辩证法共为您搜索到21篇文章
  • 钱昌明:是“正反合”,还是“否定之否定”?

    钱昌明:是“正反合”,还是“否定之否定”?

    事物的发展,就是“否定之否定”,就是不间断地“一分为二”,不间断地新陈代谢,不间断地以新生取代衰亡,是“分”不是“合”,这就是唯物辩证法的发展观。当然,人们也完全可以去信奉“正反合”哲学,背弃唯物辩证法,并以此去指导自己的行为。此乃“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然而,其结果一定是以悲剧告终。奉劝一些同志们:还是要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的原著,取真“经”。别背离了科学共产主义的基本常识,却总想着去“创新”、去“发展”。

  • 张文木:论“必须进行伟大斗争”

    张文木:论“必须进行伟大斗争”

    党的十九大号召全党“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个论断基于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的基本方法即唯物论和辩证法。人总是要思考的,但人更是要吃饭的,吃饭是思考的前提而不是结果。要吃饭就要有为争取利益开展的民族的或阶级的斗争,这就决定斗争是事物矛盾中的主要方面,是反映本质的东西。伟大斗争需要有唯物论,也要有辩证法。唯物论可以让人守住底线,而辩证法可以让人明了生死极限;纵观历史,被入侵亡国的不多,而过度扩张亡国的不少。为了避免“行百里者半九十”的结局,我们就必须学会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

  • 习近平同志为什么说国有企业加强是浴火重生

    习近平同志为什么说国有企业加强是浴火重生

    作为社会生产关系的整体,生产资料所有制必须要在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的各个环节中得到体现和运用。按照辩证法的运动变化的观点,社会主义公有制,只有在社会生产和再生产过程中才能实现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直接结合,才能实现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直接利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已经明确地针锋相对地提出“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为基础,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对中国国有企业的改革和发展所作出的重大的战略抉择。根据中国共产党党员的党性在于其人民性,我们认为,要实现加强党的建设、保证国有企业改革的发展的社会主义方向,国有企业改革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必然要求改变厂长经理负责制,重新恢复党委领导下的厂长经理负责制。

  • 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毛主席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毛主席是唯物辩证法的忠实的继承者和捍卫者,并在学习中创新,在实践中发展。因此,毛主席在吸收前人、学习前人的基础上,创新发展,自成一体,成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唯物辩证法大师。

  • 用辩证法抵制被洗脑

    用辩证法抵制被洗脑

    新中国将“辩证唯物主义”作为中学必学教材,可以说是两千多年来的反愚民政策的突破性创举,这一创举产生的“红利”,成为维护中国完整与社会稳定的福佑因素之一。今天的中国,之所以既没有步东欧苏联分裂解体的后尘、也没有如中东多国“XX花革命”那样发生大规模内乱或武装冲突,与大多数民众接受并掌握了“辩证法”有一定程度的关系。用“辩证法”武装头脑的人,是不容易被忽悠的。

  •  张文木:坏事越多,好处就要来了

    张文木:坏事越多,好处就要来了

    1958年5月8日,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说:“学问再多,方向不对,等于无用。”同日,毛泽东致信张闻天:“我一直不大满意你。在延安时对你曾有五个字的批评,你记得吗?进城后,我对陈云、恩来几次说过,你有严重的书生气,不大懂实际。记得好像也对你当面说过。”毛泽东的这些批评既是认识古今知识人的视角,也是今天知识人需要认真领会和自查的方面。

  • 中国百年历史变革中的辩证法

    中国百年历史变革中的辩证法

    毛泽东说过,中国应该对世界作出更大贡献。中国开始强起来后,这个方针没有变,也永远不会变。从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到共建“一带一路”的倡议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显示了作为踏上强国之路发展中的大国,中国虽然已经改变了近代在世界格局中屡遭侵略和挨打的地位,但不会走国强必霸的老路,而是同各国人民一道,积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断为人类和平和发展作出新的贡献。中国坚持对外开放,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发展,同时也发展了中国。中国的开放政策符合历史潮流,符合世界各国的利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是互利共赢的良性互动的辩证关系。世界离不开中国,中国也离不开世界。

  • 毛泽东晚年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深思

    毛泽东晚年对战争与和平问题的深思

    战争与和平,是阶级社会产生以来人类始终面对的一对相互矛盾又相互统一的概念,两者之间的关系充满了辩证法。作为党的第一代成熟的领导集体的核心,毛泽东在处理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过程中,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源泉和丰富的思想积淀。他重点阐发了“坚持和平反对战争“”我们的态度:第一条,反对;第二条,不怕”“准备好了敌人可能不来,准备不好敌人就可能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共同对敌”“备战、备荒、为人民”“战争与和平是互相转化的”等观点。这些对战争和和平问题的思考,既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也体现了唯物辩证法,还是与党、国家和民族发展命运攸关的战略决断,至今仍然具有极强的现实指导作用和方法论意义,是我们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所要汲取的精神源泉和智慧方法。

  • 论“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论“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

    党的十九大号召全党“必须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个论断基于马克思主义认识世界的基本方法即唯物论和辩证法。人总是要思考的,但人更是要吃饭的,吃饭是思考的前提而不是结果。要吃饭就要有为争取利益开展的民族的或阶级的斗争,这就决定斗争是事物矛盾中的主要方面,是反映本质的东西。伟大斗争需要有唯物论,也要有辩证法。唯物论可以让人守住底线,而辩证法可以让人明了生死极限;纵观历史,被入侵亡国的不多,而过度扩张亡国的不少。为了避免“行百里者半九十”的结局,我们就必须学会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基本方法。

  • 国家治理与资本全球化视阈下的毛泽东政治哲学

    国家治理与资本全球化视阈下的毛泽东政治哲学

    政治哲学并不是简单地将政治本身附着于政治伦理,而是将政治和国家治理回归现实实践。毛泽东的政治哲学,是在中国革命、建设的双重语境中,对正义、平等和民主等关键问题所进行的马克思主义的诠释,更是对二十世纪人类历史发展的探索。辩证法在毛泽东政治哲学中被应用于对历史规律和历史变革的揭示,而唯物史观在毛泽东政治哲学中则从革命推进至政权建设、国家治理的路向。在战争与和平的交替中,毛泽东政治哲学为当前资本全球化时代的国家治理提供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实现正义的方案。在被生态危机、战争危机所困扰的全球化时代,毛泽东哲学以其辩证性和实践性,为现代文明的存续生发了更多不可忽视的启发。

  • 张宇:深刻把握社会主义条件下经济与政治的辩证法

    张宇:深刻把握社会主义条件下经济与政治的辩证法

    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具有反作用的原理,揭示了经济与政治的辩证关系,但在不同社会形态下,二者的关系具有不同特点。在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如何正确认识和处理经济与政治的关系,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是一个重大的理论和现实问题,需要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观点作出科学的说明。

  • 习近平的“辩证法”

    习近平的“辩证法”

    跟习近平学习用辩证法看待问题,一起来学习12个“辩证法”:1、物质与精神;2、理论与实践;3、理想与现实;4、当前与长远;5、务虚与务实;6、重点与一般;7、继承与创新;8、战争与平和;9、压力与动力;10、市场与政府;11、稳中求进与改革创新;12、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 善用辩证法,更好地分析解决问题。

  • 刘润为:拿起辩证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刘润为:拿起辩证法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已经对我国的经济、政治和文化安全构成了现实威胁。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已经成为坚持民族独立、维护国家主权、实现民族复兴的迫切要求。要把历史虚无主义反得彻底,就要拿起辩证法的武器。

  • 王湘穗:看待一带一路要讲辩证法

    王湘穗:看待一带一路要讲辩证法

    一带一路是一个宏大、长期、复杂的战略,也因此决定了在推进过程中会面临诸多的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