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共为您搜索到265篇文章
  • 新时代高职网络思政教育的问题及对策创新的思考

    新时代高职网络思政教育的问题及对策创新的思考

    伴随新时代的发展,网络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领域,作为教育工作者,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趋势,开展网络思政教育,变得迫在眉睫。另一方面,高职院校学生作为一类大学生群体,具有其自身的特点,承认并尊重高职院校学生的特点,并针对性制定相应对策,在互联网时代显得尤为重要。

  • 简评某地处理某问题

    简评某地处理某问题

    怎样解决旧的思维方式?以现代化的信息手段,传达中央会议精神。以中央的指示、会议精神和法律作为武器,合法合理合情的保障合法权益,坚决和旧的思维方式做斗争。

  • 2017年严重困扰中国经济的三大问题

    2017年严重困扰中国经济的三大问题

    对于2017年来说,三大问题仍然会对中国经济产生较大的困扰。即“房地产化”经济如何转型、人民币贬值预期如何逆转、中国经济如何“由虚转实”。如果这三大问题处理不好,它们将会严重影响2017年中国的经济走势。

  • 曹德旺:崩盘是迟早的问题,有房要尽早卖!

    曹德旺:崩盘是迟早的问题,有房要尽早卖!

    老百姓手上买了很多房子他说保值,我跟他讲,你不要再傻了。有钱的人都几套房子,剩下需要房子的人才没有钱。现在都没有钱他以后怎么有钱给你买。你们将来就是有钱的人卖给有钱的人,卖得出去吗?因此他们都知道这个皇帝的新衣,大家都不愿意拆穿,怕房地产跌下来,你房地产拿到手上现在,一拿到手上马上亏本。

  • 美国的贫穷问题观察

    美国的贫穷问题观察

    美国的月亮不一定比国内的圆。赞美美国自由的时候,应该想想它是不是国富民强的“自由”;歌颂美国平等的时候,应该想想它是不是丰衣足食的“平等”。高度发达的美国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贫富差距过大、贫穷难以克服等种种负面问题,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 中国解决了“挨打”、“挨饿”问题之后,怎样解决“挨骂”问题

    中国解决了“挨打”、“挨饿”问题之后,怎样解决“挨骂”问题

    在国内,不少人仍然秉持“普世价值”、主张全盘“西化”,对我国发展改革的取得成就视而不见,对遇到的问题和困难简单化地归咎于所谓“制度问题”;在国外,很多人看待中国戴的“有色眼镜”度数更深,“以理服人”很难。习近平总书记形象地说,中国解决了“挨打”、“挨饿”的问题,但还没有解决“挨骂”的问题,而挨骂源于失语。

  • 对农民问题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对农民问题的政治经济学分析

    当乡村的劳动力、农业生产和服务都被市场化后,乡土社会就不再成其为社会,只剩下农民的分散居住点这一单纯功能。然而随着城镇化的发展,农民也更多的选择集中到城镇去居住。我们不能再以小农经济社会的视角来看待和提出农民问题。农民不再是一种社会身份,以后更多是市场化专业分工的职业称谓。把农民放在整体国民收入分配体系中来看,问题就更清楚了。

  • 平子:对传统文化继承问题的思考

    平子:对传统文化继承问题的思考

    中国的先进文化首先应是科学的社会文化,还要能够保持中华历史文明的深厚性和连续性,古为今用,对民族文化继承、扬弃和创新。中国学者有责任将真实的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剥削阶级腐朽性质揭示出来,揭露那些美化或编造出来的虚假西方文化,不要用西方祖先取代中国祖先作为社会道德榜样,更不能为美国“文明冲突论”而充当起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打手”。

  • 破除“西式民主崇拜”

    破除“西式民主崇拜”

    一些人用西方民主理论否定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用西方民主模式评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实践,其实质就是要用所谓普世的西式民主取代社会主义民主,进而推动中国实现“颜色革命”,在这些人那里,只有西式民主才叫民主,其他类型的民主都不叫民主,并提出了“民主终结论”、“民主至上论”和“民主万能论”等混淆视听的民主理论。

  • 今年美国大选:一个身体有问题,一个精神有问题

    今年美国大选:一个身体有问题,一个精神有问题

    今年美国大选,一个身体有问题,一个精神有问题。精神有问题的,当然是大嘴特朗普。要在美国和墨西哥之间修建长城,还要墨西哥掏钱,除非墨西哥人实在是太傻,不然肯定是他脑袋有点问题。希拉里就经常说,这个特朗普,脑子确实不大行。老太太当然精神没问题。8年第一夫人,8年参议员,4年国务卿,什么场合没见过,什么话不会说,什么时候不强悍过。当然,她也有命门,那就是她的身体。

  • 这个让欧洲非常恐惧的问题,早已在危害中国!

    这个让欧洲非常恐惧的问题,早已在危害中国!

    在希腊、荷兰等欧洲国家,极右翼民族主义政党也在利用民粹的口号,不断地忽悠着选民的选票。因此,英国《电讯报》不得不在今年5月的一篇文章中发出警告,让欧洲必须开始正视“极右翼”的崛起,要警惕极右翼背后的极端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这些“法西斯主义”核心要素的“死灰复燃”。

  •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金一南:我们政权的危险不是外部,最大问题来自内部

    我们总幻想着,当物质强了,精神同样会强大。可是,我们可曾想过,如果一直抱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永远也等不到那一天。中华民族未来的精神需求仅靠一个孔子是不行的,我们需要更强大的信仰支撑。

  • 赵wei事件背后反映的一个更严重问题!

    赵wei事件背后反映的一个更严重问题!

    在今天的互联网上,也或隐或现表明,我们国家有这么批人,领着某些不明来历的钱,专门围攻网络正能量贴、正能量人,只要网络出现某些爱国贴、只要某些主流爱国人士发帖,他们就像某种发疯的动物围攻上去,不断留言、发帖“啃咬”,直到把你帖子消灭。而目前我们的媒体平台,在或是资本控制或是不谈政治的传统话语下,有形无形中成了这股力量的帮凶。

  • “爱国”的资格问题

    “爱国”的资格问题

    爱国还需要资格?然而,如此质问者不仅理直气壮,而且并非没有来历,他们有的是巨富,有的是律师,有的是文人,有的是明星,也不乏几个小混混,成份复杂,覆盖面广。可见,这个问题来头不小。

  • 国企给中国带来巨大优势 改革要解决哪些问题

    国企给中国带来巨大优势 改革要解决哪些问题

    中国经济体系的增速超越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已有30多年,有鉴于此,我们应当探讨:中国的国企与其更高的经济增长率之间有怎样的联系?为什么“公有制占主体地位”产生了更佳的经济表现?引发国企改革的具体问题是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将指明应该如何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