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共为您搜索到187篇文章
  • 张志坤:抗击美国霸权的基本经验

    张志坤:抗击美国霸权的基本经验

    抗击美国霸权的诸国在这方面的共同经验说明,亲美势力绝非同美国联系的渠道与纽带,一切挟洋自重、因洋而重、凭洋被重者,尽管他们在美国那里有关系,能说得上话,可以当一时的“掮客”,但长远来讲,却是国家与民族的心腹大患。

  •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张文木:围堵中国将会拖垮美国

    今天美国战略思维似乎又回到当年凯南的遏制思路,这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对美国来说都无异于二次灾难。令凯南事后后悔不迭的“遏制政策”,将美国逼送上在全球范围围堵苏联的不归路,结果是在打倒苏联并在欧洲推倒雅尔塔体制后,欧盟大获其利,而美国和苏联这两个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推倒欧洲世界霸权的国家,则先后崩溃和衰落。今天的美国战略家们对此应该做些反思。

  • 60多年前毛泽东眼中的两个“不像样子”仍然震撼

    60多年前毛泽东眼中的两个“不像样子”仍然震撼

    如果美国硬是要坚持霸权主义,坚持围堵、破坏、压迫中国的和平发展,变本加厉地“不像样子”,中国决不会害怕,决不会屈服。请美国的决策者们不要忘了,中国是有着以弱抗强敢打持久战传统的国家。中国在经济技术“不像样子”的落后状况时,没有屈服于美国的霸权;在今天基本像个样子的状况时,更不会屈服于美国的霸权。今天中国的关键是坚持“打铁必须自身硬”,埋头苦干搞好自己的发展,使中国越来越像个样子。中国越像个样子,美国就越不能将我们怎么样。中国也希望美国像卡特先生所希望的那样改改自己的样子,由“不像样子”改得像个样子。若能如此,是美国之幸,中国之幸,也是世界之幸。

  • 钱昌明:解决香港乱局须抓住“法治”这一主要矛盾

    钱昌明:解决香港乱局须抓住“法治”这一主要矛盾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要求治理香港,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法治”。走自己的正道,让美国霸权主义和大英帝国的老殖民主义去跳吧,让“港独”分子和汉奸、买办分子去哀号吧!天不会塌下来的。

  •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方鲲鹏:美国“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洗脑术与新闻霸权

    西方政府不使用“宣传”一词,将“宣传”贬为“洗脑”。其实,西方政府十分重视“洗脑”,只是将其包装为“公关”。美国政府一方面以鄙夷之情严词谴责洗脑行为,占据道德高地;另一方面则不断改进洗脑方式,将其运用得炉火纯青,化洗脑于无形中,取得了非凡成就,在这一领域遥遥领先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高明的洗脑术不会直奔主题,而是潜移默化,在细节上做文章,让细节来说话,并且以新闻的面貌示人。伊战初期发生3件著名假新闻,堪称是洗脑术的经典范例。

  • 制造“红色恐慌”只会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制造“红色恐慌”只会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对中国来说,不可能以牺牲自身核心利益诉求以及重大利益关切的方式,去消除美国虚妄的恐慌。只能希望美国国内那些真正意义上的有识之士,能够尽快鼓起勇气作出正确的选择,这意味着避免用指责中国来替代美国自身应该作出的改变,意味着美国自身的创新、调整与变革,以最终避免美国自身的核心利益,以及中美关系、世界稳定等,为了这种被煽动和凭空制造出来的“恐慌”,支付过高的代价。中国的选择也是非常清楚的,就是勇敢地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沿着已经选择的正确道路和方向,勇敢地前行。用充满勇气和智慧的选择,实现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 韩东屏:中国必须看清美国的霸权主义的本质

    韩东屏:中国必须看清美国的霸权主义的本质

    中国政府,中国人民,必须清楚美国的霸权主义的本质。在贸易谈判中,绝不可以接受任何霸权主义的条件。中国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要求的是公平公正的贸易往来。一九四九年到一九七九年之间,中国人民曾经在一穷二白的情况下,战胜了美国及其盟友的严酷制裁和军事围攻,并独立自主地建成了自己现代工农业体系。这个世界如果有一个国家有能力抵制美国的制裁,那个国家应该就是中国。这个世界上不同的国家和民族,有着不同文化传统,历史传统,有着不同的自然环境。他们在自己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适合自己历史文化和自然环境的发展模式。任何别的国家,没有权利要求别人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发展。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应该坚定不移的按照自己选择的发展道路走下去。那些霸权主义者继续做他们希望中国按照他们的意愿发展的白日梦吧。

  • 美国的霸权,美元的特权

    美国的霸权,美元的特权

    《嚣张的特权:美元的国际化之路及对中国的启示》这本书也指出,当前投资者以及美国之外的海外政府基金都需要对美国、美元出现概率很低,但一旦发生将很可能造成剧烈震荡的危机风险保持警惕。书作者认为,“最有可能导致它(美元)崩溃的就是美国自身经济政策的失误”,比如发生在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的长期预算赤字,如果出现在美国,经过累积,有一定可能引发债券的大规模抛售,从而导致美元在外汇市场崩溃——倘若出现美元崩溃,其后果将大大超出此前其他任何一种货币遭遇过的类似冲击,美联储即便购买债券并向市场注入现金,但在投资者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很可能被视为通货膨胀的先兆,会导致美元的进一步走弱,从而使得美元下跌变成自我强化的螺旋式进程。

  • 美对20个国家强加制裁妄图破坏其经济和国家主权

    美对20个国家强加制裁妄图破坏其经济和国家主权

    我们认为回答可能是“所有前面的东西”的一种结合。但是我们坚定地相信这些理由的任何结合或任何其他的理由都不能为在伊拉克、朝鲜、伊朗、委内瑞拉或任何其他地方经济制裁谋杀的人的代价进行辩解。与此同时世界谴责最近对油轮的攻击,试图确定有罪过的人,这种全球的谴责也应当集中在对致命的、非法的和无效的经济战负有责任的国家,它处在这场危机的中心:美国。

  •  “去美元化”已“风起青萍之末”

    “去美元化”已“风起青萍之末”

    中俄等5大发展中国家牵头成立金砖国家银行,开始直接对抗美元霸权。美国政府关门事件刚结束,韩国借鉴中国签订货币互换协议,打造人民币市场,积极推进货币互换新协议。2018年自美国宣布其成为能源输出国以后,美国滥用石油美元对全世界的石油交易开启空前限制。包括多个石油输出国的60多国,分别用一种或多种方法“去美元化”。

  • 钮文新:美元霸权使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寄生虫”

    钮文新:美元霸权使美国成为世界经济“寄生虫”

    美国经济的特质就是“寄生”,这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给出的结论。2011年8月1日,普京在特维尔参加一个青年论坛时说:美国是世界经济的“寄生虫”。他说,尽管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已经就提高美国国债上限达成一致,但这只是推迟了问题的解决。14万亿甚至更高的巨额国债说明美国在依靠举债维系生活,并把自己的部分负担转嫁到全球经济的头上。美国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世界经济和美元垄断地位过着“寄生虫”的生活。格林斯潘也曾告诉欧洲人: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美国的贸易逆差只是在向全世界提供美元流动性。

  •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文明冲突论”难掩霸权思维

    马克思早就指出,历史发展的规律不应当在思想领域中去寻找,而应当“在尘世的粗糙的物质生产中”去寻找,即在经济发展本身中去寻找。“文明冲突论”无限夸大文化差异、文明差异的影响,却对不公平的政治经济秩序下的国与国之间利益不均衡、发展不均衡等问题视而不见,因此是根本站不住脚的。

  • 普京斥责美国七宗罪:美国霸权与人类目标背道而驰

    普京斥责美国七宗罪:美国霸权与人类目标背道而驰

    俄媒称,尽管普京并未一直点名美国或特朗普政府,但他对美国激进的经济政策进行了直言不讳的批评。华盛顿孤注一掷地企图维持其在国际舞台上霸权的做法,将当今世界置于“变成一场闹剧”的风险之中。如果像美国一样,一个国家或多个有影响力国家的行政或司法机制正在将其管辖范围扩大到全世界,这样的模式不仅违背了国际交流的逻辑和多极世界正在形成的现实,也不符合未来人类的发展。

  • 海外反腐还是霸权维持?美国处罚外国公司八大案例

    海外反腐还是霸权维持?美国处罚外国公司八大案例

    美国《反海外腐败法》的执法力度在21世纪后猛增,这既包括对美国自身跨国公司(及个人)的执法,也包括对外国跨国公司(及个人)的执法。从处罚金额上看,目前总计处罚额达到19,512,013,767美元,对外国公司及个人的处罚额达到5,780,533,093美元。[1]但是,在历年“十大”处罚额案件中,针对外国公司的案件一直占到绝大多数:迄今为止,十大处罚案件中有八大针对外国公司。通过分析这八大案件的有关信息,我们发现:FCPA的处罚可能与美国对贿赂发生地国家的政治控制,以及本国跨国公司在当地的竞争优势有关;独立合规官的设立亦根据受罚企业受美国监管的难度而产生差别;美国依据FCPA对英法两国核心企业的处罚,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这两大老牌帝国类似反海外腐败规定的制定或修改。

  • 亨廷顿的“药方”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

    亨廷顿的“药方”与特朗普政府的战略

    特朗普总统反复强调“美国优先”,并声称不再把美国的价值观强加于其他国家,充分印证了亨廷顿在《文明的冲突》中所做的“诊断”,即西方价值不是普世价值。其主要原因在于:美国“硬实力”的相对衰落;人口结构和社会文化的多元动摇了美国的社会认同和主流价值;政治“失效”降低了美国民主制度的吸引力。尽管特朗普政府目前的政策符合亨廷顿开出的战略收缩的“药方”,但它不可能采取全面收缩的战略。两党制和三权分立制衡了特朗普的过激行为;与世界经济的密切交织决定了“美国经济独立”无法实现;特朗普团队中的军工复合体不会放弃美国凭借世界霸主地位所获得的霸权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