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177篇文章
  • 钮文新:美元霸权使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寄生虫”

    钮文新:美元霸权使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寄生虫”

    美国经济的特质就是“寄生”,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给出的结论。2011年8月1日,普京在特维尔参加一个青年论坛时说:美国是世界经济的“寄生虫”。他说,尽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已经就提高美国国债上限达成一致,但这只是推迟了问题的解决。14万亿甚至更高的巨额国债说明美国在依靠举债维系生活,并把自己的部分负担转嫁到全球经济的头上。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世界经济和美元垄断地位过着“寄生虫”的生活。格林斯潘也曾告诉欧洲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只是在向全世界提供美元流动性。

  •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马克思早就指出,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应当在思想领域中去寻找,而应当“在尘世的粗糙的物质生产中”去寻找,即在经济发展本身中去寻找。“文明冲突论”无限夸大文化差异、文明差异的影响,却对不公平的政治经济秩序下的国与国之间利益不均衡、发展不均衡等问题视而不见,因此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 普京斥责美国七宗罪:美国霸权与人类目标背道而驰

    普京斥责美国七宗罪:美国霸权与人类目标背道而驰

    俄媒称,尽管普京并未一直点名美国或特朗普政府,但他对美国激进的经济政策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华盛顿孤注一掷地企图维持其在国际舞台上霸权的做法,将当今世界置于“变成一场闹剧”的风险之中。如果像美国一样,一个国家或多个有影响力国家的行政或司法机制正在将其管辖范围扩大到全世界,这样的模式不仅违背了国际交流的逻辑和多极世界正在形成的现实,也不符合未来人类的发展。

  • 海外反腐还是霸权维持?美国处罚外国公司八大案例

    海外反腐还是霸权维持?美国处罚外国公司八大案例

    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执法力度在21世纪后猛增,这既包括对美国自身跨国公司(及个人)的执法,也包括对外国跨国公司(及个人)的执法。从处罚金额上看,目前总计处罚额达到19,512,013,767美元,对外国公司及个人的处罚额达到5,780,533,093美元。[1]但是,在历年“十大”处罚额案件中,针对外国公司的案件一直占到绝大多数:迄今为止,十大处罚案件中有八大针对外国公司。通过分析这八大案件的有关信息,我们发现:FCPA的处罚可能与美国对贿赂发生地国家的政治控制,以及本国跨国公司在当地的竞争优势有关;独立合规官的设立亦根据受罚企业受美国监管的难度而产生差别;美国依据FCPA对英法两国核心企业的处罚,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这两大老牌帝国类似反海外腐败规定的制定或修改。

  • 亨廷顿的“药方”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

    亨廷顿的“药方”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

    特朗普总统反复强调“美国优先”,并声称不再把美国的价值观强加于其他国家,充分印证了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所做的“诊断”,即西方价值不是普世价值。其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硬实力”的相对衰落;人口结构和社会文化的多元动摇了美国的社会认同和主流价值;政治“失效”降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吸引力。尽管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政策符合亨廷顿开出的战略收缩的“药方”,但它不可能采取全面收缩的战略。两党制和三权分立制衡了特朗普的过激行为;与世界经济的密切交织决定了“美国经济独立”无法实现;特朗普团队中的军工复合体不会放弃美国凭借世界霸主地位所获得的霸权红利。

  • 痴迷于维系霸权 狂人班农欲豪赌美国国运

    痴迷于维系霸权 狂人班农欲豪赌美国国运

    更加微妙的是,当美方部分人,在一定程度上,按照狂人班农开出的药方,挥舞着看似眼花缭乱的所谓“组合拳”,要和中国赌国运的时候,除了带来压力,还意外地充当了“义务教员”。正是来自美国的豪赌式压力,打消了那些基于美好假设的幻想,促使中国人团结一致,准备斗争。这也远非癫狂如班农者能够想象的。

  •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这家台湾企业,有可能卡我们的脖子吗?

    美帝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压一个民营企业,在道义上无法自圆其说。如果在胁迫之下,做了美帝的帮凶,必将是一个历史的污点,这对任何国家或者企业都是这样。而如果能够坚持独立判断,短期内可能承压,但从长远看,树立了正面的国际形象,这是一个有底线的企业所看重的。形势确实比较严峻,但我们也不必悲观。这次让我们对一些领域的差距,有了更切身的认识,但也不必因此妄自菲薄。这些差距,正好为我们接下来的奋斗指明了方向。从历史的大轨迹看,这个差距是在缩小的。我们确实在一些地方受制于人,被人卡了脖子。同时,并不是说,我们就没有可以威慑别人的武器。

  • 毛主席的“5.20声明”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

    毛主席的“5.20声明”和现在的中美贸易战

    在中美贸易战打响的今天,重温毛主席的“5.20声明”,并不是一定要重新建立全世界的反美统一战线,而是要汲取当年毛主席和第一代领导集体的斗争智慧。和当年一样,我们要面临和美国的包括军事斗争在内的政治、经济、文化、外交等的全方位综合性的斗争,但是,如今的斗争形式比当年又更加复杂。但是同时又具有团结全世界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发展的性质,这种性质决定了必然与美帝的全球治理观产生矛盾和发生碰撞,这种矛盾既可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也有可能以冲突、对抗甚至是战争的方式解决,关键在于美帝会不会错判形势,同时还取决于中美两国综合国力的此消彼长,在美国仍然强大的情况下,在碰撞中,美帝就会占些优势,而随着中国的弯道超车,美帝要压服中国和阻碍中国与全世界共同发展就会越来越困难。

  •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威尔逊时刻”带来的种种围绕“门罗主义”的争论,可以帮助我们更深刻地理解区域霸权和全球霸权之间的张力。全球霸权总是倾向于强调全球空间的同质性,强调自身代表了某些普遍适用于人类的原则和理念。而区域霸权面对全球霸权建立普遍同质秩序的压力,会更倾向于强调世界的多元空间性(pluralistic spatiality),将全球霸权的主张者视为来自另一个空间的越界者,将其普遍性诉求视为特殊利益的话语包装。“威尔逊时刻”的重要意义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区域霸权尝试建立全球霸权的生动案例——威尔逊提出了针对全球的普遍主义主张,然而他的国内政敌并没有走出将世界划分为两个半球的空间思维,慎于在美国能够掌握的舒适区域之外承担刚性的国际义务。而其他区域霸权也可通过强调美国所经历的多元空间性思维与普遍同质性思维之间的对立,让美国“自己反对自己”,从而消解威尔逊主义诉求的普遍性,捍卫自身在本区域的特权。

  •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西方干涉造成的灾难,要靠加强西方干涉来解决?

    《何以为家》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下拍摄的,只字不提西方国家和中东亲西方的买办势力对于难民苦难的责任,相反宣称难民的苦难全是穷苦人自身的责任,只有西方加大干涉力度才能解决。这恐怕就很难说不是西方资本势力的反动宣传了。在西方资本的操控下,中东到处充斥的都是《何以为家》这种为西方霸权辩护,把西方文明称之为天堂的片子。这种舆论氛围使得埃及,叙利亚和利比亚多年的动乱不但没有能够给其他中东国家一丝一毫的教训,反而又给了阿尔及利亚和苏丹等国效法的榜样……

  •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美式霸权深度剖析:嚣张的霸权 精致的陷阱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美国过多使用“长臂管辖”、制裁等工具,其“后座力”和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各国会主动寻找其他机制避开美国,避免与美国“有联系”,并推动企业的“合规”建设。欧洲为规避美国的“长臂管辖”和次级制裁,正在尝试避开美国和美元支付的SPV(特殊目的载体)系统,该系统已于1月正式宣布落地,由法国、德国和英国三国联手推进,美国无法审查其交易。美国的这种六亲不认的“长臂”乱舞,拿出的是“压箱底”的工具,损害的不仅是其盟友体系,最终也将削弱其霸权。

  •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西方政治学界对于“定量霸权”的反思与批判

    定量研究已经成为西方政治学界(尤其是美国政治学界)的主要研究方法,但也出现了“定量霸权”的局面。同时,定量方法日益繁杂、深奥,出现为定量而定量的状况,并且定量学者的学术著作日益“小众化”和“圈子化”,定量研究的弊端日渐显现。为摆脱“定量霸权”,西方政治学界开始反思并批判政治学领域里定量思维的统治地位。一些西方政治学者认为,政治定量分析存在种种不足,政治学研究必须摆脱“物理学嫉妒”。另外,也要认识到政治学研究已经形成了两种独特的文化即定量研究和定性研究,两者分别具有各自独特的研究程序和研究逻辑,本质上两者并不存在彼此对立的关系。为超越“定性—定量鸿沟”,政治学者必须摆脱对特定方法论的盲目崇拜,要以问题为导向,以问题去选择研究方法,而不是从研究方法去选择研究问题。

  • 钱昌明:谁在掌控半岛局势的“主动”权?

    钱昌明:谁在掌控半岛局势的“主动”权?

    “朝核”问题的实质就是朝鲜的安全问题。只要美国霸权主义一天不放弃它对亚洲的霸权,只要美国霸权主义一天不放弃对朝鲜的敌视政策,“朝核”问题就一天无解。所谓的“八月危机”也好,“金特会”也好,不过只是双方的斗争、过招而已。至于胜负如何?全看主动权在谁手里。就目前情况看,金正恩是胜利者。金正恩不愧是一位国际反霸斗争的高手!因为控制半岛局势的主动权一直掌握在他的手里。

  •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王立强:关于美国大幅度调整对华政策的思考

    美国想要确保对世界的统治,不是让中国走上资本主义道路成为它的附庸,就是用金融手段铲除社会主义中国的威胁。中美建交以来,接触和封杀始终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基本内容。接触战略只是美国的权宜之计,逼中国改制才是它的真实意图。美国对中国封杀完全符合金融垄断资本先投资、后奴役的规律。股市是金融危机的策源地。金融危机爆发时财富没有凭空蒸发,而是从一部分人手中转移到了另一部分人手中。我们在对外经济合作中,要敢于给资本立下规矩。要借鉴我党领导金融业的优良传统和成功的金融政策,加大对“一带一路”沿线友好国家的人民币贷款而不是外汇贷款。用这种办法可以有效增加海外订单,利用境外市场需求拉动国内企业走出低谷。

  • 钱昌明:美国的霸权还能“撑”多久?

    钱昌明:美国的霸权还能“撑”多久?

    政治上,如今美国早已失去“道义”制高点,彻底撕去了骗人的遮羞布,赤裸裸地露出大资本霸权的蛮横丑恶嘴脸:国内两极分化加剧,社会矛盾不断激化,残酷地镇压“占领华尔街”运动,早已把“民主”、“人道”的面具抛到九霄云外;国外,“美国优先”的霸道,四处树敌,无疑是在自我作践,连它的“小兄弟”盟友也闹得个个心寒,纷纷离心离德、作鸟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