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改革共为您搜索到12篇文章
  • 美国金融集团监管模式及其对我国金融改革的启示

    美国金融集团监管模式及其对我国金融改革的启示

    2008 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对银行和金融集团的监管发生了一系列的改变。这些变化集中体现在混业经济制度建构以及与之相关联的并表管理上,即“伞+ 双峰”监管模式。这一监管模式具有消解各监管机构缺乏沟通与协调、监管范围的交叉和重叠等导致的监管真空和疏漏。从美国监管模式的变化可以看出,我国也必须加强监管制度建设,提高混业监管能力;加强功能监管,形成金融监管的强大合力;重视行为监管,推动金融监管的实践和政策创新;实现金融发展创新和金融监管的动态平衡。

  • 陈元:中国出现了半债务化的经济循环

    陈元:中国出现了半债务化的经济循环

    在人民币并没有在国际上被广泛接受之前,外汇储备成为人们信心的一个重要支柱。从这个支柱开始,人民币将会走向国际化。人民币一旦走向国际化之后,外汇储备的作用将会相应的调整和改变,但是这个过程是不应该倒过来的。没有结汇制,就没有今天的中国强大的经济金融实力。

  • P2P成批“爆雷”,早该摒弃庸俗经济学了

    P2P成批“爆雷”,早该摒弃庸俗经济学了

    金融改革的方向不是什么“与国际接轨”,而是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金融体系应当以发展生产力为根本目的,以国家和广大人民的利益为基本价值取向。金融体系没有现成的样板参考,应当走出一条符合国情的新路。国家金融监管机构应当承担起更多更大的责任,将金融体制的顶层设计落到实处,疏堵结合:既要遏制扰乱社会秩序的金融活动,又要积极引导资本的流向、积极支持当前的产业升级。

  • 孔丹:把资本关在笼子里

    孔丹:把资本关在笼子里

    “备豫不虞,为国常道”。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事关国家安全、发展安全、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是党的十九大报告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的重要战役,必须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

  • 钮文新:央行确认利率双轨并存的危害

    钮文新:央行确认利率双轨并存的危害

    金融改革、金融政策、金融运营不能就金融论金融,而必须站在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核心与关键在于:建立规模足够、健康运行的资本市场。因为,包括中长期信贷在内的资本市场才是直接面向实体经济的金融服务,而货币市场仅仅是金融机构之间调节头寸的市场,绝不应当是金融市场的主角。所以,作为中央银行,必须“身在货币市场,心在资本市场”,而现在需要检讨一下:央行身心是否存在错位?

  • 金融改革路径与银行自由化

    金融改革路径与银行自由化

    我个人观察,中国自90年代后期以来的金融改革路径,就是银行及发币权的逐步去政府化。大体步骤如下:1、中央银行脱离中央政府财政,独立化。2、中央银行成为单纯独立的印币银行。3、商业银行资本化市场化,以及高利贷化成为放债银行,逐渐以债务绑架中央银行的金融货币政策。4、商业银行股份化,逐渐完全对外资开放,以至逐步与国际私有系统银行融为一体。5、让国际金融中枢逐步影响以致掌控中国金融体系。这个计划目前进行到第三阶段、第四阶段,但是自去年以来,由于中央金融政策的一系列改变而暂时受阻。

  • 金融改革和未来——中国的金融要服务于中国利益

    金融改革和未来——中国的金融要服务于中国利益

    一个国家的金融防火墙一旦丧失,就只能听任国外资本和买办恣意妄为。一个国家从盛转衰吃光老本不需要十年时间。日本失去的几十年,还有美国前面这20年来的发展历程,无疑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即使中国登顶世界经济巅峰,也要居安思危,金融要保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本质,要随时清理掉金融界的害群之马。否则金融很快就会变成实体经济的吸血鬼,甚至会变成资本绞杀资本的金融赌博。

  • 中国社会能否健康发展,急需解决这五大难题!

    中国社会能否健康发展,急需解决这五大难题!

    如何破解中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以上五个方面的难题关系到中国能否健康发展,关系到中国的发展成果能否为全体国民共同享有,关系到我们能否继续坚持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关系到中国发展道路、发展方式、发展路径等问题,因此解决这些难题意义重大,需要我们认真反思并结合中国实际提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经济和政治理论。

  • 钮文新:有人要把中国推向债务危机?

    钮文新:有人要把中国推向债务危机?

    我们再三强调:在中国企业债务率过高,已经失去债务扩张能力的今天,如果企业进一步失去股权融资通道,那不仅会失去以股权融资平衡债务率的机会,放大自身和外溢而成的金融风险,同时还要依赖扩张债务继续维系生产,乃至整个国家的经济运行。这是恶性循环,而这一恶性循环的结果一定是:债务危机。

  • 金融改革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金融改革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金融杠杆与企业杠杆相辅相成,但核心是实体经济与金融之间的恶性循环,不能有效去除实体经济杠杆,降低实体经济财务、制度等成本,企业利润过低,全社会创造的财富过少,可供金融分配的利益越微薄,金融杠杆率越高;同时,金融杠杆越高,支撑实体经济造血的资本越少,实体经济金融成本越高、企业利润越薄。这样的恶性循环必须尽快结束,这就是“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必要性。中国经济“脱实向虚”首先是金融的“脱实向虚”,是金融短期化、货币化、套利化、投机化的必然产物。我们的金融改革需要走向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资本金融”,而不是走向鼓励扒皮套利的“货币金融”。

  • 余永定:中国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操之过急

    余永定:中国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操之过急

    推行人民币国际化操之过急,这些步骤必然导致资本项目自由化,而与此同时汇率政策并没有动作,这就使人民币在国内市场和海外市场没有一致性,导致差额出现,这种情况下可以套汇,而套汇结果就是中国财富的净损失。

  • 日元国际化及其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启示

    日元国际化及其对人民币国际化的启示

    发端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日元国际化并未取得成功。本文回顾了日元国际化的发展历程,从中总结了其失败的主要原因,以期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带来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