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共为您搜索到360篇文章
  •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不仅是不公正性,而且也不是高效的,这可以简单地从现代市场经济中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中略见一斑。在很大程度上,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盛行源于市场经济中的不对称权力。同时,市场权力碎片化不仅导致了普罗大众的权力分散,而且还导致少数人的权力被放大;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人参与的股市就成为财富转移以及资本原始积累的现代机制,所谓的“人民资本主义”根本上就是“人民”向“资本主义”输送财富,这是现代收入差距急速拉大和社会两级化的重要原因。

  • 去伪求真:再揭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手段和实质

    去伪求真:再揭资本家剥削工人的手段和实质

    随着城市化的迅猛发展,广大城镇劳动人口下岗失业,乡村农民失地进城,使有人身自由没有经济来源的无产者大量涌现,他们为了生存只能被迫选择向资本家出卖劳动力换取生活资料,从而使劳动力市场永远处于供大于求的状况,为资本家剥削劳动者提供了用之不竭的廉价劳动力资源。因此,在资本主义社会,即使科技再发达,自动化水平再高,只要存在雇佣制,剥削就不会消亡,直到资本主义被社会主义所取代。

  • 尹帅军:美国垄断资本及其政府如何牢牢控制大学

    尹帅军:美国垄断资本及其政府如何牢牢控制大学

    随着资本主义从早期的自由竞争发展到今天霸权帝国主义,美国统治阶级早已抛弃了自由市场时期对大学少干预的束缚,建立了庞大的干预体系。很多人在研究西方大学时,仅盯着其内部的治理体系,却对其背后的干预体系视若无睹,或不够重视。这种研究是不能解释资产阶级大学的发展历程的。与此相对,如果在进行中国特色大学治理模式研究时,仅盯着大学内部治理体系,而对外部支持和干预体系不重视,也是片面的。

  • 卢映西:资本主义的终结和社会主义的新生

    卢映西:资本主义的终结和社会主义的新生

    《资本的终结:21世纪大众政治经济学》虽是一本面向大众普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的书,但其理论意义不容小看。此书的突出特色,就是抓住了生产过剩这个只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正视而其他经济学流派都视而不见的关键问题,浅显明白又合乎逻辑地论证了资本主义发展必然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失业、贫富分化、对外扩张、经济危机、生态危机等现象,最终走向灭亡,而且灭亡的时刻就在眼前。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资本的终结已经毫无悬念,未来的道路仍须探索。一本书写得既通俗易懂又发人深省,实在难能可贵。

  • 常与共:演员的脚和将军的断指

    常与共:演员的脚和将军的断指

    面对一个这地球村里恶霸杀人放火,而没有丝毫的谴责和对被剥夺生命和生存权益者起码的同情,甚至还反过来帮罪犯的腔,还拿被虐杀者残破的肢体及其手指上的戒指“开玩笑”,还给其扣上种种不实之词、声誉蔑称。只能说明我们这个时代的“言论自由”已经到了黑白不分、令人发指的地步。

  • 做强做优做大农业应发展以集体化为基础的农村经济

    做强做优做大农业应发展以集体化为基础的农村经济

    中国迫切需要调整经济结构,实现国有资本、农村集体资本和私人资本的平衡,通过发展壮大农村集体资本,用农村集体资本主导农业和农产品加工业,振兴三农,保障农产品的高效、平稳供应。同时通过做强、做优、做大农业以市场为基础的农村计划经济,让共同富裕的上游产业——农业和农产品加工业,以逐节传导的方式,带动市场驱动的下游工业和其它产业发展。

  • 李玲:人力资本、经济奇迹与中国模式

    李玲:人力资本、经济奇迹与中国模式

    本文试图从人力资本的角度考察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取得高速经济增长的原因。与一些三十年前经济发展基础与我国类似的人口大国相比较,人力资本建设方面的成就可能是解释中国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角度,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前三十年在健康、教育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就,是我国经济发展区别于其他国家的重要基础。本文与传统上用教育指标来衡量人力资本不同,将教育、健康和生育视为人力资本的有机组成部分。新中国前三十年的一条重要经验在于寻找到一条依靠劳动密集投入的路径,保障全民健康、教育,提高劳动力素质,降低人口的死亡率和生育率。用最低的成本启动人力资本内生改善的机制是“中国模式”的重要特征,使得中国在改革开放前人均收入水平很低的情况下就能够拥有高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人力资本禀赋,这为中国在改革开放后迅速地把握全球化的有利时机创造经济奇迹提供了内部动力。本文认为,中国建国后低成本高效率的人力资本的累积方式,不但为探索后续的经济奇迹的来源提供了重要线索,也创造了一种全新的人类发展模式。

  • 李东宏:给中国人的脚钉驴掌——评民法典草案

    李东宏:给中国人的脚钉驴掌——评民法典草案

    通过主观义务与主观权利相分离,宪政的法律“正当地”保护了资本与其它权利的不平等以及资本对其它权利的剥削和统治,并在政治和法律层面确立了资本神圣的宪法和法律地位。也就是说,宪政的法律,通过客观权利与主观权利相分离,确立了资本剥削的正当性,又通过主观义务与主观权利相分离,确认了被剥削的正当性,保护资本剥削。

  • 必须对资本实行既利用又控制的方针

    必须对资本实行既利用又控制的方针

    在社会主义条件下运用资本即发展私营经济,既具有不少好处,也有不小的弊端,因此,必须对资本实行既利用又控制的方针。如果私营经济成分过大,就会存在着政权和社会制度变质的危险。

  •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钝俚:走好以我为主的全球引领之路

    全球一体化是激发国家生存新模态的利器。从一开始,就有一条基本判断标尺迄今未变,即实力决定一切。足够的资本、强大的军事、自信的文明才能主动推进全球化,资本是基础、军事是保障、文明是根本(近现代文明中,船坚炮利开道是惯常手段,英语成为世界通用语言是可见事实,各阶层“唯美”层出不穷是当下现状)。接下来的时代里,面对人类社会唯一延续至今没有中断的古老文明,“孔子学院”或许能够改变武力征服导致文明融合的历史轨迹——那么这就是中国对于全球治理的最大贡献。

  • 崔雪莉“自杀”:恐怖的韩国娱乐圈

    崔雪莉“自杀”:恐怖的韩国娱乐圈

    韩国完全没有白手起家的富人,76%的资产,来自于继承。而这些财阀的祖上,往往都是日本侵略者的买办、“韩奸”。当今的财阀,也往往都是美国华尔街资本家掌控的买办......这个社会是完全、彻底固化的,铁板一块,没有人可以翻身......所以,韩国富人,和韩国普通人之间的区别,可能比人和狗之间的区别还大。娱乐圈里的人,在资本财阀面前,连人都算不上,所以什么凌辱、性侵、玩弄、压榨、迫害,都算不得什么了。

  •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社会资本再生产理论批判

    更为不幸的是: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现代主流派宏观经济学比亚当·斯密更退一步,彻底地抛弃了劳动价值论。如前所述,亚当·斯密从劳动创造价值出发,已经触及到了生产生产资料的工人和生产消费资料的工人的划分,为宏观经济分析中的两大部类划分及总量平衡和结构平衡理论奠定了理论基础。相反,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在这方面却毫无作为。事实上,现代西方宏观经济学用来说明结构平衡的存货调整理论不过是庸俗的市场自动调节理论。

  • 贸易战揭开了全球化幕后资本帝国的食物体系

    贸易战揭开了全球化幕后资本帝国的食物体系

    我们最后回到政治经济学的问题上来,政治经济学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谁拥有知识,今天,知识掌握在谁的手里面?我们通常说知识带来权力,知识给我们权力,但是福柯说的也对,实际上是权力产生知识,公司的权力不断的把资源知识产权化。那么谁拥有这些植物,谁拥有动物,谁拥有基因呢?现在变成公司所拥有的,所以这些风险又如何来评估,当所有这些东西都被公司垄断,全球化的风险评估如何来做呢?出了问题之后,谁又为这些问题负责任呢?所以,面对这样这些挑战,微观上、宏观上,我们到底能够做哪些东西,我们要倡导什么,我们自己应该改变什么?如何走向生态社会主义?这些都需要我们的思考、参与和行动。

  •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大卫·哈维:资本主义如何形塑我们的生活?

    克林顿在1992年当选总统时,曾向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来自高盛)概述了他的新经济计划宏图,报道称鲁宾反对这一计划。当克林顿问“为什么”时,鲁宾说:华尔街的债券持有者是不会让你这么做的。克林顿的著名回应是:“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整个经济计划都被挟持在华尔街一群该死的债券交易员手中?”鲁宾说:“是的。”克林顿就任总统时承诺实施全民医保,推行的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众所周知的福利制度改革,此外,他对刑事司法制度的恶性改革导致了以少数族裔为主的大规模监禁,住房金融改革则最终导致了2007—2008年丧失债务赎回权的灾难,同时,他还废除了限制银行投机活动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这一监管框架。这正是债券持有者想要的。这就提出了一个大问题:谁才是真正的掌权者,是政治家还是债券持有者?在希腊答案很明显:就是债券持有者。

  •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深刻理解新自由主义的本质至关重要​

    资本从何处获得更多的利润的一个指证是外国直接投资在全球流动提供的。三分之二的外国直接投资投向发达国家,其余的投资最大的一块唯一的目的地是中国。有财政顺差的非西方国家(中国、海湾石油国等)用这些资金收购西方的公司,表明它们知道最大的利润在哪里。最后,对某些资本家来说私有化是非常有利的。它本身不能创造更多的价值;只是能够做到增加对工人或农民的剥削。相反,只是意味着顺差从一个资本家分流给另一个资本家。但是这对资本家个人是有利的。他们的物质利益与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传播联系非常密切,他们准备吸引、贿赂和恐吓政治家们以便使私有化走得更远。

  •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一些国家没有严密地管控金融行业,而是跟随资本主义经济体推动金融行业自由化。这种做法已经使可能导致金融崩溃的多种因素形成危险的组合。这些因素包括波动的股市、房地产泡沫和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