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疆共为您搜索到5篇文章
  • 中国古代西部边疆南北治理经验与教训

    中国古代西部边疆南北治理经验与教训

    中国西部以昆仑山为中界分南北两部分:南部为中国西南边疆地区,主要反映了中原王朝与滇缅区域民族的融合关系;北部为西北边疆地区,主要反央中原王朝与西北民族的融合关系,而西部边疆地区治理本身就是一个涉及中国整体安全且具有高度实践性的大学问。论从史出,本文试从秦汉以来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总结其中“百世不磨”[1]即带有规律性的经验与教训,借鉴当下。

  • 学术快讯:张文木教授新作即将发表

    学术快讯:张文木教授新作即将发表

    该文将中国西部以昆仑山为中界分南北两部分:南部为中国西南边疆地区,主要反映了中原王朝与滇缅区域民族的融合关系;北部为西北边疆地区,主要反映中原王朝与西北民族的融合关系,而西部边疆地区治理本身就是一个涉及中国整体安全且具有高度实践性的大学问。论从史出,本文试从秦汉以来两千多年的历史中总结其中“百世不磨”即带有规律性的经验与教训,资鉴当下。

  • 试论公有制经济组织在边疆民族地区稳定中的作用

    试论公有制经济组织在边疆民族地区稳定中的作用

    党的坚强领导是边疆稳定的政治基础,缩小民族问发展差距是边疆稳定的经济基础,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边疆稳定的文化基础。在边疆民族地区大力发展公有制经济组织,对夯实这三大基础均有决定性作用:党通过公有制经济组织能够将各族群众直接地团结在自己的周围,从而能够更加有效地实现对各族群众的领导:公有制经济组织能够改善民族地区的收入分配,开发利用边疆地区资源并将收益留在本地,有利于缩小民族差距;公有制经济组织使各民族享有共同的经济生活和经济利益。有利于培养中华民族大家庭意识。发展公有制组织是保障边疆民族地区长期稳定的“长远之策、固本之举”。

  • 丝绸之路与中国西域安全--兼论中亚地区力量崛起

    丝绸之路与中国西域安全--兼论中亚地区力量崛起

    如果说中国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安全问题是生存问题,那么,80年代之后中国的安全问题就是发展问题。发展安全是这一时期中国安全哲学的核心概念;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时期的发展问题就是生存问题。中国西域是中国整个发展的托底和大后方,但“一百多年来,帝国主义侵略我们都是从海上来的,不要忘记这一历史教训。”今天以台海统一为总牵引的东海安全已成为中国发展必须突破的瓶颈所在,这使东海再次成为中国安全问题的主要矛盾。我们只有认识和抓住了这个主要矛盾,才能全盘统筹,确保中国未来发展在根本问题不出现“颠覆性”的错误,为中国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打下稳定的国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