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共为您搜索到36篇文章
  • 一位旅美大陆作家谈“老路”和“邪路”

    一位旅美大陆作家谈“老路”和“邪路”

    在谈到中国下一步走向的时候,L作家认为多年中国流行的一种观点是肤浅的,那种观点“就是只要有了市场经济、有了民主,中国的问题就解决了。”因此,L作家当时就意识到了中国发展的“老路”和“邪路”问题。他认为,中国的道路,既不能是老的社会主义道路,“也不是全盘西化。”“必须以中国特殊国情为基础,参照外国的经验,找出一条中国自己的道路来。”他认为过去只抓政治是不对的,但是现在“经济上去了,人下来了”,“人退化了”,“其结果都是把人扭曲。这是在一切问题中最可怕的一个。”

  • 胡新民:北大姚院长,您把这个核心问题搞错了!

    胡新民:北大姚院长,您把这个核心问题搞错了!

    邓小平曾经多次提到了改革开放以来的最大失误是教育。其中在1989年,他就一连四次提到了“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姚洋是1964年出生的,在他们接受系统教育的时候,也是“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的时候。政治思想教育的缺失使他们这一代人阅读过毛泽东的著作和邓小平的著作的人很少,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的认识往往难以达到客观、科学和全面的视野。因此,尽管出席这个论坛的是来自京沪及全球六十余名著名思想者,但据目前公开的报道资料,尚未发现有人对姚洋说的这个“非常著名的球籍论”提出过质疑。

  • 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新时代我国改革开放面临国内外复杂背景。邓小平当年提出保证改革社会主义方向的一些因素受到挑战:如何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发挥国有经济主导作用,发展壮大农村新型集体经济,仍有许多工作要做;社会主义制度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优越性没有得到充分显现,市场经济的负面效应有待遏制;社会存在两极分化问题,如何从经济基础上保证共同富裕,还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党内存在的腐败如何从源头上遏制还要加强;马克思主义仍然存在边缘化问题;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加大了对我国的西化、分化力度。这些问题严峻地摆在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前。

  •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

    “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任何时候我都没有让过步!”

    1986年12月30日,邓小平在与几位中央负责同志的谈话中,批评从中央到地方,在思想理论战线上软弱,丧失了阵地,放任资产阶级自由化,好人没有勇气讲话,好像自己输了理似的。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什么输理的。四项基本原则必须讲,人民民主专政必须讲。要争取一个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没有人民民主专政不行,不能让那些颠倒是非、混淆黑白、造谣诬蔑的人畅行无阻,煽动群众。”

  • 邓小平为何如此重视对《苦恋》的批评

    邓小平为何如此重视对《苦恋》的批评

    1984年2月28日,邓小平在和薄一波的谈话时说: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的政策是长期的,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侵蚀也将会是长期的,因此反对思想上的精神污染也将是长期的。3月14日,邓小平在同胡乔木、邓力群谈话时在谈到清除精神污染问题时指出:过去一段时间,精神污染搞得很厉害。我说过,那是搞资产阶级自由化。二中全会后,整一下精神污染,很有必要,把那股搞精神污染的风刹住了。起码现在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再搞二中全会以前那一套了。同精神污染的斗争,是长期斗争,要做长期的工作。

  • 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论邓小平与改革开放

    我们必须充分意识到,如同反对和否定毛泽东同志一样,反对和否定小平同志与改革开放,是要从另一个侧面否定党和人民实践探索、创造历史的辉煌成就,破坏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共同奋斗的政治基础,不与这种违反党纪和宪法的政治逆流进行坚决斗争,听凭错误言论、杂音噪音肆无忌惮地泛滥,必将模糊与混淆大是大非的原则界限,破坏全党的团结统一,必将严重削弱党和人民的凝聚力、向心力和战斗力,影响和损害改革开放的再出发、再深化,阻碍乃至打断中华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

  • 从邓小平讲话理解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长期存在

    从邓小平讲话理解阶级斗争在一定范围长期存在

    在1992年南巡讲话中,邓小平再次强调:“依靠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马克思说过,阶级斗争学说不是他的发明,真正的发明是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历史经验证明,刚刚掌握政权的新兴阶级,一般来说,总是弱于敌对阶级的力量,因此要用专政的手段来巩固政权。对人民实行民主,对敌人实行专政,这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

  • 龚云: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龚云:论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

    坚持什么样的改革方向,是决定我国改革开放性质及其最终成败的一个根本问题。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是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40年改革开放过程中发挥了关键性的指导作用,保证了中国改革开放能够取得巨大的成就,也充分证明了这一思想对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可或缺的重大意义。面对新时代新挑战,我国改革开放又一次处于十字路口,继续坚持和贯彻邓小平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思想,有着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战略意义。

  • 中美在金融等各领域的开放十分不对等

    中美在金融等各领域的开放十分不对等

    其实美国精英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西方自由市场经济学及其衍生的华盛顿共识经济政策,其基本公理就是“人是自私的”。美国人有美国人的利益,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利益。两者从利益上讲是相互对立的,是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崇美精英们显然没有学懂美国精英推销的西方经济学,因为其基本假设与美国精英谆谆教诲的西方经济学的“真理”是相互矛盾的。他们显然不认为美国精英是自私的,而是指望美国精英们是无私的天使,会主动帮助中国人致富。在这些地方变富的过程中,也许美国确实“帮助”了他们,并且发挥了作用。但美国帮助这些地方势力,是指望它们充当美国进攻中国的炮灰。

  •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证明,主要依靠非公有制经济和缺乏规制的自由市场不能解决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即使建立了比较全面的社会保障制度,城乡差距明显缩小了,收入分配不公问题仍然会非常突出。1970年代以来至今,七国集团在自由化中收入分配状况下行就证明了这后一点。这个意思,邓小平也多次说过。所以,建议有关部门在制定“十二五规划”时,要排除干扰,认真研究和解决一下所有制构成与收入分配的关系。

  • 邓小平:“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

    邓小平:“我们最大的失误在教育”

    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社会,解放思想很快形成热潮。但一些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潮也趁机而入,干扰了改革开放的进程。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和平演变策略正在不断取得进展,这对中国国内的一些错误思潮无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以至于发展到“少数知识分子煽动学生闹事,他们的主张实际上是反对社会主义制度,搞资产阶级自由化。”

  • 梁柱:邓小平晚年对重大现实问题的关注

    梁柱:邓小平晚年对重大现实问题的关注

    邓小平提出,我们的发展,“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这个令人振聋发聩的深刻思想,实际上是同他在改革开放初期就提出的必须坚持公有制主体地位和共同富裕的两个社会主义根本原则相一致的,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揭示同一个命题。在他看来,在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为实现国家富强、人民共同富裕提供根本的制度保证。而公有制作为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是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个带有根本性的问题。

  • 完整准确地理解邓小平理论

    完整准确地理解邓小平理论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同理解毛泽东思想一样,我们不能够从个别词句来理解邓小平理论,因为它通篇贯穿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灵魂、血脉和营养,凝聚着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集体智慧的结晶,而且随着时代、实践和科学的发展不断丰富和发展着。任何割裂的、教条式的理解,都违背了邓小平理论的实质,也会破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完整性和科学性。我们只有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一脉相承的联系中,历史地、完整地、准确地理解和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并坚持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实事求是地运用这一理论指导工作,创造性地解决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才能真正凝聚起全党全国共识,坚持中国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

  • 全面准确地理解邓小平理论中的几个问题

    全面准确地理解邓小平理论中的几个问题

    邓小平理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凝聚全党智慧留给我们的宝贵精神财富,对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对于邓小平理论,我们理应全面准确、严肃科学地去理解。但是,对邓小平理论的片面甚至错误的理解却一直存在着,特别是近些年来,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的持续推进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新情况、新问题不断涌现,这种状况有日益加重的趋势。这些片面、错误理解主要集中在“不争论”、姓“社”姓“资”、解放思想、农村的“两个飞跃”、共同富裕等问题上。虽然这些片面、错误理解只是支流,但危害很大。作为党的文献工作者,有义务作出回应,指出事情的本来面目,全面准确地理解邓小平理论。

  • 关于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再思考

    关于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再思考

    毛泽东于1957年7月发表的《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一文,围绕如何坚持社会主义道路,阐述了反击右派、搞好整风、实事求是和群众路线等问题的重大意义。这篇文章的精神对中国前三十年社会主义建设取得的辉煌成就的积极影响,远远超过了对反右扩大化的消极影响。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在承担反右扩大化责任的同时,坚持《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精神,多次强调1957年反右的必要性,并将1957的反右和新时期的与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斗争联系起来考察。邓小平最坚决地坚持了四项基本原则,成功地避免了前苏联解体那样的悲剧,为中华民族复兴作出了巨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