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91篇文章
  • 苏联的解体没有给资本主义带来黄金时代

    苏联的解体没有给资本主义带来黄金时代

    西方资本主义所面临的困境,与是不是搞垮苏联并没有直接的逻辑关系。西方资本主义走到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已经遭到了经济上的较大的危机环境。生产不振,源于生产过剩。资本主义所面临的资本市场与商品市场都处在相对萧条的状态。资本主义生产的动力远远不足,动机乏力,似乎还没有自能源危机以来的经济窘境走出来。或许,美国也想借着搞垮苏联让西方尽快走出这种困境。但最终的结果并没有让美国和西方得到满意的结果。即使是后来发生的海湾战争,也没有给美国与西方的经济注射上一针强心剂。

  • 自由市场失灵,美国正在借鉴中国模式

    自由市场失灵,美国正在借鉴中国模式

    二月,由著名共和党人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主持的美国参议院小型企业和企业家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关于“中国制造2025”的报告,该报告声称北京的重商主义者计划在未来几年内主导高科技产业。鉴于中国的高速经济发展与技术进步,该报告认可了中国共产党(CCP)采取的干预主义政策,并得出结论,认为美国必须采取一些计划以和中国保持同步,后者在人工智能(AI)、机器人技术、生物技术以及其他新兴技术领域进步飞速。正如愤怒的自由主义者所迅速指出的那样,这是对于正统自由市场理念的惊人背叛。

  • 《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像《权力的游戏》极力渲染史塔克家族的高尚品质,但是他们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却反而是一帮自诩不眷恋权力却又在事实上垄断权力,标榜诚信守诺却又一再背信弃义,利用了龙母又杀害了龙母的卑鄙小人。以致不少人将史塔克家族称之为“白眼狼家族”……很多人宣称,这是编剧功力不够的结果。然而事实上,想要在歌颂剥削阶级,反对人民革命这种西方资本的“政治正确”下创作出优秀的文艺经典,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现实当中的“史塔克家族”们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老百姓又不是不知道。非要把白眼狼写成道德模范,恐怕神仙也做不到吧。

  • 向地球工程学宣战和资本主义对地球的创造性毁灭

    向地球工程学宣战和资本主义对地球的创造性毁灭

    在这种生态革命中,需要优先考虑以最快的速度消除化石燃料的排放,但这反过来要求人类与地球的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必须重点关注可持续的人类发展,在社会中建立一种新陈代谢可再生产的有机系统。几个世纪的剥削和征用,基于阶级,性别,种族和民族的分裂,都必须得到超越。因此,当前条件所构成的历史逻辑指出了长期生态革命的必要性,建立一个新的可持续人类发展系统,满足人类作为自然和社会存在的全部需求:即生态社会主义。

  • 马塞洛·费尔南德斯:帝国主义与体系稳定性问题

    马塞洛·费尔南德斯:帝国主义与体系稳定性问题

    资本主义体系在经济和政治上的自我组织能力是马克思主义的帝国主义理论的主要的争论焦点。这一争论归根结底与体系稳定性的概念有关,即经济危机的终结和世界的持久和平。20世纪初列宁与考茨基之间有关争夺世界财富的列强和私营企业能否和平地管理资本主义的著名论战,在如今的大部分争论中依然存在。一些作者强调经济稳定,另一些作者则重视政治稳定,但中心思想仍是一个更加自律的资本主义体系。本文检视了当前关于帝国主义的马克思主义文献,这些文献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更加具有组织性,甚至达到了足以克服列强之间对抗的程度。本文的结论是,那种认为资本主义已经具有了某种程度的组织性的结论没有认识到资本主义体系的某些基本特征。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时刻”带来的种种围绕“门罗主义”的争论,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区域霸权和全球霸权之间的张力。全球霸权总是倾向于强调全球空间的同质性,强调自身代表了某些普遍适用于人类的原则和理念。而区域霸权面对全球霸权建立普遍同质秩序的压力,会更倾向于强调世界的多元空间性(pluralistic spatiality),将全球霸权的主张者视为来自另一个空间的越界者,将其普遍性诉求视为特殊利益的话语包装。“威尔逊时刻”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区域霸权尝试建立全球霸权的生动案例——威尔逊提出了针对全球的普遍主义主张,然而他的国内政敌并没有走出将世界划分为两个半球的空间思维,慎于在美国能够掌握的舒适区域之外承担刚性的国际义务。而其他区域霸权也可通过强调美国所经历的多元空间性思维与普遍同质性思维之间的对立,让美国“自己反对自己”,从而消解威尔逊主义诉求的普遍性,捍卫自身在本区域的特权。

  • 试析西方之乱的表现及成因

    试析西方之乱的表现及成因

    近年来, 西方国家频频发生的乱象, 逐渐成为一种世界性难题和常态性现象。西方之乱的“乱”象主要表现为政治活动之“乱”、经济领域之“乱”、非传统安全之“乱”等, 造成这些“乱”象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根本矛盾、西方中心主义情节以及新自由主义思潮的泛滥。西方之乱与中国之治形成鲜明对比, 给中国带来深刻的影响和警示。

  • 中国和西方,究竟是谁启蒙谁?

    中国和西方,究竟是谁启蒙谁?

    不同的文明本来没有什么优劣之分,更没有什么对错之分。任何文明的产生都有其自身的环境和历史。这些都是应该得到相互尊重的。只是自西方资本主义产生以来,西方文明似乎从来就没有打算尊重其他地域的文明。他们总是自以为是地高高在上,总以为自己才是文明人,而其他种族的人都是野蛮人。殊不知,在欧洲的历史上,他们也是从野蛮走过来的,而且他们进入真正文明的时代甚至比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文明还是晚一点。世界四大古文明,哪一个都会早于古希腊罗马的文明时代。只是因为在资本主义产生之后,他们爆发了工业革命,有了现代化的武器与军队,于是开始大肆扩张和侵略别人。在他们对其他文明进行屠杀和掠夺时,还硬要指谓其他人不如欧洲人更文明。而他们的野蛮屠杀和掠夺才是最野蛮的行径。

  •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中国也想学西方,可是毛主席说,西方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但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根本不允许中国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而且中国国内还有盘踞着权力中心的封建势力,也不允许中国搞什么维新变法。于是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这一条启蒙之路还是没有能够走得通。中国不是没有接受过启蒙教育,可是这样的启蒙教育最终却把中国逼上了绝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被逼上梁山。中国人民没有活路了,不上梁山还能怎么办?只有革命才能给中国带来活路,不革命就只有死路一条。那位认为中国是革命和救亡取代了启蒙,压倒了启蒙,因而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大遗憾的学者,他并不是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向往和憧憬所谓西方的启蒙。这进而到底是什么意思?

  • 李建宏:移民是资本主义自我毁灭的产物

    李建宏:移民是资本主义自我毁灭的产物

    历史与现实一再证明,资产阶级是一个极其自私、极其邪恶的阶级,而且已经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为了发财致富,资本家甚至不惜出卖用来绞死自己的绳子。马克思曾断言无产阶级必将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掘墓人,彻底埋葬万恶的资本主义制度。但是,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最新发展趋势表明,西方资产阶级还不得不面临被迫成为自身掘墓人的两难困境。

  •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二)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二)

    “这世界属于谁?”我们认真讨论了世界在全球化过程中的各种状态,提出了权力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权力已经消失,我们的经济和财富不再依赖于我们,也不再依赖于我们的老板们,即使他们是强大的首席执行官;也不再依赖于议会或各国政治家们。我们的经济和财富依赖于管理着巨额资产的那些人,其资产规模之大难以想象。他们可以让资金在全球流动并追逐资金。他们利用其他人的资产在工作,从而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人造世界”。

  • 鹿野:中国人,请从美国编织的谎言中醒来!

    鹿野:中国人,请从美国编织的谎言中醒来!

    因为日本电影《追捕》是批判西方资本主义“法治至上”等所谓普世价值虚伪性的进步电影,《地道战》是以讴歌广大劳动人民反抗帝国主义侵略为主题的红色经典,这些电影在美国为主导的西方主流媒体话语体系当中,政治上是不正确的。因此,美国等资本势力所操控的西方主流媒体就刻意的进行了选择性的歪曲,一方面大肆吹捧《乱世佳人》和《少林寺》,仿佛这些电影到今天还一直热映;另一方面刻意的屏蔽了《地道战》和《追捕》,仿佛这些电影从来没有存在过。而近几十年来的相当一部分中国媒体完全唯美国等西方资本势力马首是瞻,导致在进行舆论报道的时候也出现了选择性的失明。

  • 赵磊:“伪均衡“批判

    赵磊:“伪均衡“批判

    市场经济能否自动实现均衡的关键,在于供求失衡之后的经济波动是“正反馈”还是“负反馈”。历史证明,市场经济走向“正反馈”的趋势,乃是资本主义的常态。经济危机的结果,就是通过“暴力去产能”使得失衡的市场供求被强制性地恢复均衡。离开“暴力”和“强制”的经济危机来谈“市场均衡”,只能是“伪均衡”。晚近以来,虽然“市场均衡”理论已经为很多学者所证伪,但这些证伪工作大多并没有对“市场均衡”的基本逻辑提出反思。在本文中,笔者运用资本主义基本矛盾所导致的“有购买力的消费不足”理论,对市场经济的“伪均衡”做出批判性的分析。最后,笔者进一步讨论了“矛盾分析”与“均衡分析”的区别: 二者的区别不仅在于对矛盾状态的定位不同,还在于二者的逻辑不同。换言之,“矛盾分析”是“辩证逻辑”的展开,而“均衡分析”则局限在“形式逻辑”里面兜圈子。

  •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一)

    谁改变了世界——全球资本主义的权力结构(一)

    新资本主义就像臭氧洞一样,人们往往看不到,也听不到。在现代资本主义中,货币极富权力,它是流动的,它在国家和大洲之间、在公司和股市之间流动,来来往往,货币流动就创造了一种新的全球化。在各国经济中,产生了各种参股、联合和子公司,它们相互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张巨大的网络,并定义了完全属于它自己的基础框架。没有全球化资本,就没有生意。举例来说,日本头号大银行三菱UFJ银行的金融集团与美国投资银行摩根斯坦利合作,它成了美国摩根斯坦利银行最大的股东。东方汇理(Amundi)这家资产管理公司属于法国银行帝国——法国农业信贷银行,曾经接纳中国农业银行作为股东。这种形式的资本主义分工发展得越充分,相互参股所构成的全球网络越有效益,网眼越细密,对于西方世界的公民而言,这种新的世界资本主义就越恐怖。

  •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西方资本主义正走向失败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西方资本主义正走向失败

    垄断资本主义的浪费和过剩已经成为人类发展的主要障碍。世界一旦能够摆脱这些链条,新的技术手段将允许更具建设性的规划和行动建立起一条新的道路,它将通往实质平等和生态可持续性的世界。纵观历史,人类一直在努力驯服自然环境,但只有生活在平等和共同体中,人类的完全自由才有可能实现。没有生态可持续性、没有建立在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社会,未来的发展是不可能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