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学森共为您搜索到28篇文章
  • 毛主席的感召力:鼓励华罗庚钱学森探索新中国管理

    毛主席的感召力:鼓励华罗庚钱学森探索新中国管理

    回顾两位大科学家在管理方面的卓越的成就,不得不令人钦佩,同时也对毛主席的大智慧,尤其是超级识才用材之气慨,感佩至极。新中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创造了那么多令世界惊叹的建设成就,不是偶然,除了革命精神外,还有科学态度,而像华罗庚、钱学森这样的大科学家的身体力行,这完全是中国特色,中国气派的管理方式,值得我们永远记取,认真总结学习。

  •  钱昌明:论钱学森与陈寅恪的区别

    钱昌明:论钱学森与陈寅恪的区别

    把一个为在历经百年苦难“站立起来”的新中国服务、并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民科学家”钱学森,贬斥为“丧家之犬”;反把一个对留恋旧剥削制度,不愿跟随时代前进的陈寅恪奉为今天的“文化偶像”、“民族魂”,如此评价历史人物公正吗?

  • 钱学森的政治觉悟:“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

    钱学森的政治觉悟:“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

    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之间,钱学森和一般的科学家之间,在政治觉悟上的区别是很明显的。毛主席是人民领袖,钱学森是人民科学家,这里面的道,可不是随便可以感悟得到的。很多人不理解毛主席总是强调知识分子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还有人甚至认为毛主席迫害知识分子。对照一下钱学森的政治觉悟,某些人是否会有所顿悟呢?

  • “钱学森之问”的真相——我们听毛主席的话了吗?

    “钱学森之问”的真相——我们听毛主席的话了吗?

    毛主席要我们创新,我们做到了吗?回想在60年代,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是按毛主席教导办的。但是今天呢?我国科学技术人员有重要创新吗?诸位比我知道得更多。我认为我们太迷信洋人了,胆子太小了!我们这个小集体,如果不创新,我们将成为无能之辈!我们要敢干!

  • 钱昌明:什么是“钱学森精神”?

    钱昌明:什么是“钱学森精神”?

    钱学森早年所怀有的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就是一种“公”字观的基因,这也正是他能从一位爱国者升华为共产主义者的内因;回国后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欣欣向荣的景象,特别是受毛主席的六次接见的谈话,这一切又成为促使他成为一名共产主义者的重要外因。1958年钱学森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其后他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改造世界观,就此成为了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 美国再度热炒钱学森,背后是针对中国人的野心

    美国再度热炒钱学森,背后是针对中国人的野心

    据媒体统计,华裔留学生占在美外国学生总人数的比例约为30%——迄今为止是外国留学生中最大的群体——去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20亿美元。而另一个值得注意的趋势是,2017-2018学年,赴美国学校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尤其是本科生)出现了近年来的首次下降。《美国高等教育纪事周报》在3月28日的报道中反省称:如果学生在美国校园感到不受欢迎,或是他们被招进学校只是用来交钱,那么这将促使他们去其他地方学习。

  • 再说钱学森之问

    再说钱学森之问

    所谓大师,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这个概念很难量化。现在看到,不少领域都有被人称为大师的人物。那么这样的大师是怎么确认的?是根据了什么样的标准?这似乎都是模糊的,不确定的。如果是这样的状况,那么所谓大师的存在到底有什么意义?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所谓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在旧中国有什么样的用武之地?他们的存在,对于旧中国的工业化与经济建设发挥过怎样的作用?如果没有什么真正的作用,那么这种所谓大师存在的意义何在?

  • 建国初期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是历史的必然要求

    建国初期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是历史的必然要求

    建国初期知识分子队伍的主要成分,是从国统区过来的旧知识分子。他们大多有留学欧美的教育背景,并长期生活和工作在旧社会,不可避免地带着一些与新社会、新政权格格不入的“坏习惯和坏思想”;有美国情结的大学教授们,仍对美国的民主充满着幻想,希望借助美国的帮助来实现中国的民主;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权性质和中国共产党的执政能力表示怀疑,对共产党、人民政府存在偏见和疑虑,甚至于想在国共两党之外能产生一种新的力量以稳定中国的政局。这种“新的力量”,当然指的是自由主义知识分子。这些人在解放战争时期形成了一股很有影响的政治势力。在美国政府组织人员编写的白皮书,和艾奇逊为此致美国总统杜鲁门的信中,就“公开宣称要招收中国的所谓‘民主个人主义’分子,组织美国的第五纵队,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尽管毛泽东写了五评白皮书,反复告诫这些知识分子切勿对美国寄予幻想,尽管以民盟为代表的各民主党派及所属的知识分子都表态批驳了美国白皮书,但是不容置疑的,毛泽东对美国以及它所寄予希望的在中国的这“一层薄薄的社会基础”的动向会保持警觉的。这些也成为日后中国共产党对知识分子进行思想改造的现实依据。

  • 黄顺基谈钱学森

    黄顺基谈钱学森

    钱学森念念不忘社会主义中国的繁荣昌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回国伊始就始终致力于把现代科学技术的理论研究与中国发展的实际需要相结合,特别是面对中国的改革与发展这样一个极其复杂、瞬息万变的问题, 他认为光靠经验方法不行,必须有现代化的组织管理的科学技术, 这就是社会系统工程的理论与方法。

  • 爱国知识分子杰出典范—钱学森生平事迹展在京揭幕

    爱国知识分子杰出典范—钱学森生平事迹展在京揭幕

    “爱国知识分子的杰出典范——钱学森生平事迹展”的举办,正是对“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的最好实践和生动阐释。纵观钱学森的一生,他始终把爱祖国、爱人民作为人生的最高境界,他人生的重大抉择始终与国家、民族的发展紧紧相连,留下了彪炳史册的功勋。但他却说“一切成就归于党,归于人民”。他曾由衷地说:“我作为一名中国的科技工作者,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人民服务。如果人民最后对我们一生所做的工作表示满意的话,那才是最高的奖赏。”

  • 他是力挽狂澜的英雄,是真正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他是力挽狂澜的英雄,是真正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当钱学森正式接到国防科工委、国家科委和外交部三家的联合请示件以后,他明确表示:“这是美国佬耍滑头,我不会上当。当年我离开美国,是被驱逐(deport)出境的,按美国法律规定,我是不能再去美国的。美国政府如果不公开给我平反,今生今世绝不再踏上美国国土。”所以,美国人给他再高的荣誉,钱学森也不稀罕。钱老说:“如果中国人民说我钱学森为国家,为民族做了点事,那就是最高的奖赏,我不稀罕那些外国荣誉头衔!”

  •  钱学森谈毛泽东、公有制、政治体制与美国

    钱学森谈毛泽东、公有制、政治体制与美国

    1989年,钱学森在一篇题为“一切成就归功于党,归功于集体”的文章中,有这么一段话:“我有一个很好的美国朋友,是XX·XXX教授,几年前他到中国来,我去看他。他在住的地方看到不少美国商人,见到我头一句话就说,这些人来中国是要割你们肉的,你们要小心。他是美国人,但他提出请我们不要上当。这才是美国真正对中国友好的人。”

  •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钱学森:“系统工程才是我一生追求的”

    1991年,钱学森作为“国家杰出贡献科学家”荣誉称号的唯一获得者,在领奖后说了这样一句话:“两弹一星工程所依据的都是成熟的理论,我只是把别人和我经过实践证明可行的成熟技术拿过来用,这个没有什么了不起,只要国家需要,我就应该这样做,系统工程与总体设计部思想才是我一生追求的。它的意义,可能要远远超出我对中国航天的贡献。”钱学森的一生昭示了系统工程是从实践中得来的。正所谓“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系统工程的“中国学派”见证了惊心动魄的历史巨变、蕴藏着振聋发聩的观念突破,是钱学森等人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代价所取得的智慧结晶,值得深入研究。

  • 钱学森在追求什么?——兼及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

    钱学森在追求什么?——兼及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

    钱学森从一名爱国者起步,终于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这正是他在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的三大革命的实践中,完成了从资产阶级世界观为无产阶级世界观转变的硕果。他在美国遭受了五年的政治迫害,这是最典型、最激烈的阶级斗争。正是在这一斗争过程中,他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与磨练,真正坚定了他与资本主义美国的决裂、千方百计回归社会主义祖国的意志。回国后,他几十年如一日,始终战斗在国防生产与科学实验的第一线;他下工厂、去基地,一待就是几个月;他不畏苦与累、迎难而上,克坚攻关、变不可能为可能,最终修成正果。

  • 钱学森在美国的听证记录曝光,他的回答:我必将效忠中国人民!

    钱学森在美国的听证记录曝光,他的回答:我必将效忠中国人民!

    美国官员问:“如果在本国和中国发生冲突的时候,你是否会为了美国和中国作战?”钱学森掷地有声地回答:“我必将效忠中国人民!”这样的答案势必不会让美国满意。于是,钱学森被美国软禁长达数年。直到1955年6月的一天,钱学森及家人在极短时间内躲过联邦调查局的跟踪,躲进了一家咖啡店。钱学森在一张香烟纸上匆匆写下了这封“求救信”。是写给他父亲的好友、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叔通的,目的是请求祖国政府帮助他回国。就是这样一封匆匆写下的信,成了后来中国与美国谈判要求释放钱学森归国的铁证!由于钱学森的回国效力,中国导弹、原子弹的研发至少向前推进了20年!

  • 新时代用钱学森智慧指引科技创新

    新时代用钱学森智慧指引科技创新

    钱学森回顾自己在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经历时说:“在这里,你必须想别人没有想到的东西,说别人没有说过的话。这里的创新不能是一般地迈小步,你所想的、所做的要比别人高出一大截才行。”正是钱学森尊崇权威而不迷信权威、视野超前而手段超常的创新精神,才造就了他人生中的无数个第一和跨越。当前,我国以知识传授为主的中小学教育,面临着难以为高等教育培养输送杰出创新型人才的困境。要回答著名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冒”不出杰出人才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从创新的土壤——基础教育上找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