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共为您搜索到74篇文章
  • 高戈里: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高戈里: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本来,1937年3月31日《中央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辛)条内容与习近平总书记上述讲话精神基本一致,但一些网络大V却曲解为“总指挥亲自为西路军定调正名”,鼓噪其翻案迎来了“春天”,为继续颠覆西路军史传播“阴谋论”,进而妖魔化毛泽东等我党领袖,开辟舆论通道。更值得警惕的是,一些主流媒体借机继续否定中央政治局的历史结论,向受众灌输曲解了的西路军史。反击历史虚无主义任重道远!

  • 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有一种观点认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不可能取得胜利,长征是红军当时唯一的出路。但回顾中央苏区的创立、巩固、建设和三次反“围剿”的胜利过程,以及第五次反“围剿”中,南线在毛泽东的指导下战局稳定,并为促使粤军反蒋抗日做好了细致艰苦的铺垫情况,可以说明,这种观点成立的前提是毛泽东和毛泽东军事思想失去在党内和军事上的领导权。长征一开始执行的是“逃跑的军事路线”,在遵义会议上纠正了路线错误后,才使长征具有了战略转移和北上抗日的性质,成为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

  •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共产党的“红色金融家”如何为革命军队当家理财

    “小诸葛”朱理治在拓展“窑洞银行”业务的同时,亦注重自身队伍建设。当时的陕甘宁边区,虽然是全国革命精英的集散地,但金融方面的专业人才依然极为匮乏。为了广招人才,朱理治时有创新之举,不惜采取“贷款收买”的办法,与陕北公学、中国女子大学等建立“互惠”,由银行为其提供生产资金,作为交换,银行从这些学校中抽调知识分子,先后共50余名。经过朱理治的一手操持,陕甘宁边区银行工作人员的知识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大学生占到员工人数的40%以上。这段故事,在边区传为佳话。

  • 前辈,看我们今天的海军!

    前辈,看我们今天的海军!

    当年逃到一隅的国民党,海军舰船也远比我们强大,在50年代的台海海战中,中国人民海军,就靠着小炮艇,在海上和对手的军舰战斗。如今,我国的军工水平迎来了突飞猛进一般的发展,自2017年以来,中国海军舰艇的更新速度世界第一(一年下水一支法国海军)。中国海军的总吨位,已经超过了俄罗斯,成为了世界第二。这一切,都是先辈们渴望和为之奋斗的结果!

  • 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大渡河之役中我军委部署和二局的工作效率

    左权、刘亚楼所率渡河第二先遣队在大树堡实施的渡河佯动,有效地牵制了王泽浚旅的行动,对安顺场强渡及其巩固渡口的战斗,起到了积极的策应和配合作用。同时也说明了军委部署的合理与刘伯承、聂荣臻进取安顺场这个机断处置的正确。

  • 张九九:长征前的毛泽东

    张九九:长征前的毛泽东

    说“只剩长征这一条路了”,有一个前提,就是毛泽东和毛泽东军事思想在组织上与军事上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是忘记毛泽东说的“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这一胜利的根本原则;是以项英他们按错误路线打光了留下的3万红军、9路突围的败局作参照,却不提三年游击战争中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胜利坚持的15块游击根据地的成功范例。

  • 1936年春天,一次长征中的艰难决策

    1936年春天,一次长征中的艰难决策

    对于今天的我们,盘县会议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其中蕴含的一种极宝贵的精神。那就是任弼时、贺龙、关向应、萧克、王震等老一辈革命家在革命征程中,面对复杂的斗争形势,体现出的信念坚定、顾全大局、不畏艰险、民主团结的崇高精神。

  • 他们跨越的那片雪山,是地球上一面红色的旗帜

    他们跨越的那片雪山,是地球上一面红色的旗帜

    红军翻越的最高雪山垭口,是红二军团翻越的藏巴拉山垭口,海拔4903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巴塘县夏邛镇与亚日贡乡之间;红军翻越的次高雪山垭口,是红二军团翻越的米作拉山垭口,海拔4890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白玉县金沙乡境内;红军翻越的第三高雪山垭口是红四方面军翻越的党岭之夏羌涅阿,海拔4810米,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丹巴县边耳乡与道孚县葛卡乡之间,为两县界山。

  • 红军长征翻越的雪山全图

    红军长征翻越的雪山全图

    红军翻越的第一座雪山,是1935年5月红四方面军进入岷江峡谷后为夺取松潘,经茂县松平沟翻越的“红军棚子”。这座因群众口碑而得名的雪山垭口海拔4097米,红四方面军翻越的时间1935年5月下旬。尔后,红四方面军为接应中央红军,又相继翻越了虹桥山(垭口海拔4556米)、巴郎山(垭口海拔4484米)、鹧鸪山(海拔4243米)。也就是说,在中央红军翻越夹金山之前,红四方面军已经翻越了4座雪山。

  • 后发而先至——红二十五军首先完成长征

    后发而先至——红二十五军首先完成长征

    8月30日,红二十五军经华亭县安口镇北上,由平凉县城东的四十里铺再渡泾河,向东北前进。9月3日,进抵合水县板桥镇,途中两次打败敌人骑兵的尾追。此后,红二十五军沿陕甘边境人烟稀少的山区继续北进,于9月7日到达陕北苏区的保安(今志丹)县豹子川。中共鄂豫陕省委在此召开会议,决定徐海东任军长,程子华任军政治委员、代理省委书记。9日,红二十五军进至永宁山和陕甘党组织取得联系,并在沿途受到陕北人民的热烈欢迎。

  • 张鼎丞之女张延忠: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张鼎丞之女张延忠:正确认识长征与毛泽东的关系

    有一种观点认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不可能取得胜利,长征是红军当时唯一的出路。但回顾中央苏区的创立、巩固、建设和三次反“围剿”的胜利过程,以及第五次反“围剿”中,南线在毛泽东的指导下战局稳定,并为促使粤军反蒋抗日做好了细致艰苦的铺垫情况,可以说明,这种观点成立的前提是毛泽东和毛泽东军事思想失去在党内和军事上的领导权。长征一开始执行的是“逃跑的军事路线”,在遵义会议上纠正了路线错误后,才使长征具有了战略转移和北上抗日的性质,成为中国革命的伟大转折。

  • 革命现代性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革命现代性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当土地革命已经形成历史潮流,当历史潮流已经形成历史惯性时候,军事上一战一役一城一地的胜败得失并非那么紧要。最紧要的是扩大根据地,掌握根据地的实际领导权,这是1929年1月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后反思的成果。所谓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革命现代性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本本”上抄来的,它是痛苦的实践,是血泪的结晶,是教训的升华。

  • 三探扎格海格--《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

    三探扎格海格--《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

    由于从色达方向对扎格海格的两次考察都未能真正踏上红军翻越的垭口,我们决定从壤塘方向三探扎格海格。经壤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谢雨同志安排协调,拟经俄尔柯沟前往扎格海格,踏勘并确认这个垭口。

  • 为什么要自设课题考察红军雪山草地的行军路线?

    为什么要自设课题考察红军雪山草地的行军路线?

    对红军长征经过地区的自然环境中诸多要素特别是如“雪山草地”这样的标识性要素,应该本着对历史负责对后人负责的态度,进行认真的辩析和梳理。而这样的辩析和梳理,是不可能在图上完成的,因此必须在充分判读和辩析各种史料的基础,辅以实地踏勘,对其间的地理要素予以标定和确认,从而为未来的长征研究置于更加可靠、更加严谨因而也就更加坚实的基础之上。

  • 瓦窑堡会议的两个重磅决议——纪念长征胜利

    瓦窑堡会议的两个重磅决议——纪念长征胜利

    瓦窑堡会议通过的这两个决议都是很重磅的决议,可谓高瞻远瞩,分析了共产党人所面临的政治形势的基本特点,决议指出:民族矛盾已上升为主要矛盾。一切不愿当亡国奴,不愿充当汉奸的中国人的惟一出路,就是“向着日本帝国主义及其走狗汉奸卖国贼展开神圣的民族战争”。简言之,这是将“北上抗日”的政治主张付诸实施,直接转换成为军事战略方针。别人不敢如此设想,但毛泽东,他就敢作这样的设想!

  • 糊涂?抑或别有居心?竟拿敦刻尔克和长征比较!

    糊涂?抑或别有居心?竟拿敦刻尔克和长征比较!

    红军长征之后,路越走越宽,天越走越亮;而老英国就没有对那个勾结德国出卖国家利益的“克莱夫登集团”进行过无情的清算,所以,打完了战争,也就到了老本吃光的绝境,成了尾随美国宰制西欧的帮凶,成了美国对抗苏联最顽固、最稳固的一个前进踏脚石。这是“敦刻尔克”和长征不能比的最要紧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