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罗主义共为您搜索到4篇文章
  • 章永乐: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章永乐: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1919年,威尔逊参与巴黎和会谈判,将美国的国际威望推向高峰。但这一“威尔逊时刻”也开启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门罗主义与威尔逊主义之间究竟存在何种关系?这一问题貌似可以导向国内威尔逊研究中常见的对于威尔逊执政时期美国的“孤立主义”与“国际主义”两种外交思想紧张关系的探讨。然而本文探讨“门罗主义”和“威尔逊主义”,并不仅仅着眼于美国外交政策,而是将二者视为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概念和符号,不同的政治主体出于不同的考虑,会对其进行新的理解和解释。不仅威尔逊及其国内政敌会辩论这一问题,美国在全球不同区域遭遇到的挑战者也会回应这一问题,从而使其成为一个关系到全球政治空间不同划分思路的重要问题。

  • 美国干预委内瑞拉是门罗主义的幽灵在美洲大地重生

    美国干预委内瑞拉是门罗主义的幽灵在美洲大地重生

    “新门罗主义”是美国人为了重塑“后院”而继承老门罗主义衣钵的产物。说新也不新,因为其实质还是强权和干涉。国际社会特别是拉美国家应当明白它决非福音,历史的教训不可忘记。对“新门罗主义”幽灵需提高警惕,任其作祟将遗患无穷。

  • 再评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中国版门罗主义的起点

    再评总指挥同志的外交胜利:中国版门罗主义的起点

    中国和东盟就南海问题发表联合声明,再次确认“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意义重大,有可能成为中国版门罗主义的起点。

  • 美国全球布局的由来与演变

    美国全球布局的由来与演变

    美国处理对外关系之构思与部署,经历了开国时“孤立主义”的闭关自守、19世纪初的门罗主义、二战后的霸权布局的演变过程。在这一纵深发展的背后,是美国对自己国力雄厚的自信心。但由于美国对中国的恐惧与日俱深,其未来的战略布局将仍以防范中国为主干。其原因乃在美国的外交导向过分受到国际关系学科中实力派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