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必须抑制两极分化,才能做强实体经济!

    必须抑制两极分化,才能做强实体经济!

    实体经济日益萎缩的困境,根源并不是由于虚拟经济的盲目扩张造成的,是实体经济相对过剩且无力消化其过剩,才导致了资本不得不去做大做强虚拟经济。这个结论的政策含义是:要做大做强实体经济,不仅要抑制虚拟经济的非理性扩张,更应当通过调整收入分配关系来抑制两极分化。

  • 赵磊:“随地大小便”岂是“言论自由”?——评公知们洗地邓相超

    赵磊:“随地大小便”岂是“言论自由”?——评公知们洗地邓相超

    有人为邓相超鸣冤叫屈,为邓被解聘愤愤不平,为邓的下场痛不欲生,说处理邓就是“压制言论自由”,就是“专制不民主”。在我看来,把邓相超的下流言论当做“言论自由”抱不平,纯属就是无理取闹。道理很简单:言论自由与讲规矩并不矛盾。 我举个例子:每个人都有大小便的自由。但是,大小便的自由与大小便必须讲规矩,二者矛盾吗?一点也不矛盾。

  • 赵磊:警惕歪曲“长征精神”

    赵磊:警惕歪曲“长征精神”

    在主流电视和媒体上,在官方举办的座谈和讲解中,长征精神往往被解读为:“爱国的精神”、“敬业的精神”、“团结的精神”、“要过好日子的精神”、“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云云。唯独习近平同志反复强调的“为共产主义矢志奋斗的精神”,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甚至干脆人间蒸发。这样的解读难道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 赵磊:张维迎为何“痴心不改”?

    赵磊:张维迎为何“痴心不改”?

    为了维护“现存制度的永恒必要性”,资本的绝对利益“就是把这种缺乏思想的混乱永远保持下去”,而“根本不允许人们在政治经济学中进行思考”。要不,他们“又凭什么取得报酬呢?”

  • 赵磊:谁制造了“中等收入陷阱”

    赵磊:谁制造了“中等收入陷阱”

    随着全球化的扩张和市场空间的压缩,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正在深化,其前景越来越不明确。与此同时,缓和阶级冲突、熨平社会矛盾的“溢出效应”,也在逐渐趋于衰减。这种衰减,不仅表现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财政危机的恶性加剧,也表现在发展中国家应对危机的能力越来越值得怀疑。

  • 赵磊:“创新”保证资本主义不死,你信么?

    赵磊:“创新”保证资本主义不死,你信么?

    创新,这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词汇,其地位与改革、进步、发展等价。创新,这是新常态下的核心关键词,其关键在于:创新是改变增长动力源,并...

  • 赵磊:从任志强恼羞成怒的表演,我看到了理想信念的力量

    赵磊:从任志强恼羞成怒的表演,我看到了理想信念的力量

    尽管人们对重申理想信念的愿景未必乐观,但是,最近爆棚的“任志强事件”却验证了“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的确存在。

  • 赵磊:“刘国光之忧”

    赵磊:“刘国光之忧”

    2005年,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刘国光先生提出了这样的忧虑:“有人认为西方经济学是我国经济改革和发展的指导思想,一些经济学家也公然主张西方经济学应该作为我国的主流经济学,来代替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指导地位。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在经济研究工作和经济决策工作中都有渗透。对这个现象我感到忧虑。”

  • 赵磊:发展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需要坚持四个原则

    赵磊:发展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需要坚持四个原则

    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我深受启发和鼓舞。我想就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需要坚持的原则,谈谈看法。我认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下简称“当代中国政治经济学”),应当坚持以下原则。

  • 赵磊:互联网——比马克思更危险的革命家

    赵磊:互联网——比马克思更危险的革命家

    如果展开马克思主义的想象力,那么与“买卖分裂”的市场经济相比,“产销合一”的计划经济将是与互联网更能匹配的经济形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