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危机共为您搜索到9篇文章
  •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论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三个维度

    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存在“意义生产”和“意义摧毁”的悖论。在价值萎缩、意义稀薄的背景下,资本主义面临生产之镜破碎、成本外部化难以为继以及金融风暴多发的态势。新自由主义试图挽救资本主义危机的工具恰恰以资本主义的文化矛盾为前提,未能从根本上扭转其颓势。技术创新使劳动力被人工智能取代的速度和比率增加,弹性雇佣制造着新穷人,金融杠杆带来了巨大的资产风险。因此,当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面临重构。重建意义世界、恢复价值多元才是资本主义走出危机的出路。

  • 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尽管国内学界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知不断加深,从生产领域扩展到流通领域,从经济危机拓展到生态危机,再从结构性危机、周期性危机发展到系统性危机理论,但仍有不足:一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展开分析的偏少,从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切入危机讨论的力度不够;二是大多从单一视角研究资本主义危机,将多视角研究联系起来讨论的较少。基于此,本文力求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解析资本主义危机,从当代资本主义三大变化(经济全球化、新自由主义和金融化)切入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讨论。本文认为,全球化、自由化和金融化在满足了资本主义剥削和逐利的同时,三者效应叠加,导致资本主义危机升级,也导致了资本主义危机的多样化、复杂化和系统化。

  • 外国学者眼中的美国贸易战

    外国学者眼中的美国贸易战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下对其盟友及中国发起的贸易战,给当今不稳定的资本主义世界更添迷乱。外国学者对这场贸易战进行了审视。他们思考了这次贸易战的性质、背后的真相、可预期的结果及最后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可能的发展方向,认为贸易战背后隐藏着美国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政治危机以及其所欲恢复帝国霸权的野心;贸易战给美国带来的可预期结果,不是“再次伟大”而是深陷危机;资本主义世界即将迎来新自由主义的终结。这一思考虽然具有一定的科学性、批判性,并为我们观察资本主义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但缺乏总体性、彻底性及建设性。

  • 资本主义危机与回归马克思

    资本主义危机与回归马克思

    随着资本主义危机的日益深化,凯恩斯主义和新古典经济学等传统资本主义理论轮番登场,但其理论解释力却日渐下降,资本主义危机的受害者和资本主义的批判者开始转向求助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社会分析传统在世界范围内广泛而深远地传播开来,与各种不同的文化、政治和历史背景相互作用,发展出对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的不同解读。马克思主义最有效地凝聚了对资本主义及其理论的批判性分析和评论,凝聚了从那些受到马克思主义鼓舞的政治运动的成败中汲取的理论和实践教训。对于寻求超越资本主义的社会变革的理论家和活动家来说,马克思主义是非常宝贵的资源。

  • 朱安东: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与人类未来

    朱安东:世界资本主义的危机与人类未来

    2008年一场源自美国次级贷款危机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看似欣欣向荣的全球资本主义开始危机四伏,至今尚未恢复。伴随着经济危机,政治的动荡也随之而来。在美国,叫嚣着种族歧视的房地产登上了总统的宝座;在希腊,人均负债高企,“极左翼”政党上台亦无济于事;英国公投脱离欧盟;叙利亚的战火至今未曾消散,难民涌入欧洲。

  • 西方左翼对特朗普与资本主义的愤怒和反抗

    西方左翼对特朗普与资本主义的愤怒和反抗

    2017年纽约左翼论坛于2017年6月在纽约召开,以“抵抗———战略、策略、斗争、团结和乌托邦”为主题。来自世界各地的4000余名左翼学者和左翼团体对特朗普政府的内政外交政策、资本主义面临的危机、替代资本主义的可行方案及左翼应采取的策略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探讨。我们应当辩证地分析西方左翼学者的学术观点。

  •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次贷危机十年祭:我们真的走出来了吗?

    十年前的夏天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最终演变为全球性经济危机。十年后的今天,世界经济似乎逐渐复苏,但一大群黑天鹅在全球出现。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法国国民阵线,这些似乎完全脱离正常轨迹的事件,让人们大跌眼镜。这些事情的背后,是经济复苏乏力、资本主义世界贫富差距越发扩大,进而保守主义、民族主义兴起,种族、民族、阶级之间的张力撕扯着西方社会。经济上的困境,蔓延到了政治和文化上。

  • 拉媒:从监听迷宫到帝国主义非常规战争中的“软政变”

    拉媒:从监听迷宫到帝国主义非常规战争中的“软政变”

    资本主义把它监视世界看作是一种寄生性的权利,特别是将储存的东西变成资本。为了拯救银行将罪过归于大多数人;资本和它的寄生性储存推动帝国主义的监视。

  • 资本主义的不均衡发展与危机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10届论坛综述

    资本主义的不均衡发展与危机 ——世界政治经济学学会第10届论坛综述

    美国金融寡头有意识地操控政府和中央银行,影响财政、货币、市场规则、舆论导向等政策杠杆,所从事的金融战争,以大规模掠夺社会各阶层的财富,并打击国际竞争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