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主义共为您搜索到32篇文章
  • 朱志华:中美战略博弈的深度思考

    朱志华:中美战略博弈的深度思考

    对美国的霸凌蛮横,不讲规矩,中国既要敢于亮剑,敢于斗争,又要精心谋划、精心设计每一个具体战役,占领国际舆论的道德制高点,努力团结争取中间力量,不断扩大各国朋友圈。随着中美力量对比的变化,我增彼消,国际秩序向利我及各国人民方向演变,必将成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当力量发生到质变的拐点,即美国失去其霸权地位,中国具备强大的主导和引导能力时,社会主义的中国,或许能将资本主义龙头的美国,按照世界人民的意志和意愿,融入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同一条大船上来,但愿那时的共同体愿景将一步一步的驶向天下大同、环球同此凉热的彼岸。

  • 钱昌明:美国霸权主义是不是纸老虎?

    钱昌明:美国霸权主义是不是纸老虎?

    “崇美”、“恐美”人士也许会说:美国霸权主义拥有庞大的核武库,有13个航母战斗群,它的海、空军均举世无双,手握多种高科技的新式武器;美国占据着“科技”优势,还握有金融霸权,与它对抗,无疑是自寻死路。按此逻辑,唯有妥协、屈服道路一条。错矣!这完全是一种庸人之见,是一种典型的形而上学观点,是一种背离了辩证观点、只见局部现象不见本质的见解。美国霸权表面看是“强大”的。然而,它掠夺全世界、反人民的反动性,注定它在本质上是虚弱的。理性地看,美国霸权实已日薄西山。

  • 联合全世界一切正义力量,坚决打击美国霸权主义

    联合全世界一切正义力量,坚决打击美国霸权主义

    从美国针对伊朗而发动一连串战争挑衅可知,美国为了自身利益而不停地制造地区和全球紧张局势,使世界形势日益严峻,甚至可能将世界拖入一场危险的战争,美国已经成为世界动荡不安、爆发战争的主要策源地,如果不能联合全球一切正义力量坚决打击美国的嚣张气焰,如果全球正义力量不能挫败美国的邪恶图谋,世界必将深陷灾难之中,没有国家能够幸免。我们正在见证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正在经历一个最坏的时代,见证最好的时代是因为我们正在参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事业,最坏的时代是因为我们将遭遇美国这个邪恶霸权主义国家的野蛮而疯狂的攻击。只有保持国家稳定,联合全世界一切正义力量坚决反击美帝国主义的战略挑衅和战争威胁,才能避免全世界深陷战争深渊和经济危机灾难。

  • 田文林:“文明冲突论”掩饰的是霸权主义

    田文林:“文明冲突论”掩饰的是霸权主义

    “文明的冲突”已成为美国对自身霸权、好战的掩饰,而之所以如此好战,本质是垄断资本牟利所致。一则,美国要维护美元霸权体系,离不开军事手段。二则,维系“债务经济”使美国热衷于制造战乱。目前美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债务国,美国只能靠债务维持繁荣假象。据美国著名学者安德森·维金推算,美国每获得1美元GDP,必须借助5美元以上的新债务。只有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更加动荡与混乱,巨额资本才会乖乖回流美国,这使美国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喜欢制造战乱。三则,美国金融寡头与军工复合体相互勾结,已形成“大炮一响,黄金万两”的经济军事化机制。目前,美国庞大的军事开支远远超出维护国家安全的正常需要,实际成为垄断资本从中渔利的工具。美国发动的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主要受益者就是军火商和投资银行家,美国政府和普通民众则承受巨大代价。从这一意义上说,美国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外敌,而是国内高度异化的垄断资本。

  • 霸权主义是全球供应链面临的最大威胁

    霸权主义是全球供应链面临的最大威胁

    这次,美国政府对华为举起了行政法令的屠刀,而真正提出的问题则是:还能信任美国企业在全球供应链中占据关键环节吗?有多少国家自信自己是不会受到美国威胁的?在技术和产业领域形成有效的替代方案,建设能有效应对美国政府抽风的“备胎”,在考虑是否采用美国企业的技术、产品和服务时将美国政府单边主义的威胁纳入其中,以及在条件成熟时构建更加安全的、绕开滥用霸权优势的行为体的、新的产业链,恐怕逐渐会成为其他行为体的共识。

  • 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美国发动贸易战凸显其霸权主义本质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对中国发起贸易战,另一个重要动机是为了阻止美国的衰落,维护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这一点上,特朗普比历届美国总统都显得更急切。实事求是地讲,美国虽然在经济总量上和科技创新水平上仍然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占据着霸权地位,但是从战后的发展轨迹看,美国的霸权地位在衰落也是不争的事实。近年来,美国历届政府都采取各种措施企图阻止美国的衰落,为此绞尽脑汁,使尽浑身解数,但都收效甚微。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没有认识到导致美国衰落的真正原因。必须指出,美国的衰落和霸权地位动摇,是由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和僵化的意识形态造成的,是世界经济政治格局变化的结果,是大趋势,具有客观必然性。

  •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恐怖主义是霸权资本机体孕育出的毒瘤

    “冷战结束”,我们迎来的是一超独霸的世界,资本统治“全球化”,号召全世界无产者和被压迫民族联合起来的苏联瓦解了,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了,全球化的革命退潮与反动势力复辟反攻倒算,阶级压迫与民族压迫空前加剧。社会主义国家纷纷转型,但斗争并未终结,有压迫就有反抗,恐怖主义不过是霸权资本横行霸道所激化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一种扭曲表现形式。

  • 《外交事务》丨自由秩序的未来是保守主义

    《外交事务》丨自由秩序的未来是保守主义

    随着比尔·克林顿总统主张“民主扩张”、乔治·布什总统推进“自由议程”,民主在美国国家战略中扮演了一个新的重要角色。美国及其盟国越来越多地资助非政府组织,建设公民社会,在世界各地传播民主,模糊了公共部门和个体力量之间的界线。例如,美国纳税人为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埋单。该基金会是一家非营利组织,致力于在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促进民主和人权。干涉他国内政已是老生常谈,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些活动的公开化和制度化表现,这是自由世界秩序在后冷战时代的一个显著标志。正如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联合创始人艾伦·温斯坦(Allen Weinstein)在1991年的一次采访中承认的那样,“我们今天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25年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秘密做的”。

  • 章永乐: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章永乐:威尔逊主义的退潮与门罗主义的再解释

    1919年,威尔逊参与巴黎和会谈判,将美国的国际威望推向高峰。但这一“威尔逊时刻”也开启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门罗主义与威尔逊主义之间究竟存在何种关系?这一问题貌似可以导向国内威尔逊研究中常见的对于威尔逊执政时期美国的“孤立主义”与“国际主义”两种外交思想紧张关系的探讨。然而本文探讨“门罗主义”和“威尔逊主义”,并不仅仅着眼于美国外交政策,而是将二者视为在全球范围内流通的概念和符号,不同的政治主体出于不同的考虑,会对其进行新的理解和解释。不仅威尔逊及其国内政敌会辩论这一问题,美国在全球不同区域遭遇到的挑战者也会回应这一问题,从而使其成为一个关系到全球政治空间不同划分思路的重要问题。

  • 张文木: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

    张文木:从总体和动态平衡视角把握国家安全

    中国搭建起“一带一路”这个平台,是向世界发出相互扶助的请帖:在这个平台中,没有殖民主义,没有霸权主义,只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与和平共处的理念,发展同所有“一带一路”建设参与国的友好合作,开创合作共赢的新模式,共同建设和谐共存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同样,世界安全才有中国的安全。中国人民将以“环球同此凉热”为目标,将中国的安全与世界的安全不可分地连为一体,我想这大概就是习主席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世界意义。

  • 新西兰咋就成了“恶之花绽放的土地”呢?

    新西兰咋就成了“恶之花绽放的土地”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位自称是布伦顿·塔兰特的枪手的行为与特朗普的在美墨边界强建隔离墙的行为有很大的的一致性,而特朗普对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并不加以谴责,恰恰说明了霸权主义和恐怖主义之间有了结合点,在白人至上和种族歧视及种族排斥的大气候下,加上恐怖主义与霸权主义本身就是孪生怪胎,产生两者杂交的产物就一点也不奇怪。如果不从根本上消除霸权主义,不把这种白种人的针对其他种族的恐怖主义消除在萌芽状态,那么西方国家就会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恶之花绽放的土地”。

  • 望长城内外:“曲线强国论”可以休矣!

    望长城内外:“曲线强国论”可以休矣!

    今天的“曲线强国论”与汪精卫当年的“曲线救国论”一样,也犯了对美国霸权主义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错误。说什么“中美恐怕要在我们的权利和他们的愿望之间寻找一个双赢、多赢的平衡点”,这纯粹是天真的幻想!大量的事实说明,美国要维护其世界霸主的地位,绝不会允许中国在高科技能力方面赶上美国,别说是让中国超过美国,哪怕是平起平坐,甚至只是缩小中国与美国的差距,美国都不会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要与美国找到“一个双赢、多赢的平衡点”,是根本不可能的。

  • 钱昌明:美国佬是不是患上了焦虑症?

    钱昌明:美国佬是不是患上了焦虑症?

    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既然美国已是世界第一,按理应该满足了。可是事实并非如此,霸权主义的贪心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即使在实际上它已坐上了“霸主”位置,又会怕随时失去,时刻害怕新兴力量的超越。为此,它就想要做能左右全人类命运、无所不能的“上帝”。此真可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做了皇帝要成仙。于是,它就要“折腾”世界,就要“折腾”自己,想要通过“蛮干”来保持霸权的独占与永恒。

  • 回顾近十多年美国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

    回顾近十多年美国在拉丁美洲“后院”的干涉政策

    “我们已经让拉丁美洲的大部分由忠实于美国的盟友控制:巴西、阿根廷、秘鲁、智利、哥伦比亚、洪都拉斯等。我们拥有13个国家的利马集团,它们已经要求对委内瑞拉强加金融制裁,仅在几年前这是非常不可想象的事情。在2009年洪都拉斯发生军事政变的时候,它没有使整个拉美政治阶层的领导人感到愤怒,听到谈论制裁,这就是拉丁美洲不干涉其他国家的事务的强烈传统。”

  • 美国“人权外交”的本质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的危害

    美国“人权外交”的本质及其对发展中国家的危害

    冷战结束以来,以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主权国家面临的主要外部安全威胁,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奉行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推行人权外交,以此为借口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并以雄厚的财力、先进科技、强大的舆论和压倒性的武力为后盾对不屈从其霸权的发展中国家展开疯狂攻势,企图左右这些国家的政局、控制资源和战略要地。其本质仍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西方国家的干涉和侵略径严重侵犯了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当事国人民的人权,制造了一起又一起人道主义灾难,成为地区动荡不安的重要根源和国际关系民主化的最大障碍。但西方国家对此毫无愧疚,相反却振振有词,一副强权有理的架式。西方国家的战略家处心积虑炮制各种理论,一方面,为曾经的侵略行为辩护;另一方面,为今后可能的干涉行径创造理论依据,以证明其正当性。对此,广大发展中国家必须保持警惕,认清西方人权理论的侵略本质,义正词严地予以反对和回击,捍卫自身正当权益。

  • 警惕美国这个帝国主义体系的保安,上演保安闹饷

    警惕美国这个帝国主义体系的保安,上演保安闹饷

    美国这个帝国主义体系的保安,因为大敌的消失而导致待遇下降,进而陷入了越发困窘的地步。不论是军队还是国民,生活都大不如前。曾经的“社会稳定器”,美国的“中产阶级”也就是一些“尚有余粮剩米”的小资产阶级,他们也在贫富差距的迅速扩大中被撕裂了。虽然从民调到媒体再到政客们,在特朗普当选总统前一直在以各种方式嘲弄和讽刺特朗普,嘲笑甚至殴打特朗普的支持者,但最终特朗普还是在无数人砸烂电视的震惊和愤怒中当选,成为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当选,究其本质,是美国的大多数民众对传统的精英式的、自由主义的、偏向以华尔街的金融家们为代表的大资产阶级的政策已经深恶痛绝,所以自然不可能再去选择代表旧政策的希拉里·克林顿。换句话说,特朗普的当选,其本质也是美国这个“帝国主义体系保安”的“闹饷”行为取得阶段性成果的一种具体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