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共为您搜索到165篇文章
  •  申尊敬:擦亮眼睛辨谣言

    申尊敬:擦亮眼睛辨谣言

    调查研究,就是破解谣言的办法之一,可以帮助我们擦亮眼睛辨谣言。就像遇事“先调查,再发言”一样,问一问身边的明白人,搞一点多方求证,就能把事情弄清楚,许多谣言经不起调查或深问。不怕麻烦,多查多问,谣言的原形就露出来了。养成听到传言就调研的习惯,我们就可以少为信谣交学费。

  • 揭穿新冠面前人人平等的谎言 亚马逊帝国挣血钱?

    揭穿新冠面前人人平等的谎言 亚马逊帝国挣血钱?

    贝索斯坚信,亚马逊丢掉了国防部百亿美元的大单,特朗普脱不了关系。而亚马逊也已经采取了法律手段,要求调查这次竞标的公平性。本次的“罢工解雇门”又是因为重要会议文件泄密,让小事不断发酵。疫情中的亚马逊帝国依然还在不断的壮大,但是在贝索斯头顶,始终有片无法散去阴云,伴随着这个帝国的扩张。

  • 胡新民:张文宏的金句后面有故事

    胡新民:张文宏的金句后面有故事

    笔者知道,张文宏早就对美国医疗技术水平有过高度评价,而且笔者也非常赞同这种评价。但问题是,“以上文字是根据张文宏原声视频整理的”所指的视频中,并没有上面那些内容。但是有这样的内容:“无论是美国,还是意大利,还有德国,他们在诊断病人的发展方面,实际上比前一阶段加快了一些检测的速度,所以我是觉得这些应该说是中国的经验,对国际上还是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因此,当我们看到张文宏的金句,或者其他名人的金句时,特别是感概万分的时候,还是要稍微动动脑子:这个金句是不是被“整理”出来的?

  •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如果不是资产阶级故意编造哲学谣言,如果人们不会暂时被忽悠,谁能到哪里去真能找到下列社会真相、会有可能跟伦理道德产生什么瓜葛呢?一个连人口1%都不到的极少数人,将自己这一小撮人打制成一个资本寡头政治资产阶级,大搞对一切其他社会人群阶级压迫,大行阶级斗争与资产阶级霸权统治,在全球剥夺一切人类的社会财富以至剥夺自然。这样人类近现代一个资产阶级的意志、行为和价值观,在根本失去任何伦理道德意识,是平白的逻辑必然。

  • 陈先义:用满脸桃花回应辱我民族尊严者

    陈先义:用满脸桃花回应辱我民族尊严者

    我们呼唤社会舆论对这样一些吃里扒外的人,也批他个“满面桃花”,办法就是对这样一些人的谣言不看不传,对他们以关心民生为名进行的恶意煽惑,不听不信,让他们无市场,无平台,无观众,最后成为孤家寡人。识破他们险恶用心,我们不仅能在与新冠病毒斗争中确保胜利,在与意识形态领域的新冠病毒斗争中也定能打胜仗,让那些恶意攻击我们的人也来个满面桃花。

  •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孙经先和曹树基关于“饿死三千万”的激烈辩论

    在这次会议上曹树基对我们的发言情绪激动地进行了长篇措辞激烈的质疑。在我们进行了反驳之后,我们特别注意了曹树基在会议上的表现。在这以后他在会议上表现的十分焦躁不安,但是他最终再也没有对我们的反驳做出任何回应:曹树基在和我们只进行了一个回合的辩论(即在这次学术会议上的辩论)以后,也采取了“鸵鸟政策”。他们的“鸵鸟政策”实际上宣布了他们对他们自己的研究已经失去了自信。失去了进行辩解的能力,这在事实上也宣布了“饿死三千万”的破产。我们的研究工作已经和正在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支持和认可。我们坚定不移的相信,经过我们和其他学者的进一步努力,“饿死三千万”这一重大谣言最终必定会被抛进历史的垃圾堆!

  • 国内谣言无恶意,评论西方妖魔化—曹公知的神逻辑

    国内谣言无恶意,评论西方妖魔化—曹公知的神逻辑

    曹林们肆意指鹿为马的时期已经成为历史,武汉市网信办前些时间在不了解曹林的情况,曾经邀请他和祝华新去作舆情分析的讲座,当接到网友的情况反映以后马上取消了。到目前,曹林在国内基本上是扬名五湖四海了,不了解情况的人把他当根葱,是因为他曾经混迹于某著名媒体,但如果他自己也仍然自我感觉良好,那么他真的是应该去量量体温了!如果说他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那么他就太对不起雇主了!醒醒吧,曹公知!

  • 钱昌明:是谁在制造恐惧、谣言与污名化?

    钱昌明:是谁在制造恐惧、谣言与污名化?

    为何要如此制造“恐惧”?无非就是要给你“添乱”,扩大困难,遏制中国的发展。也许认为制造“恐惧”的打击力度还不够大,美国政客又大力制造谣言,宣扬偏见,大搞污名化,非置中国于死地而不休。

  • 陈先义: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经坐偏了?

    陈先义:某些文人,看你屁股是不是已经坐偏了?

    但是,我们这些年,对意识形态确实有个管理的问题。中国大地不乏信谣言、传谣言和造谣言的土壤,你写个英雄人物,不会形成热点,但你要写个耸人听闻的虚假的东西,类似人咬狗之类。那就会赢得不少粉丝。所以,不信谣、不传谣,不相信那些打着作家名人旗号忽悠大众的人的骗,我们每一个公民都有责任。就在当下,依然还有人不断传播上边说到的那些内容,提高我们每一个人的鉴别力,任重道远。

  • 范南:请勿轻言“真相”

    范南:请勿轻言“真相”

    在中央调查组公布事件真相之前,不管是谁,都不应当擅自“公布”真相,以免干扰中央调查组的工作。

  •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陈先义 :被“站起来的扫帚”忽悠的社会大众

    扫帚问题,于今一想,不过是娱乐而已,大不了被网络老板骗了几个钱。但是如果是关于战争呢?如果关乎国家安危呢?比如在战争背景下,我们亿万人被谣言左右了,那不就是赔上几个钱的问题了,那就可能关乎胜败,关乎生死存亡呢!这一点,决非危言耸听。同志们,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当心呢,可千万不要被网络谣言忽悠了!

  • 疫情冷思考:为何谣言满天飞?谁是真正的英雄?

    疫情冷思考:为何谣言满天飞?谁是真正的英雄?

    究竟谁是真正的英雄?庄子说,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真正的英雄是在一线抗击肺炎的勇士,他们是千千万万人中的一个,可能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他已经不惧生死的日夜战斗着了。还有那些无数个,虽然没有在一线奋战,但是已经为抗击疫情奉献全力的人。

  • 事情正在起变化,从围殴红会说起

    事情正在起变化,从围殴红会说起

    当我们自以为正义义愤填膺地围攻红会、恨不得将红会打垮时,一些人、一些组织正在得意地笑。对红会工作,我们可以去监督、批评,促进改进成长,但不要去抹黑攻击。历次抢险救灾证明,红会等官办慈善机构,依然是最可信赖、尽职兜底的组织。

  • 战胜“新型冠状病毒”,也要战胜谣言“病毒”

    战胜“新型冠状病毒”,也要战胜谣言“病毒”

    谣言“病毒”引发的“恐慌病”在一部分人中扩散、传染,使之心理状态、精神情绪和生活思维或轻或重地失去健康,不仅损害了其自身,也影响、扰乱了社会秩序,使亲者痛仇者快。所以,对“恐慌病”同样应该重视、防治。不能寄希望“谣言止于智者”,也不能完全依靠“谣言止于公开”,因为这类“理论上”似乎“完全正确”的“格言”,如果不与纷繁复杂的社会现实相结合,就成了僵化、懒惰、书生气的教条。党政相关部门应该积极作为,主动宣传、引导,打击谣言,压缩、消除谣言“病毒”生存的空间。

  • 某些人洗白谣言争夺疫情信息发布权的目的是什么?

    某些人洗白谣言争夺疫情信息发布权的目的是什么?

    有人以“8个人事件”作为突破口,公开提出要为谣言正名,提出不能惩罚造谣者。这种说法从法理上说不过去,从逻辑上也是站不住脚的,不能因为有人造谣,就不处分渎职的官员;同样,不能因为有官员渎职,就把造谣合法化,有人把两者对立起来,如果不是糊涂就是别有用心。

  • 我们奋力抗击疫情,他们却极力“谣动”中国!

    我们奋力抗击疫情,他们却极力“谣动”中国!

    有人造谣,有人传谣,谣言才会像病毒一样扩散开来。这次武汉新型肺炎,由于大多数人民群众对医学专业知识的欠缺,为谣言的传播提供了可乘之机。地方政府一些处置上的失误,少数党员干部发言时的漏洞,使公众的不信任感增强。再加上境外这些所谓的媒体人的推动,助长了疫情谣言的传播。极具煽动性的网络词汇和网络谣言,让群众产生恐慌,同时再把恐慌传播出去,在传播过程中,也加深了对党和政府的不信任。谣言制造者从而把疫情谣言再推动成政治谣言,目的就是针对中国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