辑范式:珍视自己的历史,蔑视他者的历史。“西方中心论”是以对他者历史的虚无为前提的。

  • 阶级论战话语在台湾大小选举动员中十分流行

    阶级论战话语在台湾大小选举动员中十分流行

    最近五年来,阶级论战的话语在台湾大小选举动员中十分流行,社会公平分配问题一度代替“政治不正确”的族群认同话语成为政党论述的利器。这是很不寻常的事情,因为从基尼系数、大岛指数等常用衡量贫富差距的指标来看,台湾的贫富差距问题并不比菲律宾、泰国、印尼等国家严重,何以公平分配和阶级话语在台湾如此盛行?甚至冲击到了两岸关系?

  • 周立:转基因话语、利益结构与基因竞赛

    周立:转基因话语、利益结构与基因竞赛

    粮食问题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只有从较长时期的历史视角、从多学科视角、从全球化竞争格局去看,才能摆脱单纯就技术谈粮食、就粮食谈粮食、就农业谈粮食、就简单的供求失衡谈粮食、就国内外贸易变化谈粮食的简单化讨论模式,才能进一步挖掘粮食问题,以及一系列与之相关问题的背后逻辑。

  • 姜迎春|话语是“历史真实的记录者”

    姜迎春|话语是“历史真实的记录者”

    《中国百年话语变迁》试图打开了解中国过去百年风云的一扇窗户——话语是“历史忠实的记录者”

  • 不能把西方的理论、观点生搬硬套在自己身上——试析自由主义改革观的话语陷阱

    不能把西方的理论、观点生搬硬套在自己身上——试析自由主义改革观的话语陷阱

    我们要始终注意把握好马克思主义改革观与自由主义改革观的根本区别,否则,就容易掉进自由主义改革论的话语陷阱。

  • 法律话语与法治信仰

    法律话语与法治信仰

    对于不符合我国社会现实的法律制度,如司法审判中的陪审团制度等,我们则应当持保留态度;对不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体制、政党制度、人权标准等要保持高度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