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阶级共为您搜索到60篇文章
  •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常与共:关于“神圣事”莫犯“幼稚病”

    正如当年就有资产阶级学者说什么“个人利益是对劳动与节约的最有效的刺激”,今天的部分认识的话语依然未能超出私有制条件下那种以“占有”为基本存在方式的人的自私观念和偏狭心理。所谓照着自己手持一叠来路不明的钞票的样子画“美人”,你以为你是谁?这种资产阶级权利的狭隘眼界,这种刻舟求剑式的滞后想象,可能永远理解不了劳动从谋生的手段而螺旋式上升“成了生活的第一需要”,那样一种“懒惰之风”根本无从说起的共产主义生活世界存在的可能性。

  • 紫虬:绝不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买单

    紫虬:绝不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买单

    对于美国经济的寄生性高度警惕和重视,在防疫当下极为迫切。对石油期货做空收割,才刚刚开始,经济萧条已经到来。扎紧篱笆打好桩,习近平同志最近在指导防疫时提出的这句话同样可以运用在中美关系上。一年多前美中贸易战开始之际,美国高官提出要依靠中国的“内部力量”,这种力量,既有第五纵队,更有美国长期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思想渗透,这些观念,是承接美国内外矛盾转移,殃及中国的大敌。

  • 田辰山:别弄错!是资产阶级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

    田辰山:别弄错!是资产阶级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

    资产阶级反对人们讨论这个真相,不许提及阶级和阶级斗争。谁要是提及,则把制造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莫须有帽子扣给你,说你挑动阶级战争。制造了阶级,从所未有地在人类社会发动向一切其他人群的阶级战争,却百般忌讳人们谈论这一真相,为的是它可顺顺利利安安稳稳地搞阶级和阶级斗争,施展它阶级霸权主义淫威,维持对它攫取私有财富来源的整个人类和自然资源世界的统治。

  •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田辰山:资产阶级哲学谣言遮掩不住的真相

    如果不是资产阶级故意编造哲学谣言,如果人们不会暂时被忽悠,谁能到哪里去真能找到下列社会真相、会有可能跟伦理道德产生什么瓜葛呢?一个连人口1%都不到的极少数人,将自己这一小撮人打制成一个资本寡头政治资产阶级,大搞对一切其他社会人群阶级压迫,大行阶级斗争与资产阶级霸权统治,在全球剥夺一切人类的社会财富以至剥夺自然。这样人类近现代一个资产阶级的意志、行为和价值观,在根本失去任何伦理道德意识,是平白的逻辑必然。

  • 田辰山: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一)

    田辰山:是认清一个现代社会总谣言的时候了(一)

    本文使用中西比较哲学研究信息,简要解释十六个问题。通过对这些问题尽量用通俗话语简明构略,我们周围一切的谣言与真相辨析纷扰,则可追溯到一个最根本全球性、整个人类近代以来一直被它“谣动”得天翻地覆的资产阶级哲学谣言。该是认清它的时候了!认清它,获得一个朗朗乾坤——人民主动,社会主义主动,中国主动,世界主动!

  • 尹帅军:美国垄断资本及其政府如何牢牢控制大学

    尹帅军:美国垄断资本及其政府如何牢牢控制大学

    随着资本主义从早期的自由竞争发展到今天霸权帝国主义,美国统治阶级早已抛弃了自由市场时期对大学少干预的束缚,建立了庞大的干预体系。很多人在研究西方大学时,仅盯着其内部的治理体系,却对其背后的干预体系视若无睹,或不够重视。这种研究是不能解释资产阶级大学的发展历程的。与此相对,如果在进行中国特色大学治理模式研究时,仅盯着大学内部治理体系,而对外部支持和干预体系不重视,也是片面的。

  •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许光伟:资产阶级经济学古典主义批判

    一定的生产关系实体是生产的历史运动的产物,它的认识形式得以显露出来,则是这种生产关系本身的历史运动进行到一定阶段后人们的工作成果。实际上,人们总是在对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进行长期观察和研究之后,能够对蕴涵其中的社会实体进行明确,剖解其工作构造。例如,商品生产的社会关系已经被认识到,它在本体和实现道路的形态上被概括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紧密结合;同样的原理,产品社会(商品社会的对应工作物)则可说成是生产关系和分配关系的紧密结合形式。至于原始共同体的形态萌芽,乃是从生产和消费的紧密直接结合关系开始的。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来讲,支撑一定生产关系历史运动的载体是存在的,就是诸生产一般的规定:生产、分配、交换以及消费等等。总之,这种运动规定是存在的,不过仍旧是一些模糊的前提,尚未得到条理化的工作处置。

  •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 全球化进程的微妙变化与资本主义的自我否定

    全球化进程的微妙变化与资本主义的自我否定

    贸易逆差的背后,是发达国家中低端劳动者的高失业率。这是让发达国家非常头痛的事。虽然发达国家社会福利还不错,不至于让失业者吃不上饭。但是,久而久之,问题就来了。特别是金融危机之后,发达国家自身财政也开始发生困难,高福利制度也难以为继。所以解决失业的问题就成了发达国家面临的一个重大难题。特朗普要恢复制造业,主要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但是,制造业一旦流失,想让制造业再回来,难度就非常之大。除了本国工人劳动力成本实在太高之外,制造业多年迁移国外,本国的技术力量就随之被削弱。即使企业回来了,可是技术力量却跟不上来,所以这样的企业即使开工生产也会麻烦不断。

  •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中国也想学西方,可是毛主席说,西方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但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根本不允许中国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而且中国国内还有盘踞着权力中心的封建势力,也不允许中国搞什么维新变法。于是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这一条启蒙之路还是没有能够走得通。中国不是没有接受过启蒙教育,可是这样的启蒙教育最终却把中国逼上了绝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被逼上梁山。中国人民没有活路了,不上梁山还能怎么办?只有革命才能给中国带来活路,不革命就只有死路一条。那位认为中国是革命和救亡取代了启蒙,压倒了启蒙,因而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大遗憾的学者,他并不是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向往和憧憬所谓西方的启蒙。这进而到底是什么意思?

  • 美国中产阶级死因分析!

    美国中产阶级死因分析!

    资本主义不过是把封建制度中的土地换成资本和生产资料。美国就是中产承担的税负远超出他们的收入。从我之前的数据表格可以看出,美国整个社会财富从里根时代向就不断加速向上聚集。 广大中产阶级日益不满,这也是现在美国政坛社会主义(伯尼桑德斯)也逐渐成为主流声音而不再是从前闻之色变的异端。美国精英层即使意识到这种系统崩溃的危机,也会因为贪婪的人性不会停止自掘坟墓。

  • 资产阶级自相矛盾的政治正确与普世人权

    资产阶级自相矛盾的政治正确与普世人权

    所谓的“普世人权”之争,其主要矛盾,不是“要人权”和“反人权”之间的矛盾,而是某种特定的人权是否可定义为普世人权的矛盾。“普世”意味着所有生活方式都能和谐共存,但现实并非如此。因此,不同生活方式之间的矛盾并非主要矛盾,主要矛盾其实是某种生活方式、或者某种文化,非要以普世面目出现,而无视其内部具有的特殊性与一般性之间的矛盾。

  • 反对资产阶级“普世价值”,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反对资产阶级“普世价值”,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资产阶级“普世价值”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两大价值观的斗争刚刚开始,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有待真正解决。我们必须吸取苏东剧变的惨痛教训,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资产阶级“普世价值”的实质与危害;提高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努力排除错误思潮和价值观的干扰,全面深化改革,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与发展方向,开创更美好的明天!

  • 墨西哥新任总统能战胜资产阶级吗?

    墨西哥新任总统能战胜资产阶级吗?

    如果欧布拉多赢得总统选举,寡头集团与帝国主义资本家将从经济与政治对政府进行颠覆,而现正发生的将只是序曲。他们的目标明确:任何政府必须为他们服务,如果欧布拉多不愿站在他们这边,他们将会对他施压,或者试图将他赶出政府。

  • 猫和老鼠的游戏-

    猫和老鼠的游戏-"最伟大的加拿大人"谈西方民主

    道格拉斯还曾经借用一个名叫《鼠国》(Mouseland)的寓言生动形象地揭露了西方选举制度的荒诞性与欺骗性。在一个叫鼠国的地方生活着很多小老鼠,它们每四年举行一次议会选举。奇怪的是,这些小老鼠们通过投票选出的竟然是由一只只肥硕的大黑猫组成的政府。他明白无误地指出,单纯依靠选举并不能维护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阶级的利益。

  • 张维迎鼓吹的自由是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

    张维迎鼓吹的自由是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

    “企业家”也有发明——比如福特公司的流水线,压榨工人血汗的那个流水线,这倒是正经八百的“企业家精神”。富士康的“十一连跳”就是硕果。难道这才是张维迎赞誉的“企业家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