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共为您搜索到6篇文章
  • 萨米尔·阿明: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萨米尔·阿明:法西斯主义在当代资本主义的复辟

    四面楚歌的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体系与法西斯主义运动的暗中勾结需要引起我们最大的警惕。法西斯主义并非某种反对议会制选举民主之不确定性的专制警察政体,而是对资本主义社会在特定情况下面临挑战的一种特殊的政治回应。

  • 萨米尔阿明:只有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摆脱依附与危机

    萨米尔阿明:只有社会主义道路才能摆脱依附与危机

    目前的生态危机是由于资本主义的短视造成的,但是它永远不可能克服。这是由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所决定的。由于资本主义的私有制与生产社会化之间的矛盾,个别企业总是优先考虑自己的利润,而不是考虑作为社会总体利益的环境问题。即使中心资本主义国家可以通过转嫁污染给边缘、半边缘国家,以缓和本国直接的生态危机,但资本主义作为世界体系本身的生态危机是不可避免的。

  • 萨米尔阿明:新左派的目标首先在于重建多极世界

    萨米尔阿明:新左派的目标首先在于重建多极世界

    虽然西方七国集团竭力正呈现一个新的资本主义时代及其全球秩序,但我们所目睹的并不是资本主义扩张的新阶段,而恰似一个“野蛮人”似乎在解决其自身矛盾。为了摆脱美国的霸权,萨米尔•阿明主张重建一个多极世界。

  • 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国家正在走下坡路

    萨米尔·阿明:资本主义国家正在走下坡路

    10月13日,84岁的埃及马克思主义学者萨米尔·阿明以“历史上的资本主义”为题,在北京大学举办讲座。阿明认为,资本主义带来的贫富分化正不断加大;由于资本的逐利性,经济危机更是不可治愈的顽疾。“资本主义天生具有缺陷,资本主义国家正在走下坡路。”

  • 萨米尔·阿明:当代帝国主义

    萨米尔·阿明:当代帝国主义

    当今世界仍然面临着与二十世纪革命相同的挑战。中心地区与边缘地区的对抗不断加深,全球资本主义所具有的的传播性依然导向同样严重的政治后果:世界的转型始于反对帝国主义的、民族的、受欢迎的——以及潜在反资本主义的——革命。

  • 阿明:光荣属于面对欧洲危机而拥有无比勇气的希腊人民

    阿明:光荣属于面对欧洲危机而拥有无比勇气的希腊人民

    凭借着勇气和明辨,希腊人民拒绝了欧洲以及国际金融(组织)卑鄙的强制性命令。他们已赢得了第一场胜利。因为希腊人民相信,除非民主能够在推动社会进步中发挥作用,否则它难以立存。他们已经揭穿了这场民主的闹剧。所谓民主,只是接受和屈从由金融独裁所导致的日益衰败的社会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