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201篇文章
  • 阚道远:“加速衰落”是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的历史宿命

    阚道远:“加速衰落”是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的历史宿命

    近代以来,西方资本主义强国利用经济科技先发优势,在世界范围内大肆进行文化输出、价值渗透和观念塑造,企图以资本主义“普世文化”取代各个民族“个性文化”,以资本主义“普世价值”取代各个思潮“价值追求”,以资本主义“普世道路”取代各个国家“独立探索”。其根本目的在于通过资本主义文化霸权禁锢头脑、垄断话语、打击“另类”,维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战略利益和维持文化殖民局面。为数不少的发展中国家结合各自历史传统和文化特点,不懈探索符合本国实际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发展规律,破除西方迷信,打破文化困局,消除自卑心理,不再唯西方教条马首是瞻,不再对西方模式削足适履,赢得了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欣欣向荣的局面。

  • 李光满:大风起兮!中国高擎反霸大旗!

    李光满:大风起兮!中国高擎反霸大旗!

    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看,霸权都是一种反动的东西,是一种站在全世界各国对立面的东西,是维护霸权国家高高在上的地位、维护少数利益集团、特别是大资本利益集团的东西,是对全人类的重大威胁,我们不仅要反,而且要大胆的反,坚决地反,彻底地反,直到将美国霸权打翻在地,构建起新的各国平等、各民族友好的新秩序。无论是当前还是今后相当一段时间,反美国霸权都将是我们争生存、求发展的重大任务,只有反霸权,我们才能改变这个被美国控制、统治、掠夺已久的世界,建立起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大风起,云飞扬,高擎大旗,坚决反霸!

  • 这次中国强硬反制还有说民族主义、义和团的吗?

    这次中国强硬反制还有说民族主义、义和团的吗?

    国际政治角力没有成规戒律之说,为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局部对抗与角力是今后国际关系的必要因素和无法回避的事实,拿义和团、慈禧、晚清比附当下牵强附会,体现了缺乏常识和专业语境的盲区,民族复兴崛起应该走出晚清、慈禧、义和团样本所潜在的隐喻和思维定式,中国应服从、依附西方,否则便是失败、耻辱与亡国。国家间角力与反制霸权不是封闭。

  • 美国国策错误,导致霸权崩溃!

    美国国策错误,导致霸权崩溃!

    对中国而言,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最佳的应对就是继续发展,继续迫近美国。只是实体经济超过美国还不够,仅有某些领域的军事技术超过美国还不够,必须继续前进,全面追赶美国,并且最终超越美国才是我们要走的路。只要保持正确的方向和向上追赶的趋势,中国超过美国就是历史的必然结果,没有其他可能。未来,中华文明将以和平共赢的新姿态,带领人类进入太空时代!

  • 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李光满:马克龙为什么说“西方霸权终结”?

    近年来,我们很少看到欧洲政治家对国际局势,对全球地缘政治、对国际关系、有欧洲的未来有着如此清醒的认识和准确的把握,由此可见,马克龙是一个有思想的政治家,如果法国由这样的政治家长期执政,必然会改变法国的未来。对于马克龙提出的西方霸权终结论,我们要辩证的去看,从趋势上看,西方霸权确实在终结,但这个过程会相当漫长,我们要有足够的理性和耐心,中国的发展也不会一天实现,同样是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但马克龙说得没错,那就是随着中国文化的觉醒,中国的崛起将变成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

  • 中立国家比美国拥有更多的霸权

    中立国家比美国拥有更多的霸权

    人们常常把美国视为霸权国的唯一代理,这种观点并不能变得“历史化”,美国作为全球现象只是特殊的,不得不在更高的规定下制定行事规则。与之相比,中立国拥有霸权的久远历史,直至今日,它还依然承载着希望和幻灭。人们无所畏惧只是虚构的表征,他们都相信“繁荣源源不断”,恐惧相反的信念。任何战争都为中立(潜在的无政府状态)而服务,这一点道德主义无法反驳,而中立国家也不会很快消失。美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霸权,人们想要的霸权是中立。

  • 黄卫东:通俗解说美国维护美元霸权的手段

    黄卫东:通俗解说美国维护美元霸权的手段

    美元霸权在很多国家能够长期存在,其根本原因在于,一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地建立了500多个军事基地,对敢于公开反抗的国家,往往军事上打击,甚至推翻政权,消灭牵头的国家领导人。另一方面则为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培养了大批专家,使他们迷信美国,按照美国精英的要求行动,包括对外贸易使用美元结算。在美国军事威胁和专家指导下,很多国家依据美元发行货币,从而将货币发行主权等货币主权基本交给了美国精英;此外,各国按照美国推销的自由化原则管理经济;同时追求贸易顺差,从而需要和必然储备大量美元,使美元霸权不断增强。

  •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章永乐:大棒与温言——美国 “门罗主义”演变史

    长期以来,“门罗主义”在拉美早已经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代名词,拉美国家知识界、舆论界对“门罗主义”的批判汗牛充栋,然而很少被翻译和介绍到中文世界。要深入揭示“门罗主义”的实质,中国的理论工作者有必要将美国研究和拉美研究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学习和借鉴拉美国家近两百年来对美国外交政策与国际法主张的思考,并通过与拉美知识界、舆论界的交往,特别是借助拉美的舆论声音,更为有力地剖析和回应美国的“新门罗主义”针对中国与拉美正常交往所发出的种种污蔑之辞。而更长远,也更具有道义担当的议程,是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气度和视野,打破“门罗主义”包含的根深蒂固的“势力范围”思维与“文明等级论”意识,为各个国家与民族平等而有尊严的相互交往,创造种种必备前提条件。

  •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约翰·米尔斯海默:美国自由霸权战略

    有关所谓全球范围内的“中国恐惧症”,米尔斯海默教授认为并不能如此一概而论,有些国家(例如美国)是存在对于中国崛起的担忧与恐惧的,但是并非所有国家的所有声音。但是,如果中国要成为其想要成为的全球性霸权力量,中国需要提升其软实力以及作为全球霸权国家与各个地区国家的互动能力,因为其也将会面对美国作为全球性霸权力量所面对的问题。

  • 恐怖美国:裸体电击、大洪水与人类文明大屠杀

    恐怖美国:裸体电击、大洪水与人类文明大屠杀

    他们制造了灾难资本主义,用它掏空了世界,也摧毁了西方。如今美国霸权摇摇欲坠,西方饱尝各色社会和经济危机的恶果,不过就是他们追求“大洪水”的求仁得仁而已。丧钟早已敲响,缄默和逃避洗脱不了美国和弗里德曼们的罪孽,迎接他们的将是灭亡和历史的耻辱柱。若人类还有文明,便不能容许他们存在!

  • 在全球制造对立和冲突是美国称霸世界的生存方式

    在全球制造对立和冲突是美国称霸世界的生存方式

    美国目前的国家力量虽然还有不少,但是按这种速度继续透支,最多30年,美国的综合国力就会透支殆尽,到时候就什么问题都出现了。其实说到底,美国这种靠制造对立和冲突来获得世界主导权继而欺压他人的统治模式,本就是一种错误的发展方式,虽然一时的确能让国家走上巅峰,但是巅峰过后,往往就是万丈深渊,而且走得越高,摔得越惨。

  •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帝国衰败之象:美国霸权开始萎靡的几次表现

    美国的实力已经衰落了,但是还没陷入内部崩溃,或者说“抽心一烂”还没有到来,但是时间正在临近,美国现在面临着纳粹德国当年面对苏联的处境:自己仍旧具有优势,但是对方的发展速度比自己快,这时候,为了赶在优势消失前迅速改变这种危险的局面,自己唯有一下子摊牌,抢在自己还能击倒对方前打垮对方。

  •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警惕“深伪”技术成为“颜色革命”的杀手锏

    拥有网络霸权和全球话语霸权的美国,尚且如此警惕“深伪”技术的威胁,我国更应引起高度关注,未雨绸缪。随着人工智能制作假视频技术的成熟,特别是在互联网“西强我弱”的舆论环境中和社交媒体信息泛滥的背景下,网络信息让人真假难辨,获得真实、可靠信息的成本越来越高了,中国又拥有全球最大、高达8.29亿的网民群体,这种“深伪”技术一旦被敌对势力用于舆论战和“颜色革命”,社会很容易坠入“信任危机”的深渊,不可不加以防范。

  • 驱逐卓别林,迫害钱学森,美国当年如何走火入魔?

    驱逐卓别林,迫害钱学森,美国当年如何走火入魔?

    麦卡锡主义的真正目的,不是抓多少个苏联间谍,而是当你找到一个靶子,一个全民公敌的时候,就能把人们的目光从真正的问题上移开。等你和中国撕得起劲的时候,美国资本家为什么把工厂从美国搬到中国,为什么让美国工人失去了工作,就再没有人记得。

  • 张志坤:抗击美国霸权的基本经验

    张志坤:抗击美国霸权的基本经验

    抗击美国霸权的诸国在这方面的共同经验说明,亲美势力绝非同美国联系的渠道与纽带,一切挟洋自重、因洋而重、凭洋被重者,尽管他们在美国那里有关系,能说得上话,可以当一时的“掮客”,但长远来讲,却是国家与民族的心腹大患。

  •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今天美国战略思维似乎又回到当年凯南的遏制思路,这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无异于二次灾难。令凯南事后后悔不迭的“遏制政策”,将美国逼送上在全球范围围堵苏联的不归路,结果是在打倒苏联并在欧洲推倒雅尔塔体制后,欧盟大获其利,而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倒欧洲世界霸权的国家,则先后崩溃和衰落。今天的美国战略家们对此应该做些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