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共为您搜索到12篇文章
  • 朱新开:解封前,给武汉及所有人说的几句话

    朱新开:解封前,给武汉及所有人说的几句话

    正所谓“病从口入”,不论是17年前的非典,还是目前的新冠,医学专家均在直指饮食陋习,国家也进一步针对野生动物交易予以立法,所以,我们要继续管住自己的嘴,以切断病毒的这一传播渠道。还有紧随其后的“祸从口出”,主要涉及两个方面:一是以口罩为标志的阻断病毒之祸,二是以“好言一句三春暖”为标志的阻隔恶言恶行之祸,尤其在解封出行与他人接触的过程中,仍需在遵循政府及专业机构的要求基础之上,将心比心体谅他人的心情与难处。所以,我们要继续管住自己的嘴,以防身体传毒与心灵染毒。

  • 国家应尽快重新介入华南海鲜市场及病毒源头追查

    国家应尽快重新介入华南海鲜市场及病毒源头追查

    只有尽快找到这一种中间宿主,我们才能了解到病毒是如何完成蝙蝠与穿山甲身上的两种病毒的重组,也就是我上面截图的那个疑问,怎么在全基因层面上继承了蝙蝠的序列,又糅合进了穿山甲的刺突蛋白的S区域,还能形成Furin蛋白酶切割位点。如果在所有现有的华南海鲜市场的宿主样本上,我们都没有办法找到这么一种中间宿主。那么,你们自己好好想想答案会是什么。

  • 武汉最关键时刻到来!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打响!

    武汉最关键时刻到来!一场抗疫的人民战争打响!

    打破疫情的“黑洞效应”,挣脱疫情黑洞引力,实现疫情战略性逆转,是当前我们面临的艰巨任务。当前我们好比正在与疫情的黑洞引力拔河,你一松劲就会被疫情黑洞吸进了引力圈,只有不断加油,全力挣脱疫情黑洞的引力圈,才能取得抗击疫情的最后胜利。必须采取最有力手段,按最坏的可能,调动一切可能的力量,投入最大的人力物力,必须真正做到“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应隔离尽隔离”,必须紧紧依靠广大人民群众,打一场抗击疫情的人民战争,服从命令,听从指挥,严防死守,不留死角,必须坚持坚持再坚持,拼精神,拼意志,直到最后胜利那一刻到来。

  • 面对严重的西药后遗症,非典幸存者是怎么生活的?

    面对严重的西药后遗症,非典幸存者是怎么生活的?

    非典康复后,毕维杰的股骨头彻底塌陷,于2007年4月接受人工关节移植手术。据说,这种人工关节使用寿命在10到15年之间,而在那之后将不能再进行第二次的更换术。现在,她的双肩骨头也塌陷了,专家建议置换,“但我还是不想换了,都换了成机器人了。”

  • 两代冠状病毒爆发地,是“凑巧天定”还是阴谋设定

    两代冠状病毒爆发地,是“凑巧天定”还是阴谋设定

    中国加入WTO在2002年。2002年之后,美资把投资重点从广东珠江三角洲转向长江三角洲与环渤海地区,珠江三角洲成为美资稀缺的“旷野”!两个对美国在华经济利益无关紧要的地区中心城市,都遭到了冠状病毒的突袭,这样高度的相似性,会是巧合?曾经的广州对美国很重要,后来不重要了,就出现了一轮非典!无论什么时候的广州,对中国都很重要,被猝不及防的非典突袭,汲取教训,我们是不是也该未雨绸缪?

  • 中国青年报: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中国青年报:非典可能是针对中国人的基因武器

    上世纪90年代初期,美国还在北京、河北等地获取了中国百岁以上老人的血样带回美国进行研究。1995年,美国一个机构在中国北京、成都和杭州3个城市一共采集了300个老人的血样,然后送到美国。美国一个机构大为惊喜,随后,由美国联邦政府出资,通过美国健康研究院进行资助,由美国杜克大学具体实施,策划在1998年—2003年期间,在中国22个省市进行一万个中国高龄老人的血样采集,进行中国老人的遗传基因研究。为此,美国方面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资金。 也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广东的深圳、东莞等地,有一些日本人办的企业,日方老板要求中国打工者定期进行体检,进行抽血。但打工者不是到当地的医院去抽血,进行体检,而是在工厂里抽血。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最后也不告诉你究竟有什么问题,而日本工厂对中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究竟干什么?这个问题直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答案。

  • 王宏甲:莫错失中医中药的特有疗效——非典启示录

    王宏甲:莫错失中医中药的特有疗效——非典启示录

    正在发展“演变”的新型病毒及其对人体造成的侵害,往往会超越专家以往的经验,超越他们的预言。我采访过那些曾经得过非典的专家,他们对非典严重性的说法,同那些没有得过非典的专家说法是有很大不同的。非典后遗症后来几乎没有被报道,使用激素过量造成的非典后遗症极其严重。总之,对正在发展的“武汉肺炎”,要高度重视,密切关注,自觉地保护好自己和他人,就是对前线正在英勇战斗付出牺牲的医护人员的最大支持!

  • 广中医一附抗非经验:零死亡、零转院、零感染

    广中医一附抗非经验:零死亡、零转院、零感染

    “抗非”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广大医护人员以大无畏的精神,冲锋在前,无私奉献,在这场生与死、血与火的洗礼中,他们以汗水和热血,乃至生命,重塑医之灵魂。它留给我们的还是一种精神财富,是勇于担当,不怕苦不怕累,奋不顾身、众志成城的“抗非精神”。

  • 吸取非典教训:中医是否介入决定冠状病毒治疗成败

    吸取非典教训:中医是否介入决定冠状病毒治疗成败

    所谓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现在突然才有的,很可能是早就有了,只是现在才发现。这种病就是中医说的时疫,和非典类似,是寒湿型,喜欢寒冷和潮湿,因此等到气候转暖,春暖花开之时就会自然消失。

  • 侯云德:阻击传染病战场上的一线“老将军”

    侯云德:阻击传染病战场上的一线“老将军”

    自79岁扛起“艾滋病和病毒性肝炎等重大传染病防治”科技重大专项技术总师的大旗,这位中国分子病毒学的奠基人和基因工程药物的开创者把晚年所有的精力投入其中,在与传染病对抗的战场上不曾退让半步,只因为“为了民生,科学家就该站在斗争最前列”。