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85篇文章
  •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一面是国际金融机构精准的研究报告和国际金融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一面是不断快速下跌的前苏联国有企业证券价格。前苏联人民惊呼“怎么了”,但是已无力回天,只能加入卖出的大军当中,不停地“卖出、卖出、卖出”,而市场则“暴跌、暴跌再暴跌”。就这样,微笑的外资和金融投资者用借来的别人的钱(前苏联人民、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钱)收购了前苏联的国有企业。在卢布汇率市场崩溃后,原来设下金融骗局的国际资本劫掠者仅仅用少得可怜的美元就结清了原来的巨额卢布债务,并且低价买入了前苏联的国有资产。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赚了,而且是大赚,是疯狂的掠夺。就是这样,美国仅仅动用了几亿美元就把前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财富—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赚到了手。

  •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中国公安部和社会各界应该深入调查,2008年、2015年、2018年大股灾前夕,国内公司和个人反常提前做空股市的仓位证据,是否同美国存在交流内幕消息的隐蔽联系,为何总在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据消息披露,国内有人同美国华尔街银行存在特殊联系,这同被逮捕的证监会前领导一样,证明金融精英确实存在内外勾结的隐患,需要公安部和社会各界进行深入调查,以防止多次大股灾的惨重损失再次重演,防止更大的美国危机冲击再次危害中国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

  •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从奥巴马时代起,美国金融已经逐步从“交易型金融”转向“资本型金融”,金融长期化趋势极其明显,这也为股市上涨提供了关键性动力。但美联储过去三年试图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不仅“缩表”,而且“结束了长期基础货币供给”,从而迫使短期流动性需求再度暴涨。这就是“钱荒”的原因。

  •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这一回,索罗斯又亏了24亿港元。也许,这还远不是索罗斯最后一次和中国交手,说不定哪一天,他还会重振旗鼓,再一次杀向中国。但论金融战,中国也是顶级玩家,下一次,索罗斯又将是胜是败呢?

  •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 西媒:资本主义走到十字路口

    西媒:资本主义走到十字路口

    未来几年的政策措施将决定资本主义的未来。决策不同,将导致资本主义形势也不同,或者恢复货币常态,或者陷入金融混乱。未来形势并不容易掌控。

  •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苏联亡国就是从戈尔巴乔夫否定列宁开始的。今天的俄国正在重新认识列宁和斯大林对于俄罗斯的巨大价值。20世纪的中国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这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它也是全民族在其他政治试验失败后所做的郑重抉择。我相信,即使我们今天重新开始我们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国人民最终还会选择列宁主义,选择毛泽东思想。戈尔巴乔夫在与西方交手时,战事未起就先自掘祖坟,挖掉了列宁和斯大林,结果给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毛主席说“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与西方打交道,笑归笑,但要有随时“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的准备。具体说来,目前中国应利用美国战略收缩,尽早实现台海统一,这对目前我们发展战略是最实际的东西,说别的都还有些远。

  •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美国《滚石》杂志曾这样形容高盛:“高盛是一只吸血大乌贼,缠绕在人脸部,无情地把吸管插入任何闻起来像钱的东西。”我们之前提到过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中的“大空头”,那些比全球GDP高几十倍的房贷证券、金融衍生品,也是高盛等华尔街投行最先搞出来的。

  • 蓝正威: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蓝正威: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我们观察香港局势,每一次被策动的大规模游行,其主体都是香港并未涉事的下层底层群众,这里的社会上下的裂痕太大,以至于对底层的港人而言,一笔小钱就足以让他们走上街头,社会的裂痕,本身就是颜色革命最大的火种。对于我国内地而言呢?我国正处在一场经济风暴的前夜,这场由我国自身经济矛盾所积累,由美元资本最终引爆的危机,很可能波及到我国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也是美元空头资本最终的目标。在那样的情况下,许多地方经济很可能短时间陷入瘫痪,而社会上随之而来的,却是巨量的负债人口和失业人口,这样的状况,是否也可能成为某种可怕事态的火种呢?

  •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我国金融改革目前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必须警惕的是,在西方国家已经被证明是危险且有害、并造成今天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国际金融体制,不应成为我们“向国际接轨”的参考系数。借法国丧失金融主权的惨痛经验教训之“他山之石”,是否能够为我们“攻玉”提供一些警示呢?

  •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成立的。约翰麦克洛伊(助理国务卿,1941-45年)是第一位全职行长。他后来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1953-60)的董事长。其它几位行长如麦克纳马拉是国防部长(1961-68),保罗·沃尔福威茨是代理和副国防部长(1989-2005),罗伯特·佐利克是副国务卿。所以我认为你可以把世界银行视为巧妙执行美国外交的手段。

  •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香港的金融市场是中国金融市场一道最好的防火墙,但如果香港汇率按照前述路径被冲击,就会引发香港房地产快速下跌,香港又会传导到深圳,带动内地楼市下行,冲击内地金融体系。而且香港是人民币离岸中心,港元汇率不稳定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直接影响。想明白这点,美国佬想干嘛自然昭然若揭了。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 评《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的错误

    评《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的错误

    《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一文还花了很大篇幅介绍美联储是通过加息和减息来洗劫其他国家,如阿根廷等拉美国家、亚洲四小龙等国家。这显然是一个肤浅的解释,例如,同样这样操作,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为什么没有剪到香港的羊毛。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的经济界迷信美国精英推销的作为意识形态的自由市场经济学,深信政府只会起负面作用,缺少基本的货币金融常识,但却控制了很多国家经济大权。这些人积极推动本国政府放弃货币金融主权,将货币金融和经济主权交给市场。本来政府可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第八款,限制外币大规模进入本国,有权没收兴风作浪的外国金融大鳄的资金,但这些国家的精英却迷信自由主义经济学,不敢采取行动。

  • 余永定:美国说中国“操纵汇率”,完全是胡扯!

    余永定:美国说中国“操纵汇率”,完全是胡扯!

    在当前形势下,极为重要的是加强、加速国内经济调整,更多地依靠内需、更加关注金融安全。想想看,如果当年我们把资本项目完全开放了,那么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需要做好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来争取最好的结果。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稳定中国经济增长,不能让经济增长率进一步下跌,同时也不放松各种各样的改革措施。使我们自己的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强大起来,我们就不怕美国。但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家庭作业”,就会面临被动局面。我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有能力应对任何不测。

  •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一些国家没有严密地管控金融行业,而是跟随资本主义经济体推动金融行业自由化。这种做法已经使可能导致金融崩溃的多种因素形成危险的组合。这些因素包括波动的股市、房地产泡沫和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

  •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近年来中国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与包括交易场所在内的各色金融、准金融机构爆炸式涌现、野蛮式生长密切相关。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金融的两大特征:第一,包括各类交易场所在内的金融经营必须讲求规模效应,所以新设机构越多,资金争夺越激烈;第二,金融资源是有限的,如果过多的新设机构大规模争夺资金,那金融产品期限必然越争越短、越争越贵。所以,要重新归拢金融资源,使正常金融渠道更好地实体经济服务,那就必须治乱。当然,也需要在治乱和治不好有可能添乱之间系统拿捏,控制好节奏和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