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289篇文章
  • 程恩富:中国正处于世界经济体系的“准中心”地位

    程恩富:中国正处于世界经济体系的“准中心”地位

    本文在阐述国外“中心一外围”“中心一半外围一外围”理论的基础上,通过国民生产总值、外贸、金融、对外投资和援助、综合竞争力、“一带一路”等指标及其国内外数据分析,说明中国虽然与主要中心国家尚存差距,但其取得的长足进步,明显区别于“外围”或“半外围”国家,须用“准中心”这一新概念来客观描述和界定2012年以来的新时代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地位和作用。“准中心”概念是对“中心一外围”二元理论的补充和创新,形成“中心一准中心一外围”或“中心一准中心一半外围一外围”三层结构或四层结构新理论。

  • 蓝正威:香港乱局背后是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争

    蓝正威:香港乱局背后是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争

    在将要来临的风暴前,hk,如同狂风中一个急响的风铃,它提醒着我们在这满楼狂风之后的,必是骤降的狂雨。没有人能停住历史的车轮。在这变革的关头,正直的人们应当做的,不应再是去怀念一些即将逝去的虚无,而应叩问良知,重回我们本应遵循的那条路。并且,我们一定要铭记,如果不道德的人能够团结起来,并形成一股力量,那么正直的人也应该这样,道理就这么简单。

  •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慕峰:对当前经济方面一些流行观点的认识

    在曾经的GDP导向下,对地方官员的评价与地方企业利益是一致的,经济快速发展会带来环保、消费者保护及劳工保护等方面的问题。在不唯GDP之后,对地方官员的评价标准多样化,经济发展仍是基础,但如果任何一个标准成为一票否定的因素,都必然会影响地方施政。环保本来是共同追求,甚至能够催生庞大产业,但就过去两年的情况来看,反而成为了不少产业和企业最头痛的问题。

  •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紫虬:苏联与民国——金融开放的两个极限殷鉴

    面对步步走近的巨大颠覆性危机,苏联决心全盘按照西方的方案深化苏联央行的改革,无比虔诚地忠实照办美国金融专家小组的新自由主义指令,无视外资银行高息揽储吸引大量储户和巨额资金。任凭资本代理人的境内外舆论,大肆贬低卢布,诋毁国企,集中报道负面新闻,为公有资产的彻底贬值,低价收割做好铺垫。西方国家认可央行权威,但对待苏联的央行,却丑化为专制集权。苏联央行到公有制,共产党的领导,从经济基础到上层建筑一道,已被公众舆论塑造为罪恶深渊,充满忏悔。在美国金融专家小组“善意”的指令下,苏联央行的彻底地、投降式的开放,创作了人类史上最荒唐的金融开门缉盗段子。

  •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刘福堆:美国如何用几亿美元掏空苏联70年财富?

    一面是国际金融机构精准的研究报告和国际金融媒体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一面是不断快速下跌的前苏联国有企业证券价格。前苏联人民惊呼“怎么了”,但是已无力回天,只能加入卖出的大军当中,不停地“卖出、卖出、卖出”,而市场则“暴跌、暴跌再暴跌”。就这样,微笑的外资和金融投资者用借来的别人的钱(前苏联人民、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钱)收购了前苏联的国有企业。在卢布汇率市场崩溃后,原来设下金融骗局的国际资本劫掠者仅仅用少得可怜的美元就结清了原来的巨额卢布债务,并且低价买入了前苏联的国有资产。对他们来说,不仅仅是赚了,而且是大赚,是疯狂的掠夺。就是这样,美国仅仅动用了几亿美元就把前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财富—价值28万亿美元的财富赚到了手。

  •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杨斌荐评:警惕美国对金融市场发动做空攻击

    中国公安部和社会各界应该深入调查,2008年、2015年、2018年大股灾前夕,国内公司和个人反常提前做空股市的仓位证据,是否同美国存在交流内幕消息的隐蔽联系,为何总在做空暴利出现前夕扩大金融开放。据消息披露,国内有人同美国华尔街银行存在特殊联系,这同被逮捕的证监会前领导一样,证明金融精英确实存在内外勾结的隐患,需要公安部和社会各界进行深入调查,以防止多次大股灾的惨重损失再次重演,防止更大的美国危机冲击再次危害中国金融安全和民众财富。

  •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钮文新: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

    美国为什么发生“钱荒”?从奥巴马时代起,美国金融已经逐步从“交易型金融”转向“资本型金融”,金融长期化趋势极其明显,这也为股市上涨提供了关键性动力。但美联储过去三年试图让货币政策“回归正常”,不仅“缩表”,而且“结束了长期基础货币供给”,从而迫使短期流动性需求再度暴涨。这就是“钱荒”的原因。

  •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索罗斯再次折戟香港,论金融战我们还没输过

    这一回,索罗斯又亏了24亿港元。也许,这还远不是索罗斯最后一次和中国交手,说不定哪一天,他还会重振旗鼓,再一次杀向中国。但论金融战,中国也是顶级玩家,下一次,索罗斯又将是胜是败呢?

  •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长河红阳:揭开颜色革命大佬索罗斯的神秘面纱

    从索罗斯针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可知,这个索罗斯的本职工作是搞政治的,说是政客不为过,而他在1990年代搅乱金融市场的,金融大鳄的形象,其实是他的副业。所以,对他金融炒家的形象,我们要做更正了——他就是美国政府里一个“不在编”的高官!索罗斯,及其基金组织的破坏力虽然大,但是,正如病毒入侵人体需要条件一样,时机和内应的作用更要高度警惕。

  • 西媒:资本主义走到十字路口

    西媒:资本主义走到十字路口

    未来几年的政策措施将决定资本主义的未来。决策不同,将导致资本主义形势也不同,或者恢复货币常态,或者陷入金融混乱。未来形势并不容易掌控。

  •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张文木:美国金融动荡和世界新格局

    苏联亡国就是从戈尔巴乔夫否定列宁开始的。今天的俄国正在重新认识列宁和斯大林对于俄罗斯的巨大价值。20世纪的中国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这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它也是全民族在其他政治试验失败后所做的郑重抉择。我相信,即使我们今天重新开始我们中国的历史进程,中国人民最终还会选择列宁主义,选择毛泽东思想。戈尔巴乔夫在与西方交手时,战事未起就先自掘祖坟,挖掉了列宁和斯大林,结果给俄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灾难。毛主席说“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与西方打交道,笑归笑,但要有随时“上疆场彼此弯弓月”的准备。具体说来,目前中国应利用美国战略收缩,尽早实现台海统一,这对目前我们发展战略是最实际的东西,说别的都还有些远。

  •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金融海盗高盛,才是《华尔街之狼》背后的狼王

    美国《滚石》杂志曾这样形容高盛:“高盛是一只吸血大乌贼,缠绕在人脸部,无情地把吸管插入任何闻起来像钱的东西。”我们之前提到过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中的“大空头”,那些比全球GDP高几十倍的房贷证券、金融衍生品,也是高盛等华尔街投行最先搞出来的。

  • 蓝正威: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蓝正威:暗流中的香港,乱局只是个开始

    我们观察香港局势,每一次被策动的大规模游行,其主体都是香港并未涉事的下层底层群众,这里的社会上下的裂痕太大,以至于对底层的港人而言,一笔小钱就足以让他们走上街头,社会的裂痕,本身就是颜色革命最大的火种。对于我国内地而言呢?我国正处在一场经济风暴的前夜,这场由我国自身经济矛盾所积累,由美元资本最终引爆的危机,很可能波及到我国经济社会的方方面面,这也是美元空头资本最终的目标。在那样的情况下,许多地方经济很可能短时间陷入瘫痪,而社会上随之而来的,却是巨量的负债人口和失业人口,这样的状况,是否也可能成为某种可怕事态的火种呢?

  •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谁让法国丧失了金融主权

    我国金融改革目前也已经提上议事日程。必须警惕的是,在西方国家已经被证明是危险且有害、并造成今天全球性金融危机的国际金融体制,不应成为我们“向国际接轨”的参考系数。借法国丧失金融主权的惨痛经验教训之“他山之石”,是否能够为我们“攻玉”提供一些警示呢?

  •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是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

    世界银行从一开始就是作为美国国防部军事部门的一个分支机构成立的。约翰麦克洛伊(助理国务卿,1941-45年)是第一位全职行长。他后来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1953-60)的董事长。其它几位行长如麦克纳马拉是国防部长(1961-68),保罗·沃尔福威茨是代理和副国防部长(1989-2005),罗伯特·佐利克是副国务卿。所以我认为你可以把世界银行视为巧妙执行美国外交的手段。

  •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港独废青背后的美国黑手和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

    香港的金融市场是中国金融市场一道最好的防火墙,但如果香港汇率按照前述路径被冲击,就会引发香港房地产快速下跌,香港又会传导到深圳,带动内地楼市下行,冲击内地金融体系。而且香港是人民币离岸中心,港元汇率不稳定会对人民币汇率带来直接影响。想明白这点,美国佬想干嘛自然昭然若揭了。这是一场悄无声息的金融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