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共为您搜索到84篇文章
  • 北大教授潘维驳某些人的“国庆”谬论

    北大教授潘维驳某些人的“国庆”谬论

    所有国家的国庆都短于其立国历史,都是政权之庆。国无政权就国将不国。所以,某些人找不到一个不以政权确立日为国庆日的国。既然没勇气“饿不食周粟”,那就去台湾吧。可台湾的国庆日是1911年10月10日,也不是从秦始皇开始的。究竟谁傻?

  • “玩法律于股掌之间”的是法院还是“贺老鹤”?

    “玩法律于股掌之间”的是法院还是“贺老鹤”?

    了解“贺老鹤”关于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宏图大志”以后,再联系到前些时间一些所谓的“死磕派”律师热衷于炒作政治话题甚至推动各种群体性事件,就一切都清楚了。在“贺老鹤”之流的心目中,中国的现行法律的严肃性可以无视,公检法都不可信,原因在于,他们都接受中国共产党的政法委的领导。以“贺老鹤”一贯的立场,他才是“玩法律于股掌之间”。

  • 公知贺老鹤配合加拿大干预中国司法的底气从何而来

    公知贺老鹤配合加拿大干预中国司法的底气从何而来

    假如加拿大真的是“司法独立”,那么就应该按照国际法和加拿大的国内法,没有理由绑架孟晚舟,因为她没有违反美国和加拿大的任何法律;假如加拿大真的是“司法独立”,那么在听到了特朗普的表态知道美国要求加拿大绑架孟是出于政治目的以后,就应该立即释放孟,不应该再非法无理拘押孟晚舟;如果“贺老鹤”真的是像他自己鼓吹的那样尊重法律和司法公正,那么他就不应该歪曲“上诉不加刑”原则来忽悠大众,制造舆论干预司法。

  • 就严肃处理贺卫方致北京大学全体共产党人的公开信

    就严肃处理贺卫方致北京大学全体共产党人的公开信

    北大是党和人民的北大,决不允许贺卫方之流占据三尺讲坛,任由其恣意妄为,把青年学子引向歧途;国家和人民拿钱办学,决不允许培养出政治上的反对派和社会主义的掘墓人,滋生出一批政治上的次品、废品甚至危险品。在全党开展“两学一做”,深入贯彻中央六中全会精神,学习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和“监督条例”之际,我衷心期盼北大的师生党员奋起反击贺卫方之流的错误言行,勇当“战士”,不当“绅士”,敢于“亮剑”,敢于发声,在与各种错误思想和政治逆流的论战斗争中,勇立潮头,引领全国高校党建的清风正气,我以为这是对每个共产党人是否具有坚强党性的考验。

  • 贺卫方的“理性爱国”为哪般?

    贺卫方的“理性爱国”为哪般?

    贺卫方从两千多年前的《孟子》中看到了“国际法”,而且还是有“现实意义”的“国际法”,居然还是美国啊、北约们欺凌弱小国家常用的借口——“人权高于主权”!厉害了,孟子的思想居然有辣么超前?能超前到可以完美解释现在美国、北约发动侵掠战争的可耻借口?我不否认现今这个世界还在运用孟老夫子生活的那个“轴心时代”的智慧结晶,但是,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孟老夫子的“仁政”思想居然还能和现在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权高于主权”有“戚戚焉”的默契和相通处!

  • 多次发表反毛反党言论的人为何还能留在中共党内?

    多次发表反毛反党言论的人为何还能留在中共党内?

    对贺卫方、任志强、毕福剑等这样一些人的党纪处理,本质上是检验广大党员和党组织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政治立场和辨识能力,也是对一个党员或党组织在政治上、思想上的先进性、纯洁性和战斗力的考验,某种意义上,也是检验正在全党开展的“两学一做”教育活动的试金石,是对屡屡触碰底线,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与政治规矩敢不敢动真、能不能碰硬的风向标。我们决不能一方面强调政治纪律、政治规矩,而一旦碰到象贺卫方这样的“人”和“事”,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甚至视而不见,不闻不问,不了了之。如果这样,何以取信全党?!何以树立正确的政治导向?!何以确保党员对党忠诚和政治上的纯洁性?!

  • 贺卫方意欲“改造”中共的图谋为哪般?

    贺卫方意欲“改造”中共的图谋为哪般?

    在美国智库、“美国之音”面前,贺先生声称要改造中共“思想根基”,真是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以几个叛道者之力,要扳倒共产党,改变中共的立党宗旨和理想信念,真可谓蚍蜉撼大树,太不自量力!所谓“改造论”、让共产党蜕变为资产阶级政党,恐怕最终将成为贺卫方之流的一厢情愿、黄粱痴梦。

  • 潘维驳贺卫方“国庆”谬论

    潘维驳贺卫方“国庆”谬论

    所有国家的国庆都短于其立国历史,都是政权之庆。国无政权就国将不国。所以,小贺找不到一个不以政权确立日为国庆日的国。既然没勇气“饿不食周粟”,那就去台湾吧。可台湾的国庆日是1911年10月10日,也不是从秦始皇开始的。究竟谁傻?

  • 论荣剑先生的“相由心生”

    论荣剑先生的“相由心生”

    按照荣剑“相由心生”的观点,生的美的,一定心地善良,善良就能得善终。顺此逻辑,我查了历史上的美男子:史书记载,潘岳因发动政变阴谋败露,与晋朝有名的依靠杀人越货发财的大富豪石崇一起被诛灭三族。唐朝的张昌宗、张易之兄弟并无才能,只会阿谀奉承,陷害忠良,做武则天的“面首”,天网恢恢,二张兄弟还是恶有恶报。常说以史为鉴,意思就是拿历史当做镜子,来看看现在。今天我拿这历史的镜子,照了包括荣剑先生在内的几位美男子,也难免为几位悲从中来。

  • 打黑为什么难:保护罪犯的“法律党”是黑社会帮凶

    打黑为什么难:保护罪犯的“法律党”是黑社会帮凶

    环顾世界,“法律党”势力越大的地方黑社会越发达:美国、香港都号称“法制健全”“讲究人权”,但美国香港的帮会黑社会都极其发达,也算一大奇观。法律党号称最讲人权,“人渣也有人权”。那些保护罪犯的“法律党”,与其说是法律奸商,不如说是黑社会帮凶。难怪美国小说《教父》里的黑手党头目考利昂说:“一个带着公事包的律师能够比一百个带着枪的强盗诈取更多的财物。”

  • 全方位起底贺卫方:钻进党内的第五纵队

    全方位起底贺卫方:钻进党内的第五纵队

    党员贺卫方,多年以来一贯知法犯法、无法无天,一贯赤裸裸地从事颠覆活动,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惩处。如果不是感到风声鹤唳,贺卫方是不会轻易退缩的。如不出意外,贺卫方遭受党纪国法的处理,是意料中的必然结局。人民大众有理由对此感到些许的高兴,因为只有按照《党章》、《宪法》,彻底解决【贺卫方现象】,惩处贺卫方们的颠覆罪行,才能有效缓解中国面临的内忧外患。

  • 以此文当匕首,投向反对保护英雄名誉的贺大教授

    以此文当匕首,投向反对保护英雄名誉的贺大教授

    这个贺卫方大教授,其一是利用自己法学教授的影响力和话语权,故意误导国家立法机构,编造虚假概念,完全不顾已经存在的法律事实;其二,利用在法学知识上的不对称,隐瞒多国早有类似法律的事实,故意误导公众,好像此法律尚属人类盲区;其三,他对英雄事迹可能并不全真的以偏概全的质疑,为制定保护英雄法律制造道义上的困难。总之,他利用他的聪明才智和社会影响力,干着为诋毁侮辱英雄的人张目和护短的勾当,还冒充法律公正的代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