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埋共为您搜索到38篇文章
  • 为黄世仁翻案?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

    为黄世仁翻案?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

    近代苏鲁地主对佃农拥有初夜权。这一权力的实施是社会结构异变的结果。这里的社会分化为占有大量土地的利益集团(大地主)与大量占地较少的贫民群体,社会结构演化为缺乏中间阶层的哑铃形而非金字塔形。掌握行政、军事和经济等各种权力的大地主,基本上不受程序化的法规制约,多沉湎于本能型的享受,无法追求高成就动机人格。一方面,他们利用国家优裕的政策,对贫民实施包括初夜权在内的各种超经济剥夺;另一方面,他们利用对下层民众的控制,经常策动成千上万的贫民反叛代表社会上层利益的国家,以获得更多的非法利益,他们的终极理想是成为享受更大肉欲的封建君主。

  • 《软埋》的出台:方方们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

    《软埋》的出台:方方们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

    《软埋》所表达的情感和仇恨不正是与雷锋唱的山歌正好相反吗?是谁的鞭子抽了《软埋》的母亲,使《软埋》的母亲泪淋淋?《软埋》的出台是要向共产党夺鞭子报仇了,共产党决不能让千百万先烈流血牺牲换来的、人民当家作主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执政地位被“软埋”。

  • “软埋”的,是一个阶级的宿命

    “软埋”的,是一个阶级的宿命

    当中国的地主阶级用活埋这种方式把一些农民们推进大坑的时候,他们也在为自己挖下了另一个大坑,就象川东陆姓地主挖下的那个用于“软埋”自己的大坑一样,他们埋掉的是地主阶级的宿命,无论怎么反攻倒算,无论怎么不作让步,也无论怎么妙笔生花,无论怎么声名远扬,都无法改变这一宿命:他们是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

  • 赵上将对决方方结局难料--警惕其成另一个莫言

    赵上将对决方方结局难料--警惕其成另一个莫言

    笔者不看好赵上将与方方主席的对决并不是不赞成赵上将的观点。相反,笔者不仅完全赞成赵上将的观点,而且还对于赵上将对当前这种舆论局势下敢于亮剑的勇气深表钦佩。笔者仅仅是认为,单单是依靠赵上将和几位老同志做陈岩石模式的孤胆英雄不可能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中央相关部门真正落实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的精神,对于文艺界的种种歪风邪气进行一次根本的治理,才能够解决现在很多知识圈子里近乎变成政治正确的“吃饭砸锅”现象。否则,纵然是真的解决掉了一部《软埋》,明天还会出来十部《硬葬》。甚至于像莫言一样,对他们的批评变成了后人争相效法以争名逐利的榜样。

  • “自由写作”是对《软埋》文学批评的禁言封杀

    “自由写作”是对《软埋》文学批评的禁言封杀

    原本格局不高的《硬埋》却被祭成了诺贝尔炸药奖的候选,阶级斗争的前沿,让多少战士无辜受伤,多少精彩文章沉入海底,写评论文章的不敢动笔,一动笔就被上纲上线,一走路前方就有一个大坑,一掉进去就被人家硬埋了,我就问你:怕不怕?是谁在发动第二次文革,是作家,还是批评家?

  • 再评方方对读者批评的回应,兼评张弘的火力支援

    再评方方对读者批评的回应,兼评张弘的火力支援

    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消灭阶级,告别阶级斗争,这是全人类的共同愿望。而在阶级斗争明显存在的形势下,放弃斗争,任国际敌对势力和国内第五纵队反共推墙,那才是多么严重的后果。因为土地改革是共产党立国之本,没有土改,中国没有和平稳定,没有土改就没有中国的崛起。否定土改,是否定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否定共产党,是为了让封建地主阶级重新登上政治舞台。

  • 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郭松民:必须重视《软埋》现象

    《软埋》这样的小说,用文学的方式对土地改革进行了彻底颠覆,而土改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主要目标和成果。否定了土改,就等于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否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也就否定了新中国,同时也就否定了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正当性——这是一条如嗞嗞冒烟的导火索一般清晰的、短短的逻辑链条,绝不应该选择无视。

  • 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

    颜色革命的信号弹 《软埋》是要埋掉新中国

    《软埋》其实就是一颗颜色革命的信号弹,通过伪造一个地主家庭被软埋的历史,来为刘文采、黄世仁们翻案,通过新一轮的土地改革,土地私有化,让地产阶级在消失六七十年后,借尸还魂,彻底埋葬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度,埋葬新中国的根基,共产党执政的根基与合法性。

  • 赵磊:评《方方再次回应对的恶意围攻》

    赵磊:评《方方再次回应对<软埋>的恶意围攻》

    如果严肃的批评就是“恶意围攻”的话,那么试问方主席:是不是人们必须脸上堆着灿烂的、开心的、讨好的、幸福的笑容,并柔声细语地说:“老爷,你的衣服有嘀嘀小灰灰”——这才是对《软埋》的“善意”批评?

  • 方方主席,起诉赵上将前,请先回答这五个问题

    方方主席,起诉赵上将前,请先回答这五个问题

    在《软埋》中,通过丁子桃(也就是胡黛云)的回忆,土改运动成为不堪回首的血色往事。值得关注的是,方方的写法别具一格,将丁子桃的回忆分为十八段,每一段都是一层地狱。通过这种隐喻的方式,影射整个土改运动为悲惨绝伦的十八层地狱,把主导参与土改运动的共产党与革命群众污名化为阎罗小鬼,把完成土改、实现耕者有其田的新社会描绘成了一个惨不忍睹的人间地狱。

  • 不必为《软埋》下架而欢呼

    不必为《软埋》下架而欢呼

    一个方方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一个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国家之内,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居然成为了主流舆论中的政治不正确。当下的情况是只要是攻击中国革命中国共产党马上就可以名利双收,而肯定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则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像复旦大学冯玮教授就曾经表示过,他在职称评审时曾经否定过一个敢于肯定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人。这些难道不是值得我们警惕的吗?

  • 凤凰网主笔是拿这样的“历史事实”为方方辩护的

    凤凰网主笔是拿这样的“历史事实”为方方辩护的

    众所周知,文学作品具有娱乐功能和认识功能等,作为历史小说,帮助年轻人认识历史的功能尤其重要,用错误的历史观写小说,必然会对年轻人产生误导作用,如果如同张弘所说的,用一个事实就写成一篇小说,那么说明作者起码是为了发泄个人的仇恨,不顾作品的社会效果,或者说作者追求的就是这种误导年轻人的社会效果。对于不顾社会效果的做法,别人有理由通过文学评论批评她,对于追求误导年轻人的社会效果的,别人可以揭露她,不知道张弘凭什么和方方一样,对所有批评者扣帽子?

  •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决不容许封建地主阶级对土改反攻倒算

    方方在《软埋》的创作中选择了土改这一政治题材,面对质疑和批评却说 “赵先生读了这么多书之后,仍然认为文学是阶斗争或政治宣传的工具吗?”既如此,你又为何给批评者扣上“文革”“大棒”的帽子?又为何批评你的小说,就违背了改革开放的方向?

  • 屁股和脑袋:揭开《软埋》式咒骂革命的学术面纱

    屁股和脑袋:揭开《软埋》式咒骂革命的学术面纱

    贫道经验是,很多情况下,要注意观察对方的立场和看问题的角度。看清楚对方屁股位置,对成功地把对方搞得灰头土脸非常无趣是很重要的。道理是:一个东西摆在那儿,屁股决定了观察点,观察点决定他看见了什么。屁股越坚定,观察的就越片面,肯定无法推演出符合逻辑的结论。这时候你会比较容易发现他的错误在哪里——或者以偏概全,或者事实不符……

  • 土改对中国的影响,拒绝《软埋》式暴力美学的抹黑

    土改对中国的影响,拒绝《软埋》式暴力美学的抹黑

    从社会历史变迁的角度来看,中国在由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过程中,中国共产党70年前颁布和实施的《中国土地法大纲》,直指并作用于当时中国社会发展变革的重要关节点,通过对旧有土地制度的改革,调动了广大农民群众参与革命的积极性,全面激发了社会领域的活力,从而推动了政治上层建筑的变革,进而为新中国全面的政治制度建设发挥基础性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