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97篇文章
  • 黄树东 | 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黄树东 | 中国要防止“金融殖民主义”

    金融霸权是建立在地缘政治权力的基础上的。地缘政治实力的消退必然伴随着金融霸权的逐步衰落。而中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实力的上升,必然需要金融实力的上升。但是,在目前的世界金融和货币格局里面,金融自由化和金融开放,达不到这个目的,而且风险很大。

  •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朱富强:股市是现代资本原始积累的核心机制

    锦标赛制的市场定价体系不仅是不公正性,而且也不是高效的,这可以简单地从现代市场经济中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中略见一斑。在很大程度上,锦标赛制市场定价体系的盛行源于市场经济中的不对称权力。同时,市场权力碎片化不仅导致了普罗大众的权力分散,而且还导致少数人的权力被放大;在这种情况下,越来越多人参与的股市就成为财富转移以及资本原始积累的现代机制,所谓的“人民资本主义”根本上就是“人民”向“资本主义”输送财富,这是现代收入差距急速拉大和社会两级化的重要原因。

  •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美国高调宣传“脱钩”的真正目的是“紧密挂钩”

    华尔街的所谓“竞争力”是美元霸权赋予的,由于作为主权货币的美元攫取了“世界货币”的地位,在国际货币等级体系中处于支配地位,是最有侵略性和投机性的强势货币,而处于国际货币等级体系底端的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在金融开放条件下必将是一种任人宰割的弱势货币,必然会发生金融危机,从而更深地陷入对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金融、贸易和技术等多方面的依附地位。因此,我国必须采取金融保护主义,保护中国的财政金融体系。

  • 贾根良:中国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发展及其对中国影响

    贾根良:中国新李斯特经济学的发展及其对中国影响

    美国经济战略家为什么也提出“中美经济脱钩”呢?原因就在于笔者早就指出的:美国需要价值链低端,中国需要价值链高端,对于中美两国来说,各自建立比较完整的产业链和价值链都是最好的选择。但对美国经济战略家来说,对中国提出“中美经济脱钩”的威胁还具有更深层次的战略含义:利用中国人对自由贸易和外国直接投资的崇拜,在保护美国市场的同时,加强美国资本对中国市场的控制。

  • 王立胜:农村现代化社会基础再造的重要经济纽带

    王立胜:农村现代化社会基础再造的重要经济纽带

    建立良性的农村非正规金融体系的关键首先在于国家力量的适度参与,这种参与不在于直接的管理,而是体现在对公平和公正交易的监督与保证方面,必须用国家的力量驱赶和替代当前普遍存在的黑恶势力,建立起新的金融秩序;其次在于在国家力量的主导下,使农民在金融领域建立更为紧密的组织化关系,以金融活动为纽带重构农村现代化社会基础,实现农民与资本市场的对接,使农民以合作为手段,保证自身基本利益,配合国家市场化战略的顺利推进。

  • 何新:美国世界霸权地位的由来

    何新:美国世界霸权地位的由来

    美国的统治地位来自于美国借助美元体系而获得的金融统治地位。而美国的国家体系,包括军事体系,全部威慑力量则都是为支持这个金融体的统治力量服务的。​此次贸易战,表面上是关税与商贸之战。其实这只是声东击西。此战的核心和根本意义是金融之战。这场战争美国之所以必然发动,原因即在于​认为人民币有挑战美元的意图和可能。​

  • 《卫报》:科技巨头将把我们拖入下一场金融崩溃

    《卫报》:科技巨头将把我们拖入下一场金融崩溃

    在与政府对立,追求利益最大化的时代,如今大型科技公司的掌权者创建了他们的公司。在那个时代,尊重市场被视为是促进经济,乃至社会发展的最佳途径。对公司行为的规制和限制都被认为是专制乃至独裁。“自我监管”才是王道。“消费者”取代了公民。这些科技巨头对此深以为然,而这在硅谷“雷厉风行”的态度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 李建秋:民国时期的工业就是这样走入没落

    李建秋:民国时期的工业就是这样走入没落

    即便是当时中国人能够掌控关税,可是如果外国金融业能够自由在华开银行,外国的商人可以自由入华办厂,民族工业依然是被压抑的状态,就如同1934年和1935年的评论那样,民国时期的民族工业问题多多,恐怕不是一个关税就能说的清的。

  • 程恩富:中国正处于世界经济体系的“准中心”地位

    程恩富:中国正处于世界经济体系的“准中心”地位

    本文在阐述国外“中心一外围”“中心一半外围一外围”理论的基础上,通过国民生产总值、外贸、金融、对外投资和援助、综合竞争力、“一带一路”等指标及其国内外数据分析,说明中国虽然与主要中心国家尚存差距,但其取得的长足进步,明显区别于“外围”或“半外围”国家,须用“准中心”这一新概念来客观描述和界定2012年以来的新时代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准中心”概念是对“中心一外围”二元理论的补充和创新,形成“中心一准中心一外围”或“中心一准中心一半外围一外围”三层结构或四层结构新理论。

  • 蓝正威:香港乱局背后是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争

    蓝正威:香港乱局背后是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争

    在将要来临的风暴前,hk,如同狂风中一个急响的风铃,它提醒着我们在这满楼狂风之后的,必是骤降的狂雨。没有人能停住历史的车轮。在这变革的关头,正直的人们应当做的,不应再是去怀念一些即将逝去的虚无,而应叩问良知,重回我们本应遵循的那条路。并且,我们一定要铭记,如果不道德的人能够团结起来,并形成一股力量,那么正直的人也应该这样,道理就这么简单。

  •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在曾经的GDP导向下,对地方官员的评价与地方企业利益是一致的,经济快速发展会带来环保、消费者保护及劳工保护等方面的问题。在不唯GDP之后,对地方官员的评价标准多样化,经济发展仍是基础,但如果任何一个标准成为一票否定的因素,都必然会影响地方施政。环保本来是共同追求,甚至能够催生庞大产业,但就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反而成为了不少产业和企业最头痛的问题。

  •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面对步步走近的巨大颠覆性危机,苏联决心全盘按照西方的方案深化苏联央行的改革,无比虔诚地忠实照办美国金融专家小组的新自由主义指令,无视外资银行高息揽储吸引大量储户和巨额资金。任凭资本代理人的境内外舆论,大肆贬低卢布,诋毁国企,集中报道负面新闻,为公有资产的彻底贬值,低价收割做好铺垫。西方国家认可央行权威,但对待苏联的央行,却丑化为专制集权。苏联央行到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一道,已被公众舆论塑造为罪恶深渊,充满忏悔。在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善意”的指令下,苏联央行的彻底地、投降式的开放,创作了人类史上最荒唐的金融开门缉盗段子。

  •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一面是国际金融机构精准的研究报告和国际金融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一面是不断快速下跌的前苏联国有企业证券价格。前苏联人民惊呼“怎么了”,但是已无力回天,只能加入卖出的大军当中,不停地“卖出、卖出、卖出”,而市场则“暴跌、暴跌再暴跌”。就这样,微笑的外资和金融投资者用借来的别人的钱(前苏联人民、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钱)收购了前苏联的国有企业。在卢布汇率市场崩溃后,原来设下金融骗局的国际资本劫掠者仅仅用少得可怜的美元就结清了原来的巨额卢布债务,并且低价买入了前苏联的国有资产。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赚了,而且是大赚,是疯狂的掠夺。就是这样,美国仅仅动用了几亿美元就把前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财富—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赚到了手。

  •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中国公安部和社会各界应该深入调查,2008年、2015年、2018年大股灾前夕,国内公司和个人反常提前做空股市的仓位证据,是否同美国存在交流内幕消息的隐蔽联系,为何总在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据消息披露,国内有人同美国华尔街银行存在特殊联系,这同被逮捕的证监会前领导一样,证明金融精英确实存在内外勾结的隐患,需要公安部和社会各界进行深入调查,以防止多次大股灾的惨重损失再次重演,防止更大的美国危机冲击再次危害中国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

  •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从奥巴马时代起,美国金融已经逐步从“交易型金融”转向“资本型金融”,金融长期化趋势极其明显,这也为股市上涨提供了关键性动力。但美联储过去三年试图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不仅“缩表”,而且“结束了长期基础货币供给”,从而迫使短期流动性需求再度暴涨。这就是“钱荒”的原因。

  •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这一回,索罗斯又亏了24亿港元。也许,这还远不是索罗斯最后一次和中国交手,说不定哪一天,他还会重振旗鼓,再一次杀向中国。但论金融战,中国也是顶级玩家,下一次,索罗斯又将是胜是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