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共为您搜索到59篇文章
  • 胡新民:邓小平三批“一切向钱看”

    胡新民:邓小平三批“一切向钱看”

    在施一公父亲出事的前一年,邓小平在1986年1月17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掷地有声地警示道:“经济建设这一手我们搞得相当有成绩,形势喜人,这是我们国家的成功。但风气如果坏下去,经济搞成功又有什么意义?会在另一方面变质,反过来影响整个经济变质,发展下去会形成贪污、盗窃、贿赂横行的世界。”

  • 关于韬光养晦,看看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怎样说

    关于韬光养晦,看看毛泽东、邓小平和江泽民怎样说

    在网上流传的那一整段中,如果不字字较真,只有这几句是和原话基本上是一样的:“第三世界有一些国家希望中国当头。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的国策。这个头我们当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够。当了绝无好处,许多主动都失去了。”其他的都是私货。至于“韬光养晦”,那是邓小平在1992年4月28日同身边人员谈中国的发展问题时说的。他指出:我们再韬光养晦地干些年,才能真正形成一个较大的政治力量,中国在国际上发言的分量就会不同。有能力的时候,要搞高科技国防尖端武器。

  • 《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增补进《邓选》前后

    《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增补进《邓选》前后

    面对中美“蜜月期”的结束,“为扭转局面、争取主动,党和政府确定了90年代初期外交工作的两个重点:一是开展睦邻外交,稳定和积极发展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加强与发展中国家的团结与合作;二是打破西方国家的‘制裁’,恢复和稳定同西方发达国家的关系。”在这种历史背景下,继1993年《邓小平文选第三卷》出版后,《邓小平文选第二卷》又在修订后出版发行。在增补的文章中,关于中国的对外关系,除了《发展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这一篇外,还有一篇《中国的对外政策》。

  • 胡新民:如何与美国打交道,邓小平早已定下原则

    胡新民:如何与美国打交道,邓小平早已定下原则

    中美两国如果能继续“合”下去,肯定是有利于中国人民继续富起来。但这也是肯定不是中国单方面可以决定的。如果实在是“合”不起来,或者“合”得不理想,中国人也无须太悲观。无论是“合”还是不“合”或者是低水平的“合”,中国人都应该记住邓小平的那句话:“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

  •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胡新民:土改有多重要,毛泽东和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新中国成立七十多年来,总有一些人心里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时刻都在在窥视形势,伺机抛出一些与时俱进的作品。但万变不离其宗:反思“文革”,控诉新中国前三十年的“苦难”,同时“挖掘”地主在民国时期做的“善事”等等,试图来改写历史。令人惊异的是,这些年来,那些念念不忘要为土改翻案的人,突然有了良心发现,眼光投向了社会底层民众生活的“悲情苦难”。并且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机展示他们的艺术才华。例如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控阻击战中,中美两国的华人作家都对各自居住地的情况、特别是平民百姓的情况发表了作品。美国华人作家的追求的真实,大都是建立在“阴影里看到阳光”的基础之上。而中国的某些作家追求的真实,则专注于在“阳光里看到阴影”。

  • 文林墨客|洞察未来:邓小平科学思维的鲜明特征

    文林墨客|洞察未来:邓小平科学思维的鲜明特征

    早在1979年3月,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就讲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动态变化:一些怀疑社会主义、怀疑无产阶级专政、怀疑党的领导、怀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错误思潮开始在一小部分人中间蔓延。在党内也有个别同志不但不承认这种思潮的危险,甚至直接间接地以某种程度的支持。为此,他旗帜鲜明地提出了“必须在思想政治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个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他站在党和国家发展全局的高度,提出了极为严肃的要求:“中央认为,今天必须反复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因为某些人(哪怕只是极少数人)企图动摇这些基本原则。这是决不允许的。每个共产党员,更不要说每个党的思想理论工作者,决不允许在这个根本立场上有丝毫动摇。如果动摇了这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那就动摇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很显然,这是邓小平为我们党超前提供了抵御西方和平演变图谋、维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锐利思想政治武器。

  • 文艺不能脱离政治的,培养社会主义新人就是政治

    文艺不能脱离政治的,培养社会主义新人就是政治

    期待我们的文艺工作者,能够在他们的作品中,“充分表现我们人民的优秀品质,赞美人民在革命和建设中、在同各种敌人和各种困难的斗争中所取得的伟大胜利。”这将有利于我们的人民不断增强“什么难关都能度过”的精神。

  • 胡新民:我们要什么样的改革开放?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胡新民:我们要什么样的改革开放?邓小平是这样说的

    针对某些人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有意无意的误解,邓小平多次明确指出政治体制改革:“不能照搬西方的,不能搞自由化。”“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我们要坚持实行人民代表大会的制度,而不是美国式的三权鼎立制度。”“在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最大的目的是取得一个稳定的环境。”

  •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政治谣言”讲话的来龙去脉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政治谣言”讲话的来龙去脉

    1980年12月25日,邓小平对包括“政治谣言”在内的种种情况,进行了性质区分:“按性质来说,一种是敌我矛盾,一种是阶级斗争在人民内部的不同程度上的反映。这说明,阶级斗争虽然已经不是我们社会中的主要矛盾,但是它确实仍然存在,不可小看。”邓小平还警告:“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如果遭到破坏,调整工作就根本无法进行。”

  • 邓小平为什么要坚决顶住否定毛泽东的错误思潮?

    邓小平为什么要坚决顶住否定毛泽东的错误思潮?

    当苏联的局势出现剧烈动荡之际,邓小平在1991年8月,重申了他在主持起草《决议》之初说过的“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的告诫,说:“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是要讲。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是啊,“老祖宗不能丢啊!”这句话将继续在新时代为砥砺前行的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敲响警钟。末了,笔者想起了《环球时报》在2014年12月26日毛泽东诞辰121周年发表的社评的标题:《时间越久,毛泽东的伟大就越为人识》。

  • 实现邓小平“两个飞跃”思想的有益探索

    实现邓小平“两个飞跃”思想的有益探索

    未来几年,中美贸易摩擦将对我国经济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新中国成立以来,每次遇到重大经济危机时,农村都起到了“缓冲器”和“蓄水池”的作用。现在面对前所未有的外部压力,也必须发挥好农村的这个作用,这就必须增强农村发展的韧性和空间。党支部领办合作社,有利于促进“三农”问题的解决,扩大国内需求、吸纳农村劳动力、提高农产品竞争力、改善农村公共服务,归根到底,有利于稳定国内大后方,更好地服务于国际斗争。

  • 胡新民:邓小平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与他的遗憾

    胡新民:邓小平在台湾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与他的遗憾

    在中美关系问题上,中国始终是一个说话算数讲原则的国家,对于台湾问题我们一直坚持中美建交时的一贯立场。对于美国方面每次在台湾问题上的错误作法,我国政府都表示了坚决的反对。2019年9月25日,针对美国对台新的军售,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义正言辞地表示:“我们强烈敦促美方恪守向中方做出的庄严承诺,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停止干涉中国内政,停止售台武器,妥善处理涉台问题,以免继续给中美关系和台海和平稳定造成干扰和损害。”

  • 胡新民:邓小平四次提“垮台”

    胡新民:邓小平四次提“垮台”

    多年来,很多文章都提到邓小平的“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并有大量的文章充分分析和回顾了“左”对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危害,这当然是完全必要的。但我们同样也不要忘记警惕右。因此,作为马克思主义者,正确的态度应该是:搞改革开放有两只手,不要只用一只手,改革是一只手,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也是一只手。有时这只手重些,有时另一只手重些,要根据实际情况。

  •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胡新民:香港今日暴乱之缘由:傅高义如是说

    傅高义写道:“(邓小平说,)香港一直以来的制度就既不同于英国也不同于美国,不适合完全采用西方的制度搞三权分立。他然后具体说明了港人可以期待的个人自由:1997年以后仍会允许香港人骂共产党,但是假如把言论变成行动,打着民主的旗号跟大陆对抗,北京就不得不进行干预。不过只有在发生严重骚乱时才会动用军队。”

  •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胡新民: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几个重要论述

    虽然邓小平对“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有充分的信心,但也考虑到出现意外的情况时中央政府的干预问题。1987年4月17日,邓小平在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时指出:“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怎么办?那就非干预不行。干预首先是香港行政机构要干预,并不一定要大陆的驻军出动。只有发生动乱、大动乱,驻军才会出动。但是总得干预嘛!”

  • 胡新民:邓小平是怎样重视爱国主义教育的?

    胡新民:邓小平是怎样重视爱国主义教育的?

    1983年,理论界出现了一股宣扬抽象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和社会主义异化论的思潮。邓小平对此不但明确表示反对,而且要求主要的当事人公开澄清错误和写出检查。针对思想战线上的混乱情况,他在中共十二届二中全会上发表了《党在组织路线和思想战线上的迫切任务》,明确提出,“思想战线不能搞精神污染”,要求“加强共产主义、爱国主义思想教育”。爱国主义教育是邓小平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理论中的一项主要内容,这对于保证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和成功,其重要意义早已得到历史的证明。在新时代,对我们早日实现中华复兴,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