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传谣共为您搜索到7篇文章
  • 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有人借疫情在国外“搞事”,我撕了他们的宣传稿

    正如目睹了意大利城市广场上那一场“黑口哨活动”的一位华人所说:我无法理解,谁会闲得在世界各地奔走组织这样的活动,明明点几根蜡烛默哀就能表达心意的事情,为什么会有人花那么大的力气,请来那么多洋人参与其中;为什么他们要戴黑口罩,甚至是黑面罩出没在西方街头,为什么要吹黑口哨并发放那些带有政治性的宣传资料,为什么他们没有向警察局报备活动,又为何屡次在城市街头粘贴极具目的性的标语?

  • 世卫专家没去武汉,是中国捂盖子?权威回应来了

    世卫专家没去武汉,是中国捂盖子?权威回应来了

    这次世卫组织国际专家组来到中国,双方专家可以合作的事情非常多。第一,能够坚定全球进一步协作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信心。第二,可以让中外专家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溯源上开展深度交流与合作。第三,中国专家也希望与国外专家在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上开展深度交流与合作。第四,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治疗上,针对可能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的变异,在新药的研制开发方面我们需要与国际同行加强合作与交流。此外,我们更希望在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应用上与国际专家加强合作。对不同种族人群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后疫苗接种的差异也尚不确定,这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中外专家学者共同承担。

  • 武汉封城,湖北省的两个作协主席太让人失望!

    武汉封城,湖北省的两个作协主席太让人失望!

    李修文先生,您还记得您曾让年轻人要多一点定力和专注吗?怎么现在您自己反而做不到了呢?诚然,写作时的环境很重要,可是,就算实在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写作,现在湖北和武汉的疫情还很严重,人手那么紧张,能否考虑考虑做个志愿者呢?好吧,再退一步,做志愿者虽然光荣,可多少还是有风险的,那么,宅在家里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总可以吧?我真的很奇怪,既然您的心乱了,笔不能写,脚不想动,嘴却为何还那么能说呢?随随便便口述一下整理出来就是洋洋洒洒的上万字,这不大不小也算个本事了吧?

  • 人民群众对国监委调查组的信任说明了什么?

    人民群众对国监委调查组的信任说明了什么?

    在这次防疫战中,各级党政组织、各级领导干部、主要是湖北省的和武汉市的,在“权大还是法大”的问题上做得怎么样,人民群众相信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的调查组会给出正确的、科学的、客观的结论。通过广大人民群众对国家监察委员会派出调查组表示坚决支持这件事,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充分信任和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依法治国的坚决支持。也可以使国际社会更加理解什么是中国的国情,什么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

  •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鹿野:关于李文亮医生,这几个说法是谣言!

    笔者说这些并不是想全盘否定李文亮医生,而且个人也多次呼吁有关部门应该第一时间详实准确的向社会公众公开疫情详情。笔者只是认为,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利用李文亮之死胡乱编造谣言,力图把中国变成乌克兰与叙利亚的行为,危害同样不容忽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疫情更加严重。现在,中央已经批准国家监察委员会派调查组对于涉及李文亮的有关问题进行调查了。个人认为,调查组除了调查是否有隐瞒疫情的行为之外,调查编造谣言的公知水军也是很有必要的。某些别有用心的公知水军和境外媒体才是当下谣言的主力,打击造谣绝不能只打击想博人眼球的普通民众,而不打击想搞乱中国的公知水军。

  •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申鹏:别拿李医生的死,当作武器

    作为一个善良的人,没有人愿意一个可爱的医生,一个在疫情中坚持出诊的好医生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所以,李文亮经抢救无效去世的那个晚上,绝大多数善良的人们都很悲伤,都在熬夜等待一个奇迹。但有一些人,却是迫不及待发布他去世的消息,迫不及待希望他真的死了。因为李文亮医生的死,是他们最好的武器,造谣、文宣、网络煽动、线上线下串联,全线出动。拿一个医生的不幸去世,作为自己的政治工具,政治武器,这种做法太自私、太冷血、太没有人性,更配不上他们标榜的自由和人文主义。

  • 鹿野:从中央要求看“严惩谣言”与“八英雄”

    鹿野:从中央要求看“严惩谣言”与“八英雄”

    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这8个人的行为有多高尚,更不能以此为依据推出“谣言无害论”。就这次相关事件来看,主要的问题并不在于有关方面是否打击了他们,而在于有关方面在疫情初期没有及时通报掌握的详情,甚至发布了大量误导性的信息,从而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给某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公知水军提供了可乘之机。要是一开始就及时准确的通报了掌握的详情,那也就没有今天的很多事了。这种错误,未来绝不应该再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