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共为您搜索到75篇文章
  • 朱佳木:改开若干史事忆述及当代国史研究方法思考

    朱佳木:改开若干史事忆述及当代国史研究方法思考

    在总结方法上,无论是对改革开放的经验,还是对治国理政的经验,我认为都应当注意把用今天眼光看问题与把问题放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看结合起来,把总结各部门各地方各领域的经验与总结全国宏观层面的经验结合起来,把改革开放前的历史经验与改革开放后的历史经验结合起来,把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经验与坚持改革开放的经验结合起来,把总结物质文明建设的经验与总结精神文明建设的经验结合起来,把总结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经验与总结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的经验结合起来,把总结国内经验与总结处理国际关系的经验结合起来。

  • 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5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5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6月13日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党和国家久经考验的卓越领导人陈云同志115周年诞辰日。为缅怀他在社会主义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的丰功伟绩,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的“陈云与当代中国”研究中心在北京联合召开了纪念座谈会。

  • 朱佳木:谈谈陈云对计划与市场关系问题的思考

    朱佳木:谈谈陈云对计划与市场关系问题的思考

    今天,计划在管理经济中的作用和过去不同了,但这不等于国家因此就可以不再要宏观调控,可以放弃管理了。国家还有年度计划和长远规划,还有各种产业政策,重大项目还要拿到发展计划委员会经过综合平衡后审批,这些不都是“笼子”吗?没有“笼子”,不合理的重复建设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另外,市场经济也是法制经济,法律、法规严格说起来也是“笼子”。没有任何制约,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偷税漏税、假冒伪劣、欺诈贿赂和走私贩私就会成风,就会有人把国有资产包括国有企业在海外的投资化为己有,席卷而逃。那样,“鸟”是飞起来了,但却飞跑了,不是同样达不到搞活经济的目的吗?​

  • 朱佳木:陈云经济思想的几个要点

    朱佳木:陈云经济思想的几个要点

    陈云是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形成了既符合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国情又具有鲜明特色的经济思想。他一贯倡导“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的思想路线和思想方法,主要精力从来是放在观察和解决每个时期经济工作中出现的实际问题上。在经济工作中,陈云始终坚持满足最广大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精神生活需要这一最终目的,始终认为国民经济能做到按比例发展就是最快的速度,提出了“短线平衡”“紧张平衡”“不折腾”等主张,始终强调市场调节必须在国家统一计划的指导下发挥作用,使经济在宏观上得到控制,始终主张对外开放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以我为主、做强自己”。陈云的经济思想,至今仍对我们的经济生活发挥着广泛而深刻的影响,闪耀着真理的光辉。历史告诉我们,真理是要经过实践反复检验的,也是一定能够经得住实践反复检验的。

  • 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延期举办

    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延期举办

    为贯彻中央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部署和要求,切实保障广大参会人员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确保学术交流效果,经会议主办方研究决定,原定2020年6月6日-7日在上海举办的主题为“陈云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无限制延期,举办时间将另行通知。

  • 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征文启事

    2020年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陈云同志诞辰115周年。为缅怀他的丰功伟绩,用党的十九大精神推动陈云研究事业进一步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和中国社会科学院“陈云与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与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陈云纪念馆等单位,定于2020年6月6日—7日在上海市联合举办第十四届“陈云与当代中国”学术研讨会。会议主题为:陈云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 刘伟:陈云同上海资本家打的五次经济仗

    刘伟:陈云同上海资本家打的五次经济仗

    陈云在上海指挥打的经济仗,最终治住了上海资本家,使他们再也不敢向人民政府发起经济挑战了。陈云治住资本家,对新中国后来的历史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因为治住资本家,是团结资本家为新中国服务的前提,正因为我们治住了资本家,才能团结资本家,才为50年代前期对资本家进行利用、限制、改造打下一个好基础。

  • 做好群众工作应成为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

    做好群众工作应成为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

    发动起来的群众,力量是巨大的。1941—1943年是华北根据地最困难的时期,由于日本侵略军的野蛮进攻和国民党的包围封锁,加上自然灾害频发,华北各根据地财政发生极大困难,面积大幅缩水,党员人数和正规部队的力量都削弱了1/3到1/2,要维持农民在粮食和人力补充方面的支持,变得极端困难。为此,华北各地继承和发扬群众工作的优良传统,依靠人民群众,精兵简政,开展大生产运动,开展“拥政爱民、拥军优抗”运动,把武装斗争和群众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党政军民学同甘共苦,成功粉碎了日军多次“扫荡”“蚕食”活动,根据地迎来了恢复和再发展,为战略反攻和抗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于中宁:怎样看陈云同志的历史功绩

    于中宁:怎样看陈云同志的历史功绩

    在陈云同志的重大历史贡献中,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是他领导国家经济工作中的贡献。一方面,他领导了共和国前9年的经济建设和大跃进之后三年恢复时期的经济工作,这两个时期的经济成长率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他也被公认为党内头号经济专家;另一方面,他在改革开放前后,一贯坚持政府与市场两条腿走路,有计划按比例协调发展的经济发展方针,反对经济发展中的急躁冒进行为和思想,特别是对大跃进和文革的冒进,以及改革开放后在矿业、货币制度和物价闯关上的冒进。

  • 陈元:在“开国元勋陈云生平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陈元:在“开国元勋陈云生平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当前我们正面临高度复杂的形势!西方敌对势力企图在中国推翻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走西化和私有化道路。在西方敌对势力影响下,在国内思想界、学术界、经济界有些人对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道路等问题,在思想上产生了动摇,认识上出现了偏差,甚至是严重的偏差。尤其在近期的香港,我们更看到了受西方敌对势力蛊惑培植的港独分子接连冒头,组织多场暴乱活动,严重破坏了香港的社会法治环境,严重阻碍、干扰了香港金融市场和经济形势的良好发展。这实际上是中国和西方敌对势力之间进行反复博弈、长期博弈的一个客观反映,有时候博弈会十分激烈。

  • 陈云在制定《历史决议》期间对毛泽东的六点评价

    陈云在制定《历史决议》期间对毛泽东的六点评价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为了防止中国变修、出现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事件,最初也不是要搞那么大。”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关系到民主集中制”,“不能说毛泽东没有一点责任,但我们对毛泽东的评价不会像赫鲁晓夫对斯大林那样。……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且是世界的问题。”

  • 朱佳木:陈云家风——共产党人家风的典范

    朱佳木:陈云家风——共产党人家风的典范

    在陈云同志看来,党和国家各级领导干部尤其高级干部的作风和家风,也是党风的组成部分,而且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抓党风好转,首先要从领导干部的作风、家风抓起。事实告诉我们,群众看我们的党和党风,往往就从领导干部的作风和家风中看。因此,领导干部的作风和家风好与不好,不仅关系党的形象,也关系党的作风和社会风气的好坏。

  • 朱佳木:商务印书馆是陈云革命生涯的起点

    朱佳木:商务印书馆是陈云革命生涯的起点

    “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陈云从商务印书馆一名普通学徒,最终成长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两代中央集体的重要成员,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生动而深刻地诠释了这一真理。

  •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开国大典前后,开国元勋陈云主政中财委,在十分复杂困难的条件下,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他高超的谋略和干练、坚毅、细致踏实的作风,赢得了全党信服和人民群众称赞。

  • 朱佳木:陈云与我国独立、完整工业体系基础的建立

    朱佳木:陈云与我国独立、完整工业体系基础的建立

    陈云在主持制定和组织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及后来的经济建设中,始终把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摆在中心位置,并为此大力推动计划经济体制的确立,提出和坚持综合平衡的原则,紧紧扭住具有决定意义的骨干项目,想方设法解决人才缺口问题,高度重视对引进技术的学习、吸收、消化和掌握,从而有效克服了当时资金、物资、人才极度匮乏的困难,保证了“一五”建设的顺利进行,为我国奠定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基础。

  •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改革开放条件下,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袭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陈云高度关注这个问题,反映出他强烈的风险意识。陈云指出:“对外开放,不可避免地会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作风的侵入。这对我们社会主义事业,是直接的危害。”他告诫要“严重注意”这种“渗入”现象,认为“‘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正在严重地腐蚀我们的党风和社会风气。”陈云指出,现在有些人,包括一些党员,忘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些人看见外国摩天大厦高速公路等等,以为中国就不如外国,社会主义就不如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就不灵了。对这些人,我们要进行批评教育;对其中做意识形态工作的同志,经过教育不改的,要调动他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