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共为您搜索到13篇文章
  • 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

    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

    1978年郭沫若逝世后,舆论对郭沫若进行了“妖魔化”,将郭沫若在政治上塑造成阿谀奉承、表里不一的佞臣;在文化上塑造成态度粗暴、置人死地的酷吏;在学术上塑造成抄袭剽窃、献媚争宠的小人。“妖魔化”郭沫若是为了否定以郭沫若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拒绝与二十世纪中国主流文化对话。以事实为依据质疑和批判对郭沫若的“妖魔化”,其意义不仅在于还原历史真相,也是为了“重建我们与20世纪中国的对话关系”。

  •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澄清关于郭沫若的几个谣言

    民族危难之际,郭沫若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被公知文人编排为绝情绝义,抛妻弃子!以郭鼎堂的名号,郭沫若要是和吴清源一样在1936年加入日本国籍,百分之百是日本政府和文化界的座上宾!而且是贵宾!可人家郭沫若呢?又当投笔请缨时,别妇抛雏断藕丝。这是何等的英雄!

  • 抗战英雄郭沫若:两全家国殊难事,此恨将叫万世绵

    抗战英雄郭沫若:两全家国殊难事,此恨将叫万世绵

    1937年8月24日,郭沫若来到抗日最前线。作了《抗战时期青年的任务》的演讲,整个演讲进行了大约一个小时。演讲完毕,青年们起立热情鼓掌表示感谢。郭沫若挥笔题写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八个字,并签上了名,表达了其“为赴国难而来,当为祖国而牺牲”的精神。

  • 郑州李爷:你拿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郑州李爷:你拿什么看不起郭沫若

    神一般的存在,唯一一个有胆有识有担当的大师,郭沫若。可叹因为他佩服毛泽东,因为他没有培植自己的徒子徒孙,几十年来被黑的惨不忍睹。

  • 鹿野:关于郭沫若,你恐怕不知道……

    鹿野:关于郭沫若,你恐怕不知道……

    今天公知们否定郭沫若完全是出于政治上的考量。如果有一天他们“推墙”成功了,很可能就会像俄罗斯公知对马雅可夫斯基那样把他和革命切割开来后高度肯定其文学成就。当然,笔者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

  • 用“伪史料”研究“晚年郭沫若”可以休矣!

    用“伪史料”研究“晚年郭沫若”可以休矣!

    只有在鉴别史料和获得更多真实材料的基础上,在自觉拆解“非郭沫若”认识装置后,在秉承公正客观、实事求是的研究态度中,对“晚期郭沫若”的研究、乃至对“郭沫若”的整个研究才能获得更多有益进展。

  • 李斌:郭沫若写白话诗,奉承的是老百姓

    李斌:郭沫若写白话诗,奉承的是老百姓

    郭沫若本身是一个历史学家,也是一个考古学家,是一个古文字学家。中国科学院里有历史所、考古所,有这方面的研究。中国科学院不仅仅只有自然科学,也有人文社会科学,郭沫若是人文社会科学的领军人物,他来做院长很合适。1948年国民政府的中央研究院成立,在全国选了几十个院士,郭沫若是其中之一,他在那个时候就获得认可了。1949年过后,中央研究院的一些机构搬到了台湾,剩下的机构就被合并到中国科学院里来了,成为了中国科学院成立的基础之一。可以说,郭沫若成为中国科学院的院长,是顺理成章的。

  • 刘继明:毁誉褒贬郭沫若

    刘继明:毁誉褒贬郭沫若

    作为“继鲁迅之后,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我国文化战线上又一面光辉的旗帜”,郭沫若所受到的污蔑和诽谤,不亚于任何一位革命导师和领袖人物,都不过是共产主义运动从高峰跌入深谷之后的一种“多米诺效应”。

  • 搞懂为什么捧胡适陈寅恪,就知道郭沫若为什么被黑

    搞懂为什么捧胡适陈寅恪,就知道郭沫若为什么被黑

    一方面是对郭沫若的全方位黑,一方面是对胡适的各种无原则无节操吹,其实根本上都是一个逻辑,反对新中国,为旧中国招魂。

  • 鹿野:谈谈郭沫若早年的共产主义观

    鹿野:谈谈郭沫若早年的共产主义观

    文内七个方面是郭沫若在1924-1925年间转向马克思主义初期的主要观点。我们可以看出,他这一时期的观点当中还有一些不太成熟的地方,比如说基本不承认资产阶级在一定历史时期内可能具有的进步性,在突出暴力革命的同时忽视了劳动者在一定条件下和平夺权的可能性;但是总的来看,他的很多观点仍然具有现实意义。特别是郭沫若在文章中用了一系列巧妙的比喻,有力的驳斥了“共产主义空想说”和某些站在抽象人道主义立场上反对无产阶级革命的观点。近些年来公知化的学者与某些媒体中之所以会流行对郭沫若的攻击与污蔑,其实恰恰证明了其思想在近百年后仍然令他们恐惧。

  • 河上肇早期学说、苏俄道路与郭沫若的思想转变

    河上肇早期学说、苏俄道路与郭沫若的思想转变

    郭沫若正是鲁迅所呼唤的“立意在反抗,指归在动作”的摩罗诗人,他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了马克思的“重要的不是认识世界,而是改造世界”这一革命者的重要信念,并以“蚂蚁”的姿态投入到无产阶级的革命和解放事业中去。

  • 去政治化的政治:对文史研究去郭沫若现象的反思

    去政治化的政治:对文史研究去郭沫若现象的反思

    郭沫若研究在80年代以来的遇冷,跟“非郭沫若”认识装置有关。“去革命化”“现代化范式”“为学术而学术”“纯文学”是这种认识装置形成的主要原因。以学术和文学创作为革命和现实生活服务的革命者郭沫若,被排除在这种认识装置之外,在相关的文学史和史学史研究中被割裂、放逐、抛弃。同时,郭沫若研究受“非郭沫若”认识装置的影响,一些成果出现了偏差。反思“非郭沫若”认识装置,需要反思80年代以来的社会思潮,但又不是回到“革命史范式”,而是突破专业分工,重建一种更具包容性和整体感的研究范式,从而寻求知识分子跟政治、社会、阶层、种族、媒体等构建新型关系的另一种可能性。

  • 鹿野:一个关于郭沫若的谣言——浅谈中国古史分期问题

    鹿野:一个关于郭沫若的谣言——浅谈中国古史分期问题

    毛泽东明确肯定郭沫若的战国封建论是在文革时期1973年。这种“肯定”,其实是在批判郭沫若前提下的“肯定”,即所谓“一批二保”。也正是这个谈话发布之后,郭沫若受到了很多批判。所以,因为毛泽东支持战国封建论,历史教科书才采用战国封建论的说法是不可靠的。中国学界中流行的“郭沫若善于拍马屁受到毛泽东赏识,历史教科书才采用战国封建论”云云更是无稽之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