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美国流氓扬名里约奥运会

    美国流氓扬名里约奥运会

    能代表一个国家出国参加奥运会的,基本上都是该国的精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每个人都是代表着这个国家的。然而,这些美国精英,却趁着夜幕,脱下了伪装,喝酒,召妓、闹事,撒尿,打砸,然后造谣、撒谎,这种活脱脱的流氓,居然就是美国的精英。难怪连对美国包庇再三的巴西人,也实在忍不住要开始骂街了。

  • 鹿野:里约奥运与“社会主义红利”

    鹿野:里约奥运与“社会主义红利”

    在女排取得冠军的时候,现场解说居然说,“遗憾的是04年那一批女排在一系列大赛后产业化没有跟上”,应学习足球篮球搞市场化产业化。这是对新中国成果--“举国体制”的否定,所谓“举国体制”其实西方国家的片面称呼,准确的说是“公有健身机制”,即体育事业公有化加国家出资帮助全民健身。与之相对应是西方国家私有化产业化体育体制,老百姓健身要花钱,运动员更是成了富豪的赚钱机器。

  • 鹿野:中国应该抵制里约奥运会闭幕式吗?——回顾“抵制奥运”那些事

    鹿野:中国应该抵制里约奥运会闭幕式吗?——回顾“抵制奥运”那些事

    中国在里约奥运会上受到了一系列不公正的待遇。女子4X100接力的预赛中,美国队申诉巴西选手犯规。国际田联接受了这一申诉,取消了巴西队的成绩,并做出了另一决定——让美国队单独重赛。最终美国队取代了中国队的决赛资格。这事让很多网友难以抑制愤怒,提出要抵制奥运会闭幕式。不过,更多的人则认为,中国应该遵守相关的游戏规则,即使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那么,中国应该抵制闭幕式吗?

  • 中国运动员喊出了“打倒帝国主义”反抗美国操纵里约田径赛事

    中国运动员喊出了“打倒帝国主义”反抗美国操纵里约田径赛事

    今天是改写竞技体育史的一天。因为一场女子4X100接力的预赛。有实力的美国队因交接棒失误,被淘汰。而令人惊喜的是,中国队时隔16年再跑进决赛。可一觉醒来,中国队的决赛资格竟然被美国队取代了!原本的预赛结束后,美国队发起申诉,称掉棒是因隔壁赛道的巴西选手犯规。国际田联接受了这一申诉,取消了巴西队的成绩,并做出了另一个轰动性的决定,让美国队单独重赛。

  • 师伟:里约奥运是美国的

    师伟:里约奥运是美国的

    北京时间8月18日晚,2016年里约奥运会田径女子4X100米预赛,中国女队以42秒70获得预赛第八,杀入决赛。卫冕冠军美国队交接发生重大失误、无缘决赛。然而最新消息,美国队申诉成功,获得了一次单独重跑的机会——美国田径队上诉,称二三棒交接棒时、被旁边一位巴西选手碰到了。赛会通过慢镜头回放,认定美国队的申诉有效,准备再给她们一次机会——在没有其他对手的情况下,重新跑一次。

  • 英国里约奥运会何以奖牌数跃居第三?举国体制

    英国里约奥运会何以奖牌数跃居第三?举国体制

    以往英国运动员是“修补一下凑合着用”的国家文化的受害者,这种文化的本意想必是为了表现得洒脱。如今这一代运动员有高薪聘请的教练、专门的训练设施以及足以让他们放弃其他工作的直接收入。要达到他们现在所处的荣耀地位,不花钱的途径是从来不存在的;左翼人士可以援引此例说明,社会民主制度是管用的。

  • 师伟:里约奥运是个好奥运

    师伟:里约奥运是个好奥运

    当我看到里约奥运会的种种恶心时会自然想到这没什么,因为类似事情早在汉城就出现了、而且程度比里约要严重得多。不知道里约奥运会后会有多少人会认清西方的本质、从而改变他们的思想、改变他们对国家的态度。但知道一定很多!谢谢里约奥运会!——闹吧、闹吧,越闹越是好的反面教员。

  • 从丑陋的里约奥运会说开去--新中国同奥运会的恩恩怨怨

    从丑陋的里约奥运会说开去--新中国同奥运会的恩恩怨怨

    今年里约奥运会的政治色彩十分明显。比赛开始之后,中国运动员受到半公开的打压更是让很多网友义愤填膺。我们有必要回顾历史,看一看新中国同奥运会的恩恩怨怨。

  • 里约奥运会难治巴西经济顽疾

    里约奥运会难治巴西经济顽疾

     8月5日-21日,第31届夏季奥运会将在巴西第一大城市里约热内卢举行。巴西是现代奥运史上第三个承办奥运会的发展中国家,里约也将成为首个主办奥运会的南美洲城市。奥运会在吸引全世界目光的同时,包括巴西人在内的世人也都在深深地思考,借里约奥运会契机能否拯救困境中的巴西经济?

  • 安生:里约奥运会大冒险与雪国列车

    安生:里约奥运会大冒险与雪国列车

    对巴西社会的高层来说,大量人口长期处于社会底层,是难以改变的现实。万一这些人被切·格瓦拉那样的人组织起来,就麻烦大了。与其让他们形成合力冲击现有的社会制度,不如给他们枪支和毒品,让他们自相残杀,自己腐烂。只要他们在现有的圈子中自生自灭,别出圈,那么一切都好。如果他们出圈,那么也有剿灭他们的充足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