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化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媒体的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会左右司法公正

    媒体的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会左右司法公正

    当我们说媒体实际上是一种公权力,需要对社会公正、社会正义负责,那么,媒体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能付起这个责任吗?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的垄断媒体从本质上会为谁服务,其实是一目了然的。然而,随着西方媒体三化长期的宣传、洗脑,恰似在宗教氛围里无时无刻、无所不在地灌输上帝、天主万能的观念,无数人已从根本上放弃了独立、客观的判断分析立场,居然相信媒体私有化、市场化、资本化能够带来社会公正,这不得不说是资本主义最大的洗脑成功。

  •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要害在资本侧

    当中国经济进入资本化时代后,我们需要重拾《资本论》的基本视角,同时又要正确区分经济的资本侧和实体侧。当前中国经济的关键问题在资本,在资本侧,而不在实体侧,需求侧和供给侧都属于实体侧。所以,中国经济政策的重要应该放在资本侧上,放在“资本管理”上。资本管理的目的是化解资本侧和实体侧之间的矛盾,修复印资本影响而扭曲和失灵的价值体系,最大程度地降低资本压迫。

  • 农业资本化不是农业规模化的必然路径

    农业资本化不是农业规模化的必然路径

    本文作者采取了阶级分析派的主张,剖析中国农业资本化的表征、动力、特征、前景和危机,并指出了农业规模化是生产力发展的必然结果,但选择资本主导的规模化,还是集体主义的规模化,则是路线斗争问题。认识中国农业资本化的现状和特征,是理解中国三农问题的起点,也应是今天各种社会实践的理论出发点。

  • 美国学者大卫·哈维:房子是如何被资本化的

    美国学者大卫·哈维:房子是如何被资本化的

    资本主义下的房屋供给,已经从追求使用价值为主,变成以追求交换价值为主。因为这种怪异的转变,房屋的使用价值日趋变质,首先是变成一种储蓄手段,其次是变成一种投机工具,而利用这种投机工具的除了消费者,还有建筑商、金融业者和所有可受惠于房市繁荣的人,包括房屋中介、房贷放款人员、律师和保险经纪人等。为大众提供足够的房屋使用价值,越来越受制于不断深化的交换价值考虑。

  • 新三农问题之变:农民在分裂,农业资本化在威胁中国

    新三农问题之变:农民在分裂,农业资本化在威胁中国

    旧三农问题——农民真穷、农村真苦、农业真危险,关注的是农民、农村和农业在城乡关系和国家政策中的弱势地位;而在在新三农问题里,农民不再是一个整体,而在明显地分化和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