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共为您搜索到89篇文章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现象发生学

    这表明生息资本拜物教其实就是资本拜物教本身,而财产拟制基础上的货币拜物教亦不过是实现了的资本拜物教。它将财产拟制的一般运动和特殊运动有机结合起来,也即意味着达到了资本生活运动的完结形态;一句话,财产形式的资本拜物教即完成了的资本生活形式。通过建立直截了当的毫无内容的财产形式的虚拟实体,资本从两方面完成了自己的伟业:从实体-形式方面,使自身建构为货币和商品的高度化结合的统一运动;从生活形态方面,进而使自身仿真为它们的灵活性的运动统一。

  •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许光伟 | 《保卫资本论》:系统发生学

    资本不是自然本质,而是社会本质,甚至不是社会本质,而是历史本质。在后一方面,阿尔都塞也没有超出律师工作者——科斯的眼界。科斯不能够正确处理流通费用的内部构造关系,在于不能使之在规定上依存于相应的生产费用,并归结到生产本身的发展。阿尔都塞只看到资产阶级特殊社会的结构形式,而忽略了经济制度(实体是生产关系)背后的内容发展方面的规定。这样,他把生产关系生活化了,抽掉了历史的维度,直接抽掉了真正的生产方式规定。

  •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日〕不破哲三:《资本论》中的未来社会论

    作者以《资本论》为研究文本,阐释了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规律性和未来社会基本原则、主要特征的论述,阐述了马克思关于国家消亡和过渡时期的理论,对21世纪世界各国共产党重新审视社会现状和未来社会发展趋势具有重要启示。

  •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马克思研究政经学和写作《资本论》的四十年岁月

    1883年3月14日,马克思坐在自己书桌旁的椅子上,默默地与世长辞了。在他面前的书桌上,还放着他正在修改的《资本论》有关手稿。从他1843年转向研究政治经济学起,到他1883年逝世,经历了40年的坎坷岁月:因贫、病、累交加,使他只走完了65个春秋。他曾将他的生活处境比作“在坟墓的边缘徘徊”,并且讲为了写《资本论》,他已经牺牲了自己的健康、幸福和家庭!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历史发生学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历史发生学

    对于资本发展的历史界限性而言,整体考察带来了如下规定:资本的特点就在于积累,在历史中完成积累既是资本的基本事项,也是核心发展内容上的特征。这孕育于三部历史中,商品变货币(实质是产品中变出商品)、货币变资本(实质是价值实体中变出货币实体),以及从原始积累直到资本积累本身,以至于它们能够作为“一部整史”看待。

  • 鲁品越:资本逻辑与经济危机

    鲁品越:资本逻辑与经济危机

    强大的资本力量驱使资本最大化地扩张和积累,而将全社会的购买力压低到尽可能低的水平,这是资本扩张的前提条件。而转化为资本的剩余价值不断积累到社会生产系统中,形成资本积累。而在此过程中,资本扩张又将全社会的购买力压低到尽可能低的水平,形成贫困积累。这种两极分化的社会经济结构,必然导致产品过剩。

  • 为什么要重温《资本论》?

    为什么要重温《资本论》?

    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5月17日召开的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指出:“有人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过时了,《资本论》过时了。这个说法是武断的。”《资本论》过时论显然是错误的,但《资本论》提供给我们的不是一成不变的教义,其中一些理论观点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接受检验、发展和完善。对待《资本论》,既要摒弃肤浅的过时论、无用论,又要反对本本主义、教条主义。要坚持《资本论》中蕴含的基本原理和贯穿其中的立场、观点、方法,同时不拘泥于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个别观点,要敢于、善于根据新实践情况进行创新发展。

  •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和平演变宣传为什么在中国受挫

    马克思主义也和其他的科学理论那样,最重要的是提出了全新的研究方向和全新的视角、全新的概念,而不是说象圣经那样从头到尾都句句是真理。句句是真理并不是毛泽东认同的观点,反而是毛泽东批判的观点,这一点许多幼稚的右派是不知道的。一些和平演变宣传者煞有介事地说哎呀马克思这个地方说了什么什么话不太通,那个地方需要我们好好研究,我看这些人也就是个傻子,根本就不理睬。大不了说一句反正我懒得去看,也许马克思说错了一句话,这不很正常吗?反正资本家就是要剥削工人的,那就够了,如果你认为不是马克思的观点,那我巴不得,那就成了我的观点好不好?我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你倒是和我讲道理啊,你掉那个书袋干啥呀?

  • 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所有制原理及科学方法

    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所有制原理及科学方法

    生产资料所有制是关于生产资料到底为谁所有及其如何实现的一种制度规定,或是人对生产资料占有与实现的一种社会方式。它是人对物的占有而形成的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相互关系,是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乃至整个社会的核心构件。马克思关于这一问题所作的理论说明,就是他关于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基本原理。这一原理在马克思的全部理论体系中具有基础性与决定性作用。生产资料所有制原理不仅是一种科学理论,而且还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根本指导思想和重要的方法论原则。然而,在我国经济学界,有不少朋友对此却理解得非常肤浅,与马克思的本意相去甚远。因而,学好这一原理与方法,无论对我国经济学队伍的思想建设、理论建设与认知能力建设,还是对中国经济学的学科建设都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与时代价值。

  • 保卫《资本论》:主体批判的深层历史构境

    保卫《资本论》:主体批判的深层历史构境

    此文的主体内容乃拙著《保卫<资本论>——经济形态社会理论大纲》修订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7)之尾论(作为总结性的一章)。此次根据发表需要,对该章文稿结合全书主题,进行了有针对性压缩和改编,得以采用恰当的形式和读者见面。鲁迅先生有言:“我想: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钱钟书先生则强调:“对症亦知须药换,出新何术得陈推。”其阐明中国政治经济学远航方法论路径,遂为中国经济学研究“导论”意义之作品。又由于洞悉了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内部结构,遂完成最为深远意义之政治和经济的“历史组装”工作。然则,由于“中国经济学建构”行动使命,研究固然还局限在方法论层面上,但实质内容已提出“重新研究全部历史”之工作要求,乃至可能成为推动我们的理论向深处进军之研究纲领。谨以此文纪念伟人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研究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逻辑起点研究

    逻辑起点范畴研究至关重要:一门科学是根据逻辑起点范畴的内在规定性建立起来的严密逻辑体系。《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物”商品论需要深化,“人”商品论理应确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恰当确定逻辑起点范畴建构“以人民为中心”的逻辑体系,虽然已近乎学界共识性历史使命,但逻辑起点范畴研究却成“前沿尖端难题”而莫衷一是。本文主要价值在于,深化《资本论》逻辑起点范畴研究提出“人”商品论,尤其对逻辑起点范畴的“两能”标准和人力产权范畴胜任妥帖的探究,似有“前沿尖端难题”破解特征。

  • 卫兴华:关于《资本论》基本理论问题的辨析

    卫兴华:关于《资本论》基本理论问题的辨析

    《资本论》是经典中的经典,经受了时间和实践的检验,始终闪耀着真理的光芒。学习和研究《资本论》,要摆脱对苏联有关教材的“学术路径依赖”,一定要结合150年来新的历史发展和新的实际变化,要应用最新的经济资料,对《资本论》的科学理论既要坚持和继承,又要创新与发展。学习、研究《资本论》以及马克思的其他著作,要力求按马克思的本意进行解读,不能误解、错解、曲解其基本原理,应在准确理解和把握其原理的基础上,以其为指导,研究当代资本主义经济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应着力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和现代化,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我们要坚持“两个毫不动摇”,遵照党的十九大理论指导,按照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战略安排。

  •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许光伟:《保卫资本论》| 生产一般的理论与实践

    扬弃的劳动二重性是人的发展的二重性态,即人在合类性的自然工艺学上的发展,以及相应在合乎人的本性要求的人类工艺学上的发展,从而在实现政治经济学批判(消除经济的必然性)基础上的社会工艺学的重建,亦即产生社会自由结合的劳动工艺学的实践态。

  •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是怎样的科学

    许光伟:政治经济学是怎样的科学

    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所谓彻底,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但是,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哲学把无产阶级当作自己的物质武器,同样,无产阶级也把哲学当作自己的精神武器;思想的闪电一旦彻底击中这块素朴的人民园地,德国人就会解放成为人。

  • 《资本论》的真谛及对其曲解

    《资本论》的真谛及对其曲解

    《资本论》理论的深刻性世所公认,然而目前在世界学术界却处于边缘地位,而肤浅的西方经济学理论却处于主流地位,这是人类思想史上的咄咄怪事。产生这种奇怪现象的社会基础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及其“市场拜物教”,而其学理原因则是形而上学世界观。《资本论》的立体性理论被纳入到平面化的思想框架中而受到曲解、误读与反对。只有站在完整反映客观现实的新唯物主义哲学立场,才能领悟到《资本论》的真谛,认识到西方经济学理论的肤浅性,而《资本论》则是立足于社会物质的双重结构,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进行从本质到现象的全景式解释的深层理论。

  • 对《“现实的历史”:〈资本论〉的存在论》的批判

    对《“现实的历史”:〈资本论〉的存在论》的批判

    要而言之,生产的历史运动和生产关系运动即其发展是统合的,所谓:“对人类生活形式的思索,从而对这些形式的科学分析,总是采取同实际发展相反的道路。这种思索是从事后开始的,就是说,是从发展过程的完成的结果开始的。”此外,生产的一般构造——关于认识发生的纯粹思辨必为有关于真正的社会对象问题所替换,并切实体现运动和构造的联系,亦能集中阐发“运动规定”对于“构造形式”的渗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