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化共为您搜索到10篇文章
  •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新自由主义、主体性重构与日常生活的金融化

    金融化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在宏观层面揭示了金融化的形成原因、运行机制和根本矛盾,在微观层面主要关注企业和家庭的金融化,但是缺乏对微观个体金融化转变的深入分析。本文试图在金融化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与哲学研究的基础上,结合宏观和微观各因素,构建一个理解个体金融化转变和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分析框架。新自由主义的经济重构使个体通过负债来维持劳动力的再生产成了必然的选择,设定了个体金融化转变的宏观必然性。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重塑则促进了金融逻辑对日常生活的渗透,引导了个体的日常实践,为个体的金融化转变提供了内在动力。以上两个方面共同塑造出了自我规训的金融化微观主体,推动了日常生活领域的全面金融化。日常生活金融化的实质是金融领域的资本日益广泛地渗透到非物质生产领域,将家庭和个体作为榨取利润的对象。它不仅不能消除资本积累中的矛盾,反而以新的方式加剧了这些矛盾。

  • 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周文 方茜:当代资本主义危机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尽管国内学界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认知不断加深,从生产领域扩展到流通领域,从经济危机拓展到生态危机,再从结构性危机、周期性危机发展到系统性危机理论,但仍有不足:一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展开分析的偏少,从资本主义固有矛盾切入危机讨论的力度不够;二是大多从单一视角研究资本主义危机,将多视角研究联系起来讨论的较少。基于此,本文力求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解析资本主义危机,从当代资本主义三大变化(经济全球化、新自由主义和金融化)切入对资本主义危机的讨论。本文认为,全球化、自由化和金融化在满足了资本主义剥削和逐利的同时,三者效应叠加,导致资本主义危机升级,也导致了资本主义危机的多样化、复杂化和系统化。

  • 新自由主义:矛盾性、本质及非均衡发展

    新自由主义:矛盾性、本质及非均衡发展

    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充满内在矛盾的思想与政策体系,其矛盾性集中表现在理论上类宗教的市场崇拜与政策上的实用主义和机会主义之间的矛盾,以自由之名导致更多和更大程度的不自由的矛盾,去政府管制的同时要求政府危机兜底和垄断保护的矛盾。新自由主义的这种矛盾性源于其本质上的偏资本和偏金融倾向,而其相应的“绩效”也尤其集中地体现在抑制劳工和金融化两个领域,而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则乏善可陈。由于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历史、社会结构、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理论上的新自由主义在转化为政策上的新自由主义时并不是同质化的,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的发展也是不均衡的。总体而言,在全球新自由主义浪潮中,发展中国家过早开放金融领域往往会给其发展带来风险,而社会阶级力量在发展中国家的重构也会构成新自由主义的推动力量,在中国深化改革与发展的过程中,这两点尤其具有警示意义。

  • 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及其对我国的启示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协作下总体工人国际化和国家局部工人化的并行不悖,既为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提供了内生动力,也决定了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的本质特征。通过考察20 世纪70 年代末西方国家进入国际垄断资本主义时代后的现实经济状况,可以发现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已经导致了去工业化、无产阶级贫困化和经济停滞常态化等消极后果。西方国家经济过度金融化问题的集中爆发,也为我国当前金融体制改革提供了一些启示。

  • 金融化与全球资本主义的秩序之争

    金融化与全球资本主义的秩序之争

    2018年是金融危机十周年,本文作者指出,美国主导的战后国际金融秩序,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源头。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作为一个历史节点,则激发了人们对于全球资本主义体系特别是美国金融霸权地位的批判性反思。一方面,在金融领域和贸易领域内,新生力量正沿着不同的轨道走上国际舞台,如中国、俄罗斯、伊朗等国家通过鼓励双边贸易中接受各自本币、货币互换、甚至易物交易来规避各自对美元主导的货币、支付、金融体系的依赖带来的风险;另一方面,这些努力也遭遇美国的强力回击,美国甚至不惜因此和自己的盟友撕破脸皮、剑拔弩张。随着美国的金融霸权出现衰退迹象,全球金融秩序的未来走向呈现出高度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面对这一发展态势,重塑金融体系及其与实体经济的关系,成为一项亟待完成的工作。

  • 马克思主义金融资本理论及其在当代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金融资本理论及其在当代的发展

    马克思主义金融资本理论的奠基人马克思阐明了马克思主义金融资本理论的主要内容和方法论基础。列宁继承发展了马克思的金融资本理论,强调金融资本产生的最深刻基础是垄断,而垄断资本主义的实质又在于金融资本的统治。金融资本的这种统治表明,资本主义已经发展成为一种金融扼杀的世界体系。在当代,金融资本迅猛发展,金融资本的统治进一步加强,以至于不少学者将当代资本主义称作国际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的金融资本理论,对我们科学认识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新特征、新矛盾以及新的发展趋势,特别是对科学认识当前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具有重要意义。

  • 从世界体系变迁透视“一带一路”的历史定位

    从世界体系变迁透视“一带一路”的历史定位

    “一带一路”建设被大多数西方学者比作当代中国的“马歇尔计划”,其最终目的是挑战以美国为中心的当代世界体系。根据阿瑞基的体系积累周期理论,美国经济金融化趋势预示着当代世界体系由盛转衰。把马克思的社会总资本矛盾运动理论引入关于世界体系历史变迁的分析,可以揭示资本主义体系积累周期的内在逻辑。在此基础上,结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实践特征,可以更准确地把握“一带一路”建设的历史定位,即它是对资本主义体系积累周期的历史性超越,它真正致力于实现平等、互利、共赢的包容性发展。要实现这种历史性超越,就必须依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在发展资本的同时,依靠有为政府和国有经济约束、引导资本的逐利行为。

  • 金融化、劳动力市场弹性化、全球危机和新帝国主——马克思主义的视角

    金融化、劳动力市场弹性化、全球危机和新帝国主——马克思主义的视角

    金融化是指全球金融利益主导着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包括金融部门和实体部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金融化是三个彼此不同又相互联系的过程,共同推动了当代全球资本主义的发展。从弹性劳动机制的角度分析,这些变化带来的风险最终仍将由劳动者承担。政府一方面放松金融管制,另一方面却通过弹性劳动机制加强对劳动力的管制。

  • 何自力:高度金融化与两极分化--欧元区经济短期无法脱困

    何自力:高度金融化与两极分化--欧元区经济短期无法脱困

    欧盟日前公布例行经济月报显示,在3月份货币政策方案宣布后,欧元区整体融资条件正在改善,经济持续复苏。然而笔者认为,欧盟扩张性货币政策与紧缩性财政政策相搭配的宏观调控措施具有明显的矛盾性,且没有触及欧元区经济困难的症结,下行风险仍然很大。

  • 江涌丨金融化工业化:两条发展道路的斗争

    江涌丨金融化工业化:两条发展道路的斗争

    金融资本凭借强大的资本实力与特殊的组织形式,取得了对工业资本的竞争优势,由此控制了西方社会与政府,形成了不公正的国际秩序,广大发展中国家客观上面临成为国际金融资产阶级的奴隶以及西方发达国家的附庸的危险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