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50篇文章
  • 贾根良 何增平:为什么中央银行独立是伪命题?

    贾根良 何增平:为什么中央银行独立是伪命题?

    对中央银行独立的讨论都建立在中央银行独立制度可以隔断政府对货币市场的影响这样一个预设前提上。基于国家货币理论,本文通过对美国货币金融制度的实际状况进行分析发现,即使在中央银行独立的情况下,政府的财政政策仍会对货币市场产生影响,起到和货币政策相同的作用;对于一个主权货币国家来说,政府总是可以通过间接的方式从中央银行取得融资。这与中央银行不独立的情况没有本质区别,说明在被奉为央行独立典范的美国,美联储实际上是不独立的,中央银行独立是一个伪命题。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央银行独立逐步演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在给发达国家的财政金融制度披上一层面纱的同时,为新自由主义推行减少国家干预和经济金融化的政策铺平了道路,并具有维护美元霸权的制度化功能。这种意识形态会成为阻碍发展中国家实现赶超的思想障碍。

  • 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

    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有序推进金融改革发展、治理金融风险,金融业保持快速发展,金融改革开放有序推进,金融产品日益丰富,金融服务普惠性增强,金融监管得到加强和改进。同时,我国金融业的市场结构、经营理念、创新能力、服务水平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诸多矛盾和问题仍然突出。我们要抓住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这个重点,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日本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后起的韩国的发家史证明,他们在发展的关键时期都没有对外国资本开放金融领域的过程,全都是靠国内资本促进国家产业发展并最终成为世界强国的,真正对外开放金融领域的国家全都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拉美国家,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全都陷入了西方学者设计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些国家最终都遭受了美国的反复盘剥和洗劫,苏联曾经遭受到的被西方国家彻底肢解和洗劫的经历告诉我们,中国对美国开放金融领域十分危险。

  • 金融贸易持久战,首要是清理新自由主义及变种

    金融贸易持久战,首要是清理新自由主义及变种

    应对美国对华贸易金融战争,必然也是一场新时代的持久战。改革开放以来,大面积官员腐败,国企也因官员干部腐败蜕变而丧失活力,在这种情况下,发展私营经济改善民生,属于一种必然,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出现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然而,随着十八大后腐败的被清理,随着新自由主义恶果以及两极分化、国有资产流失、非法暴富阶层崛起等矛盾的激化,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任务的迫切,随着教育、医疗、住房、食品药品安全等问题的全面出现,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毒瘤。

  • 西方金融资本主义道路之失:以债务“创造财富”

    西方金融资本主义道路之失:以债务“创造财富”

    欧美国家的经济政策之失足够让世界各国引以为戒,所以回顾以上问题,可以使大家明确,正确的经济政策需要发挥作用,引导有形资本的形成以及生产线上的可见经济增长,而不是通过承担越来越多的债务或者将财产从公共领域中剥离的方式来增加国家的财富。

  • 改革开放初期陈云金融思想及其现实启示

    改革开放初期陈云金融思想及其现实启示

    陈云曾长期主管财经金融工作,他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提出了一系列科学的金融思想,为我国金融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本文主要论述改革开放初期陈云的金融思想,主要包括货币发行思想、外汇管理思想和金融人才培养思想三个方面的内容。另外,本文还从做好金融工作,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必须大力培养金融人才;必须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宗旨;必须高度重视金融安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必须稳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五个方面谈了这一时期陈云金融思想的现实启示。

  • 警惕美国通过印钞机征服他国产业

    警惕美国通过印钞机征服他国产业

    在中国,这个持有美元的群体往往是出口产业和沿海地区;而购买人民币债券的群体中可能有一部分不是出口产业和沿海地区。这种政策手段实施的结果,可能导致货币供应结构的改变,使货币从内地和内需产业流向沿海和出口产业,导致内需和内地货币供应相对不足,发展相对滞后,投资相对不足,分配更加不公。简而言之,可能强化“发展抑制”,导致更严重的“二元经济”。建立在美元霸权基础上的全球化是不均衡的体系,提供的是一个不公平的竞争场所。全球化这种不平等的基础,决定了不平等的结局。

  • 英国人全面反思“金融立国”:一业荣,百业枯?

    英国人全面反思“金融立国”:一业荣,百业枯?

    所谓的“竞争力”就像是一个随时都会倒下的“纸牌屋”。如果我们能揭开这类谎言,我们就能解决金融诅咒。其实很简单。通过加入这一“竞争性”的全球竞赛,我们不仅在损人,也在害己。我们可以,而且必须单方面地退出竞争——单方面是最关键的一点。我们可以通过自己的行动阻止这场失败者的竞赛。我们不需要屈服于垄断者、外国寡头、避税天堂运营商、榨取财富的私募投资巨头以及大银行的要求。我们可以像我们应该做的那样对金融部门征税并进行强有力的监管。在可能的情况下,全球协调与合作是值得做的,但我们不需要非等着大家一起行动才好。通过呼吁实现国家自身利益,我们可以争取最广泛的支持者,让金融体系回归其应有的角色:为英国人民服务,而不是为它们自己服务。

  • 中美较量将从贸易战转向科技战和金融战!

    中美较量将从贸易战转向科技战和金融战!

    欧洲、日本和韩国等等有美国驻军的国家与美国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仅仅是军事联盟还是已经因为美国驻军而成为了美国的政治殖民地?我以为当前美国与欧日韩这些国家之间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军事联盟的关系,正在成为美国的政治殖民地,是这些国家的政治主人,是殖民者,这些国家因为丧失军事主权而连带地丧失了政治主权,当法国总统马克龙提出要组建欧洲军队时,立即受到了美国的强烈攻击,随后法国就爆发了大规模骚乱,这是一种值得我们思考的地缘政治现象,从这个角度来说,当下全球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拥有政治主权,如中国、美国、俄罗斯。

  • 从反对四大家族的金融投机看贸易战美国的金融暴利

    从反对四大家族的金融投机看贸易战美国的金融暴利

    当年周恩来曾委派我父亲杨培新打入重庆《商务日报》,利用国民党政学系官员与孔宋四大家族的矛盾,掌握孔宋四大家族操控财政、金融并营私舞弊的证据,集中火力揭露孔宋四大家族牟取暴利的强取豪夺,成功争取到众多民营企业家向党靠拢,如民生航运的卢作孚、著名化工企业家范旭东、李柱尘等,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并维护了抗战统一战线。当年周恩来委派助手鲁明同我父亲单线联系,这一党的宝贵历史经验鲜为人知。

  • 钮文新:中国金融管理需要怎样的科学精神?

    钮文新:中国金融管理需要怎样的科学精神?

    2016年4月24日,我们国家的总领导在首个“中国航天日”到来之际指出:“探索浩瀚宇宙,发展航天事业,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追求的航天梦。经过几代航天人的接续奋斗,我国航天事业创造了以“两弹一星”、载人航天、月球探测为代表的辉煌成就,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积淀了深厚博大的航天精神。载人航天精神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与航天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生动体现。”

  •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叶劲松:经济危机与主流经济学家的狼狈和欺骗

    主流经济学家肤浅地只讲美国对金融业松于监管,是对劳动人民的欺骗。主流经济学家的这种讲述,将“美国当局过分宽松的监管”归于一种政府经济部门的超阶级的管理业务问题,或业务管理水平问题。但他们首先隐瞒了这是阶级利益问题,即隐瞒了美国政府自由放任资本追逐利益,是满足资本利益要求的阶级问题。即隐瞒了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国家政策的阶级本质。

  • 大国协调与大妥协:条约网络、银行团与辛亥革命

    大国协调与大妥协:条约网络、银行团与辛亥革命

    基于“妥协−限权宪法−自由与繁荣”这一联想链条,一些研究者将辛亥革命中的南北妥协、清帝逊位视为一个包含发展出“限权宪法”潜能的政治妥协事件。这一联想机制基于一种良好愿望,但与辛亥革命的历史进程之间存在着极大的脱节。1911−1912年,英、法、美、德、日、俄六强在中国问题上达成的 “大国协调”是塑造“大妥协”走向的关键性外因:列强拒绝给予深陷财政困境的清廷与南京临时政府任何一方贷款,强调只有一个更加稳定的、能够代表全中国的政府才能获得列强的财政支持,并支持袁世凯尽快获得实权。这一协调的制度基础是列强之间在辛亥革命前形成的条约网络与银行团机制。列强的 “大国协调”加速了“大妥协”的达成,这一妥协对于多民族国家保持统一具有积极意义,但其中包含着的共和政治建设共识极其稀薄;同时,列强对袁世凯的支持不断拉大中国国内两大阵营的资源差距,加上国家机器的碎片化带来的困境,使得这场妥协极难产生一些当代论者所期待的“限权宪法”的结果。

  • 钮文新:人民币不必被“7”所困

    钮文新:人民币不必被“7”所困

    实际上,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外汇储备是一道重要的金融防线,而选择更加自由浮动的汇率制度,一方面是为了让汇率变成经济自动修复的工具,另一方面就是不过分消耗外汇储备而确保国家金融安全屏障足够稳固。所以,中国不能、也不该把7当成坚守的汇率防线。

  • 国际金融危机十周年的反思与启示

    国际金融危机十周年的反思与启示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爆国际金融大危机,大危机引致大冲击,导致大衰退,引发经济、社会、政治等系列危机,对世界经济、国际政治产生深远影响。在大危机的压力下,相关国家加强金融监管,国际社会致力全球治理,然而应对举措更多地集中于扬汤止沸,停留在表面文章。作为危机元凶的金融垄断资本,其实力与势力非但没有被削弱,反而得到增强;贪婪与投机非但没有被遏制,反而不断强化。如此,解决旧危机的果,极有可能成为引发新危机的因。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与生俱来的胎记,金融危机是金融资本主义挥之不去的痼疾,只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才能杜绝金融与经济危机。

  • 惊心动魄的香港保卫战,硝烟20年未散尽

    惊心动魄的香港保卫战,硝烟20年未散尽

    金融市场就是人性几千倍几万倍的放大,当时市场风声鹤唳,中央政府的态度只要有一丝一毫的摇摆和迟疑,香港市场的前方就是地狱。假设一下,人民币稍微贬值一些,香港民众就会担心港币是不是快要贬值了,立马争着拿港币换美元。全香港就3000亿美元的港币存款,经得起换多久?香港这块肥肉还不速度被环伺的群狼吃干抹尽,不留一点渣。在金融的战场上,最关键的就是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