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语权共为您搜索到102篇文章
  • 革命文化认同的逻辑、挑战及其推进路径

    革命文化认同的逻辑、挑战及其推进路径

    革命文化是马克思主义文化的特殊历史形态,是新民主主义文化谱系中的重要内容,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推进当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有着重要作用。增进革命文化认同能够为坚定文化自信提供精神支撑,为保护文化安全筑起“防火墙”,是推进执政党自我革命的底气所在。当前,革命文化面临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的“内源性”挑战和历史虚无主义的“解构性”危险。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历史方位下,要不断增进革命文化认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观、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侵蚀、掌握和提升主流意识形态话语权,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民幸福团结凝聚共同的思想基础。

  • 我们能够“有国际话语权”的关键是什么?

    我们能够“有国际话语权”的关键是什么?

    西方资本主义统治势力为了转嫁民众的愤怒,为了维持自身的统治利益和世界霸权利益,正在变本加厉地对我国进行污蔑攻击,企图挑拨我国与非西方国家的关系,发动群狼式的对我国的撕咬,利用“国际话语权”来压服我国,以消除中华文明和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对它们造成的“威胁”,继续从我国人民身上攫取利益。当此之时,除了继续讲明我国体制和文化在此次抗疫、以及形成优良社会形态等方面的先进性和正义性之外,我们的媒体和对外发言部门,还应该明确地分析指出西方资本体制和文化的人道缺失、功能低下和贪婪凶残,并广泛传播。这样,既是为了教育挽救国内一些被西方观念奴化的群类,实现国内“话语权”的应有功效,也是为了让外国的人民听到文明正义的声音,了解先进高尚的思想观念,由我们来建立正义的“国际话语权”。

  •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卫重山:重视疫情中暴露的医学领域的话语权问题

    事实上,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非常严密,阅读体验非常好。可以让很多受众对此产生倾向性。但是,一个结论,如果核心的观点站不住脚,次要部分的逻辑推论再严密也是没有用的。不过没关系,西医用自己的话语权把该隐藏的隐藏起来,该展示地展示出来,再加上医疗圈以外民众的不明觉厉,一个“科学、合理”的医学体系形象就被塑造出来了。然而客观事实永远不会因为你的粉饰而改变。病毒没有世界观,没有意识形态,没有价值取向,它们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所以在这次唯物主义的考试面前,西医一败涂地,西方尸横遍野就是西医不科学,不合理的铁证。

  • 淘宝总裁夫人手撕超级网红,让群众瑟瑟发抖的是?

    淘宝总裁夫人手撕超级网红,让群众瑟瑟发抖的是?

    媒体市场化的核心要义是允许资本控制媒体。媒体市场化能够保证自己的主流媒体不反美国体制,因为仅靠掌握媒体的资本家自己的政治自觉,就能确保媒体人的队伍净化。社会主义国家却不能采用媒体市场化,因为资本主导下的市场化媒体显然是向往美国体制的,无论哪个国家都会这样,少有例外。希望中国不会出现美国那样的大资本高度垄断媒体话语权的事实发生。

  • 人民日报海外版: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人民日报海外版:全面提高国家生物安全治理能力

    不断提升国家生物安全国际话语权。生物安全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需要世界各国的共同合作、携手应对。要积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扩大生物安全领域国际合作,建立各国间生物安全政策、规划、法律法规及部门共享机制,加强生物安全领域情报信息资源共享和信息交流,积极为维护世界生物安全做出积极贡献,努力架起生物安全的全球防线。积极参加国际生物履约,高度重视并倡议国际社会积极参与并履行《生物多样性公约》《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国际植物保护公约》《国际卫生条例(2005)》等生物安全领域的国际规则,推动防扩散和风险管理的目标,增强缔约国全面认真履约的政治意愿,推进全球生物安全治理,守护全人类的生命安全与健康福祉。

  • 阿南:评判标准的颠覆是根本性颠覆

    阿南:评判标准的颠覆是根本性颠覆

    评判标准的颠覆是根本性颠覆。而新自由主义又是个融经济理论、政治理论和文化思想于一体的理论构架,所以,中国化的新自由主义确立的评判标准,其颠覆又具有全面性。这一切带来的后果,已“写在中国的大地上”。

  • 阿南:千万警惕评判权的丧失

    阿南:千万警惕评判权的丧失

    所谓评判权,就是指评价和判别对与错、好与坏、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有与无等等的权力。这种权力的厉害之处,就是老百姓所说的:“说你对,不对也对;说不对,对也不对。说你行,不行也行;说不行,行也不行。”评判权是话语权的支柱,有了评判权,说话就可以理直气壮,咄咄逼人,把话语权玩得滴溜溜转。评判权又是指挥权的前提,掌握了评判权,就相当于有了指挥棒,不听指挥就变得很理亏,而听指挥的可以有“肉”吃。如果说话语权是一种影响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那么,评判权就是一种决定社会发展方向的权力。

  • “墙头草”和“两面派”

    “墙头草”和“两面派”

    很多文化人、精英、贵族,都自诩有节操、有信仰、自诩不向“强权”低头,其实,只是这个“强权”有着革命性颠覆性,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不惯着他们而已,而且他们糟老头子坏得很,在这种力量弱小的时候,他们百般辱骂、污蔑,恨不能妖魔化成吃人的魔王,等到这种力量成熟了、强大了,他们又忙不迭地跑来“投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摇身一变,就成了同一阵营的了,并且还会借助舆论造势,把自己吹成卧薪尝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忠臣良将,抢夺话语权。

  • 千钧棒:为国家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叫好

    千钧棒:为国家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叫好

    过去有一种似是而非的说法,叫“与国际接轨”,由于所谓的“国际”的话语权往往掌握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手里,因此说被极端化的所谓“与国际接轨”实质上是变相的全盘西化。而我发现,习近平主席最近访问一些国家或者是在某些国际会议上,所用的说法是“战略对接”。这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改变说法,而是体现了国际关系上的平等互利和双向的交流与融合。当今中国已经走向世界,并且回到了世界的中心,我们不会排外,但是我们同时必须对一小撮自由派人士对国人进行的文化转基因阴谋保持高度警惕和必要的抵制和反击。

  • 李建宏:浅谈认识西方的几个视角缺陷

    李建宏:浅谈认识西方的几个视角缺陷

    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中国学者身临西方其境,进行扎扎实实的实地考证与现场调查,长期深入地全面考察西方社会的各个方面。对于西方国家中下层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的利益和情感诉求,更是少有了解。可以说,中国学者对西方社会的研究基本上还停留在闭门造车、纸上谈兵的入门阶段,因此很容易被西方金玉其外的外表所蒙蔽,而不知其败絮其中的本质特性。俗话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书本上的西方只不过是经过美化的虚假的西方,而现实中的西方才是实实在在的真实存在的西方,也才是社会科学工作者真正需要研究的对象。

  • 边芹:西方如何用细节控制话语权

    边芹:西方如何用细节控制话语权

    话语权都是不宣而做从细节入手篡夺的,手法就是在关键位置上靠操纵细节变他人的舞台为自己的攻击器,比如在源头劫走选片、挑人的权力,再在上游(放映前)安插“专家”截走解释电影的权力,进而在中游(放映中)安排翻译字幕的人悄悄篡改影片的台词(仔细看时有发生),最后在下游(放映后)再度巩固解释权,由前述“专家”组织提问讨论,防范个体理解上的分歧。

  • 历史话语权与维护或推翻政权的斗争有直接关联

    历史话语权与维护或推翻政权的斗争有直接关联

    我们要看到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斗争的长期性、艰巨性,更要看到斗争的必要性、必胜性;要看到斗争中会有曲折,更要看到通过斗争是一定可以取得战斗或战役胜利,取得阶段性成果的。我们不能因为斗争的长期性而悲观失望、丧失信心、“刀枪入库”、“解甲归田”;也不要寄希望于一两个回合就“得胜回朝”,更不要奢望“毕其功于一役”。在同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中,我们就是要有这样的定力和韧性。我们坚信,有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斗争一定会不断积小胜为大胜,直到取得最后胜利。

  •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也谈“英语对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一项废物技能”

    语言本身并没有阶级性,但话语是具有阶级性和政治倾向性的。像英国的《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和英国的《经济学人》、美国的《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虽然使用的都是英语,但是完全是两种不同的话语体系。而在今天中国的英语教学当中,主要的材料显然不是出自《晨星报》为代表的进步媒体,而是以反共和推崇资本主义著称的《经济学人》、《纽约时报》等西方主流媒体。如果让学生把大部分精力耗在不加批判的学习这些西方主流媒体文章上,恐怕很难不受到这些文章中广泛存在的西方话语霸权思维影响。

  • 吕景胜:法学研究如何实现“四个自信”

    吕景胜:法学研究如何实现“四个自信”

    法学研究要实现四个自信就应注重本土化,发现本土问题、总结本土经验、寻找本土路径,构建中国法学研究话语权、法学学术范式及理论,借鉴吸收西方法学的合理之处不代表全盘西化、全盘接受,要根植于实践,拥抱广阔而伟大的中国变革实践,感知时代潮流与脉搏,要与时俱进、创新发展,衡量法学研究成果质量的标准是实践,多一点多学科和国际视角,不要局限于本学科,多一点跨学科和国际视角看问题。

  • 话语权与意识形态

    话语权与意识形态

    多少年来,在国际舞台和舆论场上,都是西方资产阶级在掌握着话语权。自中国的改革开放以来,西方世界的政治经济理论长驱直入,对中国知识界与知识分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原来作为中国意识形态根基的马列主义被人抛在一边,完全拜西文资产阶级理论为一种新的洋圣经。中国人文学科与社会科学领域里,不能说全部,那也是绝大部分学科都被西方这种洋圣经理论所攻陷。现在各学科的所谓学术权威,都是言必称西方,言必称洋圣经。

  • 尔曹身与名俱灭!“公知”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尔曹身与名俱灭!“公知”正逐步退出历史舞台

    随着广大民众文化水平和辨别能力的提高,批评不再是公知的专利,公知对话语权的垄断被逐步打破,作为自由派公知自我标榜和大放厥词的借口的所谓的“天职”论就成为了人们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