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共为您搜索到13篇文章
  • 超越辛亥革命后的烦恼与人民立场的转向

    超越辛亥革命后的烦恼与人民立场的转向

    要带着阶级感情做群众工作,关键是在制定改革方案时,心中要有人民的疾苦,比如: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这句堪称名言的论断,闪耀着治国理政的智慧光芒,生动地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理念。当房价高到几代人血汗钱被榨干的程度时,当炒房投机倒卖一套房子所得比普通劳动群众数年辛辛苦苦的劳动所得还要多的时候,当出现勤劳的不能致富而投机的发大财的时候,必须贯彻“只住不炒”的住房政策理念。“以人民为中心”就是对五四时期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们的人民立场转向的最好继承和最好纪念。

  • 大国协调与大妥协:条约网络、银行团与辛亥革命

    大国协调与大妥协:条约网络、银行团与辛亥革命

    基于“妥协−限权宪法−自由与繁荣”这一联想链条,一些研究者将辛亥革命中的南北妥协、清帝逊位视为一个包含发展出“限权宪法”潜能的政治妥协事件。这一联想机制基于一种良好愿望,但与辛亥革命的历史进程之间存在着极大的脱节。1911−1912年,英、法、美、德、日、俄六强在中国问题上达成的 “大国协调”是塑造“大妥协”走向的关键性外因:列强拒绝给予深陷财政困境的清廷与南京临时政府任何一方贷款,强调只有一个更加稳定的、能够代表全中国的政府才能获得列强的财政支持,并支持袁世凯尽快获得实权。这一协调的制度基础是列强之间在辛亥革命前形成的条约网络与银行团机制。列强的 “大国协调”加速了“大妥协”的达成,这一妥协对于多民族国家保持统一具有积极意义,但其中包含着的共和政治建设共识极其稀薄;同时,列强对袁世凯的支持不断拉大中国国内两大阵营的资源差距,加上国家机器的碎片化带来的困境,使得这场妥协极难产生一些当代论者所期待的“限权宪法”的结果。

  • 彭湃:一个革命者的觉醒,先要革自己的命

    彭湃:一个革命者的觉醒,先要革自己的命

    觉醒了的彭湃,毅然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做的第一件事,是改掉自己的名字,第二件事,则是——“我祖父遗下产物,由剥削而来,现在把他烧掉了,田归还耕者,实现耕者有其田”。说了这么多,我们都在说彭湃。而对于彭湃自己,我想他一定希望我们和他一样,把目光投向那些农民,那才是他毕生追求的理想,纵使他很早就牺牲了,但我想哪怕在他死亡的那一刻,他也一定在心里念叨着这些农民。

  • 清朝灭亡是因为“国进民退”吗?

    清朝灭亡是因为“国进民退”吗?

    历史上的封建王朝的“国有”,在雷颐的曲解下,就等同于社会主义国家的政府做大做优做强国企的号召,闭口不提所谓“国企进,民企退”,实际是民进资退,而这正是现在资本家及其豢养的学阀们指摘国企的原因。新中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与清廷统治下的封建旧中国有本质的区别。新中国的国有企业代表的是人民群众的利益。但是,这个雷颐先生还就是不说这一区别,就是死咬住文字上的“国有”二字做文章,给读者传递错误的信息,即昏聩的清政府想出的与民争利的昏招导致了其灭亡,用这个信息误导读者。而后再用武昌起义爆发,清王朝倒台的历史诱导与“教训”煽动读者对国家、政府做大做优做强国企政策的错误认识和负面情绪。

  • 辛亥革命、现代性的真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诉求

    辛亥革命、现代性的真义与历史虚无主义的政治诉求

    到了1980年代以后,学术界突然刮起一股否定辛亥革命鼓吹袁世凯的怪异之风。其代表性的论调是“革命党不如维新党,维新党不如保皇党,保皇党不如慈禧老佛爷”,“仓促的革命打断了晚清的温和的政改之路”,意思是慈禧也是支持改革的,如果坚持改革社会进步要大得多、代价要小得多。此论调的代表人物是历史学教授袁伟时,他不但否定辛亥革命,而且鼓吹“晚清政改”,甚至认为八国联军侵华是因为“违反国际法,由此遭到英法联军的正义惩罚,火烧圆明园乃咎由自取;义和团违反国际法,八国联军乃出堂堂之师,庚子之变实乃祸由己出!”这位老先生频频发出惊人之语,经由凤凰网腾讯网的接力传播,居然辛亥革命是干什么的都搞不清楚了。

  • 中央否定了辛亥革命的资产阶级性质吗?

    中央否定了辛亥革命的资产阶级性质吗?

    我们对于辛亥革命和孙中山的评价应该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即肯定其进步性又承认其局限性,不能片面拔高与全盘否定。中央的相关讲话是科学的全面的,决不能在断章取义的基础上片面理解,也不能出于对某些学者片面解读的反感来否定相关讲话。

  • 鹿野:超越近代化的迷思 ——中国近代史新探

    鹿野:超越近代化的迷思 ——中国近代史新探

    今天,中国史学界的近现代化理论,其实并不是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史学自然成长的产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中国抛弃马克思主义史学而向民国时代回归和接轨的产物。

  • 如何看待近代中国的革命与改良

    如何看待近代中国的革命与改良

    在经历了19世纪的苦难与动乱之后,20世纪的中国进入到一个革命的时代,一个波澜迭起的革命时代。清朝政府、北洋政府、国民党政府先后被革命浪潮所掀翻,退出历史舞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才出现稳定局面,由此走上了稳步发展的道路。

  • 续命还是自杀——浅谈清末改革

    续命还是自杀——浅谈清末改革

    清末新政中有意无意摧毁清政府统治根基的做法是清政府垮台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某种意义上说,新政后期也是清政府垮台的第一阶段。

  • 鹿野:是中共革命赋予了辛亥革命合法性

    鹿野:是中共革命赋予了辛亥革命合法性

    辛亥革命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共产党革命赋予的。辛亥革命虽然给中国带来了灾难,但是它又存在着诱发中共革命这一伟大的历史意义。我们只有把辛亥革命和中共革命结合在一起进行理解,将其放在“中国革命推动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大背景下,才能够做到公正全面地评价辛亥革命。所以,无论是借抬高辛亥革命来反对中共革命,或者通过贬低辛亥革命来鼓吹“告别革命论”,都是错误的。

  • 郭松民|1921:面对辛亥革命的残局——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

    郭松民|1921:面对辛亥革命的残局——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

    辛亥革命没有完成自己的历史任务,但这没有关系,革命的闸门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再被人关上。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中国革命的局面开始焕然一新。到1949年建国时,登记在册的中共党员为300余万人,而自建党以来牺牲的党员,有姓名可稽者370万!我们之所以能够颇有底气的谈论“比任何时候更接近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全拜中国革命所赐。

  • 中华五千年的历史经验

    中华五千年的历史经验

    这五千年我们走过来的路,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总起来说,成功的多,失败的少,所以才取得今天的成就。如果失败的多,成功的少,那么五千年越来越萎缩,就没有今天的局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