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共为您搜索到144篇文章
  • 程恩富教授关于被人造谣的几点申明

    程恩富教授关于被人造谣的几点申明

    本人从未在任何场合发表过关于世界杯被西方世界政治操弄的言论。如果有关媒体和个人继续发表这种不实之词,本人保留依法追究相关媒体和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 三问推特脸书,谣言不封凭什么封这些账号?

    三问推特脸书,谣言不封凭什么封这些账号?

    脸书和推特认为呼吁香港恢复秩序是“散布政治纷争”;支持港警维护社会秩序是“破坏当下政治抗议运动的合法性”;“中国一点都不能少”“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虚假消息;一个主权国家的国旗是有害信息。“孤烟暮蝉”告诉刀哥,外网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除了喇叭不在我们手上,还有一个大问题是来自推特与脸书的直接“灭声”,把你嘴巴封起来。

  • “毛泽东承认抗美援朝错了”谣言的来龙去脉

    “毛泽东承认抗美援朝错了”谣言的来龙去脉

    今天,美国之所以冒天下之大不韪,在中国已经在中美经贸关系中承担极大成本和代价的情况下,还要对中国开展经济战、贸易战、科技战以及在台湾等问题上的军事围堵战略,其根本逻辑就是美国错误地判断今天的中国已经丧失了当年的抗美援朝的精神、勇气和能力。对此,中国有必要提醒美国要正确认识今天的中国仍然是坚持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和50-70年代的中国人一样勇于对抗一切来犯之敌,美国处理中美关系的最好模式还是当年的基辛格-尼克松模式,美国最好回到70年代开始的那种尊重中国的状态,即便不能像当年那样对中国输出先进技术和设备,也不要动辄对中国进行围堵和打压,这才是中美两国人民的福祉。只有中国继承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才能最终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这早就是中美关系历史的铁律了。毫无疑问,看到“毛泽东”、“抗美援朝精神”这些字眼,美国的垄断财团和帝国主义政客们会在潜意识里产生巨大的恐慌,因此才拼命发动媒体、发动信息舆论战争妖魔化这些内容和符号,试图诱导中国走当年戈尔巴乔夫的道路,如果中国按照美国之音的节奏跳舞,那就必然掉进万丈深渊里去。

  •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大坝,承受了多少非议和委屈!

    三峡工程为什么这么招黑?一则是一些反对者是理想的环保主义者,他们不懂河流和水利工程,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二则三峡工程在国外已经从技术问题变成了政治问题。留心观察,国内外黑三峡的声音并没有切实的证据,但偏偏在舆论上涉及三峡的质疑与争议不断。这几天新一轮质疑三峡工程的声音就肇始于国外的社交媒体。还是用现实说话吧,三峡工程迄今没有出过任何大的问题。当然,围绕三峡工程的争议一段时间里并不会消失,我们只是忍不住替三峡工程叫屈,它似乎成了一个背锅侠,挨着不挨着的不好事情都往它头上套。有点冤,但也让它更可敬。

  • 一个有关蒋介石的“伟大”的谣言,你被骗了么?!

    一个有关蒋介石的“伟大”的谣言,你被骗了么?!

    在西沙海战以前,我海军从东海到南海,都是从琉球群岛那边走,绕个大圈到南海,但是在1965年,我海军曾经三次痛击国民党海军,击沉击伤国民党的“大舰”多艘,从此国民党海军不敢再跨越台湾海峡,因此到了西沙海战的时候,毛主席才有命令我海军直接穿越台湾海峡的底气,不得不说,在毛主席指挥下的中国军队,就是有以弱胜强的勇气和能力,在1974年西沙海战后,世界为之瞩目,以为毛主席领导下的军队创建了小船打大舰的奇迹,其实早在1965年,我英勇的中国海军就连续三次创造了这样的奇迹,把国民党海军打得老老实实服服帖帖!

  • 驳沈志华:皖南事变后,毛泽东要全面内战?

    驳沈志华:皖南事变后,毛泽东要全面内战?

    沈志华这是在台湾什么“中大”的演讲,时间在2008年年末。这一年,马英九做了台湾省省长,两岸关系一片祥和亲切。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两岸关系会越走越近。很多很多想在两岸关系上种蛊的人也这么以为,所以想尽了法子破坏表面上一团和气的两岸关系。包括这个沈志华,这个做别样“学问”的“名校名师”。他的法子就是在讲说历史的时候,掺进自己的谣言,杜撰历史,炮制历史上国共两党间的一段深仇大恨,用以史为鉴的套路影射、警告台湾的国民党:历史上的中共对国民党有很深的敌意,由于历史传承的原因,现在的中共对你们也有敌意!所以,你们国民党要提防现在的共产党!两岸关系不要走得那么近!

  • 对网络信息的辨识

    对网络信息的辨识

    我相信,越来越多的人在看到这类负面消息时,心理会越来越冷静,头脑也会越来越清晰。这种消息可能在开始时,会让一些人心理不太舒服,会感觉有些可怕,会有很多的担忧。然而,这样的情况最终都会改变,也都会过去。我们不是不能正视所存在的问题,而是以更为冷静的心理来看待这样的问题。我们所要做的,不是在这些消息面前心惊胆战,更不是心惊肉跳,而是冷静下来,分析问题,找出根源,再找出解决的办法。或许这些问题解决起来并不容易,但是只要我们按照正确的途径坚持走下去,用正确的方法不断去攻克它们,用共产党人特有的认真精神,用中国人民特有的愚公移山的精神,那这样的问题总归是能够得到解决的。

  •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民族危难之际,郭沫若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被公知文人编排为绝情绝义,抛妻弃子!以郭鼎堂的名号,郭沫若要是和吴清源一样在1936年加入日本国籍,百分之百是日本政府和文化界的座上宾!而且是贵宾!可人家郭沫若呢?又当投笔请缨时,别妇抛雏断藕丝。这是何等的英雄!

  • 为何某些人热衷于在网上抹黑毛泽东?

    为何某些人热衷于在网上抹黑毛泽东?

    新的斗争形势提醒我们,不仅要坚决反对那些明火执仗地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的言行,还要坚决反对那些用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手段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的言行,尤其要反对那些用“批文革”的手段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根本制度的言行。

  • 对老舍“差点获得诺贝尔奖”被证实为谣言的看法

    对老舍“差点获得诺贝尔奖”被证实为谣言的看法

    诺贝尔文学奖更是被当时世界上的人普遍视为旗帜鲜明的“反共文学奖”。因此,如果老舍在当时真的被提名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西方反共反华的势力为攻击新中国而提名的,就好像苏联的帕斯捷尔纳克和后来的索尔仁尼琴一样。现在证明根本没有人提名老舍,证明了当时反共反华的势力对老舍并不信任,也从反面证明了其无愧于“人民艺术家”的称号。

  • 罗冰所谓《真相》是真相还是谣言

    罗冰所谓《<毛泽东选集>真相》是真相还是谣言

    《毛泽东选集》第一至四卷,是由毛泽东同志亲自主持编辑的,它收入了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著作。这些著作,对探索中国革命道路,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创建新中国,产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影响。编造《真相》一文的罗冰们使出造谣之术,企图瞒天过海、欺人欺世,但谣言毕竟是谣言,一经被事实揭穿,就会被击得粉碎。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在中国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形象,是任何力量、任何诡计诋毁不了的。他们这样做,最终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 警惕文化虚无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网络勾连

    警惕文化虚无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网络勾连

    文化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通过网络抹黑、丑化文化名人,随意演绎历史,否定中华文化的内在价值,否定中华民族历史发展的连续性和必然性,通过欺骗大众、混淆视听,扰乱社会思想意识,以达到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目的,必须及时、有效地加以遏制。

  • “饿死三千万”是西方反华势力泼向中共的一盆污水

    “饿死三千万”是西方反华势力泼向中共的一盆污水

    西方反华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和国内的自由化分子不厌其烦地拿我国六十年代暂时困难人口非正常减少问题来说事,就是目前污流浊浪中泛起的很不可小视一股。他们把这作为毛泽东的一大“罪过”,看作是中国共产党的一块“软肋”,是社会主义制度“没有优越性”的绝好“例证”。在六十年代我国人口问题上做文章,就成了他们的撒手锏,作为泼向中国共产党的一盆污水。

  • 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驳借《贺新郎》词炮制的开国领袖婚外情的无耻谣言

    “知己吾与汝”,就是走共同的革命道路!那这样的女性知己只能是主席和杨开慧,没有陶斯咏的份儿!对照词句看人生,看历史,无论如何陶斯咏和毛主席不是“知己”!这个“知己”,“婉约词”——《贺新郎•别友》里的“知己”,就是杨开慧!毛主席的妻、友!

  •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孙经先:“饿死三千万”不是事实

    三年困难时期,我国一些地区确实出现了“营养性死亡”现象,并且在以河南省信阳专区为代表的极少数地区,这种问题还非常严重。我们利用几种不同的方法对三年困难时期我国的“营养性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估计出这一时期的“营养性死亡”人数在250万以下。但国内外一些人把这一减少解释为是由三年困难时期“饿死三千万”造成的,是完全错误的。

  • “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饿死三千万”的谣言是怎样形成的?

    《墓碑》一书提出并使用了一个荒谬的计算饿死人口的数学公式,“知道了每年的总人口、出生率、死亡率,就可以推算出每年出生多少人口、死亡多少人口。知道了三年大饥荒期间死亡人口总数,扣除正常死亡人数,就是饿死的人数”。按照这个逻辑,“非正常死亡”就是“饿死”,“饿死人数”=“总死亡人数”—“正常死亡人数”。经过我们反复查证,《墓碑》利用这一荒谬公式所计算的各个省、市、自治区的“饿死人数”,全都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