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共为您搜索到321篇文章
  • 叶慧坚:评何新的金融决定论

    叶慧坚:评何新的金融决定论

    何新认为,资本主义的本质在金融。他揭示,西方资本主义的真正兴起,一开始就犹太金融势力(如共济会)推动的。其中的一个重要关节点在于,金融资本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这是整个资本主义金字塔体系的顶尖;然后,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金融资本不断控制经济运行、变革经济形态,推动整个经济走向金融化。

  •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叶冰:悬崖边缘的美元本位制

    金融危机后的十年,美元本位制内生缺陷带来的痼疾始终难解,且由于美国为摆脱危机影响,继续执行自利性的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将问题进一步推向崩溃的边缘。一方面,美国自身受到经济增长动能丧失、流动性泛滥难以控制、金融自由化积重难返、双赤字问题利剑高悬等负面影响,本位货币价值的基础与信心愈发松动;另一方面,外围国家同样饱受流动性泛滥、资产泡沫膨胀、汇率战与利率战、美元储备过于集中、金融危机阴影的负面影响,无论从市场选择还是从国家选择的角度,都开始考虑对国际货币体系的改良与替代方案。更重要的是,一直以来未曾出现的“冲击性事件”随着美国债务总额的飙升,有了可以量化的具象,美元债务危机一旦发生,将直接颠覆美元本位制。

  • 百韬:论灭霸的原形及其历史评价

    百韬:论灭霸的原形及其历史评价

    灭霸说过,他杀掉卡魔拉母星的一半人之后他们那里变成了天堂。那么,让人类消灭一半呢?如果我们,或者我们的家人,在这消失的一半里边呢?——就此打住,不能再往下想了。只要人们不多想,灭霸就会被很多人同情,就像有些人同情希魔那样。灭霸这种随机消灭一半人口来达到宇宙平衡的想法,比之希魔还能得更多的同情分呢。我一直觉得,希魔并不是后无来者。灭霸这个银幕形象,只不过是对其精神上的一次致敬。而那个征服了伊拉克,肢解了南斯拉夫,占领了阿富汗的灯塔国,更像是希魔-灭霸的现实化身。

  • 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

    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

    如果美国当局及日本、韩国在当今朝鲜半岛按照他们的意愿得手,美军就可能驻扎在我国鸭绿江边。接着他们就会在我国东海和南海继续和接连“要价”,制造各种事端,甚至联合其他盟国,采取更大的动作,使我国周边出现毛泽东67年前就担心三把刀子同时袭来的局面。当然,即使是三把刀子同时袭来,美国的第一愿望也是企图使我国在事关领土主权、金融、规则规制、意识形态等安全方面作出重大的实质性的让步,让其不战而屈我之兵,使苏联在一片和平之声中亡党亡国的悲剧在我国重演。

  • 1840鸦片战争的真实目的是维护欧洲的金融霸权

    1840鸦片战争的真实目的是维护欧洲的金融霸权

    中国的战败,武器落后并不是根本原因。根子还是在金融上。在战争之前中国的行商贸易就被组织进了以伦敦为核心的国际信用体系,英国人在广东就可以凭借英格兰银行的汇票兑到白银,以此为补给来侵略中国。甚至可以说英国是用中国的钱来打中国,而清政府虽然在本土作战,却越打钱越少。最终投降了事。

  • 紫虬:“美国优先”与帝国主义金融寄生性归宿

    紫虬:“美国优先”与帝国主义金融寄生性归宿

    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受到越来越多支持赞成,单边主义、霸权主义日益孤立这样的条件下,在“北京共识”、中国道路以前所未有的体制优势、自信姿态宣告“华盛顿共识”衰亡之际,我们既要反对“刻舟求剑”式的教条主义,又要把握《帝国主义论》的精髓,认识金融垄断资本寄生性特点,特别是对金融开放中的新自由主义观念保持高度警惕,扎紧篱笆打好桩,牢记美国借苏联金融开放对苏洗劫的惨痛教训,与美国垄断资本的寄生性开展坚决的斗争。美国的前景,是美国内部矛盾运动的产物,只要在中美经济往来中不为美国寄生性买单,就是中国对美国人民做出的最大贡献。

  • 刘川:汇丰银行与国家安全

    刘川:汇丰银行与国家安全

    香港在1997年回归后,金融主权并未完整回归。中央政府与香港特区政府的金融权柄,并未完全掌控在自己手里。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央政府的宪制责任只覆盖了香港的军事与外交两大部分,并在这两个主要领域显示主权,但汇丰在大陆的巨额获利,在香港上市的分红,大陆无权在特区延伸金融监管权。这非常不正常,即不对等,也不符合国际通用的属地监管原则。有着稳固而占绝对发钞优势的汇丰,在香港的金融地位,仍然保留着英国殖民时期的超常的稳固,它象香港的金融沙皇那样,充当了香港金融界的龙头老大,甚至是黑社会的大佬。

  • 保建云:主权数字货币、金融科技创新与国际货币

    保建云:主权数字货币、金融科技创新与国际货币

    主权数字货币是金融科技创新特别是区块链技术发展的产物,必然成为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及全球金融治理体系变革的关键工具。数字人民币作为大国主权数字货币的代表,能够成为国际贸易、跨国资本流动、跨国产业投资的计价、支付和结算手段并能够在国际社会扮演重要的储备货币角色。数字人民币的发行、流通和国际化,能够推动人民币承担起“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服务”货币的职能。构建以区块链为基础技术支持的跨境数字人民币发行与流通平台,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途径,也是世界主权数字货币体系构建和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战略措施。以数字人民币为代表的主权数字货币发行、流通与国际化有利于改变以美元为代表的少数西方国家货币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和不足,促进公平、公正、高效的新国际货币体系的构建与完善。

  • 朱超:中国走向金融社会主义的货币战略

    朱超:中国走向金融社会主义的货币战略

    货币发行以债务为抵押形成了一个债务货币体系,该体系的真正问题不是债务货币化而是货币债务化。所以,以央行重新发行资产货币建立起一个资产货币主导债务货币的混合货币体系,是通向金融社会主义的关键。央行发行资产货币是扣上金融公地和产业公地和社会公地结合部的最关键的一环。这也是破解债务枷锁,破解经济金融化,破解美元霸权的关键。

  • 紫虬:绝不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买单

    紫虬:绝不为美国经济的寄生性买单

    对于美国经济的寄生性高度警惕和重视,在防疫当下极为迫切。对石油期货做空收割,才刚刚开始,经济萧条已经到来。扎紧篱笆打好桩,习近平同志最近在指导防疫时提出的这句话同样可以运用在中美关系上。一年多前美中贸易战开始之际,美国高官提出要依靠中国的“内部力量”,这种力量,既有第五纵队,更有美国长期以来的新自由主义思想渗透,这些观念,是承接美国内外矛盾转移,殃及中国的大敌。

  • 美联储大放水,又从中国薅走了一大把羊毛

    美联储大放水,又从中国薅走了一大把羊毛

    有不少经济学家认为,美国搞无限量宽松,虽然能够推高资产价格上涨,把股市托住,但对经济没有任何作用,因为大家都停工了,不需要钱,美国搞无限量宽松实际是一种自杀行为。一些分析家认为,如果无限量宽松不能推动对实体经济投资的增长,美联储的无限量宽松政策将会以一种最惨烈、最可怕的方式走向失败。

  • 王今朝:中国不要走美国金融市场过度发展的死路

    王今朝:中国不要走美国金融市场过度发展的死路

    在中国在实施这种策略时,根本不需要顾及一些人所谓的民主。一些人所谓的民主实际上是它们想建立对多少人的专制和专政。美国民主在美国生产力非常强大的情况下才看起来颇具吸引力。现在,随着美国国力衰落,全世界都已经看清美国民主的本质。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对少数人的专制和专政是真正的民主,是民主的实质所在!这不仅是共克时艰之所需,恐怕也才是通向民族伟大复兴的万全之策!

  • 刘川:中国金融主权是金融开放的权柄

    刘川:中国金融主权是金融开放的权柄

    当前,因应美国撤侨及欧盟将与美合作,战时金融机制必须立即启动预案计划。中国的金融开放,应配套好最基础的银行法。当前,金融投资监管人才奇缺,整体水平较低,同时,没有战时金融的预案。在新冠病毒全球漫延,必将改变世界秩序和格局之时,必须将金融开放与金融应急状态下的措施对应考虑与统筹,忘战必危。中国的金融主权是中国金融开放的权柄,须臾不可失之。

  • 伊剑:特朗普会不会铤而走险,开启战端?

    伊剑:特朗普会不会铤而走险,开启战端?

    强大的军事力量一直是美国霸权的支柱,也是美国可以长期鱼肉天下的依靠。如今,天下无人能敌的美军被病毒打败了,特朗普手中的枪要哑火了。在国内疫情失控、军队疫情没有完全控制的形势下,特朗普如果一意孤行,只能加速美国的溃败。在目前国内疫情极其严峻的情况下,特朗普政府的战略选项正在减少,如果特朗普破罐破摔、不管不顾地发动对外战争只能加剧其灭亡。

  • 美救市背后,一项排挤中国的计划正在展开

    美救市背后,一项排挤中国的计划正在展开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正在加速制定和推广新的国际规则,以期最大限度地利用对自身更为有利的、非中性的国际规则来约束或限制竞争对手,力图在中国之外打造出一个制度化、机制化的西方国家间政治、经济和金融集团,同时联合一些发展中国家,重建对西方有利的国际经济政治新规则、新机制。这是中国需要警惕和面临的真正挑战。

  •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尹建杰:关键问题不是“救不救”,而是“跟不跟”

    近年来,打开金融国门、放开金融监管的呼声越来越大,其中既有“躺着挣钱”的美好前景诱惑,也西方金融势力的逼迫算计。金融被喻为经济发展的血液,健康良性的金融系统对于国家综合实力发展至关重要。畸形的金融系统会使经济系统患上“血液病”,即使是强大如英国、美国,有“汇通天下”的货币霸权作后盾,能够做到“本国通胀、世界买单”也无济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