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60篇文章
  •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多年来,美国积极用新自由主义理论(集中为货币主义)来刷新各国央行的指导思想,或通过各种运作将华尔街的代理人输送到相关国家中央银行的关键位子,努力鼓励与促进各国央行趋于并保持独立,成为完善美元国际环流机制建设的重要一环。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希腊等欧洲国家的“成功经验”显示,相关国家的央行一旦取得独立,推进经济金融化、放松金融监管、加大金融开放等一切有利于美元国际环流、强化美元霸权的政策与措施便顺理成章,这些国家的央行某种意义上实际成为美联储海外分支机构,自觉为美元国际环流服务。

  • 应对美金融贸易战,要警惕美国设计的新式舆论陷阱

    应对美金融贸易战,要警惕美国设计的新式舆论陷阱

    面对美国特朗普政权(特朗普即便下台,美国仍然是极右翼法西斯主义得势,其反华肢解战略是不可能动摇的)的金融贸易战,中国必须要抓紧将清理新自由主义势力的措施提上议程,这一战必须速战速决,只有如此,中国的工业、金融及经济民生才能在未来10年得到初步恢复,应对美国金融贸易的持久战才会成功。否则,未来真的不容乐观,像何新说得“愈改愈乱,国家前景不堪前瞻”以及经济金融危机的局面,也不是没有可能。

  • 刘明国 杨珺珺:警惕新一轮更为深重的金融危机

    刘明国 杨珺珺:警惕新一轮更为深重的金融危机

    美国自2007年爆发次贷危机以来,采取了一系列增发货币的刺激政策试图化解其经济危机。虽然美国近年来GDP增长有所改善,但是从其失业率和劳动参工率、M2/GDP、商业银行的负债率和贷存比以及信贷结构等指标来看,其所谓的“经济复苏”实质是“再金融化”导致的一个货币现象。特朗普政府力图利用经济贸易战以摆脱和转嫁国内的危机,又为世界经济的发展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和风险。我们要警惕爆发新一轮更为深重的世界性金融危机和美国政府铤而走险。

  • 刘士余落马,为什么金融领域是重灾区

    刘士余落马,为什么金融领域是重灾区

    十九大以来,刮向金融圈子的反腐风暴仍在持续。2017年12月,中国建设银行山东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薛峰落马;2018年4月,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2018年10月15日,赖小民被“双开”,通报指其擅权妄为、腐化堕落、道德败坏、生活奢靡,甘于被“围猎”,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相互交织,群众反映特别强烈、腐败问题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

  •  应对经济战:中国比美更需要保护本国产业和金融

    应对经济战:中国比美更需要保护本国产业和金融

    应对中美经济战只和美国打关税战无济于事,我国必须针对美元霸权和美国的投资保护主义采取对等反制措施。经济理论告诉我们,作为发展中经济,我国比美国更需要保护自己的民族产业,保护自己的国内市场,保护自己的金融体系!早在10年前,笔者就提倡民族经济的发展战略,如果不是美国率先实行保护主义,如果不是美国发起对我国的经济战,我国似乎没有理由采取对美针锋相对的措施,既然美国高举关税保护、禁止中国在美投资等保护主义大旗,那么,我国就可以完全有正当理由采取对等的反制措施:禁止美国跨国公司在华成立新公司和新增对华投资,禁止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针对美国对中兴公司的制裁,对美国在华跨国公司采取对等制裁措施,并对国民经济进行调整,待时机成熟后,重走英国、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保护主义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

  • 钮文新:中国必须拒绝美国金融误读!

    钮文新:中国必须拒绝美国金融误读!

    为什么现在还要重申这一人所共知的教训?因为在张云东看来,这件貌似尽人皆知的事情,似乎对中国金融界没有多少警示作用。他记得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发生不久,中国金融界就形成了一种奇怪的共识:美国做过了头,中国还不够。没错,当年我就亲耳多次听到一些金融大佬级的人物逢场便说:在金融深度方面,美国搞过火(过头儿)了,但中国还远远不够。所以美国需要吸取教训,加强监管,但中国应当更多地放松监管。甚至还有说法认为,金融危机不是金融工具的错误,而是使用者的错误。于是,被美国金融实践证明存在巨大的风险的所谓“信用违约互换”之类的金融衍生工具,居然堂而皇之地被中国金融机构引进。

  • 钮文新:货币发行机制变革需要财政配合

    钮文新:货币发行机制变革需要财政配合

    国债是国家信用的符号或代表物。在信用货币时代,一个国家主权货币必须以国家信用为基础,除非那些采用货币局制度(联系汇率制度)的国家或地区。从发达国家的实践看,中央银行一般都是通过收购国家债务同时释放出基础货币。当然,金融危机发生后,基于特殊的背景和阶段,发达国家货币信用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美联储收购了大量企业和金融债券(资产),对应投放出大量美元基础货币;俄罗斯、印度、土耳其和一些欧洲国家加大黄金储备,试图在一定程度上摆脱美元干扰和依赖。但这些做法,无论如何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主权货币以国家信用为基础”的历史足迹。因此,改变和完善人民币信用基础的呼声日益强烈。

  •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宗教改革背后的金融暗战||都铎玫瑰之十四

    由于出身于金融世家,他们不约而同地使用了经济手段。他们的举动使得天主教的根基发生根本性动摇,宗教改革由此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克雷芒七世的继任者保罗三世力求“拨乱反正”,重塑天主教根基,成立耶稣会,进行反宗教改革,促成1545年召开塔兰托公会议,废除赎罪券的发行,但是已经为时已晚,持续一百多年的血腥无比的欧洲宗教战争由此拉开大幕。

  • 金融资本时代下国际竞争格局演变研究

    金融资本时代下国际竞争格局演变研究

    20世纪初以来,西方国家金融资本开始影响国际政治与经济秩序,人类社会由此进入金融资本时代。回顾金融资本百年发展历程与国际竞争格局可以发现,以积累和寄生为本性的金融资本及其主导的不平等的国际经济旧秩序是造成整个世界深层矛盾的总根源。当前国际竞争的焦点已由西方国家逐渐转移到亚太和中国。西方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处于相对衰落阶段,不可能通过国内变革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对外转嫁危机将是美国走出困境的必然选择。对此,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应积极应对。

  • 贾根良 何增平:为什么中央银行独立是伪命题?

    贾根良 何增平:为什么中央银行独立是伪命题?

    对中央银行独立的讨论都建立在中央银行独立制度可以隔断政府对货币市场的影响这样一个预设前提上。基于国家货币理论,本文通过对美国货币金融制度的实际状况进行分析发现,即使在中央银行独立的情况下,政府的财政政策仍会对货币市场产生影响,起到和货币政策相同的作用;对于一个主权货币国家来说,政府总是可以通过间接的方式从中央银行取得融资。这与中央银行不独立的情况没有本质区别,说明在被奉为央行独立典范的美国,美联储实际上是不独立的,中央银行独立是一个伪命题。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中央银行独立逐步演变成了一种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在给发达国家的财政金融制度披上一层面纱的同时,为新自由主义推行减少国家干预和经济金融化的政策铺平了道路,并具有维护美元霸权的制度化功能。这种意识形态会成为阻碍发展中国家实现赶超的思想障碍。

  • 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

    打好防范化解包括金融风险在内的重大风险攻坚战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有序推进金融改革发展、治理金融风险,金融业保持快速发展,金融改革开放有序推进,金融产品日益丰富,金融服务普惠性增强,金融监管得到加强和改进。同时,我国金融业的市场结构、经营理念、创新能力、服务水平还不适应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诸多矛盾和问题仍然突出。我们要抓住完善金融服务、防范金融风险这个重点,推动金融业高质量发展。

  •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中国真的有实力全方位对外开放金融领域吗?

    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日本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以及后起的韩国的发家史证明,他们在发展的关键时期都没有对外国资本开放金融领域的过程,全都是靠国内资本促进国家产业发展并最终成为世界强国的,真正对外开放金融领域的国家全都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拉美国家,这些国家没有一个是成功的,全都陷入了西方学者设计的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些国家最终都遭受了美国的反复盘剥和洗劫,苏联曾经遭受到的被西方国家彻底肢解和洗劫的经历告诉我们,中国对美国开放金融领域十分危险。

  • 金融贸易持久战,首要是清理新自由主义及变种

    金融贸易持久战,首要是清理新自由主义及变种

    应对美国对华贸易金融战争,必然也是一场新时代的持久战。改革开放以来,大面积官员腐败,国企也因官员干部腐败蜕变而丧失活力,在这种情况下,发展私营经济改善民生,属于一种必然,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出现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然而,随着十八大后腐败的被清理,随着新自由主义恶果以及两极分化、国有资产流失、非法暴富阶层崛起等矛盾的激化,随着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任务的迫切,随着教育、医疗、住房、食品药品安全等问题的全面出现,新自由主义在中国已经沦为彻头彻尾的毒瘤。

  • 西方金融资本主义道路之失:以债务“创造财富”

    西方金融资本主义道路之失:以债务“创造财富”

    欧美国家的经济政策之失足够让世界各国引以为戒,所以回顾以上问题,可以使大家明确,正确的经济政策需要发挥作用,引导有形资本的形成以及生产线上的可见经济增长,而不是通过承担越来越多的债务或者将财产从公共领域中剥离的方式来增加国家的财富。

  • 改革开放初期陈云金融思想及其现实启示

    改革开放初期陈云金融思想及其现实启示

    陈云曾长期主管财经金融工作,他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长期实践中提出了一系列科学的金融思想,为我国金融制度的建立和完善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本文主要论述改革开放初期陈云的金融思想,主要包括货币发行思想、外汇管理思想和金融人才培养思想三个方面的内容。另外,本文还从做好金融工作,必须坚持和加强党的领导;必须大力培养金融人才;必须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宗旨;必须高度重视金融安全,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必须稳步推进金融体制改革五个方面谈了这一时期陈云金融思想的现实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