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484篇文章
  • 魏南枝:目前香港亟待又一次“去殖民化”

    魏南枝:目前香港亟待又一次“去殖民化”

    对香港回归二十二年来发展得失的判断不应笼统归因于“一国两制”,而应当对香港作为资本主义经济体所面临的普遍性矛盾、作为殖民地回归祖国所面临的“去殖民化”普遍性矛盾、“一国两制”具体实践及其所产生的矛盾进行客观全面的区分。一方面,要在具体制度和实践中切实处理好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香港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要看到香港现有各种政治力量所代表的政治光谱存在大量空白,特别是对中下阶层的政治代表能力是有缺憾的。因此,应当加强中央的主权者心态,既要更“接地气”地深入研究香港社会各阶层,又要结合世界大势反思香港自身,才能全面反思香港治理工作中所存在的偏差,有的放矢地完善“一国两制”的理论与实践。

  • 巴迪欧:谁说资本主义诉诸的自由只能由它来实现?

    巴迪欧:谁说资本主义诉诸的自由只能由它来实现?

    只要我们进行更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自由实际上非常有限,例如,报纸是资本家掌控的。所以信息自由明显是一场骗局。电视频道亦是如此。那么,公共卫生体系一点一点地也落到大资本家手中。没有证据证明这种关系是必然的。唯一的证据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即在社会主义国家里,与私人生活相关的现代性要素在很大程度上已经被消灭了。但我认为这正是社会主义国家崩溃的原因。这显然证明了社会主义国家不能那样运作。

  •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了死胡同

    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了死胡同

    全球生产过剩和资产价格泡沫是导致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走入死 胡同的两个主要原因,这突出表现在世界经济因美国互联网和房地产泡沫遭到 重创、第三世界经济体通过增加出口拉动经济增长的时代总体上已经终结、国际 收支失衡席卷整个第三世界、法西斯主义在全球范围内再次兴起等四个方面。 当新自由主义穷途末路时,它不得不依靠法西斯分子来恢复所谓的有意义的政 治活动。这种复苏的政治活动必然会给某些国家的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带来挑 战。作为支撑国际金融资本霸权的整个政治经济体制,帝国主义将采取包括资 本外溢、贸易管制、民主或议会政变以及经济战争在内的各种措施予以应对。实 质上,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无法规避其面临的诸多长期挑战,因为它并没有自我 重塑的打算,甚至不知道如何才能复兴。

  • 岳青山:从中英铁路巨大反差看公有制的优越性

    岳青山:从中英铁路巨大反差看公有制的优越性

    英国学者感叹中英铁路反差巨大,是中英两国的铁路“盛衰强弱”逆转的结果。这就再一次证明,中华民族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的能力;共产党领导的,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社会主义制度,具有无可比拟的制度优势。毛主席说:“社会主义制度一定要代替资本主义制度,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我国那些骨子里就不喜欢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处心积虑要把中国改变颜色,变成美式资本主义的“精英”,是决不会得逞的。

  •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英国晨星报:柏林墙倒塌30年后,德国仍然分裂

    尽管有人极力想把德国统一视为资本主义的胜利,然而事实上,德国东部和西部之间仍然存在着明显的鸿沟。西部许多人对用于援助东部发展的5.5%的额外税收持不满态度。哈雷经济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发现,在德国前500强企业中,93%的企业总部位于德国西部。2019年,东部地区的工资比德国其他地区低20%。

  •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哥谭市的“小丑”和“老爷”

    当资本凌驾于政权之上,当财富可以把人与人之间彻底割裂,让富人和穷人之间的差距,比人和狗还大,哥谭市就是这个下场。富人有高墙堡垒武器科技,他们可以自由,暴徒和罪犯为所欲为,他们可以自由,唯独只有手无寸铁、老实本分、只想好好过日子的大多数普通市民得不到自由。

  • 李建宏:再论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李建宏:再论西方人为什么越来越穷

    资本主义制度下异常严酷的生存现实,使得西方人民正当的物质与精神需要无法得到最低限度的满足。在西方统治阶级的精心策划下,这些需要被巧妙地导向服务统治阶级利益、维护现存统治秩序的政治目的。西方人的心理状态和思维方式因而发生扭曲性畸变,大肆娱乐、借债消费、疏于存钱等不健康的生活习惯和不正常的生活方式,成为西方社会的普遍现象。在这几个因素的相互作用下,西方人所仅有的一点物质财富,再次被资产阶级洗劫与鲸吞,他们因此变得越来越穷。

  • 民主德国前总理:“资本主义没给原东德带来好处”

    民主德国前总理:“资本主义没给原东德带来好处”

    之前的那段历史是被丑化的。统一后的德国政治家拒绝也禁止(公平地)讨论之前的历史。许多人出于政治目的利用和篡改那段历史。近来的一些研究发现,右翼极端主义甚至法西斯主义在德国有抬头趋势。德国统一后,政府对待原东徳的态度,应该做得更多,特别是经济方面。可是资本主义并没有给原东徳地区带来好处,反而带来了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

  • 国际对冲基金:资本主义体系已经崩溃

    国际对冲基金:资本主义体系已经崩溃

    达里奥还指出美国在养老金和医疗保健领域的债务,认为这些债务有可能得不到偿还。“目前,许多养老基金的投资意在满足其养老金义务,它们使用假设性回报协议应对监管机构。他们通常比市场定价的回报率高得多(约7%)。”他认为,只有三个可行的解决方案来筹集支付所需的资金:印制更多的钞票,削减社会福利,或者通过提高税收来筹集资金。无论国家选择哪条道路,上述这些办法都会导致贫富差距的加剧。

  •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 资本主义世界出现垂死腐朽、自我毁灭的亮丽风景线

    资本主义世界出现垂死腐朽、自我毁灭的亮丽风景线

    当资本主义强大的时候,他的那些欺骗性的说辞往往能够唬人,当资本主义丧失发展动能、变成一个破落贵族的时候,谁也不会再相信它,更不会有人信仰和崇拜它,资本主义大庙里的泥菩萨像也就无法过河了。佩若西称香港暴乱是一道“亮丽风景线”,这似乎是一句暗喻,充满动荡、骚乱、分裂、暴动的“最亮丽风景线”不仅在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香港,更在整个实施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在英国、西班牙、法国、德国、美国这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还在智利、中东那些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和地区,亮丽而不美丽,虽艳若桃花,美如乳酪,但只在红肿之际,只在溃烂之时,与今日之资本主义“亮丽风景线”的现状何其相似。是的,“亮丽风景线”正标志着资本主义开始走向腐败和垂死状态,正在进行自我毁灭。

  • 西媒:资本主义的衰弱势不可挡

    西媒:资本主义的衰弱势不可挡

    资本主义并未实现全人类的繁荣富裕,贫富差距、金融危机、社会不公、民粹主义和环境危机让很多人陷入水火之中。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实行资本主义无异于在悬崖上跳舞。专家认为,再完善的制度如果极端化也会走向自我毁灭,一切事物都在不断发展,最终走向消亡,这个规律也适应于资本主义。

  •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之谜

    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背景下,21世纪的资本主义生产不再是国家经济的集合体,资本主义剥削也不再为现有政治经济学甚至左翼学者所能理解。那么,怎样才能正确理解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的剥削呢?本文主张将分析视角从国家实体转变为跨国公司的全球商品链,并为此构建了以劳动力为中心的劳动价值商品链分析方法。借此方法可以看出,帝国主义是通过全球商品链,利用南北方国家间巨大的单位劳动成本差异榨取外围地区的超额利润,并将其间所产生的附加值归功于中心国家自身的经济活动。因此,单位劳动成本是解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下剥削之谜的关键,而单位劳动成本分析所揭示的极高剥削率则反映了全球化垄断金融资本的本质。

  • 美国罢工运动风起云涌

    美国罢工运动风起云涌

    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有48.5万名美国工人参与了罢工和停工。这是自1986年以来罢工和停工人数最多的一次。2019年的数据要到2020年才会公布,但很有可能会打破这个记录。这些罢工表明,阶级斗争和激进主义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工人们不仅要罢工,而且他们也越来越有信心取胜。罢工行动是独特的,在这样的时期,工人们可以对资本主义本质的认识更加深入,阶级意识和社会主义意识可以增强。

  • 加州一把大火,烧出资本主义世界残酷真相!

    加州一把大火,烧出资本主义世界残酷真相!

    在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加州经济恢复很快,甚至有媒体说,如果加州是一个独立的国家,那么它的GDP超过英国,排名全球第五。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加州高居全美之首的贫困率。多个研究机构的统计表明,导致贫困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并非这里的人们收入太低,而是因其高昂的生活成本,特别是住房。在这里,有近四成人口正在拼命应付经济上的困境。于是,高房价将更多穷人赶出市区,他们不得不住进郊区或者山林地区。大火,往往起源于这些穷人居住的地方。

  • 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奶头乐战略下的智利

    一半是天堂,一半是地狱——奶头乐战略下的智利

    回到智利的暴乱,其实有很深的历史和社会根源,1970年有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倾向的阿连德当选为总统,他积极实行国有化政策和土地改革、积极发展教育事业。然而1973年,在美国的CIA的一手策划下,智利发生了军事政变,从此进入了军政府时代。后来在“芝加哥小子”的指导下,智利走上了自由经济之路,国有企业私有化,土地重新集中。虽然说智利经济表面上实现了繁荣,底层福利也有了很大提高,但都是崽卖爷田换来的,财富更多的集中在富裕阶层。底层得到了福利,但是失去了翻身的希望。最近世界经济形势不是很好,智利生活成本也不断攀升,但是收入却迟迟未涨。地铁虽然只涨了3毛钱,但却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点燃了长期积攒已久的社会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