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权主义共为您搜索到48篇文章
  •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李光满:特朗普故事很精彩!巴格达迪真的死了吗?

    特朗普的故事很精彩,但那是出于政治目的的表演,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反恐,如果需要,美国还会扶持另一个本拉登,还会支持更一个巴格达迪,说穿了,美国就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就是当今世界恐怖主义生长的源头。

  • 钱昌明:美国人的“承诺”可信吗?

    钱昌明:美国人的“承诺”可信吗?

    随着美国霸权的不断衰落,为了挽救它自家的小命,特朗普大言不惭地喊出“美国优先”的叫嚣,实际上已到了赤裸裸、恬不知耻的地步。如今的美国霸权主义,已进入到“对盟友下手”的时代,对韩国、日本,勒索“保护费”;对欧洲,同样开打贸易战,为一点蝇头小利、也要铢锱必较,可以大打出手;其他如对墨西哥、加拿大等邻居加盟友的压榨,更是决不手软、毫不留情。

  • 所谓的价值观,已经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遮羞布

    所谓的价值观,已经成为美国霸权主义的遮羞布

    有人总结了美国的霸权主义作风,特别到位:当自由触碰了美国的底线,美国人捍卫底线;当自由触碰了他国的底线,美国人捍卫自由!还有人总结了美国的双标:当暴乱发生在美国,美国毫不犹豫抓人平乱;当暴乱发生在别国,美国声嘶力竭要求放人助乱……这洗脑功夫了得,这双标玩得够6!

  • 知道霸权主义原始根源,中国将更主动(三)

    知道霸权主义原始根源,中国将更主动(三)

    在追溯对美国奉行单边主义、霸权主义对外政策的哲学文化传统根源上,人们则可更能理解中美关系今天变得紧张是从何而来,也更可意识到中国应当如何智慧应对与使用怎样的话语来讲述自己,让美国理解和相信世界上的确有一种同印欧宇宙观和启蒙个人主义意识形态很不一样的中国文化传统,使得中国为什么反对霸权主义和为什么在核心文化心理上不寻求世界霸权地位。

  • 知道霸权主义原始根源,中国将更主动(二)

    知道霸权主义原始根源,中国将更主动(二)

    为什么对把中国作为潜在敌人这一点不应当有不清醒认识?因为必须意识美国认为中国是同自己在本质上不同、潜在敌对的国家。这是里根作为总统时曾反复挑明的。后来各届政府虽然也有“战略伙伴”、“竞争伙伴”、“竞争对手”等说法,其实实质上将中国视为敌对国家是一贯的。理由十分简单,因为一直记着中国是共产党国家,共产党国家必是潜在敌人。是在一贯逻辑上,美国要搞单边主义,哪怕一旦从相同思维的盟国那里也不能期待什么配合行动,出于美国利益与霸权角色的特殊责任,它也将采取单独行动,没有人可以阻止。这是多么形象的、对今天正面临局面的写照!霸权主义寻求的是唯独自己一国对世界绝对的支配地位,只可由它做头领,而其他国家必须只是驯顺的跟随。

  • 知道霸权主义原旨根源,中国更主动(一)

    知道霸权主义原旨根源,中国更主动(一)

    美国霸权主义的几个基本论点是什么?第一个论点就是:能搞霸权主义的国家必须实力是最强大的。二战以后,美国变成全世界力量最强大的国家。第二点是要让实力最强大的起到全球领导者作用。因为美国力量最强大,所以要由我来做世界领导者。世界必须听我的,因为我有这个能力。这些理由都是作为外交政策的逻辑关系的。我是领导者,但是做这个领导者其中的最核心问题是什么?是我的利益。很明白,这不是孟子的“仁者居上”,不是为大家利益,才可做领导。美国搞霸权,十分实在,是以美国利益为出发点,这是所谓“国家利益”,是天经地义。美国可以这么做,不仅是美国必须这么做,而且是其他国家乐于让美国做领导者,因为各国都没有美国这么大的实力。美国外交政策话语是这么说的,是认为各国乐于此种霸权体系的。理由是美国这种霸权作用可以带来公共利益,是带给跟随它的国家好处的。这既有现实性也是一种文化心理。这样的国际关系霸权主义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主导逻辑。

  • 霸道的美国逻辑

    霸道的美国逻辑

    有人会说,难道美国不会学着中国的路数,也踏踏实实地干活,稳稳当当地挣个辛苦钱,日子也能好起来呀?美国要真是能这么干,那美国还是美国吗?确实,五十年代以及之前的美国是这么干的。可是越往后,美国就越是依赖美国的金融资本,要挣大钱,挣快钱。别的办法都已经不屑一顾了。老话说,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由原来辛苦劳作的方式进入到享受富贵的方式易,再由享受富贵回到辛勤劳作的方式难。中国呢?中国不可能走美国式完全依赖金融资本的路数。总书记同志最近还强调永远要发展中国的制造业。这就把完全依赖金融的路子彻底给堵死了。这个法子看起来要笨一些,但真是中国发展和富强起来的最好和最有效的办法。

  •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文林墨客 | 百年变局:中国对西方世界的再认识

    尽管有人说:“习惯吧,美国已不再是老大”,尽管有人说:“西方世界必将消失”。但这个过程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不是短时期内就可以实现的。毛泽东告诫我们:“在人类的历史上,凡属将要灭亡的反动势力,总要向革命势力进行最后挣扎的”。上任第一天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就对中国发出叫嚣,强调美国军方要把主要矛头对准中国。这种疯狂叫嚣,反映了美国资本统治集团因自身衰退而焦虑万分的阴暗心理、因看不得别国崛起而疯狂挣扎的反动本质。他的叫嚣提醒我们不要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丢掉幻想,准备斗争”,是我们唯一正确选择。

  •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我国在国际政治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战略方针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基本信条,他们不相信仁义,只相信实力。对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与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因为国际法和所谓的普世价值永远都是他们对付别人的工具,怎样说对自己有利他们就怎样说。只有凭实力说话,把他们打怕了,他们才会讲一点道理。所以,我们在国际政治斗争特别是反对美国霸权主义的斗争中,应实行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战略上处于防御态势的情况下,在战术上则应尽量采取主动进攻的行动,逐步转变双方的力量对比,从而彻底粉碎敌人的战略进攻。

  •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光明日报:警惕美国的新型“媒体霸权主义”

    虽然前端有香港暴徒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行为,后端有美国“全政府式”全球舆论施压,但美国“媒体霸权主义”的如意算盘,却禁不住所有热爱和平、反对霸权的人民的审视。归根结底,美国“全政府式”“全媒体式”的对港舆论施压,无论有什么样的翻新花样、欺骗信息、偏执舆论、表演角色,都改变不了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的基本事实,任何国家、政府、媒体、组织和个人对中国内政的干涉,都是徒劳的。同时,面对香港问题的一些全球舆情,也提示我们要尽快提升中国媒体的全球影响力、传播力与掌控力,为净化全球舆论环境,抵制美国式的“媒体霸权主义”,贡献应有的大国力量。

  • 澶渊之盟及北宋的战略失误对当下的几点启示

    澶渊之盟及北宋的战略失误对当下的几点启示

    澶渊之役中,抗击辽军侵略的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北宋朝廷却被极度的悲观主义所左右,不能正确分析战场形势,不积极调集军队和各种资源进行坚决的军事斗争,而是忙于讨论“南幸”及“南幸”路线。除了极个别官员外,整个执政集团无战略定力、战略视野和战略决心,只想逃跑避战,妥协苟安。澶渊之盟的事实证明,寇准和杨延昭等坚持的积极抗战路线在强大的苟安主义路线面前显得势单力薄,能够争取赵恒和朝廷过河已经是主战派作用的极限,对于苟安主义尽快妥协投降的政治决定,他们无力回天。

  • 应对美式金融霸权, 中国独有的武器是什么?

    应对美式金融霸权, 中国独有的武器是什么?

    没必要急着加入全球化的金融系统,这个系统,只是华盛顿维持美元排他特权的保障而已。而且,当前的整个全球化模式,都已经陷入危机了,这就为系统外的国家提供了一个机会。留在外面,可以为替代性的独立的区域系统的可能建构打开空间,而后者,又将为一种替代性的非霸权的全球化的发展,创造更好的条件。同时,长期来看,世界资本主义,是无法与非资本主义的实体,以及甚至仅仅是相对独立的实体兼容的。留在金融全球化的外面,是你们手中一件重要的武器;别把这武器交给你们的敌人!

  • 余云辉:中美博弈的最高智慧

    余云辉:中美博弈的最高智慧

    我们要向美国学习。美国是现有全球化经济体系的主导者和受益者,却天天在制造舆论,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受害者,中国理论界和舆论界不仅没有反驳,而且还争相与之呼应,以此证明中国的强大;中国是全球化经济格局中的农民工,流血流汗出苦力,付出多而收益少,中国实际上是全球化的受害者,美国一巴掌把中兴通讯和联想集团的高科技幻象打回原形,但国内媒体仍然把中国宣传成为国际经济秩序的受益者,自我麻醉,从不在国际舆论平台上喊冤叫屈,导致中国不断遭到美国的敲诈和放血。这个世界已经黑白颠倒,现在必须纠正回来。中国应该告诉世界:在美国主导的全球经济体系中,美国是受益者,而不是受害者,中国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作为受害者,中国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做出让步。

  • 李光满: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味着什么?

    李光满: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意味着什么?

    其实要说谁是全球最大的汇率操纵国,那一定是美国,美国是全球金融霸主,掌控世界印钞权,美国出于美国利益的需要,每一次加息或降息都会给世界经济带来血雨腥风,都会制造无数国家的金融和经济惨剧,美国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金融流氓。8月1日美联储宣布降息,在前几年加息造成美元荒的基础上,开始增发美元以利于美国跨国公司以低价收购那些全面自由市场经济国家的优质资产和优质企业,开启新的薅羊毛周期。现在美国竟然污称中国操纵汇率,是因为在前期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和科技战而无法令中国屈服的情况下再以货币战的方式对中国发起新一轮更加强大的攻势。

  • 江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赢得中美博弈新胜利

    江涌:发扬抗美援朝精神,赢得中美博弈新胜利

    当前,中美博弈日趋复杂,美国对华战略定位早已发生实质性转变,其发动的贸易战旨在打掉中国的发展预期,中国对美斗争形势紧迫、任务艰巨。抗美援朝那场震撼世界的史诗般战争证明了有党的坚强领导与正确的战略战术,依靠人民的力量,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那么美帝国主义是可以被打败的。在对美斗争中,我们要继续发扬抗美援朝精神,占据道义的高地,坚决反对霸权主义。要维护国家独立自主和良好的发展局面,我们必须放弃幻想,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努力使局势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发展。要坚持斗争与合作的辩证法,以合作时防右,斗争时防“左”为指导思想,摆脱美国的思路与逻辑,坚信“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正义的事业是任何敌人也攻不破的”。

  • 李慎明:妥善应对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战

    李慎明:妥善应对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战

    应从整体上看待美国挑起的中美贸易战,处理好坚持原则与必要妥协、坏事还是好事、偶然还是必然等关系。从眼前看,美国当局发动中美贸易战的直接目的是在朝鲜半岛生事,让中国多买他的商品,全面打压我国第一、二、三产业发展,特别是“2025制造”规划。从长远和根本上说,由于中美合作共赢关系的中方原有物质资源和发展方式的红利已相对匮乏,美国国内经济问题严重和对我国和平演变企图进一步破灭,中美意识形态和社会制度根本不同,美国想对我国“半渡而击”、不希望中国发展强大等原因,中美冲突一定会有的。我们要释放最大的诚意,尽力保持与美国合作共赢的经贸关系与外交关系,但应高度警惕其所谓“软实力”“巧实力”和“巧竞争”,对其实施的全方位打压和遏制政策有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