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共为您搜索到120篇文章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政治经济学的方法

    毫无疑问,科学抽象法就是一个,但不断处于“建构”或者说建设状态,因应了学科基础的不断增容和扩展。然则需要知道,科学抽象法立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建行动与立足《资本论》的重建行动除开民族工作内涵方面的考虑(由此增设新的研究线索“历史-文化”),本质上是相同的,是“原理初成”向“原理终成”迈进。这种建构进程亦说明方法论成熟对于正确理解共产主义是多么地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理终成意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抽象法将成为向共产主义前进的工具基础。

  •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

    余斌 | 第二小提琴手:天才与贡献

    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和《波河与莱茵河》中展现了自己的天才,不仅如此,除了《资本论》及其手稿外,构成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经典著作的半数以上文献都是由恩格斯完成的。但是,恩格斯连想都没有想过要在马克思主义的名称上挂上自己的名字。恩格斯不仅甘当绿叶,而且为了做好这个绿叶,还奉献了伟大的牺牲。为了使马克思能够安心地从事理论研究和政治活动,恩格斯承担起了获取生活来源的责任,从事他本人十分厌烦的商业活动。恩格斯还在实践方面,参与了马克思主义的许多社会活动,并在马克思去世后捍卫了马克思的名誉。

  • 《保卫资本论》判词暨草原问道

    《保卫资本论》判词暨草原问道

    《保卫资本论》将《资本论》“研究行动”历史人格化了。实际上,这就是“知识分子”阶层历史崛起的漫长轨迹与使命酝酿的漫长过程。立足中国历史地基,从《资本论》“向前”即是人类古代史向现当代史的进发,“向后”即是社会主义实践之历史洪流;所谓回响与前瞻,洪流不可挡也!而要求不断切近它的发展真实、它的认识真实和它的逻辑真实,多学科并举,多体裁并用,遂有真意的表达。诗词歌赋乃人类文化史之艺术总写,且形式上读来令人整体回味,使人有荡气回肠之慨,备觉信服。深层次看,这是语体文精神风骨所在、文科意气风发所向。

  • 许光伟 | 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许光伟 | 唐诗宋词与《资本论》

    《资本论》具有文化谱系学。基于方法论唯物主义,中华唐诗宋词所内蕴的行动主义(从主体和辩证法角度看待的“唯物主义”)以及主体结构的“文化原理”规定得以显露。其一,它界定了思维学、逻辑学、知识论“上游”“中游”“下游”意义的统一;其二,它通过自身作为“文化器官”“思维器官”的规定,区别劳动过程的“诗意化”和“现实化”,确立发生学的方法论的基础地位;其三,从“诗和远方”“道·象·识”“合·统·分”诸层面界定了中华思维学的深层构境。于是在这个基础上展开的唐诗宋词与《资本论》的“对话”,实际上是通史研究意义的学科建设的内在需要。

  •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

    通史研究是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基本功。中华生产方式不宜以“小生产的小农视角”看待,姑且不论“中华小农”不小,中国城市史即涉及通代的、比较的、内外的、具体性的综合研究,其内容显然不是“西学范式”所能涵容的;可见,过于拘泥“文字记载的历史”和“话语霸权下的历史”,就容易犯“下定义的历史研究”错误。又之,经济史在财产所有制的意义上可能是独立的,在“劳动过程占有”的意义上则是非独立状况。所以,《保卫<资本论>》用的主体范畴——“劳动过程的主体”和客体范畴——“劳动过程的客体”,以及方法论上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须知中华历史是通史,世界历史亦是通史,当代史是断代史。政治经济学批判是劳者的事格研究的方法论。关注劳动者立场,并非不研究剥削者,恰恰相反,它需要联系一切剥削者的历史和思想。所以,不能将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主体侧”和“客体侧”简单理解成“马克思主义主体论”和“马克思主义客体论”,使之直接对立起来。历史生产方式是内在贯通的,在寻求劳动过程文明规划的进程中,可杜绝任何离开政治经济学批判的语义解释学。

  •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资本论》“实学”和“虚学”

    在考量资产阶级“现代主流经济学”贫困性的同时,马克思主义学科必须实施“虚”“实”强强联合,以具体指导中国经济学教材建设。这方面,需要发挥《资本论》的固有优势,建立“百科版资本论”的新时代理念;以革命版为灵魂,以历史版、文化版为原理、为本位,以哲学版、科学版为理论、为本位,以专业版、文献版为应用、为补充。然则防止单兵突进的办法只能是“整体规划,综合布局”。高校《资本论》教学科研必须贯彻到每个专业和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务虚而立足于实,经济学院务实而渗透于虚。高校各教学单位均需适时开设《资本论》及其方法论课程,消除虚与委蛇的形式应付;本着初级“选读泛读与理论”、中级“原著精读与方法论”、高级“专业结合与时代应用”的步阶,稳妥推进,务使“读得懂”“读得透”,务使“用得好”“用得深”,务使“活学活用”,务使时代“创造性转化”。一句话,《资本论》必须“革命(阶级斗争学说)”“历史(原理)”“科学(哲学批判)”“文化(民族根)”“解决问题(现实根)”五位一体、内容并举。

  • 许光伟︱劳动过程与商品拜物教批判

    许光伟︱劳动过程与商品拜物教批判

    一般而言,政治经济学理论范畴的形成力量来自三方面:社会劳动过程、阶级斗争以及以“秩序”为中心的物象均衡。经由“拜物教意识”批判,“仿市场”范畴的根基被瓦解,阶级斗争被“事格化”,并置身于劳动过程文明规划。这表明基于通史考察,《资本论》“拜物教理论”和“劳动过程批判”是同步的过程,目的是求取“人本身的解放”“所有制解放”。据此,商品章和《自然辩证法》在写作上可以说是彼此呼应。恩格斯历史路径的《资本论》解读,有助于“劳动过程为经为纬”工作线索的形成:《资本论》首章引出“辩证法道路”,揭示质——量——形式——规律认识过程的“客观内容”是矛盾规定及其所有制形式的历史化的有机成长。根据马克思大写字母意义的价值规律规定,劳动过程发展构成“内容辩证法”,经济形式运动构成“形式辩证法”,劳动过程和经济形式的互系和矛盾作为了内在于自然历史过程的基础性规定。

  • 许略:五四特别稿|《资本论》九张机(精图版)

    许略:五四特别稿|《资本论》九张机(精图版)

    无限风光在险峰,新时代《资本论》研读尤其需要青年们的真情奉献、不畏艰险,尤其需要打一场总体战、理解上的遭遇战。哲学家们总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今天,我们纪念五四运动,是强调要“读懂中国”“读懂毛泽东”,也同样“读懂马克思”“读懂恩格斯”“读懂列宁”。只有勇于读经典,才能立于时代潮头。经典的力量是恒久的,经典的魅力是无穷的,青年们,我们传民族精神,冲锋在前!

  • 许略:《资本论》九张机

    许略:《资本论》九张机

    资本主义的所谓经济,是人类苦难的根源。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发展到现阶段,已经严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了,越来越接近马克思所预言的:“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然则,万里长城永不倒,为有活水源头来,《资本论》诗性话语,永远激发后人前行……

  •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赵磊:“跑数据”写不出《资本论》

    由于缺乏辩证思维的方法论,使得西方经济学难以运用矛盾分析去把握事物的本质。所以,西方经济学借助于“跑数据”在理论上“归纳”和“抽象”出来的一般范畴和抽象定理,其实大多也是现象层面的认识而已。可悲又可怜的是,在当下的经济学界,不“跑数据”,文章就不能发表,博士就不能毕业,教授就不够资格,学问就没有水平。一言以蔽之:无计量,只有死。瞧瞧已经泛滥成灾、自以为是、乐此不疲的“跑数据”,为什么马克思把热衷于现象层面的经济学称之为“庸俗经济学”,这难道不值得人们警醒吗?

  • 赵磊:马克思不实证,谁实证?

    赵磊:马克思不实证,谁实证?

    确认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属于实证科学的依据,不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某个观点是否已经实证,或者是否具有实证的可能性,而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方法论是否具有实证性质。有人动不动就拿“实证”来吓唬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岂不知他们定义的实证,其实是建立在无知的基础之上的。请问那些拒不承认马政经是实证科学的饱学之士:马克思主义方法论的这三个方面,是否具有鲜明的实证性质?如果不实证,那么什么东东才是你们心目中的“实证”呢?

  • 赵磊:为什么要跟“实证”较真?

    赵磊:为什么要跟“实证”较真?

    众所周知,把实证等同于“定量分析”(甚至等同于计量模型),这是当下经济学界的共识。但是,这个共识并不正确。因为实证的路径既可以侧重于“定量”分析,也可以侧重于“定性”分析。实证不仅与定量有着紧密关系,而且与定性也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不论是定性还是定量,都可以成为实证的手段和路径。

  • 《资本论》的研究对于构建政治经济学的重大意义

    《资本论》的研究对于构建政治经济学的重大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要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为指导。这是构建作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重大方法论原则。切实贯彻这一原则,需要全面正确认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丰富内涵及其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系,需要明确坚持和继承、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马克思经济学特别是《资本论》的理论成果。这也是构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的重要途径和必由之路。

  • 许光伟:新制度主义批判

    许光伟:新制度主义批判

    对工艺学实施真正意义的社会拟制的资产阶级学派是新制度学派。新古典虚构表面上的统一,但于形式化方面对研究对象运动的过多强调,也即彰显实体的诡秘性,使人甚至难以觉察到它的存在。这引发“黑箱”的讥讽和热议。在试图挽救新古典危局,使其死而不朽,濒临崩溃而不倒和久涉困境而不衰,从而维护自由主义的价值理念方面,科斯发挥了极为关键性的作用。于是在一开始,这种现象学路径的科学就坚持:自然科学的“客观的”方法并不完全适合于人文科学的研究,像逻辑实证主义那样全盘仿照自然科学来研究精神科学,必然陷入“客观主义”或“自然主义”谬误中,故此,研究市场过程尚要受到解释学格调的方法启发,需要一种足以推翻正统形式主义的精神方法。

  • 许光伟:新古典主义批判

    许光伟:新古典主义批判

    从新古典学家的眼光中流露出对古典政治经济学家的不屑:他们将理论基础羞答答地建基于“伪自然主义”,同时宣布自己是“社会唯物主义”。于是罗宾斯干脆宣称这一定义: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作为目的和具有不同用途的稀缺手段之间关系的人类行为的科学。这是在纯粹的科学标杆上对人的经济行为进行的诠释——利字当头,而排开了“向善之心”,丝毫不顾及人的其他方面的发展特性。这是对资产阶级而言的“激动人心的”经济与政治截然分开的历史时刻。

  • 屈炳祥:搞社会主义可以不要计划吗?

    屈炳祥:搞社会主义可以不要计划吗?

    社会主义因为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建立,使全社会劳动者实现了根本利益一致性,不仅可以使它的企业能做到有计划的发展,而且还可以在全社会范围内实现有计划的发展。有计划地发展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一种本质表现,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一种客观存在。我们必须尽快从西方所谓现代主流经济学的迷雾中解放出来,与自由主义、市场原教主义诀别,尊重计划经济的固有本质属性与客观要求,改进与完善我国经济计划体制、机制与方法,做好发展国民经济战略与计划体系,为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服务。搞社会主义不能没有计划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