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共为您搜索到105篇文章
  • 屈炳祥:搞社会主义可以不要计划吗?

    屈炳祥:搞社会主义可以不要计划吗?

    社会主义因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使全社会劳动者实现了根本利益一致性,不仅可以使它的企业能做到有计划的发展,而且还可以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有计划的发展。有计划地发展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一种本质表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客观存在。我们必须尽快从西方所谓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迷雾中解放出来,与自由主义、市场原教主义诀别,尊重计划经济的固有本质属性与客观要求,改进与完善我国经济计划体制、机制与方法,做好发展国民经济战略与计划体系,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搞社会主义不能没有计划经济。

  •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赵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何以“实证”

    确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属于实证科学的依据,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观点是否已经实证,或者是否具有实证的可能性,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否具有实证的性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实证性质奠定了坚实的方法论基础。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的实证性质是嵌入在逻辑起点、理论内核以及认识过程之中的。唯物辩证的“抽象力”是政治经济学实现马克思主义方法论实证性质的具体路径。用计量经济模型“跑数据”虽然能够实证出经济变量之间的真实关联,但这种关联背后的内在根源仍然有待经济理论的进一步的揭示。马克思揭示资本主义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资本论》,是不可能依靠计量经济学的“跑数据”来完成的。《资本论》既是马克思运用唯物辩证法和唯物史观揭示资本主义经济发生、发展内在规律的结果,同时也是马克思通过资本主义的宏观样本数据对唯物史观进行实证检验的过程。

  • 屈炳祥:我看GDP(最新修订版)

    屈炳祥:我看GDP(最新修订版)

    GDP及其整个国民账户核算体系完全是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要素价值理论为基础确立起来的,它是反映西方资产阶级利益与市场经济要求的一种非科学、非合理的计算方法与平价指标。它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实际主张与结果,对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不适合的,并且还是非常有害的。因此,对于GDP,我们必须持有一种科学冷静的态度,不要陷入西方主流经济学给我们布下的迷局和陷阱。当然,为了同西方国家作比较和进行学术交流,GDP还是有用的,不能完全否定。

  •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七张图看懂《资本论》——《资本论》思维导图

    《资本论》导游是一次历险记。诗云:“敌事奇虚实;司命首因间。兵久衢地合;主客两酩酊。盘锦云霄路;泥泞读书人。旌旗九门立; 一夜风雪紧。”马克思主义历险记终归是勇者之盛宴、机会者之权衡、怯者之逃离!是为记。

  • 屈炳祥:我看GDP

    屈炳祥:我看GDP

    GDP及其整个国民账户核算体系完全是以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要素价值理论为基础确立起来的,它是反映西方资产阶级利益与市场经济要求的一种非科学、非合理的计算方法与平价指标。它的理论与方法,以及实际主张与结果,对于我们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不适合的,甚至是非常有害的。因此,对于GDP,我们必须持有一种科学冷静的态度,不要陷入西方主流经济学给我们布下的迷局和陷阱。面对我国现在大体量、高增长的GDP,也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冷静、理性地对待,做到心中有数,永远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精神品格,切不可盲目乐观,更不要自我陶醉与痴迷。当然,为了同西方国家作比较和进行学术交流,GDP还是有用的,不能一概否定。

  • 段学慧 李婵:《资本论》的科学社会主义逻辑指向

    段学慧 李婵:《资本论》的科学社会主义逻辑指向

    《资本论》研究的直接目的是揭示资本主义经济规律,最终目的是为科学社会主义提供理论依据。《资本论》的研究对象、研究目的、研究方法和所阐述的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以及马克思对工人阶级的解放和人类历史命运的关切,均表明《资本论》的逻辑指向是科学社会主义。因此,只有在科学社会主义视野下把握《资本论》及其所阐述的市场经济,才能用《资本论》的逻辑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历史必然性及其发展趋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必然选择,其历史使命是克服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为向共产主义过渡准备条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必须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经济原则。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下)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下)

    《资本论》研究线路无疑为政治经济学方法论构造整体树立了工作典范——方法论科学和认识论科学的统一,因为这样能确保彻底看清资产阶级的认识拜物教,不管其是三位一体,或是四位一体(资本-利息,土地-地租,劳动-工资,虚拟-预期收入),亦不管其是物象的生产关系的构造,或是物象的交换关系的构造的公式。这样,迫使理论家们来到一个决战场所——阶级。《资本家》全书都是关于阶级实践科学的。这难道还需要作过多的说明吗?第一,阶级是与供求分析无关的,——这里没有通常那种纯粹现象学上的工作要求;第二,难道阶级关系的本身可以同样被物象(化)吗?第三,阶级不过是坚持把生产关系看作历史的规定,它本身一定会被抛弃。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上)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认识发生学(上)

    在资产阶级生产历史上升时期,其工作者尚能坚持说明构造的本来面目,但掩盖历史性质,努力地将其说成是历史自然形式;所以,“经济认识预设”从来是资产阶级范畴生长的自然基点。处于生产方式社会构型期的资产阶级认识论已不允许矛盾化的生产关系表达方式。其理论工作者的任务重心转向对生产关系性质本身进行掩盖,就是说,不仅“物象”生产方式,而且也同时“物象化”生产关系。进入全面社会统治时期后,资产阶级的物象关系具有瓦解一切范畴的功能,——当然,这不过是代表了真相对于假象的愈来愈猛烈的进攻。

  • 许光伟: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许光伟: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资本论》是“诗性智慧”与“革命逻辑”的工作统一。然则“行动主义——唯物主义”构成了世界意义的思想通史线索,它的始源是“中国诗”,最初的思想高点是“唐诗宋词”。文化作品要在书写“主体工作结构”,即理想与现实的辩证法主体人格行动。然则“唐诗宋词——《资本论》”构成了历史科学作品的“两仪结构”:以历史写文化、以文化写历史,成为对“方法论唯物主义”大写字母化的意义锚定。结论是,经济作品不仅反映要历史原理,也要反映文化原理,使之充满历史行动活力与阅读思考活力。然则新时代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工作内涵是:既要运用“马克思主义抽象力”,也要运用“中华抽象力”;要使经济学理论模型民族内涵化,在艺术方面尤其需要基于中华的工作意义“引经据典”,提升其文化品位,书写“经济学的文化自信”。

  •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西方政客扶持的港独暴乱能叫“革命”吗?

    《资本论》是煌煌巨著,《共产党宣言》是伟大的宣言,但你不能拿着几百年前圣贤的一些字词片段做文章,那叫断章取义,凭什么你就可以垄断对“马克思主义”的解释权?难不成伟大的建设不是社会主义,让14亿人口安居乐业,让大家有饭吃,让几亿人脱贫,让边远山区都有了道路、桥梁、通信不是社会主义;你们打砸烧、上房揭瓦、伤害普通人、危及公共安全,反而成了“社会主义”?

  • 张旭 常庆欣:《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

    张旭 常庆欣:《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

    认为《资本论》主要是一部哲学著作的《资本论》哲学化研究,有一种典型的表现形式,即认为《资本论》是一种存在论。《资本论》是存在论的论证,是通过模糊马克思使用的某些概念、曲解他的经济学方法、歪曲某些引文的含义实现的。在分析层次上,这种论证从现实退回到概括程度更高的抽象层次上,这使论证呈现出表面上的合理性的同时,消解掉了《资本论》对资本主义经济社会问题的研究,遮蔽了《资本论》中隐藏的具有重大理论意义的哲学问题。《资本论》哲学化,既伤害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也伤害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自身。《资本论》是光辉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这一基本判断,既没有因为时代的变化,也不会因为认知科学的进展,而丧失其客观性。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劳动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劳动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由劳动二重性及抽象劳动所带来的“知识革命”(为商品经济范畴提供根据)彻底扭转了资产阶级所熟悉的纯主观批判那一套东西,而真正走上了客观批判(生产力批判和生产关系批判)道路。这种生产方式规定不排斥主观批判,但高于主观批判。如生产关系批判具体运用于资本主义对象,则产生了价值批判和生产价格批判的工作联袂的奇妙效果。其又不同于纯粹客观批判的地方乃是在于:突出主体人的发展属性和批判属性,从而通过生产方式(物质关系运动和生产关系运动)批判,使整个历史过程成为一块发展上的整钢。

  •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许光伟 | 事的科学与《资本论》逻辑怎样练成

    善读善用《资本论》,同时,也要善于进行中华转化;注意从中发掘中国元素,以开放的态度统一中华历史和世界历史,创造新的工作境界和新的理解境界——“国学马克思主义”。一句话,没有民族内涵和工作体式作为支撑,任何门类或流派的经济学都将不可避免地沦为理论空壳,免除不了成为一堆逻辑的空壳。这是现代语境中“创建中国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必然要求。严格意义看,《资本论》是“12部史”:转化史I、转化史II、资本生产史;运动史I、运动史II、资本流通史;生活史I、生活史II、资本积累史;范畴史I、范畴史II、资本批判史。表明:马克思的航程乃是“历史”到“逻辑”,再到“历史”。它的内在的方法、逻辑和工作话语是“历史唯物主义发生学”,这是中华条件下的马克思的“我的辩证方法”工作语境,由此,我们可以在历史探究方面合并叙述“农业史的经典著作——《道德经》”和“工业史的经典著作——《资本论》”。《资本的生产过程》可以说明为历史发生学的“逻辑”;《资本的流通过程》可以说明为系统发生学的“逻辑”;《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可以说明为现象发生学的“逻辑”;《剩余价值理论》可以说明为认识发生学的“逻辑”。其首篇则是对以上逻辑的一个“导引”以及“总括”。将历史发展过程说明为由这些“史”的内容和形式的统一规定所构筑,乃是升华了《资本论》的工作逻辑。这是绝对的历史主义和行动主义,自然是对“结构主义”、“科学主义”、“形式主义”的最大反动。进一步又可以说,《道德经》和《资本论》的“研究同构”乃是确立社会科学的一个根基。

  •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资本论》中国化的方法论原则及其当代价值

    近年来部分先富人士,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国外资本加强对我经济控制,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当今时代中国仍不存在一条独立自主地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中国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严重的条件下,在重新研究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和国内具体的历史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赵磊:不当傻子,学点常识

    据说现在很多研究马克思的学者,已经弄出了一个“马克思学”。这个“学”的重大研究课题,就是处心积虑地去考证:马克思与恩格斯互怼互殴,老年马与青年马不共戴天,马克思自己挤兑自己……。这就像李零所说:“所谓马克思学,‘鸾刀缕切空纷纶’,不但马、恩后学与马、恩作对,恩格斯与马克思作对,就连马克思自个儿,晚期与早期也作对。”

  • 许光伟:中华思维学与新中国70年方法论研究纲要

    许光伟:中华思维学与新中国70年方法论研究纲要

    新时代的研究风尚呼唤原创的中华学术。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亟待加强以本土为取向的学科建设和方法论探究。中华思维学的指向性是确立思维学、逻辑学、知识论三者统一。然则可立足这一角度,将中国经济学存在性命题明确为“三个原理”予以解析:一曰中华共同体经济学(构建)原理,二曰阴阳发展原理,三曰五行运行原理。旧说新题,旧义新编,这是中华规范所支持的“中华科学”规定,并在《资本论》文本结构中得到深度之响应。以古解古,以今解今,古今贯通,中外会通;原理可谓言之凿凿,可运用于解剖新中国70年的统一性工作关系。给予的启示是,在学术研究上需要从继承和发展的关系向度发掘本土化的、真正的思维支持。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中国历史”“中国思维”“中国语言”将书写中国人自己的“经济学教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