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共为您搜索到68篇文章
  • 做好群众工作应成为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

    做好群众工作应成为共产党人的看家本领

    发动起来的群众,力量是巨大的。1941—1943年是华北根据地最困难的时期,由于日本侵略军的野蛮进攻和国民党的包围封锁,加上自然灾害频发,华北各根据地财政发生极大困难,面积大幅缩水,党员人数和正规部队的力量都削弱了1/3到1/2,要维持农民在粮食和人力补充方面的支持,变得极端困难。为此,华北各地继承和发扬群众工作的优良传统,依靠人民群众,精兵简政,开展大生产运动,开展“拥政爱民、拥军优抗”运动,把武装斗争和群众利益紧密结合在一起,党政军民学同甘共苦,成功粉碎了日军多次“扫荡”“蚕食”活动,根据地迎来了恢复和再发展,为战略反攻和抗战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 于中宁:怎样看陈云同志的历史功绩

    于中宁:怎样看陈云同志的历史功绩

    在陈云同志的重大历史贡献中,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是他领导国家经济工作中的贡献。一方面,他领导了共和国前9年的经济建设和大跃进之后三年恢复时期的经济工作,这两个时期的经济成长率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他也被公认为党内头号经济专家;另一方面,他在改革开放前后,一贯坚持政府与市场两条腿走路,有计划按比例协调发展的经济发展方针,反对经济发展中的急躁冒进行为和思想,特别是对大跃进和文革的冒进,以及改革开放后在矿业、货币制度和物价闯关上的冒进。

  • 陈元:在“开国元勋陈云生平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陈元:在“开国元勋陈云生平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当前我们正面临高度复杂的形势!西方敌对势力企图在中国推翻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走西化和私有化道路。在西方敌对势力影响下,在国内思想界、学术界、经济界有些人对党的领导与社会主义道路等问题,在思想上产生了动摇,认识上出现了偏差,甚至是严重的偏差。尤其在近期的香港,我们更看到了受西方敌对势力蛊惑培植的港独分子接连冒头,组织多场暴乱活动,严重破坏了香港的社会法治环境,严重阻碍、干扰了香港金融市场和经济形势的良好发展。这实际上是中国和西方敌对势力之间进行反复博弈、长期博弈的一个客观反映,有时候博弈会十分激烈。

  • 陈云在制定《历史决议》期间对毛泽东的六点评价

    陈云在制定《历史决议》期间对毛泽东的六点评价

    “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主要是为了防止中国变修、出现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事件,最初也不是要搞那么大。”总结“文化大革命”的经验教训,“关系到民主集中制”,“不能说毛泽东没有一点责任,但我们对毛泽东的评价不会像赫鲁晓夫对斯大林那样。……这不仅是中国的问题,而且是世界的问题。”

  • 朱佳木:陈云家风——共产党人家风的典范

    朱佳木:陈云家风——共产党人家风的典范

    在陈云同志看来,党和国家各级领导干部尤其高级干部的作风和家风,也是党风的组成部分,而且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抓党风好转,首先要从领导干部的作风、家风抓起。事实告诉我们,群众看我们的党和党风,往往就从领导干部的作风和家风中看。因此,领导干部的作风和家风好与不好,不仅关系党的形象,也关系党的作风和社会风气的好坏。

  • 朱佳木:商务印书馆是陈云革命生涯的起点

    朱佳木:商务印书馆是陈云革命生涯的起点

    “伟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伟大。”陈云从商务印书馆一名普通学徒,最终成长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两代中央集体的重要成员,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生动而深刻地诠释了这一真理。

  •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陈云在开国大典前后

    开国大典前后,开国元勋陈云主政中财委,在十分复杂困难的条件下,在经济建设上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他高超的谋略和干练、坚毅、细致踏实的作风,赢得了全党信服和人民群众称赞。

  • 朱佳木:陈云与我国独立、完整工业体系基础的建立

    朱佳木:陈云与我国独立、完整工业体系基础的建立

    陈云在主持制定和组织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及后来的经济建设中,始终把建立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摆在中心位置,并为此大力推动计划经济体制的确立,提出和坚持综合平衡的原则,紧紧扭住具有决定意义的骨干项目,想方设法解决人才缺口问题,高度重视对引进技术的学习、吸收、消化和掌握,从而有效克服了当时资金、物资、人才极度匮乏的困难,保证了“一五”建设的顺利进行,为我国奠定了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的基础。

  •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新时期陈云对抵御执政风险问题的思考及其价值

    改革开放条件下,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文化的侵袭是一个严峻的现实。陈云高度关注这个问题,反映出他强烈的风险意识。陈云指出:“对外开放,不可避免地会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和作风的侵入。这对我们社会主义事业,是直接的危害。”他告诫要“严重注意”这种“渗入”现象,认为“‘一切向钱看’的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正在严重地腐蚀我们的党风和社会风气。”陈云指出,现在有些人,包括一些党员,忘记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理想,丢掉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有些人看见外国摩天大厦高速公路等等,以为中国就不如外国,社会主义就不如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就不灵了。对这些人,我们要进行批评教育;对其中做意识形态工作的同志,经过教育不改的,要调动他们的工作。

  • 朱佳木:略论陈云执政党党风建设的思想(上)

    朱佳木:略论陈云执政党党风建设的思想(上)

    陈云同志特别重视言行一致、表里如一的品格,把它看成是共产党人应有的作风。他指出:“我们共产党是言行一致的政党”,“我们绝不能像剥削阶级政党那样,党员可以说假话,鬼话连篇,欺骗人民。”他还说:“党不容许任何党员在党的决议面前有‘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态度。”对于说假话的党员,陈云同志本着从严治党的一贯立场,主张不留情面,严肃处理。他指出,说假话而经教育仍不改正,并且越说越多、越说越大的人,不管口里讲得如何革命,不管过去有多大功劳,“应该立即开除出党,没有价钱可还”。

  • 朱佳木:第13届陈云与当代中国研讨会上的开幕词

    朱佳木:第13届陈云与当代中国研讨会上的开幕词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们这次会议的主题是“陈云与新中国70年”,而洛阳第一拖拉机厂正是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中的156个重点项目之一,是陈云同志生前长期关心和亲自视察过的企业,在我国工业化建设特别是农业机械化发展中立下过汗马功劳。所以,今天的会议能在这里召开,具有极大的象征意义。

  •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1989年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

    人类认识真理,的确有一个难以避免的曲折过程——我们不得不承认“闻道有先后”,而毛主席就是那种先知先觉之人。这和所谓的“个人崇拜”不是一回事。中国古代一直就有“高人之说”,这样的人“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语言讲,就是率先发现客观规律,并且灵活运用的人。实际上,20年前陈云大呼特呼“帝国主义本性没有改变”,起到的效果还是有限,有人的确是执迷不悟。今日如果再执迷不悟,那情形就不同了。

  • 陈云的改革开放思想与中国改革开放40年实践

    陈云的改革开放思想与中国改革开放40年实践

    陈云作为以邓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经历了改革开放最初的17年,其改革开放思想已经成为邓小平理论重要组成部分。陈云的改革开放思想可以从处理好八个关系加以概括:既要搞活微观,又要管住宏观;既要积极推动,又要稳步前进;既要推行企业责任制,又要确保设备完好、成本下降、质量提高;既要使价格遵守价值规律,又要照顾民生的承受能力;既要承认改革开放条件下的消极现象不可避免,又要力求把它控制在最低限度;既要反对过分强调“斗争哲学”,又要反对怕矛盾怕斗争怕得罪人;既要充分发扬民主,又要切实维护和加强党中央的权威;既要看到共产主义还很遥远,又要坚信共产主义必胜,加强共产主义思想教育。陈云的改革开放思想,是党的宝贵思想财富,对新时代的改革开放具有重要意义。

  • 陈云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和实践

    陈云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和实践

    陈云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的理论和实践启示我们,新形势下继续大力加强理想信念教育,必须大力加强理论学习,提高理论水平,增强正确认识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正确认识社会发展规律的能力,始终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加强党章学习,增强党员意识,提高党性修养,时刻牢记党的宗旨和使命;加强正面典型示范教育,大力宣传反腐倡廉方面表现突出的党员和干部,从中感受理想信念的力量,等等。此外还要根据形势的发展,不断探索加强理想信念教育的新方法和新途径,提升教育的效果。

  • 陈云谈腐败治理:必须严办,否则党风无法整顿

    陈云谈腐败治理:必须严办,否则党风无法整顿

    陈云的批示推动了对杨义邦的重新处理,经过进一步核实材料,7月22日,中央纪委报经中央书记处同意,给予杨义邦留党察看两年和撤销党内一切职务的处分,并建议撤销他在党外的各种职务。8月11日,国务院决定撤销杨义邦化工部副部长职务。这是改革开放后因经济问题被撤职的最高级别官员,也可以说是改革开放后受到查处的第一只省部级“老虎”。

  • 从两币流通看陈云经济思想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意义

    从两币流通看陈云经济思想对中国改革开放的意义

    陈云同志在解放区,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三大时期的经济思想和实践,对中国崛起的理论贡献,绝不亚于凯恩斯对西方的贡献。随着中国经验纳入世界主流,中国经济学家,特别是陈云这样主导中国经济数十年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其经济思想对于国际经济学和国际经济史,必将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中国从古至今的经济思想,计划经济和改革开放一系列政策和实践,不能继续被压制在“政策、思想与案例”层面。中国经济学,包括其表达方式,都应成为国际经济理论体系和历史经验的一部分。陈云经济思想应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