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75篇文章
  •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成立的。约翰麦克洛伊(助理国务卿,1941-45年)是第一位全职行长。他后来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1953-60)的董事长。其它几位行长如麦克纳马拉是国防部长(1961-68),保罗·沃尔福威茨是代理和副国防部长(1989-2005),罗伯特·佐利克是副国务卿。所以我认为你可以把世界银行视为巧妙执行美国外交的手段。

  •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香港的金融市场是中国金融市场一道最好的防火墙,但如果香港汇率按照前述路径被冲击,就会引发香港房地产快速下跌,香港又会传导到深圳,带动内地楼市下行,冲击内地金融体系。而且香港是人民币离岸中心,港元汇率不稳定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直接影响。想明白这点,美国佬想干嘛自然昭然若揭了。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 评《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的错误

    评《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的错误

    《美国是如何在全球进行金融殖民的?》一文还花了很大篇幅介绍美联储是通过加息和减息来洗劫其他国家,如阿根廷等拉美国家、亚洲四小龙等国家。这显然是一个肤浅的解释,例如,同样这样操作,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期间,为什么没有剪到香港的羊毛。其根本原因,是这些国家的经济界迷信美国精英推销的作为意识形态的自由市场经济学,深信政府只会起负面作用,缺少基本的货币金融常识,但却控制了很多国家经济大权。这些人积极推动本国政府放弃货币金融主权,将货币金融和经济主权交给市场。本来政府可以根据国际货币基金协定第八款,限制外币大规模进入本国,有权没收兴风作浪的外国金融大鳄的资金,但这些国家的精英却迷信自由主义经济学,不敢采取行动。

  • 余永定:美国说中国“操纵汇率”,完全是胡扯!

    余永定:美国说中国“操纵汇率”,完全是胡扯!

    在当前形势下,极为重要的是加强、加速国内经济调整,更多地依靠内需、更加关注金融安全。想想看,如果当年我们把资本项目完全开放了,那么现在会是什么样子?我们需要做好应付最坏情况的准备,来争取最好的结果。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稳定中国经济增长,不能让经济增长率进一步下跌,同时也不放松各种各样的改革措施。使我们自己的经济,特别是实体经济和金融经济强大起来,我们就不怕美国。但如果我们自己没有做好“家庭作业”,就会面临被动局面。我认为,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有能力应对任何不测。

  •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美学者文章:金融资本投机性或再酿危机

    一些国家没有严密地管控金融行业,而是跟随资本主义经济体推动金融行业自由化。这种做法已经使可能导致金融崩溃的多种因素形成危险的组合。这些因素包括波动的股市、房地产泡沫和不受监管的影子银行系统。

  •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钮文新:坚决铲除金融毒瘤

    近年来中国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与包括交易场所在内的各色金融、准金融机构爆炸式涌现、野蛮式生长密切相关。我们必须高度重视的金融的两大特征:第一,包括各类交易场所在内的金融经营必须讲求规模效应,所以新设机构越多,资金争夺越激烈;第二,金融资源是有限的,如果过多的新设机构大规模争夺资金,那金融产品期限必然越争越短、越争越贵。所以,要重新归拢金融资源,使正常金融渠道更好地实体经济服务,那就必须治乱。当然,也需要在治乱和治不好有可能添乱之间系统拿捏,控制好节奏和力度。

  • 钮文新:中国金融需要早觉悟、早动手

    钮文新:中国金融需要早觉悟、早动手

    不要排斥必要的行政手段。我们必须明白,如果局部的“金融暴雷”演化为大面积债务危机,那我们所需要采取的行政措施势必更加剧烈。中国本来就存在的行政力量,为什么不在尽早消除金融风险上适度使用,而非要等到危机来了再用?请放弃“市场原教旨主义”思想,在破除金融风险这件头等大事上,没什么需要顾虑的。

  • 西媒:资本主义比看上去更接近终点

    西媒:资本主义比看上去更接近终点

    过剩的资本会产生债务,产生难以偿还的贷款。这是次级抵押贷款发生的事情。次级抵押贷款是信贷链中最薄弱的环节。几乎是很普通的违约,便引发了金融恐慌。如果商业银行无法兑付其存款人的资金,后者将从商业银行以及其他银行提取储蓄。这导致了金融体系的崩溃。虚拟货币于2009年诞生并非巧合,似乎是为应对国际金融体系可能破产的一种替代方案。

  •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小诸葛”朱理治在拓展“窑洞银行”业务的同时,亦注重自身队伍建设。当时的陕甘宁边区,虽然是全国革命精英的集散地,但金融方面的专业人才依然极为匮乏。为了广招人才,朱理治时有创新之举,不惜采取“贷款收买”的办法,与陕北公学、中国女子大学等建立“互惠”,由银行为其提供生产资金,作为交换,银行从这些学校中抽调知识分子,先后共50余名。经过朱理治的一手操持,陕甘宁边区银行工作人员的知识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大学生占到员工人数的40%以上。这段故事,在边区传为佳话。

  • 钮文新:给中国金融装上“预警雷达”

    钮文新:给中国金融装上“预警雷达”

    我们同时需要清醒地意识到,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外因需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所以,针对金融安全,内外兼修是不可或缺的功夫,也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根本路径。历史告诉我们,外部金融冲击往往需要针对、放大一个国家内部的金融政策或金融市场的明显缺陷,比如墨西哥当年明显存在的外债过多问题,泰国当年明显存在的货币高估问题,等等。在这些国家金融、经济被外部冲击击垮之后,国际舆论不会谴责攻击者,更不会承认金融实力在攻击中发挥的关键作用,而只会淡淡地说一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言外之意是:活该,谁让你自己有问题哪。

  •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重要论述的哲学探析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金融重要论述的哲学探析

    党的十八大以来,从“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到党的十九大报告,从“一带一路”倡议到“亚投行”的创立,从宣布设立上海科创板到金融供给侧改革等,均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从经济哲学视角看,这主要关涉五个方面:一是金融的重要性,内涵从“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的重要论断到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作用;二是金融本质的哲学要义,关涉政府与市场、金融与实体的辩证关系及破解普惠金融和绿色金融的思想;三是走向“自信、开放、创新”的中国金融观念;四是防范重大金融风险的忧患意识;五是从“零和”到“和合”的全球金融治理中国方案。这是21世纪马克思主义金融理论中国化的成果。结合中国的金融实践哲学研究新时代金融创新思想,可以丰富和完善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当代国际金融与地缘政治两则

    欲破解当代经济困境包括破解金融困境,无论在世界还是在中国,都不能就事论事,不能以经济论经济,更不能就金融论金融,其关键在政治,其破解的门径,要向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请教,向马克思列宁主义(政治经济学)请教,也要向毛泽东思想请教,这些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思想理论来源。

  •  辽宁王忠新:民间万吨黄金储备坚挺人民币国际化

    辽宁王忠新:民间万吨黄金储备坚挺人民币国际化

    尽管黄金作为流通货币已不可能存在,但人民币的国际化,却绝对离不开坚实雄厚的黄金储备,观察人民币的国际化,自然离不开观察中国的黄金储备。而中国的黄金储备和人民币国际化,无疑直接挑战美元的霸主和美国的霸权,这应是中美之间一个深层次的矛盾,打压人民币将成为今后美国围剿中国经济的一个重点。

  • 不能掉以轻心,美国还有可能发动更大规模金融战

    不能掉以轻心,美国还有可能发动更大规模金融战

    因为美国有美元这个世界货币,又实际掌握了全球主要货币结算体系的控制权,所以金融制裁事实上成为美国最具杀伤力的制裁措施和非军事战争手段。现在的问题只是美国会不会用,什么时候会用?对美国来说,是否发动金融战,理由从来就不是问题,用一袋洗衣粉就可以冒充伊拉克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证据,当作发动伊拉克战争的借口。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支持的白头盔组织,多次采用摆拍的方式,伪造叙利亚政府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造成平民伤亡的“现场”。即便是没有借口又如何,美国制裁华为,可曾有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美国是否发动金融战,取决于美国对代价与收益的计算和评估。只要收益大于代价,发动金融战就不是问题。如果收益远远大于损失,那么金融战随时都有可能发动。

  • 张顺洪: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张顺洪:一定要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融对一个国家来说是如此的重要,金融活动又存在着如此大的风险,因此我们必须时刻高度警惕。无疑,巩固和加强国家对我国金融活动的掌控能力是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键步骤。这一点正是我们从《论金融危机》中能够体会的。我们坚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各种风险和挑战,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奋勇前进。

  •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江涌:经济金融化与新殖民主义

    多年来,美国积极用新自由主义理论(集中为货币主义)来刷新各国央行的指导思想,或通过各种运作将华尔街的代理人输送到相关国家中央银行的关键位子,努力鼓励与促进各国央行趋于并保持独立,成为完善美元国际环流机制建设的重要一环。阿根廷等拉美国家、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希腊等欧洲国家的“成功经验”显示,相关国家的央行一旦取得独立,推进经济金融化、放松金融监管、加大金融开放等一切有利于美元国际环流、强化美元霸权的政策与措施便顺理成章,这些国家的央行某种意义上实际成为美联储海外分支机构,自觉为美元国际环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